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欣口述未婚夫生辰夜的强奸游戏之耻辱之泪

 黄昏,大多数白领下班的时间,在这条商业大厦林立的大街上,有一家佈置充满欧陆古典风情的咖啡店是附近的白领们於工余时间聚脚的好地方,在店里的一角,有一张圆卓围坐着三名年轻女性正在边呷着咖啡边闲聊着,而店里的男士,包括男店员也不时偷偷望向那张桌子,无他,能如此吸引男人目光的,除了女色之外还是女色而已。

 

 

那三名女性当中,坐在左右两边的两位女性俱是打扮新潮,浓妆抹艳兼且把头发都染成棕色的典型时尚辣妹,两人虽算漂亮,可惜一旦跟中间的那位只穿着普通OL制服的女性比起来,都立即成了庸姿俗粉。

只见居中的那名女性虽略比另外两位同伴成熟,而且打扮也比她们简约,她有一头笔直且乌黑亮丽的秀发,那张瓜子脸虽然只是薄施脂粉,但一双清秀的眉加上眼神哀怨的大眼睛,还有小巧的鼻子,与及那张刷上了淡粉红色口红的樱桃小嘴,使她在两个时尚辣妹的衬托下更显得清丽`脱`俗,而这一位如此秀雅的女性,她叫做俞可欣,不过认识她的人都习惯叫她小欣       

小欣,今晚你真的不去我的生日舞会吗?别说我这个做姊妹的不关照你,因为我男友的关系今晚会有很多公子哥儿出席呢!以你的条件肯定可以钩到个高富帅回家啊!其中一个留着金棕色长直发的辣妹小敏向可欣努力的游说着        

对啊小欣!今晚对你来说可是个难得的好机会啊!你别一天到晚就只顾着工作,也要为自己的幸福好好设想一下嘛!你年纪比我们大,却还没有男朋友,要是你再坚持这样过日子,几年后还嫁不出去就麻烦了!你应该知道青春对一个女人来说有多重要吧!另一个蓄着马尾的辣妹小惠也加入了怂恿的行列。  

 

你们两个真啰唆,就连我妈也没你们啰唆!可欣有点`用`力`的把正在呷着的咖啡杯放回碟子上,发出了清脆的叮一声,似乎她有点不耐烦了。  

 

小欣,我们都知道自从去年伯母过世之后你一直独自生活着,可是你总不能够这样一直孤独下去呀,找个好归宿陪陪你不好吗?况且今晚这个舞会虽然名义上是庆祝我的生日,但实际是为你而设的呀!今晚很多条件很好的男孩都是为了认识你而来的,就请你好歹也出现一下,让我也不用这么难堪嘛!小敏有点焦急了        

 

这个我也很遗憾,但我可从没有叫过你介绍男人给我,况且我快要结婚了,你把我介绍给那些人认识也没有用       

小欣你当真不去的话,那些好机会都留给我啰……等等……小欣你刚才说什么?小惠隔了两秒才发现可欣的说话不对劲,目定口呆的看着可欣,而小敏也一样,呆若木鸡的望着可欣。  

我说我要结婚了,你们不要再整天想着介绍男人给我。 可欣说罢呷了一口咖啡       

你……你说……你要结婚了……?小欣你还没男友要跟谁结婚啊……?小惠震惊得像见到鬼一样       

对不起一直没有告诉你们,我几个月前开始已经跟现在这个男友同居,现在我们计划在两个月之后便正式结婚了       可欣的语气相当平静,就像述说着别人的事一样        

那他是谁……?什么背景的……?我有见过他吗……?小敏连珠`炮`发的提问,使她看来就像个突然听见女儿交了男友的母亲       

我男友在一间科技公司工作,你们应该还没有见过他,有机会的话我便带他出来跟你们见见面好了        

等等……小欣你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友,难道是那个男人……?我还记得半年前小欣你在路上丢了钱包,之后有个男人跑了上来公司把钱包还给你……该不会是那个男人吧……?还未定过神来的小惠道出了半年前的往事        

 

喔?原来小惠你看见了?我还以为没人看到他呢!没错就是他,那天之后我们约会了好几次,我觉得他蛮适合我,很快我们便走在一起了        

 

