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我们不懂什么叫车震,但我和她一共在车上干了四次

那是多年前的一次邂逅。 那时还在北京一家小贸易公司做副总,经营个科研院所、大专院校、医院所需要的各种试剂和耗材,为了扩大销售,我们在全国大中城市发展一些分销商。因此也就有了一年一度在北京召开的分销商会议。 那年8月份一次分销商会议上,邂逅了她,大西北某市医院的护士长,30刚出头的少妇(她的名字有个丽字,就叫她Lily吧),Lily是替她老公来参会的。他们到达的第一天晚上,公司举行了一场欢迎宴会。当时北京的酒楼是饭后可以唱K的,那天晚上大家都喝了不少酒,酒后开始唱歌,大家都很兴奋,玩得很嗨,唱歌跳舞,不亦乐乎。她虽不是少数民族,但因长期在少数民族地区工作,会跳民族舞,歌唱得也不错,很快成为了当晚的中心。我们对唱、伴舞,逐渐熟络并逐渐产生好感。 第二晚几个主力分销商再次小聚,她也在场,不知是否有意,酒桌上我们坐在相邻位置。天南海北的人在一起斗酒,轮到别人败阵喝酒的时候,我们都会相视会心一笑。酒至半酣,无意间感觉她的手在桌下不经意放在我的大腿上,我也并未回避,仍然和全桌的人斗酒说笑。有几个人不胜酒力趴在桌上的时候,我们也席终人散,各自回去休息。 第三天快下班时,她来我办公室闲聊,提起晚上她和一对小夫妻(也是分销商)吃完饭,因觉得尴尬,邀我陪她一起,欣然应允。 人少未喝酒,饭后时间尚早,她要我陪她在附近公园散步。我俩边走边聊,当天色渐暗华灯初上之时我们把手牵在了一起,避开公园的人流,来到偏僻之处,两个人抱在了一起,嘴唇靠近,试探着接吻,渐渐地深深吻住,尽力将身体搂紧贴住,兴奋之情逐渐上升,低沉的喘息,身体扭动,双手抓紧她穿着短裙的双臀,尽力使下身贴近,让她感受我的勃起和兴奋。 我们来到一处长椅坐下,让她斜倚在我怀里,左手揽住腰肢,继续唇舌交织。右手则从腰际探入T恤,摸索她的乳罩,揉捏乳房,喘息声加重并逐渐呻吟,偶尔唇舌分离,四目相对,目光已是迷离游移。渐次将其乳罩上推,至乳球弹出,触其乳头,已很挺立,手掌揉搓,手指捻捏,其身以至颤抖,更以双臂环住我脖颈,更深索吻,并将胸部挤压我胸。我则顺势揽住她双腿放我腿上,让她坐我怀中,此时右手腾空,顺势抚摸她大腿,左右内侧渐至腿根,她则试图夹紧不让深入。稍微用力,她则不再抵抗,任我深入,抚摸内裤,指尖触到之处,内裤已湿,稍微揉捏,她便夹紧,后又放开,呻吟声更重,几次之后,大腿不再夹紧,短裙已卷至腿根,将头埋在我怀里任由我隔着内裤揉捏抚摸。将内裤撩开,指头探入,已感觉爱液泛滥,触动阴蒂阴唇,她身子一紧,轻轻啊了一声。几经抚摸之后,拇指按住阴蒂,中指滑入肉缝,探寻洞口,此时她抱紧我的腰卷缩怀中任由摆布,指头探入洞口瞬间,明显感觉她的迎合。她也开始腾出左手伸入两人身体之间,摸索我的裆部,其实她早就感知我硬硬的下体,一直顶在她右侧臀部外侧。相互摸索爱抚之后,她贴近我耳边轻声说“我想要你”。于是我停止动作,问她“去你宾馆行吗?”她说“不行,两个女生住,不方便”,还说“这是你的地盘,你找地方”,因就在家和公司附近,我也不敢去开房,于是跟她说“去车上吧”,她说“随你”。 那时没啥好车,开着公司一辆七座面包车。于是,牵着手揽着腰,带她来到车上,将车开到小区偏僻之处,熄火,来到后排座,关紧车窗,虽然是大夏天,因怕引起怀疑,空调也不敢开,两人闷在里面。此时已不用前戏,我坐在后座,解开皮带,将内裤和裤子一并褪下至膝盖以下,露出JJ向上挺着,她则从短裙内扯下内裤挂在一条腿上,撩起短裙骑上我大腿,扶着JJ,慢慢坐下,塞入***,慢慢上下,同时反手解开乳罩背后搭扣,T恤掀至胸部以上,露出乳房乳头,让我双手握住,并将乳头塞入我口中,左右轮流吸吮。这种姿势我无法施展,只能配合她上下挺动,她则掌握主动轻重缓急,她的上下起伏越来越快,嘴里一声接一声地淫叫,感觉她的体内开始痉挛,我知道我们都快要爆发了,赶紧想控制住她的运动,告诉她我没戴套,不能射在里面,她丝毫也不停止,只是声音急促地叫着“不要停,不要停,我带环的,可以射在里面”,同时让我使劲揉捏乳房吸吮乳头,自己的双臀快速起伏,嘴里不断喊着:“啊,我受不了啦,快,帮帮我,帮帮我,救我!”,然后大叫一声,伏在我身上一动不动,只感觉体内的痉挛和蠕动,我也再也控制不住,瞬间喷出数股精液。此时两人大汗淋漓,紧紧贴着不动,直至JJ软化从她身体脱出,她起身,用她的内裤擦拭我们的体液,趴到座椅上,伏在我怀里,静静享受高潮的余韵。不知不觉间,她又开始用手抚弄我的蛋蛋,并将软软的JJ塞入口中,含住龟头舌尖挑逗。开始没啥反应,休息了一会儿,随着体力恢复(那时年轻,恢复比较快),下体受她的挑逗又慢慢有了感觉,直到把它弄得又昂然挺立的时候,她再次上来,重复了之前的一幕。收拾停当(不能让车内留下痕迹),悄悄将她送至宾馆楼下,然后开车回家,到家已是凌晨3点,老婆问起怎么这么晚回家,只是含糊达到有客人有应酬,赶紧闪入卫生间,洗去一身汗液和体液。 她在北京停留了10天,我们一共在车上做了4次,临行前一晚上,我单独请她吃饭,饭后在马路边又在车上缠绵了一次。分手时,她多次叮咛我要记得她想着她,回去后时常电话联系,诉说相思之情。由于路途遥远,再没能在北京见面,直至3年后,我已离职下海转往南方城市,她在一次去重庆出差开会,我帮她订了机票和酒店,让她专程到我在的城市相会,仍然重温到她那发至肺腑的喊声:“啊,我受不了啦,快,帮帮我,帮帮我,救我!(历史故事)”。 此后,我们再没有机会见面。


推荐阅读: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