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昌像一条死狗一样压在美丽女尸上 小蒙的妇女受暴口述实录(1)

 第一章

2009年春天,莫小婉已经在这家海运中介公司实习了几个月,距离她的毕业季也仅剩几个月时间 一天下午,莫小婉完成手头的工作后来到公司会议室旁的休息室,捧着杯子,看着窗户南边的海景,想到相爱六年的男友忽然甜蜜涌上心头,再过三个月,他就可以从省城的大学毕业,来到自己所在的这座海滨城市,两个人结束长达四年的异地苦恋,又能像高中时候一样朝夕相处共同努力,共同进步了。  

男友顾北是一个内敛稳重的男生,深情但at张扬,专一却不浪漫,他一直把莫小婉放在心底,只是甜言蜜语不像有些油嘴滑舌的男孩那么多,两个人虽然彼此深爱,但并不会每天睡前起床地联系,顾北是一个务实上进的男孩,他知道自己要怎么做才能给心爱的人真正的幸福 所以,两个人有时候一两天都没有联系也是常有的事,六年的爱情,早就有了亲情的成分在里面

五点半,莫小婉准备打卡下班的时候,忽然被销售经理张进叫住:小婉,今晚有个饭局,是咱们很重要的一个客户,刘总让你参加。 莫小婉一听,心莫名猛跳一下:不用了吧张哥,我又不是做业务的,就不参加了吧。 莫小婉确实不想参加,她不喜欢喝酒,也不擅言辞,除了略有姿色,身段玲珑,确实没有陪酒的天赋 张进笑着说:这是刘总的意思,他已经在饭店等咱们了,没事,除了你还有小李,不会让你一个女孩呸一群大老爷们的,走吧。 说着,李楠楠也进了财务室,笑盈盈看着莫小婉说:走吧小婉,领导的安排要无条件服从哦~再说,这是去洲际酒店吃大餐,这么好的差事,为什么不去呀?反正你现在也一个人住,男朋友又不在。 莫小婉还在纠结,说纠结,是因为她根本不想去,同事却盛情难却,老板的意思更是不好不依。 李楠楠看她还在犹豫,上前挽住她们胳膊说:走吧走吧!很快就完事的,到时候让江哥送我们回家,先送你!说着,不由莫小婉犹豫纠结,三个人一起出了公司进了电梯

滨海东路上车水马龙,莫小婉个李楠楠坐在张进的车上,好一会白来到鑫海广场附近的海昌洲际酒店,停好车,一行三人进入大堂 莫小婉从来没有来过这种酒店,虽然她也在这座美丽的滨海城市生活了四年,倒是大她两岁的公司销售李楠楠经常陪领导客户出入各种高档酒店会所 莫小婉感觉自己像个灰姑娘,此刻身处的地方像一个奢华的宫殿,她却没有一双玻璃鞋,遇不到王子,忽然,她想到远在省城的男友,心里一颤

房间在三楼,老板和客户还没来,同事江河已经到了,几个人打过招呼后按照江河的指示就坐 房间南边是大大的落地窗,南侧海岸沙滩,余辉下波光粼粼的海水尽收眼底 差一刻七点,老板刘坤和一个高个子中年男人一起走了进来,男人留着板寸,长国字脸,看起来精神干练,每个人都站起来和他打招呼,莫小婉也一起,高昌笑着回应,眼睛却聪进门起就死死盯着莫小婉不放,毫不避讳这么多人在场,像是要把她吃掉一样 小婉从来没有感受过这么炽热直白大胆放肆的眼神,心里顿时乱做一团,赶紧低下头去躲避他的眼神,刘坤侧目看到高昌的眼神,满意地笑了

