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实录:与女友和准丈母娘的一段经历

              我三十多岁,是个不大的小老板,由于经营不错,员工努力,有时工作比较清闲,无事我就上上网,或者是打打麻将。上网无外乎看看新闻,聊聊天,更多的就是上成人网站,我最喜欢的聊天,就是跟一些网上的骚妇一起聊,开放的直入主题——聊性、网做。腼腆点儿的就先聊点风花雪月的东西,到后来也是对性感兴趣,男人和女人就是这么一回事。打麻将打得也不大,本人不太好赌,就是根一些跟我一样的闲人打。   一天,我在网上和一个叫媚儿的小姑娘聊上了。当时也不知道是不是小姑娘,反正资料上是这么写的,这年头装嫩的很多,也不管那些了,就当小姑娘聊吧。   媚儿资料上的年龄是18岁,未成年人,我可是不敢勾引的。既然满18岁了,那就没有关系了。还等什么呀?开始聊吧。   聊天中发现媚儿很开放。尤其是对性是很感兴趣的。撩拨她几句,没想到她比我还来劲,一个劲的问这方面的东西。于是我就开始给她发图片,性吧上有很多成人图片,下载下来之后就给她发过去。看得媚儿说她身子都软了。我又给她发小说,小说可能更加的刺激,媚儿看完就回了句:“上厕所去了”然后就下线了。

  没啥意思了,小姑娘跑了。我开车从家里出来,去我常去的打麻将的一地点,不是麻将馆,是一个江丽艳的女人家里。大家都叫她艳姐。艳姐比我大五,六岁,已经离婚两年了,自己带个女孩过日子。艳姐的女儿我没见过,虽然经常去她家打麻将,但她女儿在一个职业学校上学,住校,而她女儿回家的时候艳姐就不让我们去打麻将了。至于什么原因离婚,不清楚。家庭的事谁又能真的弄清楚呢,管她呢。反正艳姐很漂亮(历史故事),也很风骚,所以这一年来,我总是上这儿来打麻将。   打麻将的赢家要给东道主扔下一些钱,叫做抽头吧。艳姐也用这钱来添补家用。   到了艳姐的家里,发现今天艳姐比平日更加的娇艳,可能是我上网跟那个媚儿聊得来了情绪,却没有发泄出来的原因吧。很快凑齐了人手,情场得意,赌场必然失意,这一场下来我大败。不过,我不在乎,本来麻将打得也不大嘛。我把我桌面上剩的一些钱也没拿都留给了艳姐。

  从艳姐家出来,手机上来条短信,落款是媚儿。对了,在聊天的时候我把手机号告诉她了。短信上的内容是约我一起吃饭,想见见我,说我懂的东西太多了,对我非常的好奇。我赶紧回短信约好地点,我订在一个不算大,但很干净清静的小店。我先到了约会地点,在店里等候。过了一会儿,手机响了,是媚儿到了。   我到外面一看,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女孩站在门口,当然就是媚儿了。媚儿打扮得很性感,化着装,低胸的上衣,下面是短裙,人也很漂亮,大大的眼睛,红红的嘴唇(也可能是口红擦出来的)。总之我很满意的样子。   我们极尽缠绵之后,相约两天之后也就是周末,媚儿跟我一起去买项链。买完之后当然还是要有一翻大战了。


推荐阅读: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