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那隐秘性感的三角地带

 

阴森森的天空笼罩下,一股压抑的气氛弥漫开来,一座哥特式的白色的教堂建筑耸立在光秃秃的柞树林里,黑漆漆的大门是紧闭着的,暗淡的彩色的玻璃窗户也是紧闭着的,屋顶褪色的瓦片上栖息着几只眼睛闪烁着红光的乌鸦,时不时传来一声尖利的叫唤。 我们隐隐约约可以听见,来自教堂内的孱弱的喘息声,而且还伴有两人的对话——哦,你真的是太完美了,我简直——简直想要把你干到烂!

哦?是吗,我不信,你爱我爱得不够深沉,我甚至可以感知到你与我交融的时候,戴着伪善的面具,我想你是撒旦,否则你怎么会想要将我干到烂呢?

你这个折磨人的妖精,你要知道,我可是上帝的使徒,别拿撒旦来羞辱我

快别开什么玩笑了,上帝的使徒?上帝会允许自己的使徒干出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吗?

臭`婊`子!我给了你钱,你就得给我乖乖地让我上了你,还唧唧歪歪,真以为你是天使吗?不要脸!

说话声戛然而止,教堂的大门被轰然打开,紧接着传来一声巨响。 我们循声望去,可以清晰地看见,一个女人瘫软在冰凉潮湿的地板上,像散了架似的动弹不得,浑身沾满了白花花、热腾腾的`精`液`,而站在她身旁的,是一个一眼望去道貌岸然的老神父。 如果我们能够用望远镜去仔细打量的话,不难以见识到那女人天使般清纯的容貌,魔鬼般撩人的腰肢,更不难以见识到那气得吹胡子瞪眼的老神父裆部耷拉下来的庞然大物

`贱`人!老神父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滚吧,拿上你的臭钱,你的衣服就别想要了,待会下雨好好洗洗你这肮脏的、狼狈的体态吧!说着,他从上衣兜里掏出一沓泛黄发旧的纸票,狠狠地摔在那女人的脸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大雨说来就来,顷刻间天地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老神父匆匆忙忙地穿好了衣服,像是驱逐瘟神一样一脸嫌弃地驱赶着她 那女人慢悠悠地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往前走,衣服也不要了,头低垂着,手里攥紧了那一张张脏兮兮的钞票,刚没有几步就狼狈的摔倒了,继续又站起来,还往前面走 老神父朝着她渐渐远去的身影,啐了口痰,随即哼起了小曲,关上了大门。 大门上锈迹斑斑的人物似乎满脸怒容。  

泥泞的路上,那女人还在走着,接二连三地,豆大的雨滴像子弹一样击中了她

蓦地,一辆马车停在了路边,从马车窗户里探望出两颗脑袋,一个是英俊潇洒、金发碧眼的少年,另一个是冷若冰霜、黑发黑瞳的中年男子。  

停,你瞧那是谁?少年问,指向那个失魂落魄的还在雨中行走的女人。

准是一个`妓`女`,瞧她什么也不穿,手里还拿着那么大把的钞票 顺着少年的手指望去,中年男子这么回答。  

`妓`女`?少年很不解,什么是`妓`女`?

少爷,你不必懂,那是一种低`贱`的、不入流的肮脏职业。 中年男子毕恭毕敬地回答

把她接过来吧,这样她会感冒的 少年说。  

老爷会骂的,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学校,不能带着她去!中年男子吓得几乎跳起来

 

为什么不能?学校有禁止吗?

并……没有……

放心好了,我们只是把她送到半路,等没雨了,再把她放下来即可

那好吧

话音刚落地,中年男子驾着马车,甩了个方向,`径`直靠近那女人。 由于生活环境的恶劣,她形成了一种风吹草动的警惕性的条件反射,但坑坑洼洼的道路很容易打滑,差点没把她摔着。 马车在她身旁停了下来,从车厢内伸出一把雨伞,为她挡住了雨。 从幕布后面出现一张朝气蓬勃的面孔,并说道:进来吧,外面冷极了吧?

那女人浑身麻木,颤巍巍地走了进去。

车厢内很宽敞,顶上还挂着一盏灯,四周的墙壁上悬挂着栩栩如生的画卷,站立之处还铺开了一条毯子 这里仅有一张床,一个沙发,还有一个火炉,一个摆满书的书架,以及一个小巧精致的办公桌

管家,给她喝点姜汤吧 少年这样吩咐。  

管家不动声色,默默地去泡了一杯姜茶。 由于火炉,这个空间变得暖融融的,很快,那女人湿漉漉的头发便干了 那女人一直站着,岿然不动,少年虽然不想,但还是好奇地往那边张望,那女人习以为常,并不在意,反而闭上了眼睛

少年脑子里像是有一个马蜂窝似的,嗡嗡地响个不停 他竭力地克制自己,却无法让自己停止住,他此刻对那女人精致的面庞,白皙的仿佛吹弹可破的豆腐般的皮肤,硕大无朋的一对`乳`房`以及`乳`房`上那犹如含苞待放的蓓蕾般的`乳`晕`,结实挺翘浑圆的`屁`股和一双修长的大腿,尤其是那隐秘性感的三角地带,虽然被浓密茂盛的`阴`毛`掩盖,只露出冰上一角,那粉嫩的诱惑还是让他情不自禁地走向他

这个彬彬有礼的少年紧张极了,他能感受到自己下半身已经饥渴难耐,那天性的冲动,使他引以为豪的`生`殖`器`官充血膨胀,现在不亚于任何一门威力无穷的滚烫的大`炮`。

 

