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实录:现实婚姻里习惯性出轨,一个女人的四段情感历程

  现在关于外遇的文字已经泛滥成灾,全世界的女人好像也都在忙着外遇,这从权威的上升数字就可以看到。但是,女人的外遇终究与男人在本质上有所区别,男人上下半身可以分开来看,即便不喜欢,也会因某种原因与之纠缠一段。女人则是总得有点“感觉”才可以去遇的。这就注定了外遇也要比男人累一些,她们的外遇是有一个底限的。而这个底限究竟在什么程度上波动和游移呢?是心灵的还是肉体的?还是其它?   第一次出轨 心出轨,但不奉献身体   W是她初恋情人,国中的青涩时代距离到现在也不过十年光景,在这十年光景里,两人并没有断了联系,唯一的默契是在她住处的天台上聊天到早上,偶尔暧昧,或者进一步接触。   W总是在也不是太平常的日子里找上她,她已经习惯W不经意的出现,并带给她一些出人意外的惊喜,她问W为什么这么多年,即使彼此身边都有了另一半,却还是会找上她?W给她的回答是熟悉。   熟悉多年前的一个形体,男人的借口用得也不是太高明。

  她总爱问W他目前的感情生活,然后藉由提及自己的感情生活,通常在这样一问一答之后的动作,绝对会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W说不好也不坏。所谓的不好,女生这方面会侵犯他的隐私,比如监看手机的通话号码或简讯;她想这是女生疑心过重,她何尝不是?再来的不坏,两人相处一段时间过长了,分手再和陌生人重新熟悉未免是太累的事;这也是她目前的想法,她对感情一向白痴。   通常这么惯性的问过之后,W会说他累了,必须小眯一会儿,她就会接着大方地拍着自己的肩膀说:“来吧!我肩膀给你靠。”   W会牵她的小手,然后靠近她,在她耳朵旁呼气,并用着永远有柠檬口味的嘴巴亲吻她,再把她的手抓向下半身,说自己从来没有过这样。

  有几次她会响应下半身那个部分,说自己已经不是他想象中以前那个单纯的小女孩,接着她会听到W要求着要她带领他到更幸福的境界。   没有,她从来没有奉献过。   其实她恨W,她知道自己潜意识里希望自己永远被人宠爱着,像蜜蜂绕着花蜜,所以她是下贱的,她只要被人疼。   问题就在于,她倒也不是那么贱,因为她没有奉献出自己的身体,但这世界流传着:“生理出轨并不可耻,心理出轨最为恐怖。”她该如何看待自己的生理和心理,人有了想法却不实践是比较清高吗?   W依然做着这样不平常的事,让她的生活时而惊喜,即使彼此身边有着另一半。

  第二次出轨 暧昧的蓝颜知已   K是她高中时期在一家书店偶然认识的朋友,那时她和同学约好要一同去学校上课,当时总是有多余的时间可以去书店流连,她就主动去认识了K。   K当时有一个正在交往的女友,但听说不是太顺利,好象是因为有钱公子的追求而有意放弃与K的交往,在K的感情空白过程里,她曾经想要乘空隙踏进去,但K总是很理性地对她说,他会试着把她放进心里。   其实她也很把握这样难得的机会,每天晚上睡不着,只要在电话前等待就一定能等到K的电话,K总是站在兄长的立场和她说一些人生方向,常常这样就可以聊到早上,她知道K暂时还没有心理准备去接受她,而她也不是这么喜欢K,所以有意无意的接近,也只不过是疗慰她单方面的心理而已。   K后来毕业就直接去从军,但是与她的联系也没有因此而间断过。   那一次的见面,刚好是她和男友一周年,但也是产生严重争吵的第一次,她和男友正要步入稳定的阶段,却因为男友之前喜(神话故事)欢过的女孩在这时出现,其实在什么时机出现都是不打紧的,但男友却犯了一个错误,他在她面前喊了那女孩的名字,而且不下三次,当场的男友和那女孩都显得尴尬,她则是羞愤得快死掉,一气之下就跑离了那个场合。

