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夫妻感情名过其实

           ●年轻时他曾经失过足,但她爱上他后相信能以自己的善良来“拯救”他。   ●婚后他在外与一女孩偷偷交往,闹翻后居然还是她出面把部分“分手费”交给那个女孩了事。   ●几次三番,她痛下决心离了婚。然而眼看归他监护的女儿日渐自由散漫,她又难以安心……   一个曾经是失足青年,一个曾经是无邪少女,她被他的成熟和能言善辩所吸引,她天真地以为自己是拯救他的女神,然而,婚后她却一步步地发现他的真实性格。面对他一次次“出状况”,她忍让、忍让,最终她忍无可忍……

  我替他付“分手费”   决定和阿财结婚的时候,单位里不少同事都悄悄劝我慎重考虑,因为阿财曾因经济问题坐过牢。年轻人总是相信事物有善良的一面,我看阿财勤快肯吃苦,出狱几年已是车间主任,认为自己不该以世俗的眼光揪着人家的过去不放,而且我相信即便他有污点,我也可用我的善良来帮他改过。就这样,我向家人隐瞒了他的过去,和阿财结婚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上海掀起了一股出国热,阿财也心动了。可最终他的签证没有办成,前前后后办事倒用掉了近一万元。为了把钱赚回来,阿财开始在南方和上海之间贩些小东西。在来回的火车上,他认识了一个广东老板,便跟他跑外贸。有点资本后,阿财自己开了一家公司。   九十年代,我所在的单位倒闭了,我顺理成章地到阿财的公司做帮手。没多久,我就觉察出有点不对劲,阿财似乎对公司里的一个二十来岁的外地小姑娘特别关心。他说小姑娘是朋友托过来的,春节看小姑娘不回家就把她邀到家里来过年;小姑娘从外地回上海,他肯定找借口去火车站接站;最诡异的是,他们在公司的进出时间总是前脚后脚。种种迹象表明,他们的关系不一般,可每次我质问阿财,他总是矢口否认,直到有一天,让我抓了个“现行”,他才向我摊牌。阿财保证,他肯定跟小姑娘分开,不过对方曾为他打过胎,他不能说翻脸就翻脸,必须有个过程。我心一软,就答应给他时间处理他和小姑娘的事。

  没想到,阿财所谓的处理就是帮小姑娘在街尾开了家小饰品店,让她离开我的视线。好几次,我看到阿财中午偷偷过去帮她买盒饭。这算什么?我当然要跟阿财吵。后来他俩把店关了,阿财租了房子把小姑娘藏起来。每次当我发现小姑娘的住处,他就给她换个地方租房子,这种“捉迷藏”持续了好几年。有时我气急回娘家,开始他还哄我回家,后来,他竟为了跟小姑娘在一起,故意吵架,把我气走。我忍无可忍提出离婚,然而被法院调解了。   我多方努力未果,最终倒是他俩自己吵翻了。阿财对钱看得很重,小姑娘觉得跟着他只有基本温饱,为此两人吵崩了。当时小姑娘说怀孕了,于是阿财答应给她一万元。因为怕小姑娘敲竹杠,阿财好说歹说让我陪她去医院做手术,以验明真伪。本来阿财说好一万元分两次付清,可小姑娘做完手术后,他又怀疑她是不是用别人的小孩来讹他,因此拖着不肯付余款。结果小姑娘哭哭啼啼来找我,我觉得她可怜,偷偷给了她五千元,让她彻底离开阿财。后来我才明白,阿财并不是真心要了断,他不给钱是想吊着她。因此当发现自己再也联络不到小姑娘时,他大呼上当,说什么被小姑娘骗了,自己还有一辆自行车和一个BP机被小姑娘白白拿去了。   亚兰叹气道:“看他那副锱铢必较的嘴脸,我算是重新认识了这个人。”

