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激情(一)的士春情

声明:此事为刚刚发生不到一周的真实事情,文章是我和当事人燕子共同写的,除了一些必要的心理描写外,百分之百无意淫。只不过为了避免麻烦,文中提及的居住小区略作变化,希望能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好了,开始正文。

首先介绍一下燕子:发小兼闺蜜,认识二十多年了,比我大3岁,已婚有个儿子,5、6个月了。身高168,体重115(哺乳期胖的),眼睛很美也很媚,肤白,栗红色大卷长发,保养得很好,爱说爱笑,小孩儿心性。我们住一个小区,她老公家和她家都是做生意的,生活条件不错。为了给孩子一个英国国籍,在国外呆了一年多了,今年下半年才回国。他老公和我老公也是朋友,大家平时不忙的时候,还会聚一聚。

快年底了公司要开年会了,我们营销部门又要出节目,几个年轻的女同事商量一下决定跳个舞,最后选的是韩国女团Stellar的《Marionette》,尺度蛮大,效果震撼。但苦于人手不够,没办法只能请外援了。想来想去就想到燕子了,她也不用工作,整天在家肯定闲得慌。所以我就电了她,意料之中,燕子特别高兴立马答应下来。

之后的练舞是比较枯燥的,由于平时上班,所以只能每天晚上下班后排练大概一个多小时,到周末的时候多排一会儿。而燕子却兴致勃勃,每天早来晚走的。燕子大学里就是舞蹈队的,有相当的舞蹈功底。再加上她在家的时候也练习,所以跳得最好,基本可以确定在中间领舞。

今天晚上第一次将这支舞完整的跳完,虽然还有不足的地方,但基本上算是成功的,也没枉费我们大半个月的排练。大家都很高兴,行政李姐开玩笑说,这支舞年会上跳,会让人流鼻血的。大家一阵哄笑,然后起哄让李姐请客,李姐也难得的大方了一回,请大家晚上吃饭K歌。

吃饭和唱歌的过程就不说了,反正大家很嗨。最后放了迪曲大家一起跳舞。因为都是女的,所以大家都很放得开,跳着跳着我们排练的舞蹈的动作就都展现出来了。看过这个舞蹈mv的朋友都知道,这个舞蹈有不少抚胸,开胯,摆臀的动作。在劲爆的音乐中,充满性挑逗和性暗示的舞蹈动作,让我们都有些许兴奋。

尤其是燕子,生了孩子后,让她的本已不小的胸,二次发育更具规模。腰上有了一点赘肉但不明显,倒是显得更加珠圆玉润了。再加上她跳的特别的好,眼神、动作、搔头、摆胯,都十分诱惑,弄得大家都围着她跳。我更是贴着她跳,当然少不了摸胸、摸臀、占便宜了,她也不生气,反而跳的更加妩媚,连行政李姐都说,这妮子要人命啊。

晚上快12点了,在连跳了3只舞曲后,大家都出了一身汗,非常尽兴地带着醉意陆续离开了KTV。回家我和燕子、李姐一路,在街边打了一个车。可能是看到我们三个女的,还喝了点酒,司机大哥很热心,亲自下车给扶我们上车,还打开了音乐。简单介绍一下司机,长什么样没记住,看着四十多岁,个头不高,挺胖的,扔人堆里找不到的主儿。

李姐坐副驾驶了,我和燕子坐在后排。根据路程远近先送李姐,然后是燕子和我。因为今天排练时间长,而且又喝了不少酒,我就有点累了,上车后在舒缓的音乐声中,拥着燕子就昏昏沉沉的在后排迷糊。车开了没多久,燕子把头靠过来,趴在我耳边小声说:

“刚才跳的太尽兴了,出了一身大汗,黏糊糊的好难受。”

“谁让你跳得那么投入了,嘻嘻,活该。”我有些幸灾乐祸。

“讨厌~”,燕子轻轻拧了我手臂一下,继续说道:

“婷”,燕子身体更靠向我,双手把我的手臂抱在怀里,用只有我俩能听到的声音说:

“刚才上车,司机摸我。”

