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衰天使的性经历

 他坐在书桌后,眼中充满着赤红的血丝,深深的眼袋揭示着纵欲的事实,他冷笑着看向手中紧紧攥着的`丝`袜`,把目光投向了蜷缩在角落里的女人。

女人像个婴儿一样,把自己抱成一团,无助的缩在墙角,长发盖住了半边身子,也成为了她身上唯一的遮蔽       

透过微微打开的双腿,凝脂般的肌肤将人的目光吸引向之间那诱人的一抹深暗。 雪白的臀部下微微渗出的,是些许凝固了的血块,其源头,正是那已红肿不堪的桃花源,粉嫩的唇瓣失去了往日青春的色泽,留下的只有狂风暴雨的痕迹,永难洗去的痕迹…… 

 

 

 

 

 

(二) 

 

他靠在黑色的轿车旁,冷冷的看着远处的女孩与好友一起走出大学门口,走向校门的冰点屋,脸上的天使般的微笑与他冰一样的笑容成为了鲜明的对比。  

 

他整了整衣服,坐进了车内,把一只手放上了自己的裤裆,缓缓的抚摸着那渐渐膨胀的`欲`望`,自语的低喃,尚云……尚云……你逃不掉的……

车窗上,出现了那女孩娇艳的幻象,带着她天使的笑容,一件件的褪去身上的衣物,配合着他手指的律动,缓缓的扭摆着纤细的腰。  

他的气息逐渐的粗重起来,手的力道也在加强,仿佛手指间划过的,就是那散发着诱人芳香的洁白的`乳`房`。 在最后的关头,他停下了动作,睁开了双眼,象是作了什么决定似的拿起了手机        

 

……

结束了通话,他的眼光又落到了刚从店里出来的女孩身上,嘴角挂上了危险的笑容,为了你……即使万劫不复……我也认了……

 

 

 

(三)

黑暗,无尽的黑暗       仿佛要把人吞噬般的包围着她,她最后的记忆停留在和同学走出校园的刹那,定格于急刹在她面前的黑色轿车       但她根本无法回忆,无力睁开的双眼看不到现在发生了什么,但`下`体`规律的剧痛在揭露着残酷的事实       

片刻之前,一张嘴在她的唇边贪婪的`舔`着,并让这种湿滑的触感不断向下,滑过她引以为傲的双峰,流连许久后,急促的奔向了她的腿间       当`阴`蒂`也被这种感觉包裹的时候,一股酥麻的感觉向电流般唤醒了她的知觉,但仅仅是知觉        

她无力挣扎,无法躲避,只有在这黑暗中感受,并无助的等待着绝望的那一刻的到来。 两只手罩上了她圣洁的`乳`房`,粗暴的捏弄着她自懂事来从没被异性触碰过的`乳`头`,掐挤着她浑圆娇挺的`乳`肉`。 似乎是无穷无尽的吻`舔``玩`弄`之后,那嘴唇又回到了她的脸部,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在她耳边响起,掺杂着得意的微笑。  

 

双腿间一阵凉意,毫无力气的大腿被轻易的分开,一个热烫的东西开始在她的秘处前冲撞,渐渐的闯进她脆弱的防线,逐渐加深的疼痛令她的大腿不受控制的抽搐了起来,一双手紧紧的抓住了她的腰,像烧红的铁棒一样的东西一寸寸的进入她的体内,她想大叫,却只能从无力的唇间溢出叹息般的娇吟。  

 

最后的薄膜固守着她早该陷落的防线,她的眼泪,终于决堤……

男人的沙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你终于是我的了……

剧痛瞬间撕裂了她的意识,留给她的,只剩下无尽的黑暗……

 

 

 

 

(四) 

 

拉着厚重帘子的房间只有微弱的灯光在闪耀       男人摁灭了最后一支香烟,一步步走向躺倒在地板上的少女       她长长的睫毛安静的覆在眼帘上,高耸的`胸`脯`随着呼吸平稳的起伏,象是不(历史故事)慎坠入凡间的天使,犹自酣睡着,不知将要来临的恶魔       