真的是那个男人?小欣你疯了吗?那个男人虽然不算难看,但看他一副寒酸相就知道他是个穷鬼呀!小欣你到底是受了什么打击,要这样来糟蹋自己呀?还有,你们已交往几个月,怎么我一次也见不到他来接你下班啊?这样的男人真的可靠吗?小惠显得相当焦急,就好像交了个穷鬼男友的人是她自己一样。  

 

对啊小欣!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啊!今晚会出席舞会的男生随便一个也肯定比你男友好一百倍呀!小欣你再认真考虑一下吧!女人的终身大事怎可以这么随便……小敏说了一半突然说不下去了,因为她发现可欣正杏眼瞪圆的望着她,看来相当愤怒的样子       

你们今天太多话了,是我叫他不用来接我下班的,因为我不想被太多人看到我男友招来闲言闲语,还有你们两个不是要去舞会吗?小敏你是主角,如果迟到也不太好看吧,我看你们还是早点动身比较好,我也要走了。 可欣说罢便举杯把咖啡一饮而尽       

唉……好吧……既然小欣你已经决定了我们也不勉强你,不过我劝你还是好好想一下要不要真的跟那个男人结婚,始终我们姊妹一场也不想你之后会后悔,那么我们先走了,明天上班再见吧!小敏说罢便和小惠一起灰溜溜的离开了咖啡店。  

可欣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心想这两个小女生怎么只是想着找个有钱男人就等如得到一切?如果可以过着羡煞旁人的富裕生活,住在富丽堂皇的别墅,拥有穿戴不完的名牌华衣美服和钻石首饰,而且出入都有司机以名贵的轿车接载代步,但享受这些生活的代价是失去自由和尊严,还要自己最爱的人死在自己面前……你们还会一头栽进那个圈子里吗?

铃铃……这时可欣放在卓上的手机发出了收到来电的声音,把正在沉思的可欣唤回了现实,来电的不是别人,正是可欣的未婚夫——姚启林,这个男人比可欣还要年长六年,今年已经三十三歳,事业与外貌俱是普普通通的启林本来是个单身已久的光棍,但近几个月忽然有了可欣这个大美人成了他的未婚妻,教所有认识他的人都大跌眼镜。  

老公?你回到家了吗?可欣接通了电话       

是啊……老婆你今晩是不是要加班?要不要等会儿我过来接你下班?启林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忐忑不安。  

我今晚不用加班啊!老公你还是快点做好晚饭等我回来吧!

啊?是吗?那真好……今天我买了很多特价的海鲜,还怕老婆你不回家吃晚饭呢……听起来启林的声音有点释怀了       

老公你又乱花钱了?算了……等我回来再说吧,先挂线了。 放下手机的可欣露出了一丝会心的微笑,她其实知道启林在担心什么,因为昨天晚上在家里小敏也打过电话来提起今天舞会的事,虽然可欣没有立刻拒绝出席,但她只是模棱两可地说翌日给小敏答覆,这些都给正在厨房洗碗的启林听见,但他也没说什么,只是表情抑郁的继续低头洗碗。  

这一切可欣都看在眼里,她知道启林一定很不爽,因为第二天除了是小敏的生日,同时也是启林的生日,按道理可欣怎也没理由跑去参加朋友的生日舞会而把未婚夫搁在一边,但可欣却另有打算,她故意忽然对启林冷淡起来,不单止拒绝了当晚启林的交欢请求,甚至无故发怒把启林赶到客厅睡觉,启林也得无奈的接受了。  

可欣想起昨晚启林那欲哭无泪的表情心里也有点难过,但可欣这样做其实是想给启林一个惊喜,但她觉得要成就这个惊喜的话就先要委屈一下启林,只有这样自己精心准备的生日礼物才会让启林刻骨铭心,永远也不会忘记。  

过了一会儿可欣回到了家门口,她在门外已经嗅到扑鼻的香气,她知道现在启林一定正在厨房忙得团团转了,可欣也不想打扰他,於是她自己取出了锁匙打开了大门,随即可欣便看到了餐卓上放了却几道自己最爱吃的海鲜小炒       

老婆你回来啦!你多等会儿,这道焗龙虾还要点时间,如果你肚子饿就先吃吧,不用等我。 厨房传来了启林的声音。  

不,人家还不饿,待会再一起吃吧!可欣说罢盯着餐卓上那几道餸菜,嘴角扬起了一丝微笑,心想今天明明是启林自己的生日,怎么他要搞的像是庆祝我生日一样?