入席,上菜,开酒 四个男人喝白酒,李楠楠喝啤酒,同事坚持让莫小婉喝酒,是高昌阻拦说让她随意吧,单纯的小婉瞬间对高昌充满感激,下意识地看了他一眼,四目相接,高昌还是像刚进门时的眼神,小婉又羞红课脸垂下头去。 在坐的三位同事算上老板,都是业务,只有莫小婉一个人是财务,对他们的业务话题插不上嘴,她的目光偶尔扫过每个人,却几乎每次扫过客户高昌的时候,都能遇到他那大胆狂热的眼神,这种感觉让小婉觉得心跳加速,紧张又害怕,另外,也许还有一丝丝的小兴奋。 忽然间,老板发问了:怎么样小婉,是不是觉得他们谈业务很有趣?要不你也转业务?谢谢刘总,我真的不适合做业务,还是做我的专业所学的吧。 说着,脸上洋溢着真心幸福的笑。 高总,我们公司财务小莫,财经大学高材生,还没毕业,在我这实习呢 怎么样,人长得漂亮吧?刘坤最后一句话让莫小婉无比惊讶,刘总怎么会跟客户说这种话?高昌笑盈盈说到:我读书少,但我就敬仰你们这些高学历,有学问的人,特别是人又漂亮,才貌双全真是太难得了。 来,小婉,你以水代酒,我敬你一杯 高昌端起酒杯,一番话说的莫小婉不知所措,刘坤哈哈大笑道:小婉你这孩子,不主动敬高总一个,还让人家敬你,真不懂事啊 说着故意地摇摇头。 小姑娘嘛,没事刘总,咱们都是自己人。 来小婉,我先干为敬!说罢,高昌举起酒杯把二两五粮液一饮而尽,与此同时,李楠楠拿过一个新的高脚杯,给莫小婉满上一杯啤酒:小婉喝一杯哦,高总敬酒,都干了,这次你可不能喝橙汁了哦。 莫小婉似乎是用求助的眼神看了高昌一眼,高昌只笑盈盈看着自己,没有说话 小婉只好端起高脚杯,尽力喝下去,却只干了三分之二。 抬眼看高昌,他笑着点头失意可以了。 楠楠又给小婉添酒,刘总说:就喝了这一瓶吧,不能喝就慢点喝,今晚可要陪好我们这位大财主啊,小婉,你知道高总每个月从我们这走多少货?莫小婉轻咬下唇,忽然抬头看着老板和客户,鼓足勇气说:刘总,高总,我敬你们一杯,谢谢刘总对我的关照,也希望我们和高总的合作一直继续下去,越来越好 刘坤看莫小婉上道了,哈哈大笑:你写孩子,单独敬,先敬高总!这回得干了啊!小婉脸一红,看向高昌:希望高总生意兴旺,和我们公司合作愉快 说完端起高脚杯一饮而尽。 高昌又干了一杯白酒。 楠楠凑过来说:小婉你这不挺能喝的吗?小婉笑笑:还好吧,只是不喜欢啤酒的这种苦味 一瓶啤酒下肚,莫小婉进入微醺状态,更放松,更享受这个本来排斥的饭局和让她紧张的夜晚了。  

后来白酒与啤酒的比例一比六,到饭局结束时,莫小婉已经喝了整整三瓶啤酒。 九点多一点,饭局结束,张进嚷嚷去唱歌,刘坤和高昌先出了包房,莫小婉问李楠楠:楠楠姐,我们不用一起了吧?一起吧小婉,我看那个高昌好像很喜欢你呢,今晚把他陪好,刘总不会亏待你的 可是……没关系的,我们都一起啊,你有什么好怕呀!真是个孩子。 李楠楠说着,揽住莫小婉左臂,不由分说拉着上了江河的车,不到一刻钟,六人来到一家KTV,进了房间,聒噪的音乐响起,服务生递上爆米花和果盘,打开成箱的啤酒,下半场由此开始。  

莫小婉不是从不喝酒,但是她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喝这么多酒,已经不知道第几瓶下肚,虽然她一开始总是拒绝的,拒绝陪客户吃饭,拒绝在饭桌上喝酒,拒绝来KTV,拒绝在KTV再喝酒,但是最后她都按照别人的意愿,按照别人希望她做的做了,她总是没主见,心太软,没有独立的思想,不能坚持自己内心想坚持的想法 从拒绝到顺从,她也没有感到不快乐,甚至跟高昌合唱一首心雨的时候,她还感觉到了高昌歌声里的深情,恍惚间,在自己身边纵情高歌让我最后一次想你的人不是这个中年男人,而是男友顾北,而那句歌词,好像也是顾北要说的真心话……