“啊?我怎么没看见?”我吃惊的问道。

“就是上车的时候,你先上的车,在我上车的时候他在后面托了我的腋下和屁股。”燕子耳语道。

“你是不是想多了?”我还是有点不信,毕竟车上三个人呢。

“你当我真醉了?”燕子不满地白了我一眼,然后小声道:

“第一下托腋下的时候,就摸到了我半个胸了,如果第一下可以理解成无意的话,第二下屁股一定是故意的,基本就是把我托进车的,手都带到内裤上了,妈的。”

“要不我们换车吧。”我有一点担心,毕竟社会什么变态都有。

“得了吧,这么晚上哪打车啊。”燕子反驳道。

“嗯,对,反正也没啥损失,再说,他也干不了啥,急死他,嘻嘻。”我借机打趣道。

“滚~”燕子轻轻拧了我一下,然后贴着耳边又说道:“不知道是不是排卵期的原因,刚才跳舞尤其是做深蹲开胯的动作时,我觉得下面流了。”最后几个字的声音很小,已经略带颤音了。

我们平时在一起基本上是无话不谈,她平时就有点小风骚,再加上今天喝了不少酒,说出这话我也没在意,只是稍微一愣,转而趴在她耳边笑着揶揄道:

“这和排卵期没关系,这叫本性暴露,活该被人占便宜,嘻嘻。”

“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舞蹈好像能激起人的欲望。我下面湿的不行。”燕子腻腻地在我耳边念叨着,嘴里的热气直接喷到我耳朵里,让我也有些许躁动。燕子本来有一件羊绒大衣外套,但从KTV出来就没穿,上车就放在后座上了,身上穿了一件浅灰色的针织包臀高领连衣裙,下面是黑色棉打底裤和靴子。被她抱着的手刚好在她大腿位置,我顺势从裙底摸了进去。

燕子双腿条件反射似地夹了一下,但并没有遮挡,只是身体微微侧向了我这边,双腿就势叉开了一点。车内光线很暗,在舒缓安宁的音乐声中,我的手缓缓地触摸到燕子大腿尽头,虽然我有准备,但还是有点震惊了。

燕子的棉打底裤是开裆的,大腿根部都湿乎乎的,不知是汗水还是里面流出来的;一个湿的不能再湿的小内裤黏糊糊地贴在燕子的鼓鼓的***上,隔着它我都能感觉到那条小缝里的泥泞。

“你好大胆子!”我震惊燕子开放的同时,内心里的小火苗仿佛也被点燃了,呼吸有些不匀,抬头瞄了眼司机,手指隔着内裤,继续在燕子***上缓慢的揉动着。

“看来晚上姐夫要受累了。”

“一边去,你姐夫不是出差不在家吗?要不然他在家、孩子也在家,我哪有机会出来和你们疯啊,好容易逮个机会把孩子送爷爷家了。”

“哦,,,,”我故意拉长音,手指隔着内裤揉搓着***上部的小凸起。燕子显然有些受不了,媚眼好似要滴出水来,趴在我耳边咬着我的耳垂呢喃道:

“你好讨厌。”说着一只手也伸入裙下,手指轻巧挑开了那块小布,将我的手指直接按在***上面缓慢地揉动着。我有些吃惊,虽然我们从小玩到大,彼此的身体已经不是秘密,平时胡闹的时候也没少彼此占便宜,但如此明目张胆地在公共场所触摸性器官,还是第一次。

我有些紧张而兴奋地看了一眼前排,李姐睡着,司机还在开着车应该没注意到我们。我从副驾驶后排往左边移动了一下,基本坐到了后排座椅的中间还要偏左一点,这样燕子就完全被挤到驾驶座后面,没人能看得到。燕子心领神会地把右腿抬起,横向搭在了我腿上,右脚顺势踩到前排中间扶手的后部,双腿打开至少60度角,这样整个湿乎乎的阴部就完全在我的手掌下了。

“你把毛毛刮了?”我感受到了燕子下体的光滑,问道。

“脱毛了,你姐夫不喜欢,在国外就脱了。啊,你弄我啊。”燕子靠在我的肩头,醉眼迷离地看着我,轻声说道。同时双手按着我的手,在她的汁水淋漓的蜜桃上上下动着。我的手指并没有插进了燕子的***,而是反复地摩擦小豆豆和阴道口,偶尔也会触碰到小菊菊。以我的经验,这样自慰是最容易达到高潮的。

