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工作 我被上司欺骗遭潜规则

   她叫董潇,今年三十九岁,是北京一家很有名的中外合资企业的在职员工。给我第一次打电话的时候,是在三年前的一个晚上,那时,她是个很耐人寻味的总经理秘书。   还是1996年,董潇所在的那家国企,因生产的有声产品长年大量积压,弄得职工开不出工资,最后只好连厂房带设备一起卖给了国际上一家财大气粗的企业集团。虽说原国有企业仍占有相当大的股份,但很多职工面临下岗的危机,她就在这个时候,匆匆“靠”上了当时很管事儿的一个“头儿”,使她保住了饭碗,并成了个后来叫很多人暗自羡妒的人物……?   她本是个洁身自好的女人,自从二十七岁时离婚,为了好好带孩子,她一直没谈朋友。她长得漂亮,十几年前一进厂,就分配到厂部沏茶倒水,是个勤勤恳恳、有良好人缘、话语不多的闺秀。厂里来了新领导,一上任,都会想着法子来讨好她,也有人声称要娶她,可她几年如一日“一点腥也不沾”地挺过来了。?   因是国企,这些年来一批批大学毕业生和复员转业军人,为了能留北京,先后通过各种关系,都把档案落户到厂里。有的只办个户口落户关系就匆匆调走了,也有的一年半载没露过一面也没动窝的。后来进京指标一年比一年紧了,一些大学生就干脆把自己先落到这里不走了。这样一来,她的位置就开始被人挤了:先是说“你到人事处帮帮忙”,而后“你到三产盯盯账去吧”,再后来干脆“那你就到伙房帮着忙活忙活吧,那里缺人”……直至企业被收购,有一个领导对她说:“小董啊,你长得那么精神,外面公司又那么火热,你随便去给哪个大老板当上个秘书,还不一个月挣个万儿八千的,在这种穷地方瞎混,有什么劲呀。要不然,你就提前享受老保,回家自己自由自在地开上个小买铺算了!”?   她这才真正着急了。没想到生活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眼看自己就要没饭碗了,儿子刚刚十几岁,正是上中学花钱较劲的时候。不就因为自己从来没答应过跟他们哪个睡上一觉吗?看看眼前这帮新来的大学生,混得好的,哪个是善茬儿?哪个不是能说会道又一脸灿烂地喊着要做这个那个的“情人”?自己落到今天这境地,和她们不就是差在这一步上吗?   深夜,她辗转反侧,不能成眠。望着儿子睡熟的面庞,她流着泪,渐渐拿定了这个主意:如果自己不豁出去抓住个机会,那孤儿寡母的,往后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凭借十几年的观察和经验,她想靠上那个正整天忙着跟人到处谈判的魏厂长还是有可能的,他可是个敢做敢当的人……于是她给他写了封信:

  魏厂长:您好!?   我是伙房的炊事员小董,就是您那天约我出去陪您喝酒,我说我不会喝,没有给您面子的那个董潇。我没记错的话,您当时好像管我叫永远也长不大的白樱桃。我本想给您打个电话,可我不敢。您身边的秘书小郭特别讨厌我,给她打饭时,她总是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我知道她看您很紧,不想给您惹麻烦……   可我知道厂长您特别地喜欢能干的人,特别是那种任劳任怨的。我大概只剩下这方面的天赋了,才混得不叫您这样的领导失望。可我毕竟是三十几岁的人了,虽然当过兵,掌握一点相应的技术和文化,可在其他方面还是不显山不露水的,这是十几年的习惯。我从不会讨好什么人,更不会用什么心计去争取谁,得到谁,这是我的天生性格,改不了。可是今天不同了,没有点关系是活不好的,这是时代的要求,我没有办法……为了我的儿子和我们今后的生活,我给您写下这封信,没有别的话,只有一句话我想当面对您讲:原谅我吧,那天是我的不对!我应该尊重您,您是我的领导。请接受我给您的道歉……?   您应该体谅的员工:董潇?1996年7月6日深夜于稻香园??   车窗外车流似海,坐在奔驰车里的董潇心跳不已──此时,汽车行驶在北京西三环北路的辅路上,开车人正是魏厂长,他要带她去一个她很陌生的地方好好“谈谈”……?车在为公桥下转弯了,进入一条忽然幽静起来的小道,她的心情轻松恬静起来,产生出一串串的莫名幻想。她在心里说,她喜欢这样的小路,没有钢筋水泥的坚硬,只有浓浓的绿色和树干伸出的婉约叠影。?   “怎么样?喜欢这里吗?”魏厂长从后视镜里送给她一缕温和而又自得的目光。“喜欢是喜欢,可它不属于我。”?   “为什么?”?   “没那福份!”?   “瞧你说的,那什么人才有份呀?”?   “年轻人呗,二十几岁、敢打敢拼的那种,我老啦……”她把脸转向了窗外。?   说话间,车子一头拐进了皇苑大酒店门前停下。?   “这是什么地方呀?”她恍恍惚惚地拎起手包,盼顾着陌生的四周问他。?   “咱们先到这里吃顿午饭,然后我再带你去……”他转过身,想认真对她说明着什么。?   “您不是说去个安静的地方吗?”没等他说完,她一甩头,执拗地,“我不吃饭,那里那么多人,我不习惯!咱们还是赶紧把车开走吧,不然您送我回家……”她瞪大眼睛,显然是对他的安排有些过度紧张──这你也别怪她,她确实是没有过这种奢侈的经历。?   “好好好,走──”他一边打方向,一边歪着脑袋笑嘻嘻地说,“我向来听从姑奶奶的。”?   “我可不是你的姑奶奶,你别搞错了啊。”她没有应和他的表情。

  他只好又不声不响地把车开回了原路。“怕什么?这地方又没有咱们厂子里的人。谁能想到咱们会到这种地方来呀?”他摇晃着大脑袋,嘟嘟囔囔地安慰她说。??   记得董潇见我时,说到这里就开始哭了。她说她那天见他前心情十分复杂,既想很快地达到目的,又打心里接受不了这种事实,这简直就是肉体交易,是侮辱自己的人格!可他这种人就喜欢这个,她只得强忍着,不然就永远甭想达到目的!?   我理解她的这一番苦心,她做出这种选择的无奈,她默默承受起对孩子的那种愧心!?   “这是去为孩子找一个生活靠山,可代价是:你必须承受一个女人的耻辱!我当时确实是已经走投无路了,但凡能有个办法,我也不会这么对不起我自己!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我难道不知道寒碜吗?可石先生您知道,如今就兴这个,就这种世道,你不这么着,就永远也没人理你、帮你,你就得活受罪!您说既然我人都到了这种境地了,我的脸还值钱吗?除此之外,我一个弱女子,还能有个什么其他选择的余地?不然你就自己死去,没人可怜你!”?   每每想起她的这一段话,我的心都特别地难受。她那天是鼻涕一把泪一把地跟我说出这些话,哭得特别伤心……??   几分钟后,他就把她带到了三楼一个装有对讲系统的防盗门前,按动一串密码,门就轻轻地打开了。   她怯生生地随他进去,转了一圈儿──迷宫一样的大套房原来是由两套单元打通的,装修得多奢侈多豪华那就不必说了,她注意到的是,光这大屏幕家庭影院立体声环绕系统和那标准卫生间,就有风格各异的两套;在一间卧室里,还摆着一张他介绍说值十几万元的“大水床”。他还上前用一只手按了按表演给她看,果然那床就像他说的,“忽悠忽悠地颤悠起来”,吓得她赶紧转身离开。?   在客厅里,他不紧不慢地边解开自己衬衫上的领带,边把空调打开,然后,冲坐在大沙发里一直愣神的她说:“怎么着?你是想先喝口洋酒放松放松,还是去冲个澡凉快凉快?”?   她的心里慌乱得不行,不知如何回答,最后她捂着自己的脑门说:“你……这房子……是你自己花钱买的吗?”她此时竟然语无伦次不知说什么好了。?   他端来两杯白兰地走到她的身边,递给她一杯坐下,然后仰头环顾着四周说:“这房子……是公家的。有时候谈判需要这么个安静的环境。怎么,你不喜欢吗?”?   她将酒杯轻轻放在茶几上,水汪汪的大眼睛迷蒙起来:“我喜欢又有什么用?”并把这种出神的目光盯在了对面墙上的那幅油画上,“这是你画的吗?我怎么觉得那么像一个人?”她下意识地又将茶几上的洋酒端起,把它当茶给喝了。