李楠楠和江河走了,张进也回家了,刘坤和高昌喝完最后一杯,看了一眼醉倒在沙发上的莫小婉,笑笑,和高昌道别 莫小婉不知道在KTV里,高昌给她的酒中下了足量粉末状`安`眠(中国历史故事)`药`,高昌也不知道这个陪他喝了一晚上唱了一晚上的财大大四女孩还是处女身 在服务员的搀扶下,`安`眠`药`加酒精作用下烂醉如泥的莫小婉被扶上高昌的轿车,两人在后排,小婉是躺在高昌腿上的,由高昌的司机送往他平常闲置的一套单元房。

 

帮老板把这个醉倒的青春美丽的女孩搀扶到家门口后,司机离开,进门后高昌抱起小婉把她放到卧室床上,自己进了浴室。 十分钟后进了卧室,打开灯,女孩的脸蛋白里透红,美目轻闭,长长都睫毛往下是一颗高挺精致的鼻子,`双`唇`红润,上唇微微翘起,似乎在等待自己狂热的吻,白皙脖颈下面的锁骨那么性感,这淡橘色衣衫下面的小肉丘虽然并不高耸,却另有一番味道,高昌忍不住爬了上来,把鼻子靠到莫小婉的笔尖,屏住呼吸去感受她均匀的略带酒气的喘息,双手摸向她纤细柔软的腰肢,赤条条的`鸡`巴`就慢慢地抬头,向这具死尸一样的青春`肉`体`致敬了。

 

`脱`掉她的淡橘色衣衫,`脱`掉她的白色运动鞋袜,她的`牛`仔裤,此时的莫小婉只剩一套纯白内衣裤,他像一个瓷娃娃美的让顾北心动心痛,六年来当然提过性要求,但是每次一说,女友温柔地拒绝,顾北就不再坚持,她说想留到结婚,他就能等到结婚,他认为,好的爱情就是彼此从一而终,他们的爱情之路还有几十年到尽头,这么美好的事情,没什么不能等,他愿意在她人生中最美的那天再给她最美的享受,他愿意在她最美的那天再体验世上最妙最快乐幸福的感觉。 然而,这只是莫小婉和顾北希望的而已,他们以为可以而已。

高昌解开了小婉的文胸`脱`掉了她的`内`裤`,第一次见面感觉很好的这个小姑娘,就这么`赤`裸`裸地横陈在眼前,`胸`脯`微微隆起,两颗`乳`头`小小的粉粉嫩嫩的,三角区的毛毛稀疏地散布在女性最迷人的花瓣上方,喔,这个密度刚刚好,浓一分太黑,稀一点太秃,脸蛋精致的女孩,连`阴`毛`长的都如此完美,再看这小乳豆,粉嫩粉嫩的,喔 高昌的`鸡`巴`更`硬`了,虽然喝了酒,但是眼前女孩的姿色和身段,任凭任何一个生理健康的男人面对,都会无限膨胀 低头含住一颗嫩乳的小头,像婴儿吃奶一样贪婪地咂吧嘬弄起来,另一只手则按住另一个嫩`乳`头`碾压,拨弄,然后两指紧夹,挤压,甚至提拉……可怜的莫小婉,从没被抚摸过的青笋一样的娇嫩`美`乳`就这样被这个流氓`蹂`躏`,`乳`头`分别在他的唇舌牙齿和中指食指之下变得前所未有的`硬`挺,更悲哀的是,这一切感觉,这一切不幸,她都感觉不到,不知道……