他解开她的衣扣,一件件的`脱`下她的衣物,粉蓝的长裙下,一双修长的腿毫无保留的暴露在灯光里。 他陶醉的望了一会儿,突然疯狂的一把扯下了她的`丝`袜`和`内`裤`,扯断了`胸`罩`的挂扣,把整个人压上了她娇嫩的躯体,忘情的在她的脸上`舔`着,吻着,`舔`过修长的脖颈,逗留在了他在幻想中见过无数次的`乳`房`上        

流连片刻,他迫不及待的把脸凑向了那初见生人的处女地,豪不犹豫的把舌头伸了进去,那股少女独有的体香让他眩晕,使他一口就含住了粉嫩的缝隙上那初露尖尖角的嫩芽。

女体就在他的身下发出了一阵细微的颤抖,玫瑰色的唇瓣中也溢出了低低的`呻`吟`。 他得意的笑着,尽情的享受着手上传来的柔软触感和鼻端嗅到的动人芬芳。  

 

终于,他直起了身,褪下了长裤,露出他急不可耐的`欲`望`之源。 他大大的分开了她的大腿,将`龟`头`的部分在她的`阴`唇`上一下下的突着,细细品味那柔软的触感       他双手紧紧的扶住了她的腰,将已经微微进去的`男`根`,毫无预警的用尽全力直送到底,细密柔滑的`嫩`肉`紧紧的勒住了他的分身,他兴奋的低下头,在她耳边说,你终于是我的了…… 

 

狂放的`欲`火`吞没了他的理智,他再不顾忌那娇嫩的花瓣的承受能力,开始了暴风骤雨般的`抽`插`,充血红肿的花瓣随着`阴`茎`翻进翻出,狭小的甬道之内唯一的润滑,来自那粗暴产生的源源不断的血流       直到他觉得自己的`阴`茎`都有些疼痛的时候,他才缓缓停下了动作。

他近乎癫狂的笑了笑,起身抽离,走到桌后摸出了一瓶润滑膏,扣出了一块抹在了`阴`茎`上,然后挖出大大的一块,狞笑着走向昏迷不醒、却仍在微微的抽搐的女体旁。 他抱起她的腰,用一根手指狠狠的把那一大块润滑膏顶了进去,在里面扣摸涂抹着。 膏和血混合成粉色的浓汁,如`精`液`般缓缓的流出荫道口。  

他再也忍耐不住,一运腰力,`男`根`再度逆流而上,几乎进入了荫道尽头另一片神秘的宫殿之中。  

 

极度的兴奋,令他十几下后就有了一泻千里的感觉,他紧紧的搂住娇嫩的胴体,把`男`根`尽可能的送向荫道的尽头,叩开紧闭的宫门,把浓稠的液体尽数送进了年轻的`子`宫`中。

 

 

 

 

 

(五)

他趴在她的身上,双手在她的`乳`房`臀部尽情的抚弄着,品味着`高`潮`过后的余韵        

这时,`药`的效力似乎已经过了,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泪水盈盈的看着他,颤抖着说,放……放过我,……求你……放过我吧。  

 

他看着她怯懦的眼神,眼里又燃起了不知名的火焰,一把把她翻了过来,一巴掌拍上了她翘挺的臀部,脑中不断的在记忆的洪流里搜索着那些刻骨铭心的记忆,在一声声清脆的巴掌声中,让思绪回到了那个深夜       

……

阳,原谅我,我不能实现对你的诺言了。 你一直说你喜欢我那天使一般的微笑,我衷心的祝愿你,能早日找到一个真正属于你的笑容       你我今世无缘,来世再见吧。 ……尚云 

白色的被单,黑色的秀发,苍白的肤色,乌黑的瞳仁       黑白照片上交织着的黑白,让他在灵堂里疯狂的大笑不止…… 

 

……

少女无助的哭泣拉回了他的神志,他看着自己的`男`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深深的埋入了她紧小的`后`庭`之中,腰也在不停的摆动着,一下下的带出`菊`花蕾旁裂伤的血汁。  

