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妇女受暴口述实录:为讨生活我裙子越穿越短

  我的感情说起来有点像流水账,而且是稀里糊涂的流水账。从十九岁到二十二岁,三年的时间,三个男人,也许有人觉得我挺乱的,有时连自己都这么觉得,好像没有哪个人是我真正爱过的一样。   十八岁我到武汉打工,在一家餐馆当服务员,长得算漂亮,也没有什么同性的朋友。有一天下班了,领班突然跟我说,尹秀陪我去逛街吧。领班一向对我们不假辞色的,突然约我逛街,感觉受宠若惊。没有逛一会,领班就说累了,要找个地方吃饭。结果就在吃饭的地方,领班偶遇她的老乡,那个男人叫徐绪,矮矮胖胖的,一双小眼睛老盯着我,让我感觉很不好,只是碍于领班的面子没有发火。   没有想到第二天,领班就跟我说,徐绪对你挺有意思的,你考虑一下,我这个老乡不错。可我对这个男的甚至有点厌恶,从何考虑。我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接下来可想而知,领班对我暗中使了不少绊子。我受不了了,决定假意答应和徐绪谈朋友。可有的事情真的是勉强不来的,徐绪那肥肥的手一牵着我,我就觉得恶心。他和我说了很多次他是做什么的,事实上约会时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在吹嘘他辉煌的事业,可我始终记不起他到底是做什么的。我的第一次恋爱居然是这样吗?我真的非常不甘心,时刻想着怎么分手。

  他的爱救我于水深火热   就在我处于水深火热中的时候,酒店厨房一个叫钱庆的厨师开始追求我。他长得很帅气,一双眼睛会笑,和徐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可我害怕和他多说话,生怕被领班发现了。直到有一天,我上班时被他堵在一个无人的角落,他问我对他到底有没有意思。我都快急哭了,断断续续跟他说了领班和徐绪的事情。他听了之后就笑,然后说,相信我,我帮你解决。   一周以后,钱庆问我愿不愿意跟他跳槽去另外一家饭店,当时我真呆住了。他看我发呆就笑:傻丫头,人挪活树挪死,难道就这一家店可以做吗。原来他用一周的时间,联系了在另一家酒店工作的老乡,一下子就解决了我的困境。   忙不迭地我和徐绪说了分手,他听后似乎没有想到我会甩了他。他那个表情,我感觉受了几个月的委屈都是值得的。我要有新的工作,对我好的新帅气男友了。   刚开始钱庆确实是合格的男朋友,天冷了会特意跑回去为我拿衣服,天热了会把风扇对着我吹,自己在那儿满头大汗,只要一休息他都会做饭给我吃。但他的缺点也明显,朋友太多,太爱玩。一发工资他就会去和朋友赌博,运气好时赢一点,运气不好时他会输得精光。有一次我叫他别赌了,他居然打了我一巴掌。我哭着跑出去也不见他追来,只好在网吧过了一夜。第二天我直接去上班,钱庆拿着我的工作服来找我。我不理他,他居然当着那么多的同事给我下跪,说是他不好,不该去赌博还随便乱发脾气。我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吓得直说:我原谅你,你快起来。

  酒醉后发生的事,我们都不想再提   很长一段时间,钱庆对我都是小心翼翼的,我不禁想:他是真的爱我,至于爱赌博,慢慢他成熟了,想着我们的将来就自然会改的。   可没过多久,钱庆又故态复萌。有几次催要赌债的人找上门来,几百几百都是我帮他垫的。我也是个急脾气,喜欢说他,他要么干脆不理,要么说不要你管,碰到他喝了点酒就会打我。有一次打得我都不能去上班。第二天他看我的惨样,又跑去给我请假买药。下定决心跟他分,可每次他都是又哭又跪,赌咒发誓。我想着他对我的那些好,就总是再给他机会。   就在这时,我的一个老乡说,你长得还不错,难道想端一辈子盘子。我说:要不能怎么样?她说,跟我一样做推酒小姐呀,就是被客人占占小便宜,赚两年攒够了本钱,找个小店面做生意多好。她说得我心动,而且我也确实不想和钱庆呆在一家单位,于是我就当上了推酒小姐。   刚去没有几天,我的老乡就说,销售主管孙济要请我吃饭,说是大家熟悉一下。我已经不是刚来武汉的那个傻妞了,自然明白这饭不是轻易吃的。果然销售主管对我的意思很明显,但他是有老婆的,我可不想当小三。当然,我也不会明白地拒绝他,毕竟我还要在这里干下去。   此后,我就开始天天陪客人喝酒,钱庆看我裙子越穿越短,回得越来越晚,喝得越来越醉,和我吵了很多次。我说,你要我辞职也简单,你戒赌。我感觉和他的感情已经快被消磨殆尽。有一次,我们吵着吵着,他又动手打了我。我跑出家门感觉无处可去。于是我给孙济打了个电话,要他请我喝酒。那天我们喝多了,事后发生的事情,我想过去就过去了,他不提,我也绝对不提。

