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妇女受暴口述实录实录:同一屋檐下,我与嫂子发生了感情

           我叫宋培宇,生于一个平凡的小康之家。家父任职银行经理,家母担任小学老师,上面还有个大八岁的兄长。我十岁时,大哥就赴外地求学,毕业后于k城找到一间食品公司的工作,便在当地安身落户。   两年前,大哥突然到法院办公证结婚。事前毫无征兆,完全出乎家里意料之外。之后,他趁着一次假期把爱妻带回家,我也度见到大嫂:原来她是大哥公司的同事,长得面目清秀,五官端正;身形体态婀娜多姿;个性温柔贤淑,应对进退颇为得体。

  没多久,父母就对这媳妇感到十分满意,我也羡慕大哥能娶到美娇娘。虽说婚姻成立已是定局,但传统礼数仍不能免。于是,就在农历新年前,挑一个黄道吉日,补办婚宴款待亲友。   等到一切都忙完,年也过了,大哥、大嫂返回工作岗位。身为学生的我则继续拾起书本,努力课业。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十八岁那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取历史悠久的名校─l大学,父母为此高兴了一番。

  更巧的是,校区就在k城近郊,离大哥家不远。 母亲特地打电话通知大哥,要我之后就住他们家。所幸大哥家里空间宽敞,所以当我拖着沉重的行囊来到他家,一间空房早就整理好了。   这时再见到大嫂,已怀孕近七个月;而为专心生产,她向公司请了产假。 等学校开学,开始崭新的大学生活后,我的活动重心除校园外,就是大哥家了。   放学回家,大嫂会不辞劳苦,准备好丰盛菜肴,等待我和大哥享用。平时生活起居大小事,她也会特别关照我。 我相当感谢大嫂,想自己毕竟给人家添麻烦,总不好意思成天就只&ld(故事)quo;茶来伸手,饭来张口”;加上大嫂挺着大肚子,行动不甚方便。因此只要有空,我便会帮忙打理家务。

  某周六早上,大哥人在外地工厂出差视察,我和大嫂两人在家打扫环境。因为怀孕的缘故,大嫂每做一阵就要休息一会,额头上早已汗涔涔。她抖抖宽松t恤领口想让自己凉快些,但不断冒出的汗水浸透了衣服,粘腻地贴在身上。大嫂交代我收拾善后,便回房间换衣服。   我悄悄跟上前去,现房门并没有关紧。透过门缝往里瞧,大嫂背对我脱去t恤,也褪去下身的短裤, 看着大嫂的背影,全身肌肤光滑白皙。虽说有孕在身,身材略显丰满,但圆润的曲线增添了成熟的美感。她拿起一条毛巾,细心擦拭身体上的汗渍,接着转过身来。大嫂换上浅褐色连身裙,向门口走来;我连忙闪到客厅,手上继续工作,当作什么事都没生。   当晚大嫂洗澡时,我又躡手躡脚来到浴室门外。隔着门,便传来“淅淅沥沥”的冲水声,还有她轻哼小曲的声音。我把目光转向门外的洗衣篮,看见堆迭在最上面的,正是大嫂刚换下来的衣物。   过了数周,一个星期三,我为了准备随堂报告,在图书馆忙到晚上九点多才回大哥家,进门却现客厅一片漆黑。大哥因为公司客户来访,少不得要应酬招待,大概半夜才回得来。那大嫂呢?

  “这么晚了,能去哪呢?” 我正满腹狐疑地走回房间,看到大嫂房间透出光线。大嫂见我莽撞出现,吓了一大跳,“啊”的一声,连忙拉紧浴袍,满脸通红,不敢正视。我当下也大窘,连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急忙退出房间。   几分钟后,才整理好情绪,来到大嫂房间。这次记得敲门了。我说道:“大嫂,我进来囉!” 一进房,大嫂已穿上一套粉蓝色睡衣倚在床头。我再度为刚才的冒失鞠躬道歉,大嫂连忙说道:“没关系,没关系,其实…我也有错。”说完又低下头去。   看大嫂羞红的脸,原本就很漂亮的面容,现在更显娇美。我望得出神,好一会才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我鼓起勇气问道:“大嫂…妳…妳刚刚…是在…那个吗?” 大嫂身体震了一下,猛然抬起头。她的脸涨得更红,双唇微微抖动,好像想说什么,却又难以启齿,最后别过头去,轻轻点了点头。我继续问:“大嫂,莫非…妳觉得寂寞吗?”

  大嫂顿了半晌,才开口道:“自和你大哥结婚以来,我们俩双宿双飞,幸福的很。但怀孕之后,他就很少碰我。最近公司里又忙,老不在家。夫妻在一起的时间变少,我又是个不喜欢寂寞的人,所以只好…”讲到这,她再也说不下去。   我说道:“大嫂,其实…其实这也没什么嘛!”说话间,我把手缓缓搭上大嫂的肩头。 大嫂轻轻挣脱,说道:“看你,一副不老实的样子。其实我本来要做的是这件事。” 大嫂从床边矮柜抽屉里拿出一瓶乳液。   “这是给孕妇使用的。” 大嫂说道:“每天抹一点,可以避免妊娠纹生长。我肌肤之所以这么光滑,全拜这每日保养所赐。”说完,她把睡衣掀起,露出白皙浑圆的腹部。正要打开盖子,我阻止了。 “大嫂,平常妳那么辛苦,今天就由我来服务吧!”

  那夜,外头正下着小雨,昏黄的路灯照映湿滑的巷道,显得格外冷清。我刚念完书,合起书本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怎样也无法睡不着。 空气一片寂静,只听见床头闹钟“滴答!滴答!”规律走动着。   大嫂仍酣然睡着,呼吸还是那样均匀,彷彿不知道这一切的生。她坐起身,回头看到黑暗中一个人影躺在身边,大吃一惊。“救…”她正想喊,就被我一手捂住嘴巴。 “大嫂,别怕。是我。”   大嫂听清楚是我的声音,惊道:“你…你在…在这里…干…干什么?” 我说道:“大嫂,刚才我起来喝水,关心妳才进房看看。结果看到妳睡觉的模样就控制不住,实在太迷人了啊…”话一说完。

  不过从此我跟大嫂建立了默契:大哥在家时,她是他的妻子,我的大嫂;但大哥不在家时,我就鸠佔鹊巢,取而代之。   大嫂说在我完成学业,离开他们家之前,她要好好和我享受,因为有不同以往的全新体验在等着她……


推荐阅读: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