  她打电话给K。K刚好放假,正值一年,是可以开始偷懒的阶段,当K接到她的电话时,也谈了不少关于男女之间相处容易发生的问题,她觉得意犹未尽,就找了许久不见的K出来。   她调侃了K,说当兵的男人果真比较有体格,当初真应该好好把他抓住才是,K则是调侃回去,说她没资格当他的女朋友,因为没有大肚量。其实她知道K又要搬出兄长的模样训诫她,也曾因为这样而故意挂上K过度关心的电话,但每一次久未见面又再联络时,她不好意思拒绝K的好心。   她喝了不少酒,一部分是因为K的鼓噪,K说若真不开心就好好发泄,然后轻轻将她揽到自己的身旁让肩膀给她靠,其实K没有任何意思,在他亲吻了她之后这样撇清着。她知道,她也这么理性地告诉自己,但她还是向K要了好几个吻,并且从嘴里喊出了男友的名字。   和那个男人分手也是几年后的事,K也退伍更找到工作,一切都是稳定的样子,她和K的联系从那之后虽然没有断过,但明显地少了热情,她不懂为何两个人没有意思却可以做出超乎朋友范围的事,就算这世界上真的有人会只因为生理上的需求而逾越,在她看来却是觉得很不可思议的事,不过她也撇清了自己的意思呢?明明自己只是因为男友的一个小错误而故意也犯了一个错误呢?她比男友更显得污秽吧?她顶挡不了自己的嫉妒,便利用一个可供侵犯的缝隙挤进去,那么她的爱情必然是不完美的,可是她不怪罪自己。

  K只是个好朋友,在她依然有困难,心情上依然伤心无助时,K还是会试着以兄长的立场去规劝她,而她是用什么样的界线去划分与K的关系呢?她似乎没有学乖过。   她和S交换了彼此的联络方式,其实也只是说她是在靠近手扶梯的那家咖啡店工作而已。就这样,S常常去她工作的地方点咖啡或面包,有时只是静静占着一桌喝着饮料,有时会和她攀谈一些有的没的事情,这只是很纯粹的工作情报交换,她是这么想的。   一天她如平常一样,偶尔会送杯咖啡到S的柜,刚走过去就看到一位看似怀着五个月身孕的妇人站在柜内,而S正替她擦汗,S没有看见她,她转身就快步走回自己工作的咖啡店。   那是S的妻子吗?她没听S提起过,不过也许是她自作多情以为S对她有意,但是她也有男朋友啦!所以应该没有什么想太多的事,趁自己还理智的时候,劝自己不要跳入火坑吧!她虽然冷静地告诉自己就算S有妻子了,但两个人都没有发生什么,平常也只是交换工作的心得,那么就只是单纯的同事关系罢,但是她却快忍不住自己激动的呼吸,不断大口喘气。

  当S走过来发觉她的异样,她哭了出来。即使是自己不在意的人,也能如此心动不已吗?S只不过是她平日消遣谈天的对象罢了,为何此刻却在他面前不争气地落泪呢?S对她有着极度地关心,但她却感到些微压力,就算如今他们什么都不是。   S带她到员工休息室,将她轻轻抱在怀里,说不管有多难过的事,想开一点就好了。但她想的却是关于S有妻子的事,而如今被抱在S怀里的她又该如何自处呢?她坦承地告诉S说自己明明应该是不在意却不小心难过了,S只是静静听她说,然后再抱在怀里。   她就是这样给了S,在她以为她不喜欢S的时候,她没想过S的妻子,她甚至觉得只有一次而已也可以,S的有无愧疚对她没有直接关系,就如同她自己认为的,因为也许只有一次,所以不需要担心任何后果,S不对妻子说,她也不对自己的男友说,纯粹只是对方偷吃一次,幸福还是随手可得的。

