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模特女友要我接受潜规则

  小鱼让我对美有了重新的认识,我懂了,苍老其实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慢慢变老是一件很优雅的事情,那个陪自己慢慢变老的人才是世间最美的。   爱情 笼中求生   我叫马一川,地道武汉人,名字是家里老人给取的,寓为一马平川之意。两年前,从英国学成归国的我,舍弃高薪厚职,只身闯荡北京城,投入到摄影师的大流中来。   都说照片能抓住灵魂里的东西。在欧洲游历的那几年,我早已习惯边走边记录,关于旅途和遇见,以及眼中所见到的一瞬,我喜欢用光影来捕捉,这早已成为一种生活状态。   初来乍到,我足足搬了9次家,5环,4环,再到长安街,终于在闹市的繁华商区挤进了自己的棚。公司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朋友们都问,马一川,镜头里耀眼的东西太多,是不是快忘了喜欢某一样的滋味。这某一样,指的是女人。   我并非清心寡欲的男人,游学时恋上过一个小师妹,出身名门,典型的富家女子。我们之所以最终会走上决裂之路,是因为我突然弃商从影,这种一反常态的做法令她百思不得其解。说白了,我这个人心性桀骜,不喜拘泥于普通而平常的事物,拍片如此,挑人亦如此。我一直等待着一个具有别样气质的女孩,来把我征服。   2008年春,一高级成衣商抛来橄榄枝,48小时内,我必须完成一组夏季新品成衣大片,担纲主要平面模特的是艾艾。这女孩拥有黑而深邃的瞳仁,锥子一般尖的下巴,做完第一套复古造型时,我挑剔的眼神停止了解剖刀似的游弋。头上发髻簪子,手腕上各色珠链缠绕,颈项上宝石褡裢硕大耀眼,身上五彩百衲长裙直铺在地,光起,她微微颔首,熟练地摆出各种姿态,每一寸目光都竭力传达着神秘的含义,一股类似吉普赛女子流浪奔放的气息令人心思摇晃。   这种想要拥一个人在怀的冲动,我在过去从未发生过。

  七天后,我和艾艾闪电同居。几个对她略知一二的兄弟旁敲侧击说,“一川,这女孩不简单,你这匹野马小心马失前蹄啊。”我吸了一口烟,心想,谁没有过去,潜规则是为了生存不得不面对的无奈与尴尬。只要艾艾不想说,我保证绝口不提。   一整个夏天,我都在提心吊胆,望眼欲穿中度过,今天艾艾陪同老板出席社交晚宴,明天受邀参加新品发布会走台,后天飞到日本拍摄新片,她完完全全属于我的时间少之甚少,最可怕的是,那具让我失魂落魄的躯体曾经归属过多少个男人,我无法计算。这不再是有没有过去的问题,而是现在和将来,艾艾是谁的谁。   我试图引导(哲理故事)艾艾转行做幕后,模特的职业寿命短暂,不到五年时间,就会迅速枯萎,落得残花败柳的下场,被新面孔取而代之。既然迟早总归要走出这一步的,不如趁现在还年轻,迈过去。   “怎么迈?一间棚,六条枪,每月二十来张单,跟着你,恐怕不行吧!”艾艾依旧是满不在意的语气,就像我当初爱上的是她的自由自在一样,在她的小世界里,没有原则,没有限制,没有是非对错,只有既得。记得入行时,一位前辈说过,皇城根下的爱情有100种可能,某一刻的遇见,就得用放弃99种的代价来换回。我这个善忘的人,显然忘记了这教诲。   一马平川的奇迹,似乎没有发生在我的爱情领地。

  寂寞 死里逃生   秋天到来前,我和艾艾又闪电结束了,我没力气再去为事业打拼,在失去爱情的同时,也丧失了斗志。   我搬出了和艾艾刚满百日的爱巢,东西全堆在摄影棚的仓库一角,分手的第一夜,我根本睡不着,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睁眼挨到了天亮。开车穿过高楼林立的街道,我感到了自己的多余,和陌生的繁华有些格格不入,拍片的感觉日益迟钝。失眠持续了整整两个礼拜,后来,我从助理小鱼那里弄到几粒安眠药,这才昏昏沉沉睡去。照理说,我不该留恋像艾艾那样的女子,可她狂野而摄人心魄的眼神怎么也挥之不去。这或许就是爱情,明知玫瑰有刺,也不想错过被刺痛的感觉。   10月,是棚里接单的高峰期,因为我这个老板的消极怠工,逾期未被处理的单子早已堆积如山。不少商家找上门索赔,除了资金链断截,公司还陷入了严重的信任危机,灯光助理和造型师先后辞职,另外三个跟随了我一年半载的员工也另谋高就,他们纷纷对我因私人感情而置团队于死地的做法非常不屑,没想到从前心高气傲的年轻海归创业精英马一川,也有为女人死去活来的一天。   只有小鱼留了下来。这丫头学的是金融,大学毕业就应聘到我们团队,平时打打杂,跑腿送送文件合同,负责管管账,她瘦瘦小小的,风一吹就要倒似的,比起魔鬼身段的漂亮女模特,她真真正正是个不起眼的灰姑娘。