  墙上挂着一幅少女裸身像:身穿的紫色软缎睡衣敞胸搭在两只胳膊肘上,烟雾似的黑头发向后盘起,一双忧郁彷徨的大眼睛看着前方……?   他看看画:“业余爱好。哪都不像,就是眼睛像……可能是我一直向往那个人的那双眼睛吧?”他偷偷地看着她,摆明了是在讨好她。?   “我觉得这是几个人的混合体,是你的一种想象,可模特一定是她。不然不会这么……”?   “你想是谁?”他斜眼看着她。?   “这还用说吗?刚刚给你打过手机的那个人!”说完,她就把那双清澈如水的大眼睛射向他。   他看着她,看了许久。可他虽然已经看得欲火中烧了,但他还是对她的这种目光有点儿拿不准:“你……是不是特别恨她?或者说,你有点儿看不起她?”他用这种话试探着她。?   她并没有回答他,而是话锋一转:“你怎么看待我给你的那封信?”?   他点燃一颗烟,吐出一口后,两眼看着地毯:“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你可能是想跟我做个很知心的朋友……”说完他又把头转过来,瞪着红红的眼睛看着她。?她眼里渗出了泪水。许久,她转动着手中的空杯子说:“没有……你不理解我。我不是你所需求的那种人,我跟你做不了那种朋友,我一个人呆惯了,我……”她抹把眼泪,“算了,我就跟你直说了吧:我想求您帮帮我。您可能都不知道,我是从通讯兵一转业就到了这厂子。我爱人原来也是这厂子里的技术骨干,七年前他一时冲动,搅进了那场混乱,烧军车给判刑了。我们是不得已离婚了。可不管怎么说,我的家庭也已经有了这样的历史背景, 现在我在厂子里的处境又一天天地变成了这样,说下岗就下岗!前几天后勤主任跟我谈了,想叫我自己赶紧找个饭碗,不然下拨就轮到我了。其实谁也不知道,我孩子他爸爸的父母,在他出事后没几个月就相继去世了,我的父母又都在外地,我一个人带着孩子,这些年本来就生活得很艰难,我上哪去弄钱做买卖呀?我今天见您是想对您说,这还没到资本主义,总得对我有个保障吧?可我不是那种能说会道的人,我只能把我的实际情况交代给您,请您帮我度过这道难关,不然我真的就没法活下去了……”她用手遮住眼睛,凄凄惨惨地抱脸哭个不停。?   他来到她的身旁,用手捋着她的头发:“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你不用担心,只要有我在,你就什么都少不了。来……”他伸手搂过她。?   她顺势倒在他的怀里,痛哭道:“魏厂长,你就救救我吧,我一定会报答你的。”她哭得几乎快断气儿了。?   “我不帮你我带你到这地方来干吗?来来来,好了好了,别哭了,咱们到那屋去。咱们到那屋去再说好吧?”他边说边把她抱到了那屋的“大水床”上……

