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呢

老婆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呢? 有这样的疑问已经好久好久了。十五年前,当我们第一次在床上谈起这个话题的时候,那禁忌的想象令我们激情四射。于是,这种想象成了我们欢娱时不可缺少的佐料。生活中,我们是保守的人,把维护好家庭作为我们共同的责任,我们坚信两个人会一起白头偕老,并真心实意地为生活而努力着,不管遇到什么,我们互相扶 持,就这样一路走来了。

十五年了,变化太多,而我们的想象没变。 当然,仅仅是想象而已。

我们一起想象偷情、3P、交换,一起浏览网站,几乎所有能刺激我们的想象都被触摸遍了,但这一切,仅限于床上,我们谁也没有勇气在阳光下讨论这个暧昧的话题。直到两年前,我们在一次散步的时候,她红着脸忽然说:“如果真的交换,跟别人发生感情就麻烦了。”这句话很突然,但却成了一座里程碑。 不久,我们认识了123,这个特殊的世界便一下子开阔起来,看得多了, 我也上传过两次老婆的照片,朋友们的回复让老婆心动不已,也收到了一些消息,我试着聊了几次,感觉都不太对。当然,还有很多很多顾虑。

老婆已经38岁了,岁月的印迹悄然而至,我不知道这些身体和心理上的变化能不能阻碍我们那个潜藏的梦想。为什么不试试呢?哪怕只有一次……

既然感情问题是她所忧虑的,那么,就找一个年纪相差稍大些的吧,而且要干净些,文明些……我一个人偷偷地想着。

2008年末,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本地学校的大学生,通过聊天,一切符合我的想象。一次上床前,我说了这件事,并让老婆看了他的照片。她目光闪烁着看了一会儿,只说:“挺不错的。”我告诉她:他叫明,23岁,上大二,有过一次恋爱经历,对加入一对夫妻充满渴望,又有些胆怯。老婆笑了:“大15岁,他该叫我阿姨了。”我也笑了:“你别倚老卖老了。”最终,老婆没有正式发表意见,但那晚,在我添油加醋的语言刺激下,她是喊着明的名字高潮的。 又经过几次交流后,我把老婆的电话号码告诉了明。我清晰地记得老婆第一次接明打来的电话时,是那样地不知所措。我在一旁偷偷地笑,她狠狠地掐我的大腿,我赶忙溜到阳台里去,关上门。这时候,我是要给他们留下单独的空间,否则,我真的不知道老婆会不会得失语症。

风吹来,俯看大街,车来人往,百感杂陈。

半个小时吧,也可能是半个世纪,老婆从后面抱住了我,我转过身,抬起她红红的脸,笑着问:“怎么样?”她又掐我,说:“不知道。” 2009年1月20日,在一家餐厅,我们见到了明。

明的表现比我想象中的好很多,一口一个“嫂子”地叫着,嘴巴像抹了蜜,这让局促不已的老婆渐渐放松下来,开始像个真的嫂子那样自然起来。饭后,老婆让明先去订好的宾馆,说跟我还有点事。我对明点了点头,明有点紧张地离开了。 老婆低着头,沉默着。我知道她心里的矛盾,因为我也不是心如止水。 “感觉……感觉有点不是那么回事儿”老婆像在自语。我搂着她的腰,努力地笑着:“怎么?平时想得厉害,一动真的就败阵了?”“关键是……他那么小,可我……觉得像在摧残祖国的花朵。”我大笑起来,老婆也“扑嗤”一声笑了。我说:“都是两厢情愿的事,再说,说不准谁摧残谁呢。”、

其实我知道,老婆的心里多少还有一些自卑吧,毕竟年近四十,身材也不再苗条,按世俗的观点,怎么可能跟一个二十出头的挺不错的小伙子在一起呢?于是我说:“你又不是找老公,考虑年龄干嘛?况且,明对你可是垂涎已久呢。” 又劝说一些什么,我不太记得了。最后老婆拿出奔赴刑场的表情,说:“走吧,看看再说。”

明打开门,脸上明显露着惊喜。进屋后,又是倒水,又是给我递烟,当想不到还应该做什么事情后,就坐在椅子上,两只手不知往哪放好了。我笑着对老婆说:“你看你,能不能放松一点呀,看把小兄弟弄得这么紧张。”这时候的实话是很能解决难堪的。果然,正襟危坐的老婆笑了,明也笑了,说:“就怕嫂子不高兴。”老婆温和地看了一眼明,说:“能有什么不高兴的。”