  团队散伙后,我歇业在家,手头存余越来越少,便换了一个房租便宜,但没有暖气的位置。一天,小鱼叮叮咚咚拎来一堆厨具,手脚麻利地在我家开起了伙,等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桌,我竟然掉下了眼泪,手是冷的,心却是暖的。小鱼面带微笑,说,“趁热吃,吃饱了,我们出去转转。”   饺子馅儿特香,面汤格外地浓,我狼吞虎咽,不一会儿就见了底,很多天了,这是我吃到的第一顿热饭。小鱼把我从床上拽起来,硬把我拉上了香山。因为很久不外出,我几乎快忘了新鲜空气的味道,深秋的北京阳光充足,光线刺得眼睛觑成一道缝儿。路途遥远,我们颠簸了很久,路上,小鱼都在跟我说着她的故乡云南,那里的山,那里的水,和彩云之南的静美。当整座香山出现在视线里,红叶层层晕染,自然让我沉寂许久的艺术感复又生动起来。   和小鱼一道爬上山顶,现实而残酷的城市被踩在脚下,气喘吁吁的她深吸一口气,大喊:“马一川,要加油,你是最棒的!”那一刻,小鱼的脸庞是那么美,每一处线条都写满了一个女孩默默无闻的爱,她的心意在我面前一览无余。原来,世上最美的不是漂亮的脸蛋,玲珑的身材,而是不离不弃的心。   我的心终于又安定了下来,抖落感伤的幸福碎片,爱情的元气正在复苏。   一切 起飞重生   助理小鱼成了我的新任女友。消息在圈中不胫而走,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向往美的一切近乎偏执的马一川居然和其貌不扬的女助理走到一起,是不是被艾艾给打击傻了。好几次我想冲出去辩解,都被小鱼给扯住了,她古灵精怪地做鬼脸,和那些质疑我们的人叫起了板,“马大摄影师,咱们就好好过自己的日子,我一定会让你好后悔,自己曾经把时间和爱情浪费在小鱼之外的女人身上的。”

  我指了指她圆圆的可爱鼻头,说,“真有你的!”   在小鱼的努力下,原来团队里的成员被成功说服,重新回到了集体,紧接着物色来几名相关专业的实习生加盟,眼见着队伍一天一天壮大起来。最难的事儿是找回长期合作商家的饭票子,为此我没少遭嘲讽和打击,如今行业竞争太过激烈,你不进,自然有不少新班底会跟上,体会了冷藏煎熬的滋味,这不再是一场单纯而快乐的摄影工作,我深感到兵临城下的压力。   关键时刻,小鱼又发挥起杂草精神来,卖命开拓新的客户资源,和武汉、广州和昆明外地城市的几家商家洽谈了拍片意向。春节前,我和她买了两张飞武汉的机票,一来是签订合同,二来顺便带她回家见过父母。   在客机加速起飞的噪音中,我睡着了,睡梦中,这两年发生过的事都回来了,关于艾艾,虚无的爱情,红极一时的棚,都以小鱼为界,分成了两个世界,现在我只有追逐摄影的梦,以及不住地对我拍出的片子啧啧赞叹的丫头小鱼。   这座城市不再处处都是艾艾留给我的悲伤,它会一寸一寸,被小鱼朴实的爱情填满。恋爱后,我给小鱼拍了很多脸部特写,镜头中的她爱开怀大笑,毫不掩饰对生活的热爱。渐渐地,我的作品不再以美女为主题,更多的是捕捉鲜活,灵动,纯真的灵魂。是小鱼让我对美有了重新的认识,我懂了,苍老其实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慢慢变老是一件很优雅的事情,那个陪自己慢慢变老的人才是世间最美的。


推荐阅读: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