但这是在出租车上,而且燕子的水实在是太多了,都从大腿流到座椅上了。我根本不敢大动作,不然一定有响声。我也特别的兴奋,感觉自己的下面也流了不少。可能正因为这样,速度和力度达不到那个点,燕子就更是欲求不满。她呼吸急促、脸色绯红,小腹微微地挺动,能明显感觉到大腿上的肌肉不停地颤抖、收缩。屁股轻轻地上挺动着,胡乱迎合着压在泥泞不堪的***上的手指。

看到燕子这么难受,我也难受。其实我也想让燕子到那个点,但毕竟是在车里,我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而且我也没什么力气,手酸的要命。这样坚持了几分钟,在我就要力竭的时候,终于感觉到燕子的***里涌出了一股水了,而我下面也湿的够呛。

这时,车子缓缓靠边停下,李姐家到了,我赶快把手抽了出来,和李姐打了个招呼,燕子则装睡,没动弹。由于喝了不少酒,小腹涨涨的,再加上刚才弄燕子时,手上全是燕子的液体,而且自己也流了不少,内裤黏糊糊的,想去个厕所,正好旁边有个24小时麦当劳,我就和司机师傅说:

“您等我一下,我去趟洗手间。”

“没事,去吧。正好我也下车抽个烟。”师傅答道。

我又和燕子说了一声,燕子也没回答我,哼哼唧唧地横躺在后座上了。我随手把燕子的大衣给她盖到了身上,就去麦当劳了。

到洗手间尿完,正准备起身。手机响了,微信。一看是燕子的,就两个字:

“快点。”我憋不住乐了,这浪蹄子忍不住了。随手回到:

“手都累抽筋了,歇一会儿。再说,我还想呢。”加了可怜的表情。

“换我来。”燕子信息快速地回复回来。

我明白燕子的意思,刚才弄她弄得我自己也挺难受,可是我今天下身穿的是皮短裤,里面是棉连裤袜,下面是靴子,上面是一件白色紧身毛衣,外面一件黑色的长款皮羽绒。这怎么弄?没有穿裙子方便啊,总不能把短裤和棉连裤袜都弄开裆吧。于是给她回了信息:

“我穿的是连裤袜和短裤。”没想到马上就收到了回信,就一个字:

“脱!”

这下我可为难了,怎么脱,是脱短裤,还是连裤袜?怎么脱也达不到她那种开裆的效果啊。低头再看看刚提起内裤,白色的小内内上已经湿了一片了,确实今天欲望也被挑逗起来了。正在犹豫,又一条微信:

“别穿了,有羽绒服,没事,快点。”

看来燕子等不及了,想着她那骚样儿,我也浑身发热,胸涨涨的,下面也不受控制地又分泌出液体了。今天这是怎么了,好久没有和女人有感觉了,今天要失控啊。

摸了摸胸前凸起的乳头,低头看看自己湿润的小妹妹。知道自己肯定抗不了燕子一会的侵犯。算了,反正都是女人,疯一回也没什么大不了。于是不再犹豫,将下身的短裤、连裤袜和小内内都脱了,放进包包里。光腿穿好靴子,拉好羽绒服的拉链,羽绒服下摆刚好盖到靴子上檐,还真的看不出什么问题。我做了一个深呼吸,故作淡定地走出洗手间。

由于羽绒服里是一个无下装的状态,北方的冬天还是挺冷的,一出了麦当劳的门,我就觉得有点冻屁屁,于是一路小跑回到车上。这回我是从左侧、也就是燕子所在的一侧上的车,燕子还是懒洋洋地半躺在后座上,我半扶半抱地把燕子挤到了中间。

看我回来了,司机发动汽车转头问道:

“先送你们谁啊?”