可欣在餐卓旁坐了下来,盯着卓子上的几道香气四溢的海鲜小炒,心想启林这个人虽然懒懒散散,但他就是做得一手好菜,反而可欣自己虽是个女儿家,但叫她下厨的话肯定是一场灾难。  

不过可欣在很久以前,大慨是六年前她二十一岁的那一年,可欣曾经因为某个人而下定决心学好厨艺,但亦因为那人的溘然而逝,再加上在那个人死后,可欣有半年时间被迫过上另一种生活,令到这事从此不了了之…… 

那个人叫刘进勇,可欣通常叫他做小勇,是可欣当时的男朋友,而且,他的长相跟可欣现在的未婚夫启林几乎一模一样,又或者应该说,在可欣心目中,是启林像小勇才对……可欣继续怔怔的望着餐桌上的几道小菜,思绪渐渐回到了六年前的那一天……

******************************************************************************************

六年前,某天的一个下午,在XX大学附近一家快餐店里的角落,坐着一对互相依隈的情侣,那男的颇高壮,肤色也偏向黝黑,略显粗犷的他与身边的女友——那个眉清目秀,皮肤白皙的长直发美少女相较起来,居然没有任何的不协调,而且两人放在一起,让人看来还有一种莫名的契合感,而这双情侣,正正就是六年前的进勇与可欣        

老公啊!那个满脸麻子的怪叔叔昨天又在人家工作的便利店门口赖着不走了,他老是一直在店外面盯着人家,好可怕喔!可欣边把头挨在进勇肩上边嘀咕着。

又是那个麻子?我上次不是当面警告过他别再打老婆你的主意了吗?他竟然还有胆再来`骚`扰你?老婆你别担心,他明天再敢来的话老婆你立即叫我过来,这种混蛋不给他点教训是不行的!进勇边说边轻抚着可欣的秀发。  

不用了,人家今天已经辞职了,其实自从上个月老公你离开了店子之后我再待在那里也没有意思了,况且明年人家就毕业了,我想在学业上可以专心一点,之后人家便可以找份好工作,之后我们一起努力存钱的话,不用几年就可以结婚了        

 

是吗?那真好!这样老婆你便可以远离那个麻子还有那个常常借机吃你豆腐的色鬼店长了,老婆你终於可以告别这班`变`态`真的很棒啊!

哼!说到`变`态`他们怎也及不上你这坏蛋,你自己说,是那个`变`态`常常趁我家里没人就跑上来欺负人家,还有啊……你这死鬼昨晚竟然想`逼`人家`舔`你那……那里……可能是接下来的用词太羞耻,可欣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说不下去的可欣立刻用额头顶了进勇的脸颊一下。  

唉……这怎么能算是`逼`……到最后老婆你都是没有这样做啊!而且之后我还吃了老婆你一巴掌,老婆你不想这样做就算了,也不用发狠打人嘛!

亏你这色鬼还好意思这样说!你这坏蛋老是得寸进尺,一次来得比一次过份!人家已经把最宝贵的……最宝贵的第一次交给你,但你这坏蛋就越来越多要求,你这死鬼是看`A`片`太多把脑袋都看坏了吗?可欣说罢大力的捏了进勇的大腿一下        

痛……痛啊……老婆你别这么认真,这些都是`情`趣`嘛!一对夫妻怎么能缺少`情`趣`呢?我们就是生活要有`情`趣`,感情才会歴久常新啊…… 

 

刘进勇你这坏蛋别一副吃定人家的样子,人家可不一定会嫁你呢!你这色鬼给我当心点,人家还有其他选择可以考虑的!

什么嘛?老婆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对老婆你可是很认真的!若果老婆你不肯嫁我的话,你说这玩意儿要怎么办?进勇说罢从裤袋里摸出一个枣红色的小锦盒,再向着可欣将它打开,内里装的原来是一颗钻石戒指。  

你这傢伙……这是什么意思……?可欣一脸惊疑的看着那颗钻戒。

不就是向老婆你求婚的意思嘛!怎样?老婆你会答应的吧?

