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不知道为什么妻子就是看不惯我父母

          照顾孩子有分歧 老婆父母关系积累怨恨   最近,因为妻子妍妍跟我父母之间的矛盾,日子过得愈发堵心。我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举步维艰。这样的局面始终无法打开,双方的怨恨也越积越深,我不知该如何解决,请求大家的帮助。   事情是这样的。今年4月,妍妍给我生了个大胖儿子。月子里,我爸妈一直跟我们同住,帮忙伺候妍妍和孩子,但因为我妈身体不好,有脑梗死后遗症,做起活来不是那么得心应手,所以我和妍妍还请了一位月嫂。即便如此,父母和妍妍之间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冲突。月子结束后,月嫂离开的第四天,矛盾集中爆发,妍妍和我父母大闹一场。盛怒之下,父亲索性带着母亲回了自家。万般无奈,我只得紧急找来一个保姆,帮忙应付日常生活。如此情形一直维持到现在,不仅毫无改观,反而每况愈下。

  介绍一下月子里的矛盾。先说父母对妍妍的不满:第一,有一次父母的同事晚上过来看望孩子,人家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好心好意地上门,可妍妍却以夜里不能看小孩为由(据说是她娘家的规矩)拒绝开门。同事尴尬不已,父母羞愤难当。第二,月嫂跟妍妍的相处也不和睦,她们在照顾孩子上常发生分歧,虽没有大的冲突,但磕磕绊绊时有发生。妍妍曾想换掉月嫂,月嫂在我父亲面前告状,为此,我父亲认为妍妍不好伺候,吹毛求疵。   再说说妍妍对我父母的抱怨:第一,干活不利索(月嫂是个两面派,在我父母面前说妍妍的坏话,在妍妍面前说我父母的坏话)。月嫂跟妍妍诉苦,说让我父母买某种月子餐食材,而他们总当做耳旁风,推三阻四,最后干脆忘了。第二,照顾不用心。我父母喜欢跟邻居聊天,好几次在客厅里和别人谈得云天雾地,却忘了家中还有个需要照顾的产妇,做不到关怀备至、嘘寒问暖。

  其实,我对妍妍也有意见。大多数女人坐月子时都是跟月嫂同住一个房间,照顾孩子会方便许多。可妍妍偏不,非要我跟她同住。夜里有事,她就打电话把睡在另一个房间的月嫂叫过来。为了避嫌,我还得穿衣起床,跟着一通忙乱。我的工作时间比较特殊,三班倒,可妍妍才不管我是否刚下夜班,随时随地把我叫醒,还尽是些端尿盆、关窗户之类的小事。对此,我非常反感,曾多次向父母抱怨。父母也都附和我的意见,觉得妍妍太不懂事。   还有,月子里有那么几天,月嫂因为家中有事要请假。妍妍不肯让我父母沾手孩子的事务,不是打电话叫来我岳母,就是请她的三大姑四大姨帮忙。她总觉得我父母笨、懒,怕他们会“伤害”孩子(这是妍妍的原话)。我心里憋屈极了,天下哪有不疼孙子的爷爷奶奶,她这么疏远我的父母,让我在情感上无法接受。

  双方积怨已久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也许有人会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些矛盾应该是由来已久吧?的确如此。   妍妍和我父母的“梁子”在她刚怀孕时便已结下。怀孕后不久,妍妍见了红,在医院里保胎一周,之后回家休养。在我的请求下,我父母过来照顾。起初,妍妍嫌弃我妈做饭不好吃,可凭良心说,按照她的要求,顶级厨师也烹调不出好味道。妍妍不吃葱不吃蒜,不让放这个不许放那个,饭菜的味道怎能好得了?大概过了一个月,妍妍又跟我商量,想把我父母赶走,把她妈接过来伺候。我不同意。事后,我把我妈叫到阳台上,原本是嘱咐她几句,让她做饭尽量可口些,让妍妍吃得开心些。可妍妍却以为我们是背着她说她的坏话,气势汹汹地追过来,指着我的鼻子骂:“嫁给你,我真是后悔死了,你们一家子都不是好东西……”然后,妍妍给她妈打电话,说要回娘家,不大一会儿,我那唯恐天下不乱的岳母大人就来了,不是劝和,而是帮着女儿收拾行李。十分钟后,两人冷着脸扬长而去。   妍妍在娘家一待就是三个月,因为她走得太无礼,我也带着气,所以并不常去看望。偶尔去的那几次,妍妍也都是冷着脸,提着嗓,说些极伤感情的话。我们的交流多是通过微信,即便在那里,她的语气也总是透着狠,经常拿堕胎来威胁我。