我让明先去洗澡了,又劝说了一会儿老婆,让她彻底放松下来,别忘了,我们是来享受的。老婆始终红着脸微笑着,不说话。

明 出来了,可笑地围着大浴巾。我又拉着老婆去洗澡,洗的时候,老婆还是不说话。一会儿,我试着问老婆:“要不要明来陪你洗?”“不要。”老婆脱口而出。我说:“正好也给你们单独相处的空间嘛,我回避。”不等老婆说话,我就拿了条浴巾出来了。明正在看电视,我说:“去吧,陪你嫂子洗一洗。”明忙不迭地站起 来,走了几步,停下来问我:“嫂子同意吗?”我推了他一下:“小伙子,别太老实了。”明点了点头,拉开浴室的门进去了,那表情很像刚才老婆来宾馆时的样 子。

我 坐下来,长出一口气。就在这个浴室里,我的老婆迎来了另一个男人,她的肉体在这个男人的注视下一览无余,同时,她也会真实地看到老公以外的另一个陌生男人的身体——一个年轻的身体。我努力地把赶走心中万般滋味,只想留下最原始的欲望,哪怕这是堕落,只要快乐就好,不去多想,不去多想了…… 不 知道过了多久,浴室的门终于开了,明先出来,老婆也出来了,那张脸是那样红艳,仿佛回到了十多年前。明已是一丝不挂,而老婆还象征性地围着浴巾。我上前搂住老婆:“洗得舒服吗?”老婆低头笑着,摇摇头不说话。我看了一眼明的下面,软软的,我夸张地问:“你们不会在里面就来了一次吧?”“去!”老婆推开我,一下子扑到床上,钻进被子里,面向墙,身子倦缩着。我把问询的目光投向明,他不好意思地笑着:“我……太紧张,嫂子用手,又……又……不一会儿就出来了。”

“用口了吧?”我问。明傻笑着点了点头。我多少有点惊讶,平时老婆对我都极少用口的,就这么一会儿,她竟然……唉,女人的心啊,真是不好琢磨。 “别说了你们,一对儿坏蛋!”老婆翻过身来喊了一句,显然被我们的对话说得不好意思了。我忙伏过去,凑近老婆的耳朵,小声说:“这就对了嘛,放开些,一不做二不休,放荡一点又何妨?”老婆竟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已经这样了,来吧。”

就 这样,想象了无数次的画面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掀开了老婆的被子,那熟悉的肉体在这样的场合竟让我无比着迷。看着明伏在那上面,与老婆口舌相接,老婆微闭的目光里星韵闪动,眼角那些岁月的浅痕一下子消失了,仿佛一个初恋的少女般。明认真地吻着,差不多吻遍了老婆的全身,老婆从未有过地迷醉了。 我又低声地对老婆说:“你的身体魅力十足啊,把一(世界历史故事)个小伙子喜欢成这样了。”老婆一下抱住我的脖子,喃喃着:“受不了,受不了”在明进入老婆身体的那一刻,老婆彻底瓦解了,那放肆的呻吟声释放了所有的激情。在 老婆的第四次高潮过去后,我们都瘫倒在床上,谁也没有说话,好像睡着了一般。过了很久,明先坐起来,抚着老婆的身体,说:“真好。大哥,嫂子,谢谢你们。 ”老婆笑了,拉起我穿上衣服,明也连忙下床穿衣,他知道我们要走了。临出门,我说:“别送了,好好歇一歇吧兄弟。”老婆回过身,出乎意料地抱住了一下明,说:“回校后好好学,别老想着这种事,你是一个挺好的小伙子。”明连着点头,目光中满是感动。

再次走在大街上,感觉这世界一下子不一样了,我们刚刚经历了一件事,一件几乎算是在我们的婚姻生活中最大的事,经历之后,头顶的深圳特有的冬日阳光一下子温和了。我拉住了老婆的手,这双手,似手已经好久没有与我相握了。 到现在,这是我们唯一的一次经历。虽然那以后明还曾不止一次地露出想再聚一聚的想法,但老婆始终没有答应,我们只是在床上一次次回味那次的滋味。我问过老婆为什么不再进行一次,正在厨房忙碌的老婆头也不回地说:“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行了,这种事也不能当饭吃。” 唉,我这个老婆呀……

生活在继续,时光匆匆,我们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小天地里生活着,思考着。


推荐阅读: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