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看似木讷的男友竟然有本风流档案

           鬼使神差的,我点开了“我的文档”,看到里面有一个叫“情伤”的文件,随手点开…一开始我并没有看懂,只以为是他从网上下载的文章,但是越看到最后,我越冒冷汗。我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在总数40名之中,我排名22。这是一本风流账…   我走向你, 因为我无路可走。   我不开心,工作,爱情,都不开心。事实上,我的这两个方面在别人眼里都是光鲜的,收入不高,但工作体面,男友吕多更是我家人的中心,父母都喜欢他,说他正派稳重,连我外婆都喜欢他。   那天她还问我怎么还不结婚,我逗外婆:“如果吕多在外面花心,您还希望我嫁给他吗?”外婆说:“怎么可能呢?吕多那么沉稳!况且他大你上十岁,还离过婚,他怎么会不珍惜你呢?”   外婆呀!我也真想事情像她说的那样,简单一些,单纯一些。可是,生活有时比小说还富戏剧性。   为了追求稳定的生活,我离开陈青,投奔了吕多。我和陈青是大学同学,一起毕业,一起打工。我受不了他的安于现状,他一点上进心都没有。虽然我知道他爱我,可那样的爱有什么用呢?我那时工资只有几百元钱,我得每天留意报纸上的广告,想给自己再找个兼职。

  吕多是我的网友,我们在网上聊得不多。可鬼使神差的,从不见网友的我却去见了吕多。我们去万达看电影,去豪客来吃牛排,又去江边喝咖啡。生活对我展开了它的另一面,它让我觉得这样很美好,很轻松,很小资。我喜欢这样的生活。被呵护,被簇拥,有鲜花和美酒,还有桔红色小圆顶吊灯下男人暧昧而多情的眼神。看着吕多双臂平端双腕优雅地切牛排时,我痴痴地想,要是对面坐的是陈青该多好啊。可一想到他的庸碌平常,我就觉得扫兴。   整整一晚上,我和吕多都泡在酒吧里。我像个饶舌的怨女,对他叽里咕噜地说着自己和陈青的故事。我说我们快分手了,迟早要分的,我受不了了。网友只是网友,我只是一吐为快,却像在暗示他我是有情感缺口的女子,只等你来追。   (也许你潜意识里真有这种想法。因为你和男友不快乐,你对他不满意。你喜欢吕多带你出入灯红酒绿的潇洒。也许……吧。梅云说。你要知道吕多是那种看不出年龄的男人,身高一米七七,清瘦帅气。单位也好,而且是个小领导,收入很可观。)

  木讷男友的疯狂内心   吕多开始追我。我得承认我也是个俗女子,喜欢男人送我小礼物,项链,手机,电脑,甚至我家里有困难时他可以给些帮助。物质不是衡量爱情的惟一标准,但它是最重要的一个标准,我相信很多女人都有我这样的想法。   吕多外表稳重得近乎木讷,是不苟言笑的那种人,跟我好像完全不同,我性格活泼外向。但是接触长了,我发现吕多是外静内动的人,他内心里像有一团火,他被这团火推动着,燃烧着。他喜欢歌厅的喧闹,演艺吧的嘈杂和迪吧里的疯狂,而这些我都不喜欢。但我得陪他去,他要我带他蹦迪,带他握着话筒号叫。一次两次,十次二十次,我可以因为爱去陪他,但我本性不喜欢那些场所,自然就会冷淡。我对吕多说,我向往恋人之间真诚的交流和心心相印,我们在恋爱,不是生意场上的酒肉朋友。谈恋爱更多的时候应该是安静的。

  他去那些地方为什么一定要你陪呢?他应该可以和朋友们一起去玩啊?“这也是我一直在问他的问题。”梅云说,他没有朋友!我很奇怪他做领导的,却没有一个可以交心谈心的朋友圈子。为这事我问过他多次,他要么沉默,要么说,“交朋友不要钱的?请别人玩,吃饭,那得花多少钱啊?”那时我相信他的话,只觉得他好小气,后来才知道,他不交朋友,的确是怕花钱,因为他把这些完全可以用来交朋友的钱交了女人。那是因为我发现了他的秘密……)   偶然中,我发现吕多把自己的风流韵事全部记载下来,上面写得清清楚楚,他占有每个女人都必需花钱,就像他去餐厅吃饭必须买单一样。包括对我,也是一样。从数目上看,他的档次还不低,千儿八百的,每个月都有四五次。   看了吕多的那个文档我才知道,吕多那么多女人,选我为固定女友有他的道理。他说我脾气好,好说话。不争,不多问。经历多的男人喜欢单(中国名人故事)纯女孩子。而我悲哀地发现,自己只是谈了一个有钱的男友而已,月薪一万,有房有车,但那都是他的,我做他的女友,哪怕以后做他的妻子,我也只是一个可以住他房子,可以坐他车子的女人。   在我心中,吕多人前的一面和人后的一面,完全而整齐地切割开来。