  出现一个“更难缠”的   太平了两年,阿财又开始经常往外面跑。那时我们搬了新家,女儿上学比较远。我让他送女儿上学,他一反常态,乐意地接受了这个苦差事。奇怪的是,他七点多钟送完女儿,并不回家吃早饭,打电话到公司,人又不在。于是有一次,我请人跟踪他,发现他送女儿上学后就进了淮海路一个女人的家里,直到中午才出来。当晚,面对我证据确凿的质问,他承认了另一个女人的存在。他还是用那套几年前的话来敷衍我,说什么给他时间,让他改正。我还是想给他一次机会。然而,几年前的一切又一一重演,更让我不安的是,上一次他对小姑娘是一副丢丢掼掼的态度,但这一次他似乎对那个女人很是欣赏。我打听到那个女人三十几岁,从外地到上海来发展的,已婚并有一个孩子。她会英语懂电脑,很会交际,能为阿财的生意出谋划策。上次那小姑娘纯粹是为了钱而跟着阿财,这个女人却是希望利用阿财在上海的人际关系和他目前的资产帮她在上海发展事业。

  “我感觉到这次这个女人肯定比上次的小姑娘难缠。”亚兰的表情异常凝重。   一天,女儿在寄宿学校,我一个人在家突然上吐下泻又发烧。我打电话找他,直到晚上九点多他才回家陪我去医院。当晚他对我还算关心,这让我觉得我们的感情还有希望,可第二天我一醒来却发现他又出去找那个女人了,我一个人病在家里,没吃没喝还要去医院挂水,他居然叫我同学到家里来陪我,而自己却风流去了。整整一天都没有回家。   这件事对我伤害很深,我第二次提出离婚。这一次,他开始耍无赖,一直不肯接法院的传票。好容易有一次我向法院的人通风报信,逮住他在家时把传票送过来,他这才无可奈何地接了。在法庭上,他又胡搅蛮缠,死活不肯离。离婚官司打得很辛苦,最终法院判离,但我为此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在财产分割上,当时房子的贷款还没有还清,阿财提出离婚后房子给我和女儿继续住,每月的贷款他来还。我当他念在夫妻情分,没想到他还有一条附加条件:从此之后不允许第三个人住进这套房子。他这意思,不就是限制我再与其他男人交往吗?我没有答应。拒绝的结果就是,房子和公司的股份我什么都得不到,阿财只是分了点钱给我。为了摆脱痛苦的婚姻,当时我接受了他的一切财产分割要求。因为我没房子、没经济能力,女儿的监护权也判给了阿财。

  回家,已没有名分   离婚之后,我一个人租房在外,但阿财似乎很不甘心让我重新找个男人过日子,三天两头就打电话问我的行踪并劝我回家。后来,从朋友那里我听说那个女人的老公知道了她的暧昧,就表示一年内她如果不回老家,就要离婚。那个女人最终选择回去。也许是那边没了着落,阿财对我这边盯得就越发紧了。   一天,朋友约我吃饭,我如约而至却发现阿财也坐在那里。(哲理故事)原来这是他请朋友设的局。当时我要走,朋友好劝歹劝把我留下。饭桌上,阿财抬出女儿来劝我回家。一想到女儿正处初三的关键时刻,我又心软了。

  2001年我刚回家,阿财怕我反悔,总是跟我提复婚。因为前次离婚弄得我心有余悸,按他那种虚心接受、屡教不改的态度,我实在拿不准主意,就一直没有答应。时间长了,阿财看我仍然专心理家,照顾女儿,还学了会计帮他的公司做财务,在外面跟其他男人也没牵扯,他也就不再提复婚的事情。   在同一个屋檐下太平地住了五年,我以为他年纪大了也就安分了,岂料今年三月,他竟得了那种令人难以启齿的病回来。我算是看清楚他这个人了。没离婚时我还可管管他,现在我到底已不是他老婆,没名分管他,只能是自己白白气坏了身子。

  “最让人觉得羞辱和难堪的事情也许莫过于此吧。近二十年的婚姻,走到最后居然由老婆沦为了家里的老妈子……”亚兰声音哽咽,流下了泪水。   我受够了,一秒钟也不愿意多看到他。可是我走了女儿怎么办呢?我们吵了快二十年,对女儿影响很大。年轻时我比较冲动,经常回娘家,丢下女儿没人管,她逐渐地自由散漫掉了,不用功学习。现在让我揪心的是,女儿对于我的回归似乎并不高兴,她嫌我对她看管太严,甚至希望我不在家里,这样她就自由了。现在这个状况,如果我一放手,她肯定就荒废掉了。   走还是留,面对这样两难的选择,我深深地感到痛苦。


推荐阅读: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