妇女受暴口述实录:一位女权主义者,从不和同一个男人度过2个夜

           以下就是这位女权主义者的一段真实经历的自述:   昨天,纽约市下雨,我又乘着出租车在新泽西城一带转悠。我在圣彼得学院发现一个不错的男人,他长得像一头马一样的结实,我喜欢肌肉健壮的男人。他东张西望,浑身让雨淋了个透。   “嘿,你上哪儿?”我打开车窗。   “只要离开这该死的地方。”   我请他上了车,我的猎物让我很满意,他是一位研究人类学的教授,我们很快就大谈起堕胎来了,他和我一样是坚定的反堕胎主义者。   “你是不是带着保险套出外的男人?”我开始挑逗他。   于是,我们来到了他的寓所,他和我一样也是独身,我们有许多共通之处。   我们开始在他的小壁炉旁啜饮葡萄酒,大谈人类进化已经终止这个话题,壁炉的火把他的脸染得通红。

  他开始询问我以前交过的男友的情况。   “唔,差不多有美国参议院的人数。”我用小手指轻敲着玻璃杯,这是妓女的一个最常见的手势,意思是“开始吧”。   神秘的目光、结实的乳(哲理故事)房和柔软的臀部,我的小腹无可挑剔,而且上面刺上了鲜红的鸢尾花,简直令男人发狂。一个懂得享乐的女人必须了解自己的性感,性感是自己的,是女人最光彩的生命,是享乐的源泉,我一点儿也不在乎明天该往何处,此时的享乐便是我的全部、我的一生的追求。   美国男人在性方面是勤奋的学生,他们害怕受性伙伴的嘲笑,说他们像一个十足的思想家。   雨敲打着窗户,炉火静静地燃烧,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做爱的声音、做爱分泌的气味,这大概是人间最完美的图像,女性之花神秘地张开、女人的感觉在激荡中飞翔,这便是女人的自由之光、享乐之光。   是啊,我是一个贪心的女人,决不会放过每一个抚爱的细节,因为抚爱也是用时间来计算的。   我在高潮过后,迅速地穿好衣服准备离去,“教授”大惑不解,问道:“我还没请教你的名字。”   “我从来不和同一男人两次上床,这是我个人风格。”   “你疯了?”   “因为我还是女权主义者,再见,‘保险套’教授。”


推荐阅读: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