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遇到顽皮老公,居然听信朋友喂我吃“春药”

           当本地的保健品商店如一夜春风后的梨花开遍时,我也从没走进过一家,开始还以为健身房呢,经过一家门面漂亮的商品时,拉着老公进去看看,老公说,“等我死了,你再去。”   后来就听同事们议论什么药,什么橡皮人,什么器具的。别的倒无所谓,主要是那西班牙苍蝇引起了我的兴趣,伟哥西药倒也罢了,生物药剂在我看来总比化学药品好。   两年前一晚,老公回家后异常之调情,眉稍都带着风流味,我这人吧,绝大多数时间是我勾引男人,然后只要男人勾引我时,别人越表现,我越冷静,平时我色眯眯也罢了,老公居然风情万种,我乐。

  收拾完睡觉,老公不久进房来,端小杯水让我喝,我说不渴,他那笑啊,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因为不渴,所以坚决不喝,最后才告诉我,说这里面有春药,我“呼”一下从床上蹦起,“你,给我吃春药?”   “那个,人说挺好的,会很舒服?”   “你吃了没?”   “我不用吃。”   可恶,明显对我的以前的工作全盘否定,而且想起什么西班牙苍蝇就恶心。他说苍蝇作药那都老土了,现在不是,而且不会对身体产生什么副作用,是目前上市的最好的春药,只增加夫妻间乐趣的。   纯属好奇之心,而且也想知道,就春药吃了到底会怎么样,能不能从此在床上变被动为主动。

  一小口下去,酸酸涩涩的,决不好喝,不好吃的东西我是绝对不吃的,让老公倒掉,没想到他说,“二百多块呢,不吃浪费,要不我吃。”   贵贱事儿小,关键是万一老公吃出个阳痿什么的,我这辈子可咋办呢?狠狠心,还是我来吧。捏着鼻子,一口气吞下去。   然后我就等着“欲火焚身”的感觉,几分钟过后,真是感觉浑身发热,老公摸摸我,“没事儿吧?” (两性故事)   “热。”身子火炉样。   想脱点啥,可惜身上早光溜溜了。   “想不想?”老公在我耳边用迷迷之音。   “想。”

  “这药还真管用。”老公滴沽着扒下短裤,迅速钻进被窝。   “你快去倒水呀。”我渴死了,他居然钻被窝!   “你,你不是想........”   “我想喝水。”   喝完水,继续等着“欲火焚身”的感觉,可是除了浑身发热外,哪个敏感点也不见一丝的兴奋。而且头晕晕的不想说话。   老公不断的摸我滚烫的身子,不住问我,没事吧?   披上睡衣给我倒水,俯在床头看着我,表情越来越难看,“什么破药,小周这个王八蛋,还说他老婆用过,差点把他吃了。”   “我以前表现那么差吗?”伤心死了,居然老公给喂性药吃。

  老公抱着我,“不不不,只是好奇,以后再也不信这东西了。”   我晕晕的想睡,“你以为我吃了这东西会怎么样?”   “至少也能把我累个明天不起床吧。”   笑喷,一夜相安无事。   从此后再也没关心过这类壮阳滋阴的东西。


推荐阅读: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