“我们一个小区,大连明珠。”我抬头答道,结果无意中看到司机的目光盯在燕子的身上。他可能也意识到我抬头看他,随即转过头去,启动开车了。

由于之前燕子的话,我开始注意这个出租车司机,看他有什么不好的行为,我们可不想出现什么危险情况。果然开车不久,我就发现司机很隐蔽地调整了一下后视镜,虽然我的角度看不到后视镜里的情况,但是从他频繁地抬头看后视镜的举动来看,他应该在偷窥燕子。可能是为了掩饰,司机又把音乐打开了。声音依旧不大,旋律仍然舒缓,但在我听来却透着淫靡的味道。看着他行驶的行驶没什么问题,我也就放心了,偷窥就偷窥呗,看得见吃不着,急死他。

由于我从左侧上车,燕子就给挤到中间了,她两腿自然地分开着,正对着前排驾驶座和副驾驶座的空隙,由于包臀裙已经基本被她弄到小腹下端了,也就是说,虽然光线不太好,但从后视镜里也应该能够地看到燕子双腿间的春光。

“你走光了。”我拥着燕子轻轻地说。

“我故意的。”燕子眯着眼,漏出一点得意的坏笑。

“你这是要勾引中老年人犯罪啊,嘻嘻。”

“得了吧,”燕子瞄了一眼司机,低声说道:

“听说胖人的那个都小,耐力还不好,看他的身材,估计两下就射了,怎么犯罪?嘻嘻。”燕子轻声地开着玩笑,依旧靠在我的肩头,身体不可察觉地调整了一下方向,双腿又分开了一些。而一只手就从我的羽绒服下摆伸了进去,在我莫名的紧张、兴奋和期待中,攻占了我潮湿泥泞的花园。

“你个小骚货,让你不穿,就不穿,真听话。”燕子轻轻地抚弄着(世界名人故事)我的***,揶揄道。

我轻轻地扭了一下燕子,一下把腿夹紧了,还嘴道:

“那也比你强,故意露给人看,女流氓。”

“好,那我就流氓给你看。”燕子说完,不再理我,而是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我是特别敏感的体质,加上一晚上都处于亢奋状态,被这样玩弄,根本受不了。燕子的手指轻巧快速地蹂躏着我的肉缝,但并不往里插,时不时地逗弄或触碰一下小豆豆和小菊菊,弄得我的双腿时开时合,屁股几次微微抬起,去追逐她的手指,欲罢不能。

突然之间,燕子把一只手指插了进来,一下就摸到了那个点上,分分钟我就不行了。强烈的快感让我双腿痉挛般颤抖着,一股水从下体流出。我一手捂嘴,一手紧紧地把燕子的手按住,不让她再动,因为我很清楚,只要她再逗弄我,我就忍不住要呻吟了。就是这样我也忍得特别辛苦,手指都给咬出深深的牙印了。

片刻,她缓缓地把手抽出来,歪着头,美目斜睨着我,嘴边挂着坏坏的笑,向我展示着挂满汁液的手指:

“你好就没做了吧,这么多水?。”

“他出国一个多月了,还得半个月才能回来,我也没办法啊。”

“你姐夫也出差了,晚上家里就我一个人,你来吧,我们一起睡。”说完燕子整理整理衣服坐起来,将双腿并拢,好像刚刚睡醒一样,用慵懒的语气问道:

“师傅,这是到哪里了?”

“咳咳,呃,到星海人家了,再有两条街就到了。”司机过了一晚上眼瘾,可能还在意淫中,突然被燕子一句话问了措手不及,咳嗽两声掩盖一下,然后明显感觉到车速变快了。我趴在燕子耳边说:

“司机让你弄得车都不会开了,要是得高血压,就怨你!嘻嘻~”

“切~姐劈个腿就高血压了,那老娘要是脱光了,他还不血崩了。”燕子压着声音笑道。

到小区门口都12点40多了,我们下车后燕子不由分说拉着我直奔她家。冬季的小区内幽静又冷清,只有一些景观泛光还亮着。无孔不入的冷空气从羽绒服下摆钻进,让股间的湿滑瞬间变得冰冷冰冷。我打了个冷战,紧紧地依偎在燕子的身上。

“燕子,好冷。”

“没事,到家,姐疼你。”燕子轻轻地吻了一下我,揽着我的腰,伴着清晰的高跟鞋的嗒嗒声,带我走进了一个更加放纵的夜。


推荐阅读: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