  第三次出轨 逾越雷池…   她以为她会守身如玉,直到遇见S。   她现在上班的地方是位于闹区新改装的一整栋大楼,在一间装潢很小的咖啡店里工作,每天遇到的都是逛街的人潮,累了就只是坐下来图个清凉点杯饮料,时间可以消磨几小时。   休班的时候可以偷懒一下,跑到厕所去补妆,或是逛逛这层大楼的新品服饰,其中一间就是S设的新柜。S的柜内摆的都是从日本带回来的新商品和服饰,吸引许多年轻人驻足,有时她会看见S招呼客人,看起来很认真的模样。   S留着一头长发,总是会将长发扎成马尾,穿著一身轻便服装在柜内走动,她第一次去那里逛的时候,就误以为他是送货小弟,那时她想要找一件衣服却不合size,但店内却没有其它女性员工,她正懊恼地想把衣服放回原位时,S走过来问了她是否需要服务,那时才知道他是老板,还自以为地说连送货小弟都知道衣服放在哪,当时真糗。

  她和L一直没有在一起,她还是顾虑到距离的问题,她无法理解能有一种爱是可以让两人坚定无疑的,所以她一直都没和L表示太多超过了朋友之情的事,她想L大概也是这么想吧!因为L从来没跟她提过感情的事,L不喜欢她吗?她知道不是的,但是L却不表明,就在L不表明的僵持期间,她也可以思考自己和男友之间究竟适不适合在一起,以及对L的心意到底又是如何?   春天某位歌手举行演唱会,L邀请她一同参加,她虽然没有期待发生什么值得的事,例如L会突然与她告白,但是两个人一起去听情歌就似乎可以代表什么了吧!   那天却突如奇来地下起大雨,他们没有带伞,但是却无比地高兴,如果能因为这场雨而为这两人带来更美好的发展,也无不可。她和L干脆跑到摇滚区,去听每一首情歌,大声合唱,两个人开心的模样就像为情歌下了美好结局的批注。她觉得这样开心极了,就算有什么不愉快,淋场雨就可以忘记,身旁有人陪着唱情歌就可以感受到另一种幸福,她不要向L要求什么,她觉得单纯也很好。

  L在其中一首慢歌的时候牵起了她的手,然后微笑地看着她,她突然觉得晕眩,更感觉所有的步调都即将倒置,虽然这也可以是完美的结局,但是下定决心单纯的她,开始矛盾了。   在这个充满了各种各样诱惑的世界里,忠诚已经成为一种值得赞美的品质。见异思迁,是人类的普遍心理,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有拈花惹草之本性。出不出轨,是由我们自己决定,但务必要三思而行。拿感情当游戏来玩耍,是必定不会有好的结局。

  第四次出轨 幸福着,矛盾着…   她有一个青梅竹马L,是从小在一起长大,两个人是幼儿园同班同学,因为家住隔壁条巷子,因此一同上下课,他们的感情从来就像是单纯的青梅竹马一样,一直到上了高中,两个人见面的机会几乎没有,因为她是夜间部,而L在外地住校。   会碰到L也是刚好两个人毕业,L要继续升学,而她同样为了升学的事而懊恼不已,她知道自己的成绩无法顺利考上大学,因此也以半玩乐的心态去考试,结果当然不理想,但是L考上了。   L考上了之后,L的母亲四处向人宣布他的儿子考上一所公立的好学校,她无意间听见,也只是为L高兴而已,因为她和L已经好久没有碰面了。

  知道L考上好学校的隔一天,两个人就碰上了,她和L因为太久没碰面的缘故,两个人不确定地在巷口和对方左来右去,四目交接,然后才大笑出声。   她和L保持了联络之后,L也去了外地的学校念书,虽然看来没有什么发展的机会,但她和L的感情却已经不是像青梅竹马一般单纯,这是她有点庆幸的。但由于距离实在遥远的缘故,她开始有了交往的对象,并看似稳定的发展着。L对她交往的对象完全清楚,但只是站在一个朋友的立场去祝福她,她虽然有点小失望,但距离太远也是她选择现在交往对象的原因,她有没有喜欢过L?她想答案也许是肯定的。但是日子久了以后,她和男友的感情生变似乎也是预料中的事。她让L得知自己和男友交往的不是那么顺利,L也不小心起了怜悯之心,更在往后的日子靠着传送简讯来拉近彼此的距离,两个人的心是不是相通的?也是答案已经肯定了。


推荐阅读: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