老公你……傻了吗?人家还没有大学毕业……而且我们半个钱也没有,又那有能力结婚……? 

钱这回事可以慢慢再想办法嘛!最重要的还是我对老婆你的心意       况且我们只是定婚而已,我们可以等老婆你毕业又或者等一切都上轨道的时候才正式结婚也不迟,来吧,我给你戴上它……进勇边说边抓起可欣的玉手,想把戒指戴上去,可欣却把手缩开了。

你这是干什么?会有人这样求婚的吗?你又知道人家一定会答应你?虽然可欣佯作愤怒,但仍难掩脸上的红晕和嘴角那抹微笑       

你没有不答应这个选项啊!如果老婆你不答应我就`硬`来了……进勇还没把话说完,就再度抓紧可欣的右手,把那颗钻戒戴在无名指上       

你这坏蛋……太过份了……你怎么老是欺负人家…… 

哈哈!老婆你戴上这个就不能离开我了,你永远是属於我的,我也是永远属於你的,让我永远爱你,永远保护你……我的老婆……我的小妖精……进勇说罢便一口吻上了可欣的小嘴,可欣先是一双美目瞪得老大,然后还是闭起了眼睛抱紧了进勇,两人旁若无人的在快餐店里接吻起来,在这一刻,可欣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

老婆你在想什么?可不可以跟我分享一下?启林的声音把可欣唤回了现实,回过神来的可欣看着眼前的启林,他虽然跟回忆中的进勇几乎一模一样,但毕竟物换星移,眼前人再相像也好,始终也是另一个人,而当时那个人,早就已经烟消云散了        

没事,公司的事有点烦而已       可欣说罢便拿起了筷子,把一小块虾肉挟进嘴里咀嚼起来。

是吗?没事就好……我还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我昨天收到新居那边管理处的通知,我们明天可以去领取新居的锁匙,这样一来我们可以正式进行新居的装修工作了,我比较过很多装修公司,有一家信誉比较好的,等会儿我给老婆你看看那公司的资料好吗?启林边说边用剪刀把几条长脚蟹爪的壳去掉,再把当中的蟹肉送进可欣的碗子里。  

可欣没再回应启林,她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示意知道,然后便低下头边吃饭边滑手机,启林见状心中满不是味儿,看来可欣的确是忘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了,不过为免可欣觉得难堪,他也不想自己主动提起这事,所以启林也是灰溜溜的低下头吃饭不再作声,最后两人在沉默中吃完这顿晚餐。  

饭后可欣突然向启林说想吃柠檬芝士饼,启林虽然有点不愿意再上街,但为免今晚又再被可欣轰出客厅睡觉,他还是乖乖的换好衣服再出去买可欣想吃的甜点,启林离家后可欣泛起了诡异的笑容,因为她终於可以准备送给启林的生日礼物…… 

 

在路上启林想起了这大半年来发生的事,现在回想起来也有点难以置信,在大半年前自己还是一名光棍,现在身边竟然有了可欣这个清秀的美人儿相伴,这半年的经歴对启林来说真的有如梦幻一样,有时他甚至会担心这一切都是一场梦,梦醒来可欣便会消失不见。  

 

不过启林这半年来一直也搞不通可欣为何会选择自己,甚至他连可欣喜欢自己什么也不清楚,论外表启林虽然也不难看,但就肯定算不上帅哥,若然论事业的话启林更不堪提了,年纪已经三十有三依然是公司里的基层职员,难怪启林之前的两任女朋友都嫌启林不上进而跟他分手了,但最叫启林惊奇的是可欣从没抱怨过他事业上的落后,更没有给过启林任何?力要他努力向上游,当然,启林这时并不知道可欣太多的过去,但他在往后便有机会瞭解到可欣会选择自己的真正原因。  

 

不一会儿启林已经买完柠檬芝士饼并且回到了家,启林按了门铃等待可欣开门给他,但过了良久可欣还未过来开门,难道她正在洗澡吗?於是启林掏出了门匙自己打开了大门,但他看见屋内的情景却教他惊呆了…… 