  风流账令人触目惊心   (你是怎么发现他的那个文档的呢?听你说了这些,我感觉他为人处世很周密慎重。梅云说,我经常去他家里,他和他父母住在一起。他父母也都很认可我,我也相信吕多说他爱我是真的,不然他不会把我带到他家里去。在他的风流账里,我也被记录其中,但称呼不光是名字,而是在我的名字后面,加了“老婆”两个字。)   我一般晚上去他家。我不喜欢翻他的东西,这是我的习惯。他的东西他不给我看我不会要着看,也不会问。   包括他的电脑,我们好了两年,我从没碰过他的电脑。可是去年年底的一天,我晚上到他那里以后想上网查点东西。他帮我打开电脑,自己去卫生间洗澡去了。   鬼使神差的,我点开了“我的文档”,看到里面有一个叫“情伤”的文件,随手点开……一开始我并没有看懂,只以为是他从网上下载的文章,但是越看到最后,我越冒冷汗。   我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在总数40名之中,我排名22。   这是一本风流账。

  第一句话这样写着:猴80鸡81狗82猪71鼠72牛73虎74兔75龙76蛇77马78羊79,这是他经历过的女人的属相。然后,他开始记录着每一个经历过的女人的真实姓名,年龄,属相和星座,来自哪个城市,认识的时间、地点和方式,她们的身高和长相,丰满程度如何以及他为之支付的钞票……   他的前妻是他的第四个女人,分手时他给了她四万元分手费。   他写着那些女人的学校和职业,手机号,寝室电话号码、网名和QQ号,甚至具体到家庭住址的门牌号。   更多是清纯差钱用的女孩子,“她母亲下岗”。   他写着每个星级酒店的名字,“今天有个服务员认识我”。   还有一个风流后要去购物,“她要很多东西,搞得我心里不爽”。   他的泛滥主要从离婚后开始,也就是2001年。   他记载着五年来,用于这些“临时安慰”的风流事,花了大几万元……   最让我吃惊的还在后面,他每次和她们风流后,必以一照片作纪念!

  我点开图片文件,姿态各异的女子,一个个神情复杂地看着我……看得我心惊肉跳。蓦然想起,有一次他也要给我照相,我吓得哇地哭了,他才作罢。   我浑身发抖,但仍然以最快的速度,把文档拷进了我的软盘。拷第三张图片时,我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忙把文件关了。   (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梅云说,我当时想得不多,只觉得这是证据,他在欺骗我,我要证据。而且,我当时就想到了分手两个字,如果分手,我需要这些东西,它们最有说服力。)   不敢接受他的玫瑰   晚上睡觉时,我问吕多,“这是怎么回事?”   他并没我想像中的惊讶,好像这些东西迟早会让我知道一样。他说他想找刺激,他说其实很多人都是这样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他说他的性和情是分开的,他说他爱我……   我推开他。我哭了,他也哭了。他要我原谅他,但他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以后我再也不会那样了”。   然后,他又像没事一样和我恋爱。表面看来,他实在是个再规矩不过的人,上班出门下班回家。从不在外面过夜,只要我愿意,他随时都在我身边。我喜欢的礼物他会买给我。他爱学习,爱看书。在家里很安静。

  我看着他,可他心里太黑暗,我看不清。他心里就像有一个废墟,他死死地封锁着这个废墟,生怕别人看到,也生怕别人进去。所以他没有朋友,他不敢有朋友。   我打通其中一个女人的电话,我们坐到了一起。她一看就是那种堕落女人。这是吕多记录的最后一夜,2005年7月11日。   我向她表明身份,她反倒安慰我说,“我见过的有钱有势的男人多着呢?放心,我不会对你男友动心的!”   我好像并不是为这句安慰而来。可我找她到底是为证明什么呢?   我又寂寥地回去。吕多说他得了精神分裂症,莫不是我也得了?我整天恍恍惚惚的,看到什么都觉得不真实。吕多那么真实,鼻子眼睛脸,我摸着它们,它们的灵魂却躲在我不知道的地方。

  他的表皮在做人,灵魂却在鬼混。像方方的小说《在我的开始是我的结束》,里面的女主人公白天做人做得人模狗样,晚上开着车穿着一套自备的衣服去风尘之地,不谈价钱,只要刺激……   这样的事看看可以,这样的人好奇好奇可以,真要我去接受,而且接受他去做我的丈夫,我有那么勇敢吗?离奇的事可以编在书里,可以写进电影,当这样的人和事真实地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我真的能把自己当一个电影院里的观众那样,边吃着爆米花,边以从容和把玩的心态去欣赏吗?   吕多已经向我求婚,我敢接受他手里的玫瑰吗?玫瑰那么艳,谁知道是真的花,还是假的血?


推荐阅读: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