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笨男人如何与陌生女上床操逼的

我从小是个很内向的人,在农村长大,15岁才第一次到县城,说话很少,说话不管多少都脸红。但是学习成绩不错,到了大学努力锻炼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到毕业时候勉强能在女生面前完整说完自己想表达的意思而(名人故事)不脸红。

在工作中也是,虽然很得老板赏识,让我管几个人,我当时依然觉得自己很笨。主要是嘴笨。我老婆是大学时候认识的,我是因为老实而被她搞定的。

2001年前后,我住在北京远郊的一个新开发的大型社区,公交很少,轻轨没有。几万人都靠一个高速公路上班。我一般是坐小区附近的黑班车,到北三环5元,要是打车就要四十元左右。我到下车地方就正好是公司,当时我选这个小区住也是考虑距离公司近。

我那时候工作压力很大,每天和国外24小时配合工作,我们下班,把工作移交给老外,老外下班又把工作移交给刚上班的我们。有时候半夜被叫醒上网与地球对面的沟通。老婆怨言很大,因为我投入工作太多,她一个人带孩子太累,孩子处于两三岁时候,最熬人,我们的父母都不在北京,无人帮助。

我对她怨言也很大,带孩子生孩子随便一个女人都能做好,为什么你就做不好呢。现在想起来很惭愧,那时候我们都年轻气盛,不懂事。现在我们夫妻感情非常好,亲情远胜爱情。

在性的方面,我需求旺盛,而老婆全身心在孩子身上,对我没性趣。我工作压力大也有时候想发泄压力。夫妻之间吵架也很多,甚至不过了,要离婚的话当时也都互相冲口而出过。

一天早上,我出门晚了,班车已经走了。赶紧打车去公司,公司一个会议还在等着我讨论技术细节。当时下着小雨,是夏天,我现在记得很清楚。打车的人很多。都等在高速路口。

我好不容易看到一辆空车,黑车,那一带都是黑车,北京郊区住过的朋友都知道的。赶紧抢上去,我去了前门,另外一个等车的女孩也很强横,她直接抢到后面坐上去了。我不想退让,实在太急着赶到公司了。我就问司机多少钱,其实那是官价,多少钱都是早就知道的,黑车司机也都脸熟。

司机问我去哪我说北三环高速出口就行。司机又问后面女孩去哪,她说去海淀。司机表示爱莫能助,让女孩下车,说她去的太远了,海淀那边被抓风险太大(黑车司机尽量不想去不熟悉的地方)。那个女孩以一种柔软但是坚定的语气说,”那你也把我送到高速出口,我到那边继续打车,我也很着急上班”. 她的口音是一种带南方尾音的普通话,隔几个字就要拉长音一个字。

我平常一般不怎注意女孩子的,何况今天又下着雨打着伞,大家都在等车,要不是她也抢上来,我根本没注意。现在看她头发是烫过的,但是很年轻,以我很差的眼力,判断估计20岁出头。身材娇小,但是又一股内在精气神。后来接触川人多了,发现这是川女的共同特性。

我和司机说,我无所谓,只要你把我送到高速口,我就给我打车的钱。后面女孩子也说要给钱,当时绝对是卖方市场。司机乐得收2份钱,就说,那好那好,我们走。

当时已经快过了高峰了,在高速不堵车,20分钟就能到三环。我没有和女孩子搭讪的习惯,但是这个女孩给我一个很好的印象,很有个性,能抢能争。后来多年后又发现,也是川女或者大部分西南地区女孩子的正常习惯。

那女孩子反而开始和我说话,先说谢谢谢谢。然后又说,都是邻居,一起赶路,都是着急上班,大家互相理解支持。我说不客气。过了几分钟,她又问我做什么行业,在哪个地方上班,我说做技术工作,上班就在高速出口附近。她则自怨子唉说自己命苦,还有好几公里要赶到海淀图书城去。

我因为那几天和老婆吵架,好几天没碰老婆了。她女性身上的香味传过来,有点香甜的味道。有一种直觉,这个女孩也许可以成为性伙伴。我从没相信过直觉,但是那次是真的相信了第六感觉,后来我们熟悉了,她说她在那个时刻真的也想到了性。