他的面目变得有些狰狞,你不该有那样的笑容的……你不配……不配!伴随着一声怒吼,`男`根`深深的送入了她娇嫩的`直`肠`深处,激`射`出热热的液体。 少女的眼睛一翻,再度昏死过去       

 

 

(六) 

暗无天日,似乎成了她生活的唯一写照,她不知道是谁为什么带她来这里,她只知道她所有的自尊都在这近一星期的时间里化为了灰烬。 那男人像疯了一样用无穷的精力`奸`污`着她,使她身上所有本应敏感的部位变得麻木不仁。 她觉得自己似乎被当作一个器具,一个容纳`精`液`的,活着的器具。  

 

这是个很莫名其妙的男人,晚上他会陪她一起在冰凉的地板上睡觉,睡觉的时候双手紧紧的搂着她,像个无助的婴儿缩进了母亲的怀抱       当他醒着的时候,发泄吃饭上厕所之外的时间里,他就那样痴痴的看着她,而她就会像婴儿一样蜷起身子,不敢对上他的视线       

他拿来过一个狗链子,在犹豫了一天后又扔了出去。 他还拿来过种种她想都没有想过会存在的道具,但最后都无一例外的被清除出了房间。 就在她发烧的那一晚,她被禁锢的地方,就由书房换成了卧室       

她的眼神开始变得空洞而茫然,因为他开始要求她笑给他看。 她笑出来的时候,他会变得很暴躁,会用很粗暴的方式占有她,并歇斯底里的狂笑。 当她笑不出来的时候,他就会带着一脸浓郁的悲伤,紧紧的抱着她睡去,梦呓似的反复的哀求着。 在她耳边响起最多的,是一个叫尚云的名字       

她关于外界的记忆,在这样的生活中渐渐淡化,她逐渐成为了一个只为他存在,被他唤作天使的小玩物。 生命,在她这里仅剩下了这一丝意义       

 

 

 

 

 

(七) 

凄厉的警笛在大房子的周围响起,他疯狂的拉起了她,拿着一把`枪`带着她走向了阳台。

夏阳,你已经被警方包围了,赶快放下武器投降,否则…… 

他对下面闹闹扎扎的警察视若无睹,而是突然把她抱起,放到了阳台的栏杆上,她尖叫着想遮住自己的躯体,手却被他牢牢地抓住。 他低沉但疯狂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让他们见证,我们再此合二为一。

她一怔,还不及挣扎,那火烫的`肉`棒`就已经滑进了她的体内,把她的惊呼`硬`是插成了一句呜咽。  

他近乎疯狂的`抽`插`着,让她的`乳`房`在众多警察的视线下上下跳动,让她因激动而潮红的躯体随着他的节奏起伏。  

他一只手拿着`枪`顶着她的头,一只手爱怜的托着她的`乳`房`,轻柔的抚摸着。 警察的声音消失了,天地间,只剩下他们的`呻`吟`与喘息。 在那绝顶的`高`潮`来临之际,他在她的耳边说,我爱你        

砰!狙击`枪`的子弹就在这一刻穿过了他的头颅,却没能阻止他说出之后的两个字。  

 

尚云…… 

 

她茫然的站直身子,楼下的警察像蚂蚁一样涌进了房子       她看着身下死去的男人,和身体深处缓缓流出的那男人的体液,眼神忽然变得空洞       她蹲`下`身`子,抱住了渐渐发凉的男人的颈子       两个人互相依偎着躺在了一起,像两个婴儿一般蜷着`赤`裸`的身子       她看着他,笑了        

 

 

 

 

 

 

 

(END)

 

 

(FINALSTAGE) 

 

医院,大门口        

 

一个刚出院的少妇抱着女儿站在寒风里,空洞无神的望着远方。 孩子的襁褓上写着三个字——夏尚云        

 

少妇缓缓的露出一个微笑        

 

一个哀伤的令人心碎的、天使般的微笑。  


推荐阅读: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