 

启林只见家里就像被风暴吹袭了一样,各式各样原本放在抽屉里的物件都散满了一地,而客厅的窗户却开得老大,启林这时才想起外墙因为维修工程搭满了棚架,他心中一寒,难道是有贼爬进屋里了?那么可欣她怎么了……?自己离家不过四十分钟左右,但也足够发生很多事…… 

 

启林往房子的深处望过去,只见睡房的门虚掩着,从房门没有遮蔽的地方他只见可欣那双绮丽依然,幼嫩雪白的脚丫儿分别搁在床尾的左右两边一动也不动,可以想像,可欣现在是两腿张开的躺在床上,她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这时启林心里乱成一团,他想立刻冲进房间里看看可欣的情况,但他又怕那贼人还没走之余甚至乎躲在房间埋伏自己,於是乎他只有背靠墙壁放轻脚步慢慢接近房门,将自己被伏击的可能性减到最低,这时房子一片死寂,极度紧张的启林甚至连自己急速的心跳声也听得一清二楚…… 

 

来到房门边的启林把身体挨着房门,再慢慢把房门推开,房门打开后启林没有遇上想像中埋伏他的贼人,但当他看清躺在床上的可欣之后,震惊得目瞪口呆……而启林同时感觉到自己那颗砰砰乱跳的心脏,更是激烈跳动得像要破胸而出…… 

 

只见全身`赤`裸`的可欣成`大`字`形`的躺在床上,一头乌黑的秀发也散落在枕头上,她双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粉红色的小嘴正在微张喘息,嘴角却挂着一小股乳白色的浓稠液体……再往下望去可欣胸前那双雪白的34C圆浑`美`乳`正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但在那两颗`美`乳`之上,启林平时最爱`吸`吮`的两粒粉褐色`乳`头`也给糊上了一层半透明的乳白色浓浆,就跟可欣嘴角那些液体一样…… 

 

面对此情此景,已经是个三十多岁的成年人启林自然已经知道刚刚在可欣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但他还不愿承认真的是发生了那种事,他要确认最后一个地方,那里也是可欣身为一个女儿家最重要亦最神秘的地方…… 

 

终於启林把视线移到了可欣的`下`体`……那片应该只供启林观赏和享用的秘密花园……那里当然也没能够倖免……那片黑森林之下的两片浅褐色`阴`唇`也正在溢出一些米汤样的浓厚液体…… 

 

眼前的事实已是相当清楚,启林心里再不愿意也得承认自己的未婚妻可欣被人强`奸`了……不……不止是强`奸`……应该是更可恶的轮`奸`……启林看着可欣身上那几滩又多又浓的白浊液体,就联想到一个男人那里射得出那么多……看来刚才至小有两三个男人侵犯过可欣…… 

 

天啊……`口`交`……`口`爆`……无套生插……中出……以上的事情就连启林这个未婚夫都从来没有在可欣身上享受过……现在竟然被一班不知名的歹徒抢先享受了……其实启林在很久以前就有绿帽情意结,他几乎每天都会幻想可欣被人强`奸`甚至轮`奸`的情景,但现在真真正正发生了却使他感觉完全承受不了……惊讶……愤怒……痛心……这些情感在启林体内不断乱窜,还有极度的亢奋使得启林的`老`二``硬`如一根铁棒,在裤裆处顶了一个小帐篷出来……

就在此时可欣那双眼神迷糊的美目紧紧盯着启林`下`体`的那个小帐篷,同时她伸出了桃红色的小`香`舌`把嘴角那小股白浊液体`舔`进嘴里,然后`喉`咙一动,把那些液体都吞了下去……可欣这个举动更使得启林震惊……她这是怎么了……是受不了被轮`奸`的重大打击所以神智不清吗……?

