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再婚遇见小10岁的追求者,我那酸甜的姐弟恋

           阴影:爱情曾是心中的结   爱情,曾经是李惠娟心中的结。   十八年前,那个小她四岁的男孩子离去时,留给她最后一句话:“姐姐,我走了,18年后,我又是一条好汉!”   那时李惠娟在一家私营企业做中层管理,他是新招来的员工,19岁,外地人。她对他很关照,去餐厅吃饭回来,顺便给他带回打包的饭菜。而他亲切地喊她姐姐,每天把早点悄悄放到她办公桌上。大大咧咧的李惠娟却没注意,那颗卑微的心里,默默滋生着爱情。   直到有一天,她得知隔壁银行的保险柜被撬了,作案者居然是他!   男孩告诉警察,他盗这笔钱,是准备送给“姐姐”的,因为他想“姐姐过得好一点”。   李惠娟震惊不已,后悔自己从没注意过他的内心。爱情以如此疯狂的方式表现出来,让李惠娟心悸,此后整整三年,她变得沉默寡言。   十八年过去,李惠娟有了自己新的幸福。张伟小她整整十岁,他的到来,让她想起十八年前那个男孩子临别的那句话,“十八年后,我照样是一条好汉!”   那么现在,这是爱情的一种轮回吗?

  禁锢:初婚让人透不过气   从小热爱运动的李惠娟,高中时就是学校里的健美队员。1985年,武汉市某文化宫招收健(儿童故事)美运动员,李惠娟报名参加,从此和健美结下不解之缘。   从1987年开始,李惠娟先后在全国和省市健美比赛中获得大奖。1989年8月,李惠娟在桂林参加全国一个健美比赛时,接受了桂林某报记者的采访。   采访结束,爱情开始了。他喜欢她的青春和率真,她欣赏他的才华。   此后的两年,李惠娟到哪个城市演出比赛,他就背着采访包跟随到哪个城市。他永远是她台下的掌声,而她,因为有他,成绩更加斐然。   1991年,李惠娟有了她的第一次婚姻。没想到,这段婚姻仅仅维持了一年多。   结婚后,丈夫要李惠娟呆在家里做家庭妇女,李惠娟闲不住,怀着孩子就去了健身房。正常的爱好,在丈夫面前,她却非要做得小心翼翼。她不理解丈夫对她的不理解,就像他不理解,一个女人,结婚了为什么不好好呆在家里,非要往外跑。   本是去健身的,老板一看李惠娟的架式,就邀请她做教练。只是,她在每个地方的教练都做不长---丈夫幕后一次次的阻拦,让李惠娟一次次失落地回到家。   丈夫最初的阻拦和封闭,还被李惠娟视为可爱。但是,他的“管制”让她的空间越来越狭窄,生活越来越沉闷。   儿子8个月时,一次无谓的争吵,让李惠娟精疲力尽。她毅然抱起孩子离开桂林,回到家乡武汉。   从此,李惠娟边做健美教练边照顾儿子。整整十年时间,她不谈爱情。

  暖意:小10岁的他肩膀很有力   2003年,奔四女人李惠娟为自己的健身馆从武昌来汉口买音响设备。   老板是个年轻小伙,叫张伟。他问李惠娟的健身馆有多少平米,“根据面积的大小配备音响设备”,这让李惠娟觉得新鲜,也觉得小伙子专业。   “你好像我姐姐!”小伙子不经意的一句话,让李惠娟恍若隔世。若干年前那个男孩的身影再度浮现,她心中一颤。   后来才知道,张伟是贫苦人家出身,父母早逝,他从小和姐姐相依为命。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张伟手心的厚茧,目光里的忧郁,已成了人生颠沛的印记。   那时李惠娟刚刚接下这家快倒闭的健身馆,和房东谈好的价钱人家要加价,和教练签好的合同人家要走人,客源不稳,费用攀升,今天保险烧了,明天客人要退卡……李惠娟差点被击垮。   段时间,多亏有张伟。设备安了,调试好了,可他隔三岔五就会来到她的健身馆,从汉口到武昌,骑摩托车,风里雨里,他从不觉得累,也从不觉得远。他惦记着惠娟姐。

  那天,他推开门,却看到她抽泣的肩膀。   竞争者的广告宣传单居然发到她的健身馆里来,张伟指着人家的鼻子骂,“谁要是再在我们店门口发单子,小心挨揍!”   那时朋友已经为李惠娟介绍了一个定居英国的华裔男友。两人用电邮交流了近半年,并商量好五一期间他到武汉来见面。   那时,惠娟和张伟,已经是很好的姐弟。   五一临近,惠娟吩咐张伟,“给姐姐去量量窗帘的尺寸!”她计划着在华裔男友回来之前,把家里布置得温馨一点。   “要不要给墙套个白啊?还有这电线,也要重新走一走!”李惠娟兴奋地跟张伟商量。   可他神情落寞,“姐,为什么要找个大你十岁的男人啊?你正需要人照顾时,他却老了。”   不等李惠娟回答,他又说:“女人是需要照顾的!我小你十岁,正好可以照顾你!”   “你?怎么可能?你是我弟弟啊!你没有结过婚,而我已经有了孩子。这怎么可能?”他的表白让她措手不及。

  承诺:平安归来我就嫁给你   找一个小自己十岁的男人再婚,李惠娟不敢冒这个险。   没想到父母却大力支持。健身馆周年庆时,张伟来帮忙。没有时间吃饭,李惠娟买来面包,张伟双手忙,她把面包塞进他嘴里……父母坐在家里看健身馆年庆的VCD,看到所有的人都欢庆享受,惟见张伟总是忙来忙去的身影。父亲对老伴说:“张伟这孩子好,勤快,本分,对咱小娟好。”   惠娟说,“我怕人家说闲话……”   “有什么可说的?自己过得好就行!”母亲说得一脸坦然。那么传统而严厉的父母,面对她这份在世俗眼里有点“不当”的感情,竟然如此宽容和开通。   让李惠娟对这份爱情举双手投降的,却是一场车祸。   张伟和朋友一起开车去外地办事,走之前,他去看李惠娟,恋恋不舍,“我舍不得你。”李惠娟还是那么大大咧咧:“有什么舍不得的?去几天就回的嘛。”   他走下楼梯又回头:“晚上把门关好。”   那晚,张伟不停地给她发短信,可到第二天中午,短信突然没了,她打电话过去,竟然无人接听。李惠娟心头一惊,试着打张伟朋友的手机,对方的声音魂不守舍,“车轮飞不见了,小车撞断了高速公路上七根护栏……”“张伟呢?”从未有过的恐惧包围着李惠娟,直到听到张伟的声音。得知他们仅受轻伤时,李惠娟泣不成声:“张伟,我答应你,只要你能平平安安地回来,我什么都答应你!”

  那场车祸,连赶到现场的警察都惊讶不已,发生这么大的事故,车里的两个人却没有生命危险。   那只结婚钻戒,十二颗碎钻围绕一颗主钻,李惠娟一眼就瞧中,她不再看别的钻戒,喜欢一个就是那个了,就像喜欢人一样。   李惠娟出差厦门的几天,张伟从体校把李惠娟的儿子接回家,两人一起吃薯片看动画片。   孩子三岁半那年,李惠娟就把他送进了省委体校练体操。今年十四岁的他,已经在全国和省市都获过奖。去年,小家伙开始正式拿国家工资了。   整整十八年过去了,十八年后,爱情又回了。李惠娟说,张伟的出现,如同上天送给她生命中最重的礼物。


推荐阅读: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