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有个私生活很乱的前男友,我是否要回头

           我望着叶然生的背影,满心怜惜。我没有告诉他,当中有多么不舍得。与矜持无关,真的说不出口。也明知道,挽留无济于事。也许,能够属于我的只有这个背影。如此熟悉,迟早陌生。是否,现在就该提早放弃?“萧雨轩!&rdqu(神话故事)o;他回头,不顾文明礼貌的大吼大叫。我的魂魄归位,却找不到自己。   “叫我出来,难道就是散步吗?”这是一个微雨的黄昏,很想找人说话——叶然生,他是当仁不让的最佳选择。我提出的分手,何必招惹他人?叶然生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他只是安静的离开,并且留下一句话:“我需要冷静思考这个问题。”莫非,我在以退为进?不,我还没学会欲擒故纵。

  我后悔了,特别是看到叶然生与陈明慧在一起的时候。心中的那团妒火,将我烧得面目全非。连旁边的张娴雅也觉得意外:“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气到鼻子都歪掉。”“有吗?我有吗?”有的,我难受得不能呼吸;不能说话。紧紧拽着拳头,却只能朝空气挥舞。咎由自取,只能说怨人无尤。   我在赌,赌叶然生对我是否余情未了;我在赌,赌自己在叶然生心中是否还有分量。看着他一如既往的吹胡子瞪眼,我觉得赢面不是没有的。于是鼓足勇气,怯怯的问:“今晚陪我,好不好?”尚未真正分手的情侣,所说的“陪”到底所指何事?你知我知,不必说明。彼此间,绝对的心领神会。

  我与父母同住,叶然生在外租屋。曾经,我们试过几个月的半同居生活。其实还蛮愉快的,两人世界既温馨又甜蜜。我活该,如此安逸还贪心不足。离开叶然生,我又没有更好的选择。他蒙在鼓里,我是纯粹的让煮熟鸭子飞走了。就是林丹丹那个死贱货,没有江湖道义的横刀夺爱。滚蛋!绝交!   好马不吃回头草,我承认自己不够好。最幸运的是,叶然生还让我有回头的机会。叶然生说过,我就是他最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那个女人。我保证,从今往后对他死心塌地。那个晚上,我与他极尽缠绵之能事。仿佛旷日持久的等待,终于在某个时刻实现了心愿。叶然生,他还是爱我的。   清晨,叶然生匆忙出门赶着上班;我躲在被窝里继续睡觉。中午,叶然生没有电话也没有信息。不像他啊,真过分。黄昏,还是没有电话没有消息。我忍不住,主动联系:“亲爱的,回家吃饭不?”“咦,你还在啊?”“什么?”感觉对话的内容,与我想象的不太一样。“我陪陈明慧买首饰呢。

”   “你,你什么意思?”“等等。”叶然生觉得说话不方便吧?隔了十数秒,重新听到他的声音:“咱们好聚好散,毕竟相识一场。”“那,你干嘛和我上床呢?”“你送上门的,我还说不啊。”我盖掉电话,无语望着惨白的天花板。恍惚的笑了,我想到了张爱玲的那句话。真的,他妈的没错!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恩,我自言自语:“手中的砂,随风吹散很优雅。”是时候,优雅的转身离开了……


推荐阅读: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