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寂寞让我迷失自己

一个人的寂寞 我们都有年少疯狂的日子,年轻而有激情,对爱情充满了幻想,不顾一切追逐着那缥缈而又荒唐的梦,当真正明白什么是真爱时,一切还能重来吗? 刚刚做DJ的时候,我喜欢唱歌,唱一段段自己胡乱编写的歌词,说一些疯狂的话语。安静的时候,我可以不说话,说话的时候,我不会很容易被打断。 我有个聊天室叫“寂寞也疯狂”,每天夜晚,我都会上去玩,很多的时候,我都只按心情来说话,得罪了很多人。 没有人知道,我很可恶的爱上了一个人,那个就是我在网上的哥哥。一直以来,我都藏得很好很好,没有一个人知道,除了我自己。 哥哥有个女朋友,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哥哥很爱她,每每在我面前和他演出甜蜜的镜头,聊天室的人都知道哥哥的女友和他很快要结婚了。只是我很贱,不相信,我总在他们恩爱的说甜言蜜语的时候溜走。 很多次哥哥的女友想和我亲近,我都躲得很好,我从不叫她嫂子,因为她不配,她入不了我的眼。记得有一次,哥哥约我们出街,一手拖一个的去看电影。本来我应该不去的,会打扰他们,可是我偏要去。哥哥只顾着看路,看不到我在他背后偷偷瞪他的女友,故意走得很慢。拖着我的他的手,让我很感动,我很快乐,手心的热度正好化解我看向另一边的不快乐。 看电影的时候,他们挨得很近,我的眉头皱得很紧。我咬着自己的指头,咬得血流下来了,洒在白色的衣服上。 那个晚上,我没有看完电影就走了,熟悉我的人都知道,当我看到不喜欢的东西时,是留不住我的。所以,哥哥任我离开,甚至,他连我离开了也不知道。就只知道和女友亲近,根本不知道我的心情不好。 走出戏院时,刚好赶上大雨淋漓,我没有叫出租车,一个人走回家,走了两个小时。我不停的咬着手臂,血不停的流下来,被雨水晕开。有一个人他根本不知道,我学会了这个方式来发泄。

和陌生男孩做爱 终于回到家了,我躺在床上,幻想着哥哥他们在一起睡觉的样子。我叫了一个陌生的男孩到我家来,那个男孩是“寂寞也疯狂”上一天到晚说爱我的傻瓜。在他到我家前,我拿起剪刀使劲的划开手臂上已经痊愈的伤口,已经停止了流血的地方,寂寞,让我如此的难受。任血流着,我心情便爽。曾经答应了哥哥说不抽烟的我,忍不住点燃了两支烟狠狠的抽着,抽得眼泪疯狂的流,抽得猛地咳嗽也不肯停下来。 男孩终于还是在我抽完烟,也没那么难受的时候来敲门了。我丢下烟,走去开门,也不管手上的血迹未干,会吓到别人。这个晚上,我比坏女人还疯狂的抽了两包烟。 看到他时,我没有很惊讶的叫他进来,很没礼貌的说,要茶没有,咖啡也没有,冰箱里有酒自己去拿。然后自己顾自己的去浴室洗澡,丢下他一个人对着连电视也没开的客厅。他没有看我手上的血,因为我告诉过他我喜欢流血的感觉,所以总会在手上抹上胭脂,假装手在流血。 从浴室里出来,他已经泡好了咖啡,在看电视了。问我:“为什么叫(两性故事)我来,怎么了?”我不耐烦了:“叫你来就来,这么多废话干什么。你不喜欢尽可以不来的啊!”他没有说话,只是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我,好像小狗一样。我猛地感到好像看到了什么,放轻语气说:“对不起,我心情不好。” 他很温柔的问我:“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我没有说话,拿出烟来抽,闭上眼睛,狠狠的抽着。“好女孩应该不抽烟的。”我不知道他的什么表情,只知道他肯定是皱着眉头说的。我依然没有说话,只是闭着眼睛不让眼泪流下来。 “不会是失恋了吧?那我让你爱好吗?”他笑着拿下我的烟,摁熄在茶几的烟灰缸上。“多事。”我拿过他的手狠狠的咬了一口,血的味道弥漫在口中,腥腥的,也让我畅快的。“要你多事啊!”他莫明其妙的看着我,“你怎么咬我啊?”他也拿起我的手,可是没有咬,只是怜惜的说,“这么漂亮的手你也舍得咬?下次要咬,咬我的吧,别这么咬自己了,会痛!” “痛吗?”我拿起他的手,看着深深的齿痕,又再狠狠的咬了一口。这种感觉爽透了。他眉头皱得紧紧的,“我怕痛!”我没有理会他,只是拿自己的手来咬,刚凝固了的血迹又流下来了。 我们都是怕痛的孩子,只是寂寞时我们只要痛着才清醒。 我狠狠的吻他的唇,想象着他是哥哥,想象着正在吻的是我爱的人。 这个晚上,我留他在我的房子里了,这个晚上,我不再是纯洁的处女了。告诉我,我昨夜犯罪了。他要我时,我没有叫出声,痛也没说话,我怕,我怕叫出口的是别人的名字,我怕我的幻想很快就碎了。