老婆你……怎么了……你挺着多一会儿,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惊呆良久的启林终於开口打破了沉默,他决定不再胡思乱想,而且要勉力收歛心神处理眼前这个烂摊子,但床上的可欣却似乎要消灭启林最后的一点理智,她突然起来然后跪到床边,再伸手解开了启林的裤裆,使当中那根已经`硬`得不像话的`肉`棒`立时蹦跳出来,在可欣的俏脸前愤怒的耸立着……

好大……可欣轻声的吐出了这两个字之后,竟然立即张开了粉红色的两片嫩唇,再?的一声把启林那颗桃红色的`龟`头`吸进嘴里……而同时她一手在轻捏启林的蛋袋,另一手则在拨弄自己一片狼藉的浅褐色`阴`唇`,这个姿态让可欣看来是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震惊一波接一波而来的启林心中想到可欣这些行为已经不止是神智不清了……她这根本是在`发`情`吧……难道刚才那些淫贼给可欣下了`春`药`之类的东西吗……? 

停……停下啊……老婆……现在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纵然启林嘴上说想停下,但初次享受可欣口舌服务的他身体却诚实得很,他只是两手轻轻按在可欣的肩头上,完全没有推开她的意思,反而放任她继续施为……

?……唔……唔嗯……这时可欣把嘴里的`龟`头``吸`吮`了一会后又吐了出来,然后用她的小`香`舌`不断来回`舔`弄启林的蛋袋和`炮`身,她重覆`舔`了数遍之后又再张开小嘴,时左时右地轻轻`吸`吮`启林的两颗`蛋`蛋`,而可欣的那双玉手也没停下来,她的右手在`套`弄`启林的`肉`棒`,而左手依然在拨弄自己的`阴`唇`,这使得她小`屄`中那些米汤样的液体,开始沿着她那雪白的`大`腿`内`侧`除除倒流出来……

启林低头看着自己未婚妻那前所未见的`淫`荡`模样,额头正在冷汗直冒的他此刻正死命控制着要`射`精`的冲动,他的思想在快感之下渐渐变得空白,仅余的意识只是疑惑着平时总是不肯`口`交`的可欣,为何会懂得如此销魂的口技…… 

唔……?……唔嗯……??……唔……可欣这时不再`吸`吮`两颗`蛋`蛋`,她用舌尖在启林的`龟`头`上`舔`了几个圈之后,再一口气把整根`肉`棒`吸进小嘴里……但她吞了大半根`肉`棒`就停住了,原来启林的`龟`头`已经顶到她的`喉`咙……於是她开始不断点头用小嘴`套`弄`启林的`肉`棒`,双手则同时轻捏着两颗`蛋`蛋`……

啊……老婆……快吐出来……我……喔……承受着极大快感冲击的启林快要守不住精关,但可欣却继续激烈的`吸`吮`着`肉`棒`,她吸得??作响之余还用哀怨的眼神望着气息紊乱,快要爆发的启林,而跟可欣四目交投着他这时联想到,刚才可欣就是这样吞吐着那几个淫贼的`鸡`巴`吗?然后那班混蛋都不客气地把`精`液``射`进`可欣的嘴里……最后可欣都把那些秽液都吞掉了……吗?启林想到这里便再也控制不住,气喘如`牛`的他忽然嗄的叫了一声之后,他的`肉`棒`终於在可欣嘴里一泄如注……

唔……嗯嗯……?……咕噜……启林的`肉`棒`在可欣嘴里`射`了`两下才停了下来,可欣这时才吐出了启林的`肉`棒`,之后她微微张开两片粉红樱唇,启林只见可欣嘴里已经充满了白糊糊的浓稠`精`液`,而且因为太多的关系,那些白浊的浓精开始在可欣右边的嘴角倒流出来…… 

老婆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欣却没有回答启林,她只是眉头一皱吞掉了咀里的浓精,然后对启林露出了一抹妖异的微笑……接着可欣忽然用食指揩了一点`乳`头`上的白浊色液体,再塞进启林嘴里……猝不及防的启林只感到舌尖传来一阵香甜……原来那些不是`精`液`,而是糖浆……

生日快乐啊!老公!可欣说罢便在启林那惊夸的脸上亲了一下,而启林依然是一脸儍相的看着可欣…… 

老婆……你这是……你是故意弄成这样的吗……?启林的语气显得有点失望,他心里已开始明白这只是可欣给他开的一个玩笑       

那么老公你喜欢这份生日礼物吗?人家费尽心思佈置了这个强`奸`现场,又第一次帮老公你吹喇叭,最后连你那些脏东西人家也给你吞了,现在你那副没趣的样子是什么意思,知道人家没有真的被`奸`了就很失望吗?可欣边说边用锐利的眼神盯着启林,彷彿老早就已经看穿他的心思。  