  她没有喝过酒,她不会喝酒,她不知道自己喝了酒,而且是一大杯的洋酒,她更不知道那里有“春药”……她醉了,可她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恍恍惚惚觉得有人在亲她的脸,亲她的颈,亲她的胸,在脱她的衣服……有人在问她舒不舒服,好不好。她感觉她自己在动,她自己想动,直至她感觉自己在飘……她就这样一直也没有醒,一直闭着眼睛在做那种梦──那种她一个人时常会不明不白地做的那种梦……??   待她醒来,她已经赤身裸体。她哭了,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她知道自己都跟他说些什么梦话了,甚至忽然明白了自己自愿送上门来求他的结果是什么了!此时,她猛然想起了自己的儿子,她临出家门的时候曾对儿子说,“兵兵,妈妈今天得到厂里加班,中午就不能回来给你做饭了。冰箱里有冻饺子,你自己煮着吃吧!小心点,别烫着!如果妈妈晚上还没回来,那妈妈就有可能一夜都回不来了。早上你起来后,就自己到院门口买几个包子吃……兵兵,别怪妈妈,好吗?妈妈这可是为你去卖命啊你知道吗?儿子乖啊,好好呆在家里复习功课,开学后你就要准备考重点了,你可别再叫妈妈担心了,好吗?”想到这一幕,她忽一下坐起身,瞪着两只泪眼看着他:“你刚才答应我什么了吗?”她好像什么都不记得,甚至怎么会一丝不挂地躺在他的身下,觉得一切都是梦一样,蓬乱的头发里裹着个发蒙的脑袋,“你是答应我不下岗了吗?你刚才答应我了是吗?你说话呀!”?   他流着一脸一身的汗:“你这是怎么了宝贝?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他上前想要去抚慰她。   她把他的手和胳臂拿下:“你什么也帮不了我吗?……”眼泪依旧无声地流着。?   “你瞧你这人多没劲!”他一下撂平躺下,重重地摔得大水床直摇晃,两眼看着天花板,极不耐烦地说,“这种时候怎么能跟个神经病似的?你再把我给弄出毛病,操!”他伸手从床头柜上拿条毛巾,擦了把脸上和胸毛上的汗,(神话故事)又重重地把它摔在床头柜上,然后抓起一盒万宝路,颤抖着手指提拉出一颗塞嘴里,用火柴“嗤”一下擦出一团火点燃。

  她被这一团火光给镇晕了,盯着他的泪眼也随仰起的头闭上了,眼泪顺着脖子流。许久许久,她开始用手梳理着贴胸的长发,然后转身下床,哈腰去地上寻找着自己的内裤和胸罩。?   就在她这一俯身的瞬间,她的背影被他瞧见,他赶忙拧亮床头灯,暗自欣赏着她的春韵。忽然,他又急不可耐地从床上跃起,从身后一下抱住她的胸:“别穿衣服走!我错了,我离不开你,真的董潇。你说吧,什么条件都行,只要你说出来,我全都答应你!这房子好不好?你喜欢吗?喜欢就归你!这电视好不好?喜欢吗?喜欢你就拿走!你说吧,你想在这厂子里干什么?你挑!厂长秘书行吗?啊?”?   她把他的手慢慢拿开,又慢慢转回身,手里攥着乳罩:“你刚才说什么?你离不开我?”?   他连连点头:“啊是,就是离不开……”   “为什么?”   “因为你漂亮,你动人,你会做爱……你性感,你有味道……”   “就为这些?”?   “噢不,为你人好!你人特好你知道不?你有女人味儿,你有女人的味道!女人的那种味道,知道不?女人,你特女人!”?   她一直那样看着他:“如果我就跟你睡这一回,你是不是就不再帮我了?”?   “不会不会,那我成什么了?那不是动物吗?我喜欢你的理由多了,我真的离不开你,你太棒了。让我再好好抱抱你好吗?我求求你,就再来这一次!我爱你,真的特别爱你……”   他终于又把她给弄到床上了。?   这一次是她在清醒的状态下进行的。?   她后来说,“十几年了,我头一回有这种冲动。说不出来是一种什么感觉,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觉得是自己的一种需要。可能女人到这种时候都会这样吧,没有什么脸不脸的,顾不上想那么多了,甚至还把他当作个好人,尽情地依靠和释放……其实如果没有他求我的这一次,我还不会跟他有那么久的关系……”??   就这样,她用一个女人特有的那种魅力征服了他,这使她不但没有下岗,反而被他用集体讨论的名义,把她从后勤调回到了厂部──也就是改制后的总公司总裁办公室,还真的当上了秘书,后来又提升为主任,而且还差一点当上了副总…


推荐阅读: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