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爱上大十岁的女人,她只肯玩玩不愿离婚

   妇女受暴口述实录:爱上大十岁的女人,她只肯玩玩不愿离婚   这是一场沉闷无比的葬礼,陈浩宇很想一走了之。但看到母亲那悲痛的样子,他三番四次站起来又三番四次的坐下。“儿子,他是我的初恋情人。”陈浩宇分明看到,那位遗孀的恶毒目光。他确定: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自己的母亲早已死掉一千次一万次。他没有选择提早离席,也是怕陈妈妈受到再次的创伤。   果不其然,张太太气焰嚣张的兴师问罪:“林晓珠,谢谢你的大驾光临。我们家老程,和你还有来往吗?”言下之意,林晓珠、也就是陈妈妈在自作多情。旁边有人在劝阻:“一切结束了,回去吧、回去吧!”陈妈妈只顾着低头垂泪,陈浩宇气不打一处来:“阿姨,你别闹了。程叔叔泉下有知,会很不高兴的。”   张太太以为占尽上风,想不到陈浩宇搬出了死鬼老程。陈浩宇搀扶着步履蹒跚的母亲,准备离开。听到背后传来冷冷的声音:“真的尊重,你根本就不应该来。”当初,陈浩宇也有提出建议。但陈妈妈觉得:必须前来,送初恋情人最后一程。陈浩宇回头,看到张太太旁边站着一位女子。黑衣黑裤,黑发披肩。   此地不宜久留,他们母子也不是前来惹是生非的。后来的后来,陈浩宇知道那位女子叫程敏儿。程爸爸毕业就结婚,陈妈妈则左挑右选的晚婚晚育。这不,程敏儿比陈浩宇大了足足十岁。无巧不成书,程敏儿跳槽来到陈浩宇的广告公司。总监位置,老总虚位以待。可见,程敏儿在业内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是你。”两人在电梯间狭路相逢。整整一个星期,陈浩宇都在刻意回避。可惜,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是我。”陈浩宇硬着头皮,这场情感交锋他完全处于下风。谁让她是自己的上司?“我母亲伤心过度,说话不太客气。还是,请你、你们见谅。”哇,她是在道歉吗?陈浩宇卸掉防御罩:“恩,请节哀顺变。”   工作的缘故,陈浩宇与程敏儿有不少合作的机会。他为对方的人格魅力所深深吸引,她的一举手一投足都有陈浩宇无法抗拒的神奇吸引。他忘记了第一次的不愉快经历,也忘记了他们之间比较纠结的情感关系。“不是吧,你喜欢她?”某次醉酒,陈浩宇忍不住的吐露心声。他的哥们笑得前俯后仰:“她有老公吧?”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陈浩宇明显觉得,轮到程敏儿躲着自己。某次下班,他安静的呆在她的座驾旁边。“哇!”不速之客,吓得伊人花容失色。&ldq(神话故事)uo;别怕,别怕。我,我有话和你说。”“陈浩宇,我就当你那次是在胡言乱语。”“如果说,那是酒后吐真言呢?”“我们只是朋友。”“不,我不甘心只当朋友。”

  “先不管,你妈和我妈的那笔烂帐。我是你上司、你是我下属,也都忽略了。我比你大十岁,你也该知道吧?”“有什么关系?”“我老了,玩不起。别谈爱情,我还没有离婚呢。现在,你不会嫌弃我。就算咱们能够发展下去,我四十岁的时候、你三十岁;我五十岁的时候、你四十岁。你还会,继续爱着我吗?”   相差十岁的两性关系,应该如何维系?女人再会保养,也阻挡不了时光的无情侵蚀。心理上的接受,还得生理上的忍受。这些,丝毫勉强不了。陈浩宇呆呆站着,目送程敏儿开着车绝尘而去。他轻轻的叹气: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他不敢跑到酒吧,只在家里冲泡雨前龙井。水汽袅袅,他望着出了神。   彼此之间,横亘着一道巨大的鸿沟。她敢出轨,为什么不敢离婚呢……


推荐阅读: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