第二天,我丢下他在房子里自己一个人走了。 我不是坏女人 在大街上,我看到了哥哥和女朋友在一起,我有种犯罪的感觉,我有种背叛了别人的感觉。我是个贱人,和别人玩一天就玩到床上去了。我不再是哥哥那个单纯的小妹妹了。打招呼时,我的眼泪流下来了。哥哥告诉我他要和女友结婚了,就在一个星期后。我问他怎么这么仓促,他只是说很早就想这么做了,只是一直没有勇气,今天终于决定和她一辈子在一起了。 我没有说话,跌跌撞撞的走回家去,我唯一可以疗伤的就只有回家了。 那个男孩问我,“你是不是怪我不告诉你一声就走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原谅我好吗?”我没有说话,一句话也没有,也没有看聊天室里的任何一个人。知道天又亮了,我才离开。下线之后,我又睡觉了,好累,唱得嗓子也哑了。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我继续睡觉。什么人也不想理,这一刻,什么人也和我无关。 这一天,噩梦连连,我怎么也睡不好,干脆起来了。讨厌的天却又下雨了,天色暗暗的。我打开窗,看到聊天室的那个男孩在楼下,可怜兮兮的卷缩在阶梯上。显然,已经在这儿很久的了。想起了睡前的敲门声,我慢慢的走下楼,开门。“傻瓜,你真的很笨啊,你知道吗?” 他没有说话,定定的随我走上楼梯。我拿出了杯子,帮他倒了杯白开水。坐到他身边,我拿起杯子塞在他手上。“昨晚你到底怎么了?”他终于说话了,却是问我这个讨厌的问题。我不管他是谁了,也忘记了他刚才可怜的样子,狠狠的往他的脖子咬了一口,依然是满口的血腥。 不理他了,我掏出香烟点燃,烟雾弥漫在眼前。这次他没有阻止我,我狠狠的抽着烟。像个被放监的烟鬼一样。 我不是坏女人,我只是寂寞了,寂寞的人需要别人的呵护和陪伴。 哥哥明天就要结婚了,我站在他面前假意的恭喜着,假意的开心的笑着祝福他终于和她在一起了。这一个夜里,哥哥被我灌醉了,他告诉我,很久也没有和我聊天了。我勉强的笑着,“是啊,很久了,你有了女朋友还要妹妹陪你聊天吗?”哥哥满眼的醉意,“需要的,哥哥需要妹妹的。”他顿了顿,似乎傻了的说,“其实我最爱的是你,最放不下的也是你,可是我知道你一直都当我是哥哥,所以我不敢告诉你。”  

我的心震撼了,我整个人吓呆。可是我没有忘记哥哥是喝醉了的,“哥哥,你喝醉了。”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指着我说,“xx(哥哥女友的名字),你好像妹妹,真的好像。” 我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这个我最爱的人,没有说话,也根本说不出话。我走过去,想扶他坐下,他却突然抱住我,紧紧的像要把我揉碎了融入他体内一样。罢了,就让他抱着吧,得不到,做做梦也好。也许这一辈子就这么一次了。 哥哥轻轻的吻我,叫着我的名字,我庆幸,他叫的不是别人的名字。我的眼泪沿着脸颊一直滑落到地上,为什么清醒地时候你不是这样的对我,而是把我当成妹妹一样。这一晚,我任由自己沦落,疯狂任由自己堕落的在他的怀里。   我不是坏女人,只是我们在一起了。他不该来的,不该来找我的,这些梦中才有可能的事,这些是梦中才有的。不管如何,明天就是他的婚礼了,我不会让他知道的,不会的。 凌晨,我急急地逃出自己的家,留下了一张字条,告诉他对不起,我要去玩,祝他幸福,快乐。 这个梦太早醒了,我带着简单的行李,搭上了往北走的火车呼啸离去。看看自己,我像个逃犯。简直就是像杀了人,赶着要离开的罪犯。我不管以后的路怎么走了,我只知道自己要逃走,要离开,我不要看着他们幸福的在一起,我不要看着他们结婚,而我是客人的样子。 天黑了,倦鸟要回家了,离家只是逼不得已我们都爱自己的家。 我逃到了从广东逃到了黑龙江,痛苦得开始了另一种生活。刚开始时,我在电讯兼职语音服务员,后来就一直以写作为生。我没有上那个聊天室了,也没有给任何人消息,我就只是自己一个人在北方生活着,孤独的生活着。

直到半年后,聊天室的那个男孩找到了我,当时已经有6个月身孕的我。没有挣扎的,他向我求婚,我就答应了。他没有问我为什么离开,也没有问我在这儿生活怎么样,只是告诉我,和他在一起就不会寂寞了。 我不知道肚子里的是谁的孩子,只知道,我不需要残忍的杀了他,而能让他平安而且光明正大的来到这个世界。这段日子以来,我想家想的快疯了,可是我不要回家,因为家那边有他,因为我害怕。三年后,我带着孩子和丈夫回家,回久别了的家。 很多东西都变了,变得很陌生,我的聊天室还是那么的热闹,让我开心的是有些人还没有忘记我,还没有忘记爱唱歌的那个年轻的我。 问起哥哥的事,才知道,原来,三年前,哥哥抛下了新娘子在教堂上,疯了似的不知道到哪去了,过了几天就回家了,不知道怎么了。直到现在也没有娶当年的女朋友,听说好像三年前就分手了。 我想哥哥他应该知道了当年的事了,不过无所谓了,我现在已经有个幸福的家了。我不会再轻易的去放弃这一切好不容易才习惯的生活。 我没有去找哥哥,我知道我不会想去找他的。三年了,三年他应该已经忘记了我了吧?三年后的今天,他应该过得很幸福了吧? 年少轻狂的那段岁月,这一生也很难忘记。


推荐阅读: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