就在此时,马车停滞不前,惯性使姜茶洒了一地,却没有使少年蠢蠢欲动的春心和安然恬静的女人动弹 为了搞清楚来龙去脉,反而将中年男子支开 外面的大雨已经停了下来,前面吵吵嚷嚷的,似乎是出现了些许误会,那中年男子耐心地解释着,并且与产生矛盾的那个肥头大耳、看起来像是暴发户的男人商量 顿时,车厢内的空气凝固了,沉重得让人难以喘息,火炉里的火苗也在颤抖。

 

少年打招呼似的问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贞德

她不假思索地回答,直截了当,让少年找不到能够引起共鸣的地方

那你好,我叫凯撒,今年十六岁了

是吗?我也是十六岁了。

 

你介意,穿男人的衣服吗?

当然不介意。 贞德睁开了眼睛,那双眼睛堪比任何一颗晶莹剔透的宝石,是那样的楚楚动人,你介意我用身体报答你吗?

倏地,名叫凯撒的少年愣住了,不可思议地看着贞德。 贞德慢慢靠近,并且一边舞动着婀娜身姿,一边用甜言蜜语麻醉着凯撒,就犹如伊甸园的毒蛇

不得不说,即使是接受过高等贵族教育,初涉人世的凯撒沦陷了,建起的以为是铜墙铁壁的提防就像是碎纸屑一样不堪一击。 贞德犹如饿虎扑食,抱住了凯撒,并且在地板上打了几个滚 凯撒想要挣`脱`,但是却无法挣`脱`开,想要大叫,却又不想大叫 贞德含情脉脉地看着凯撒,并且行云流水地解开了凯撒身上华丽的衣饰,顿时,那宽阔魁梧的胸膛、修长挺拔的双腿便露了出来。 这是难以想象的,被一条兽皮裹住的想要爆发宣泄的家伙已经迫不及待。

你的家伙真大!至少比那神父大多了 贞德眼睛里射出了光芒。  

鬼使神差!凯撒竟然不由自主地握住了贞德丰满的`乳`房`,并且用嘴巴咬住了贞德另一边`乳`房`上的`乳`头`

真有嚼劲!凯撒这样说

贞德一手抚摸着凯撒的头,一手游走在凯撒胀鼓鼓的`内`裤`上

啊——!贞德大叫,你这家伙,竟然这么狠!狼崽子吗?

凯撒忘了情了,没了命了,失去了理智,像是一头依靠本能反应的野兽,用尖牙,用利爪,想要撕碎他认为的猎物

贞德的反应说时迟那时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脱`下了凯撒的`内`裤`,那同样浓密的`阴`毛`出现了,只不过无法遮挡住那长短约莫三十公分、粗细约莫五厘米的巨大`生`殖`器`。

 

我的天哪,贞德惊讶极了。

因为突然被`脱`了`内`裤`,凯撒跳了起来,不过找不到自己的`内`裤`

去哪了?

小少爷刚才还咬得那么忘情,现在知道羞耻了。 贞德笑盈盈地看着面红耳赤的凯撒,把`内`裤`丢到了窗外,顺势还用手捂了捂自己红透了的伤口

你……凯撒既愤怒,又羞耻

再来吧,贞德循循善诱,我看你很有潜力也很享受啊。  

凯撒一声不吭,贞德倒是很直接,直接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意思很清楚,就想要凯撒自己来

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凯撒走了过去,先是用舌头来来回回地`舔`了一遍,然后趴了下来,和贞德的肢体来了个亲密接触 鹅蛋般大小的阴囊磨蹭着贞德敏感的部位,粗长的`阴`茎`对着丰满的`乳`房`捅来捅去,凯撒和贞德嘴对着嘴投入极了,旁若无人的舌吻。 凯撒的手很不消停,顺着贞德光滑的背脊,来到了挺翘的臀部,伸手就是一阵痛捏,疼得贞德倒抽了一口凉气

进来吧,我受不了了 贞德像踩了电门一样,浑身不自觉地痉挛。

凯撒不怀好意地笑着,反手又是一阵抽打,然后慢条斯理地说:好吧,看你这个样子。  

镜头挪移到他们交融的地方,一根令人难以置信的`阴`茎`就这样`硬`生生地塞进了一个巨大却又羞涩的`阴`阜`,狭窄的荫道明显还不适应这个大客人

 

(益智故事)

啊——啊——啊——!贞德歇斯底里地`呻`吟`着

 

凯撒置若罔闻,一鼓作气,直捣黄龙,顿时那荫道便抵御不住凯撒疾风骤雨般的猛烈攻击,于是裂开了数道口子,血流如注。

啊——停……停……快停下来……

刚才不还是可怜巴巴地求我进来吗?

不……不……

我可不是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休想!

说完,凯撒更加`用`力`,于是车厢内便回荡着贞德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最后凯撒`射`了`精,那成千上万枚精子像大`炮`一样,争先恐后地涌进了输卵管,而剩余的那些便一股脑地全都溢了出来。  

总共耗时两个多小时,凯撒意犹未尽地朝瘫痪在地上,两眼翻白的贞德又来了几发。

贞德,现在的的确确是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只不过像头死猪,不省人事,胯部像是裂开了一样,源源不断地涌出鲜血和精子的混合物,遍体鳞伤。  

之后,凯撒入住了学校,而贞德被管家卖到了男子监狱

 【完本】


推荐阅读: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