  他不找我,我就安静地呆着   没有想到隔了两天,孙济居然主动找到我。他说:那天,我看到你身上的伤了,你一个小姑娘在武汉混也蛮不容易的,需要我帮忙你就说。看得出他很诚恳,于是我说:我需要一个住处,还要那个打我的人不要再来纠缠我。   孙济的安排是雷厉风行的,房子给我租好了,手机号给我换了,他甚至找了人去“警告”钱庆,要他不要再纠缠我。我又一次得以逃脱,当然代价是我当了小三。孙济确实如他所说的很照顾我。比如他去外地谈业务都带着我,我什么都听不懂,他会慢慢教我。他说,你不能一辈子吃青春饭,你得学点东西。   他比我大十五岁,在很多事情上是我的老师。我知道他有一个能干的妻子和一个刚上小学可爱的女儿,我紧紧守着我的本分,他找我,我就出现,他不找我,我就安静地呆着。如果能一直这么过,其实也不错的。

  期待的爱情,我还有等的资格吗   在武汉就这么一晃三年过去了,我家里人开始催着我谈朋友结婚。我爸爸甚至很生气地说,你自己不谈一个,过年就回来相亲结婚。   我也想带着个男人回家过年,可孙济的情况是肯定不能跟我回家的,哪怕只是暂时给我打掩护,所以我提都没有提。果然过年回家,我父母给我安排了相亲。   那个男孩子长得清秀,人也老实,话不多,我想着他在老家,我呆在武汉,两个人不会有啥交集,所以也没有明确地拒绝他。我回武汉后,他经常给我发短信。有一天晚上我正回短信被孙济看到了,他问我和谁在聊天。我觉得没有必要瞒他,就一五一十地说了。他听后居然很不高兴地说:你要我去打个掩护是完全可以的,可你提都没有提。   我一直以为,跟他在一起我是自由的,现在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他可以乱来,可我不行。果然,第二天他就拿来了新的手机号要我换掉。还让我当着面给父母打电话,说和那个男孩子谈不来,叫他不要烦我。短信电话太多会搞得我丢工作的。   孙济开始变得喜欢对我冷嘲热讽,他总说你现在是不是觉得翅膀硬了(这时我早就不干推酒了,成了他手下的业务员),想过河拆桥。我说,我在你老婆面前什么都没有说,已经够给你面子了,你也少管我。总之我们两个是互相制约和斗争,感情嘛,本来就不多,到最后根本就是各取所需了。   背地里我还是把手(益智故事)机号告诉了老家那个男孩,他说等夏天一过就要到武汉来发展,还叫我等他。可我有等他的资格吗?这次,我该怎么逃出孙济的怀抱去投入一份怀着期待的爱情呢?

  安全着陆   每一段感情的开始,都应该是纯粹而美好的。可尹秀的爱情却不是这样。初恋,是为了摆脱领班的折磨,第二次恋爱,是为了摆脱不爱的男人,第三次恋爱,则是被打怕了急需一个避风港。貌似她又开始了第四次恋爱,那这次她又需要哪种救赎呢?一个稳定的婚姻?   有人说,女人有时需要男人,就像跳机逃生时需要降落伞一样,如果男人当时不在,那么以后也没有再存在的必要了。从这个角度上看,尹秀算是幸运的,至少她每次想出逃时都能抢到一个降落伞,降落伞还幸好能打开。可不是每次都能那么幸运的,需要降落伞时它就会在,也许降落伞不够用,也许抢到了却打不开,也许会发现机舱里根本没有备好降落伞……还有一个问题,降落伞倒是抢到了,可根本没有学会怎么用,着地时的安全还是没有保障的。   所以,就算事情十万火急都不要急着飞,看看地形,看看停机坪,看看天气,综合考虑之后再说。否则出事后即使抢到降落伞,也是需要运气才能安全着陆的,不能次次都这么碰运气吧。


推荐阅读: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