她主动说方便留个手机号吗,以后我们可以拼车,打车费还能便宜点。我留了手机号。她也给我留了手机号。2000年前后手机还不是每个人都有的,看来她也不错。

第二天一早,继续和老婆冷战。出门上班,我鬼使神差的给她打个电话问是否要拼车。但是能赶上班车,每天四十快钱打车我掏得起,但是也不舍得经常打。

电话里传来很慵懒的声音,说今天她不用上班。我问她住哪个小区,她告诉我小区名,距离我住的地方很近,隔100多米,相邻的小区。我问她吃早饭了吗,她说没吃呢。平常拙口笨腮的我突然爆发小宇宙问了一句,要我买点吃的给你拿过来吗,我正在买早餐的地方呢。 如果现在的心智相对成熟的我,肯定要想,她家里还有别人吗,她是单身住还是合租。。。。。,当时啥也没想,问她想吃啥,她说了之后我就买,给她送个早点后,我还来的及上班。

几分钟后敲开她的门,发现这是个二居室,她穿着男式宽松短裤和乳罩外面一个小吊带背心给我开门。那时候北京还不算流行的小可爱风格。

开门后很自然的给我换拖鞋,家里非常干净,这时候我才意识到,问一下家里还有人吗?她笑吟吟的说,老公上班去了,还有个室友合租的,也上班去了。我今天不用上班,然后就看着我,我的眼睛被她的眸子吸引了,也看着她。也许有10秒左右我读懂了她的眼神,动物真的可以无师自通。我把上班的包放在地板上,把早点放在桌上。我的眼神对着他的眼神,我伸出手,摸到她的小臂,她的小臂反上来抓住我的小臂,我的胳膊很粗,她的手小抓不住,变成抚摸,我笑了,她也笑了。

我说你要不要先吃东西,她不说话,拉我的胳膊指卧室。我再傻也明白了什么意思,我说你先吃点东西,我给公司打个电话请半天假。

她说你打吧,我不着急吃。我打电话后,来到她的卧室,完全不是北方风格,是南方风格的,大部分寝具是竹子的很精细的竹席,竹枕,一个大号毛巾被。

我脱衣服,她问我要不要洗个澡,我说早晨洗过了,她说那你洗洗那里,拿手指了一下我的生殖器部位。我说好的,她拉我到卫生间,告诉我怎么开热水,就出去了,我把衣服全脱在卫生间里,匆匆冲了一下重点部位。

出来时候她已经躺在床上,外面的比较长的能见客人的短裤已经脱去了,是个很小的三角裤,她很瘦,三角裤也很小,上身是文胸,吊带已经脱了。我来到她身边,与她的眼睛对视,我特别喜欢看她的眼睛。她的眼睛里荡漾着笑意。我们互相抚摸,已经忘了怎么脱掉她的最后2件纺织品。

我抚摸着她的胸部,乳房小巧玲珑,盈手可握,我们一开始没有亲吻,只是互相抚摸了几分钟,她小声说,“要我”。我受到鼓励,我的小兄弟插入她的妹妹,比较浅,但是已经非常湿润,自有一番风情。她的体重80多斤的样子比我老婆轻很多,她喔喔的轻声呻吟。我插到底后,我的小兄弟也到头了,那边正好顶住她的花心。我和老婆从来没有这种感觉,从来没有插到头过,看来人和人不一样。我开始抽动,她像盘丝大仙一样,双臂抱着我的后背,两条腿放在我臀后,我插她不躲,我抽回来时候有时候她不跟随,有时候四肢用力,吊在我身上,像打秋千一样,我的小弟弟只能抽回一半,她很兴奋。

我也非常兴奋,没多久就射了。她说没关系,她有避孕措施。她没有到高潮。让我的留在里面,我俩说话。她是在海淀一个公司做销售,做的很不错。川人。我问为什么,她非常聪明,她说想尝一下北方男人的味道,你很壮。

我说不好意思,太快了。她说他也是第一次和别人搞,很舒服。我们随便聊了一会,又硬了,这次比较持久。她高潮了。在我后背抓了一道红印,害的我好几天都要背着老婆洗澡,晚上睡觉小心翼翼怕被发现,我真的很在意老婆,当时如果披露这件事,绝对离婚了,当时我们在边缘。

后来我和她又偷偷来了2次,新鲜感过去后,2个人觉得意思都不大,我们2个人都是心照不宣,不影响家庭。我从来不问她老公事情,她也从来不问我老婆事情。

后来联系不多,偶尔在路上碰到,老远打个招呼,如果各自是独立的一人,就甜蜜笑笑。如果是碰到和别人一起,尤其是和另一半在一起,只是远远的眼神交流,惊人的默契。

后来那个地方生活实在不便,我搬走了,断了联系。

谢谢她,给我了品尝南方女孩的机会,当然自己也被品尝了。补充,她当时26岁左右,比我判断的年龄大几岁,那时候我经验不足,对南方女孩年龄判断能力严重不足 。


推荐阅读: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