  有一次,我们在微信里吵得厉害,我实在受不了,说了几句难听话后直接关机。因为心情不好,我没有回家,约了个朋友出去喝酒。其间,妍妍打电话到我家,没人接,她便带着她妈找到我父母家,跟我父母发飙。话说妍妍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女性,却躺在地上打滚耍赖,说什么“死也要死在你们家,让你们一家人不得安宁……”我父亲一直试图跟她沟通,搞清楚事情缘由,她便信口开河,说我夜不归宿,在外面找野女人等。我爸气极,当着她和她妈的面表态:“要是少峰真那样,我打断他的腿。”最后,妍妍非让我妈陪她去我家找我,我爸不同意,她就使劲拽着我妈的胳膊往外拉,却又被我爸将我妈给拽了回来。妍妍站在楼道里大嚷:“我倒了八辈子血霉,碰见你们这样一家子!”当晚,我跟朋友在外面喝到十点多,回到家时,妍妍正和她妈在门口等着。一见面,自然又是一番恶斗,然后,妍妍再次回了娘家。   这次冲突后,我父母跟妍妍的关系急剧恶化,我和她的冷战期也越拉越长。大概过了一个月,妍妍的哥哥打电话找我,约我出来谈谈。见面之后,哥哥劝我主动联系妍妍,说夫妻吵架别太当真,何况还有了孩子。我听了哥哥的话,第二天就主动给妍妍发去信息,可能是哥哥也劝过她,妍妍的态度好了许多。第三天晚上,我下班回家,推门一看,妍妍居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两人就此和好。

  老婆和父母陷入老死不相往来的局面   之后,我带着妍妍,提着水果去父母家赔礼道歉(当然,是在我连哄带骗、威逼利诱下),也是我父母太较真儿,事情过去了,不提也就算了,可我父亲偏偏拿当初谁对谁错的问题质问妍妍,妍妍也不是忍气吞声的人,双方又争执起来,是我费了老鼻子劲儿,才最终换得和解的局面。   这所有的一切让怨恨在我和妍妍、我父母和她父母心中种下了根。大家都在忍,都在等,直到孩子出生后,矛盾终于激化到临界点,然后,撕破脸皮。   这里具体说下那天战争爆发的细节。前面说过,月嫂已经离家,事务一下子显得繁杂而忙乱。因为一件小事,我跟妍妍拌了几句嘴,便随口让她“滚”。妍妍勃然大怒:“滚就滚,我本来就不愿意在这个家里待。”说完,她抱着孩子就往外走。当时我父母都在,我妈就上前拦住妍妍不让她走,我爸气愤不已,在旁边冲着我妈喊:“别拦着,让她走!”这下可捅了马蜂窝,妍妍立刻就给她妈打电话:“我公公和我丈夫都让我滚,你快来接我。”

  随后,妍妍开始收拾行李,并向我讨要她的工资卡(平日家里由我管账)。如愿后,她反锁房门,在卧室里等待她妈的到来。不久后,妍妍的妈妈和弟弟一起来了。妍妍提着行李就要出门,我出来劝慰,岳母和小舅子也一起开劝。妍妍说不走也行,但我父母必须给她道歉。说实话,我也想让大家当面锣对面鼓地把事情说清楚,藏在心里有弊无利。当着所有人的面,妍妍开始质问我父母:“我怀孕时没让你们照顾吧?请月嫂的钱也没让你们出吧?房子也没让你们买吧?(我们住的房子是父亲当年的旧房,户主仍是他,但他正在办理过户一事)凭什么你们还要这样对我?”我父亲被气得浑身发抖,当即摔门而去,连行李都不要了。   从那之后,双方陷入老死不相往来的局面,甚至孩子百天时,我父母都没来看望。其间我曾多次去父母家调解,说要带着妍妍和孩子过来赔礼道歉,但我父亲坚决不肯再让妍妍登门。妍妍的脾气也是越来越暴,除了骂我,也骂我的父母,是那种恨极了的骂。我向岳父母求救,希望他们能劝解妍妍,可岳父母也站在妍妍一边,反将我一通指责。我(名人故事)知道,在他们心中,妍妍是完美的女儿,只有别人犯错,他们的女儿永远是对的。可他们不知道,正是他们的宠溺,才让妍妍有了今天的骄纵。


推荐阅读: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