这个……我当然很高兴老婆你给我准备了如此刺激的生日礼物……刚才真是担心死我了,还以为老婆你真的出了事呢!可是老婆你怎么会说你没事我便失望这种奇怪的话?启林边说边轻抚着可欣的秀发。  

奇怪?再奇怪也奇怪不过老公你那些僻好吧?人家今晚弄这个强`奸`现场就是想试验老公你一下,果然老公你的反应就跟人家想的一样,看见自己老婆被别人强`奸`,老公你那里竟然可以立刻`硬`成这样,你想想平时`做`爱`你要人家用手帮你弄多久你才可以`硬`起来?

不……不是这样的……只是老婆你的口舌服务太销魂我才`硬`成这样的……我怎么会有老婆你说的那种僻好……可欣的质问根本说中了启林内心的痛处,但启林又不可能承认,可是他的否认来得无力之余又显得欲盖弥彰       

人家把你那根东西含进咀里之前它已经`硬`得不像话了!老公你有那种怪僻就老实承认了吧!你再这么不老实以后人家就不跟你玩强`奸`游戏了喔!可欣嘟起了小嘴怒目看着启林。  

不好……那又不好……我可能我的确是如老婆你所说有点……古怪的僻好……所以如果老婆你愿意……可以偶然……偶然再这样做啊……既然可欣搬到以后不玩强`奸`游戏来恐吓启林,启林再不愿意也得承认自己有喜欢看老婆被人干的僻好了,始终刚才可欣那模彷被轮`奸`完的模样对启林来说是超刺激又超性感,以后看不到实在太可惜了……

老公你就像这样老实点不就好了吗?好了,人家为了你弄的全身都是糖浆,现在人家先去洗个澡,麻烦老公你快点把沾了糖浆的床单换了,再把客厅收拾好,再把你刚才买的芝士饼切一小块放好在碟子上,等人家洗完澡可以立刻有得吃,可以吗?可欣边说边坏笑着轻抚启林的脸颊        

可……可是……床单跟客厅不是老婆你弄脏弄乱的吗?为何……?

老公你有意见吗?不要紧,你不做也可以,不过如果人家洗完澡出来这些事也还没办好的话,就请老公你今晚睡沙发吧(儿童故事)

好啦好啦!我照做就是了,我今晚还想跟老婆你来第二回合呢!不过老婆你可不要洗那么快啊!面对爱妻的胁`逼`,再不合理的要求启林也得吞下了        

老公真乖,那么你快点去干活,你做得好,人家觉得满意的话会再有奖励喔!可欣说完便亲了启林的咀唇一口,然后便裸着身子进了浴室再关上了门        

 

启林来到客厅,看着尤如颱风过后的凌乱情景不禁苦恼的摇了摇头,然后开始收拾东西,但他一面收拾一面疑惑着一件事,就是宛如冰山美人的可欣,就连性事平常也不甚热衷的她竟然懂这么纯熟销魂的`口`交`技巧,可欣的口技就连很多`妓`女`也没有她厉害,这个启林相当清楚,皆因在启林认识可欣以前他可是欢场的常客,现在当然不敢再去了。

其实刚才启林很想问可欣当中的缘由,但他毕竟开不了口,不过启林不知道的是,正在浴室洗澡的可欣也竟然正在想着刚刚替启林`口`交`的事。  

沐浴在暖水雨之下的可欣想起今晚是六年来第一次替男人`口`交`,她也有点惊讶自己六年过去技术还是那么纯熟,但她更担心自己是否做得太过头了,启林会觉得自己太`淫`荡`吗……?

自己太`淫`荡`……吗?想到这里可欣的思绪又回到六年前的时光……可欣不禁想起上一次自己口舌服务的那个老人,那个毁了她的少女时代,毁了她的初恋,更强迫她学懂很多她不想学的性爱技巧的老男人,他那张丑陋猥琐的脸又再清楚浮现在可欣脑海……这时可欣一双美目泛起了泪光,而泪水则混集着流过可欣俏脸的水珠一起被冲走……


推荐阅读: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