高昌开始吻小婉的嘴,小婉的呼吸均匀,表情安详,像一个平静死去的女人,朱唇被撬开,`香`舌`与男人的舌头缠绕在一起,高昌得不到女孩的回应,却依旧兴奋无比,果然还是青春女孩好,果然还是良家少女好。 他贪婪地品尝着莫小婉口中的味道,右手猴急地把勃起到可以插入的`鸡`巴`抵到了粉嫩却干涩的穴儿口,抬起`屁`股,拿住`鸡`巴`,让`龟`头`在女孩未经开肯的两片肉瓣上摩擦,摩擦,摩擦,插……入不了……高昌停止亲吻,妈的,到底是紧啊!和那些老女人还有`妓`女`不一样啊!他提肛聚力,让`鸡`巴`更加`硬`挺,一手掰开两瓣粉嫩唇肉,一手掐住更`硬`挺的`龟`头`往里`硬`塞,结果还是不入!到底是喝酒了!他妈的,达不到平常的`硬`度!高昌懊丧地骂道,接着起身去拿来一条湿毛巾,把莫小婉的身体擦了擦,特别把`阴`部`擦洗的干净仔细,然后又拿来一瓶人体润滑油,抹上,扩散到小腹,肛周,大腿,整个过程中,莫小婉像一具死尸一样没有感知,五分钟之内,她想在新婚之夜给最爱的男人的处女身,就要被这个狠毒的流氓偷走了 而这个多少年后都让莫小婉走不出来的夜晚,顾北没有来一条短信,也没打过一个电话

墙上的时钟已经零点十分,高昌又把由于醉酒而只有七成`硬`的`鸡`巴`顶到了被油润滑了的鲜`肉`穴`儿入口,紫红色的`龟`头`顶开了润滑的鲜`肉`唇`,想挤入却依旧困难,努力几下依然只在穴外徘徊,高昌变得狂躁起来,一退身,把`鸡`巴`拿开,右手两根手指粗暴地插了进去,狠狠地往深处插去!这个举动让后来得知莫小婉是第一次的他悔恨不跌,恨自己不再年轻,悔自己那晚喝了太多酒没法全力勃起,更不该没耐心地随便就用手指捅了进去。 在两根`硬`硬的东西进入了自己的身体后,莫小婉本能地抽搐了一下,嘴里发出混浊的`呻`吟`哼叫,这一声更刺激了高昌的`兽`欲`,他一手抠挖着鲜`肉`穴`儿,另一只手又摸向小`奶`子`,嘴巴狠狠堵住她发出娇啼的小嘴狠狠地吃着她的舌头和`双`唇`,甚至软白的香腮,他看上去就像一条饥饿的垃圾狗,捕获到了一只肥美的小白兔。

抠着吃着好一会,高昌停止了动作,又一次把充血的`鸡`巴`顶到了洞口,一顿猛烈抠挖后,小婉的荫道里终于有水儿流出,与润滑油交融在一起,分不清什么是什么,高昌把`龟`头`锁在`肉`洞`入口,然后两只手使劲`扒`开刚刚被他抠挖的`淫`水`泛滥的荫道口,莫小婉的`阴`唇`肉从没像现在这样暴露在空气中,即使她自己都不曾这么清楚地看过自己最迷人的部位到底是什么样子,充血使得粉嫩的颜色加深了一些,看起来更红润饱满,高昌的口水几乎要流出嘴外,这种视觉刺激让他再也无法忍受让`鸡`巴`停留在这么美妙的娇媚`嫩`肉`之外,`用`力`一顶,纵然阻力巨大,他还是一下就插到了里面,他能达到的最深处!嗯 .随着人生中身体第一次被进入,莫小婉又机械地发出一声`呻`吟`,高昌的`鸡`巴`进入了一个无比紧窄温润滑溜的空间,他感觉到了女孩温柔有力的包围紧箍,甚至不用`抽`插`,快感就由`龟`头`经由茎身传到他的脑部,爽,爽,爽(重要的事情三遍),噢!!高昌忍不住也`呻`吟`起来,刘坤手下还真有尤物啊!接着就是`抽`插`,越是被阻隔,越是舒服快乐,喔!好紧!这软滑的!高昌一边奋力`抽`插`一边自言自语:这么好的货色,居然是刘坤那小子的人,嗯……嗯……伴随着高昌的言语和深喘,被奸尸的小婉偶尔也有`呻`吟`从口中传出,红润的小嘴微微张开,柳眉轻皱,像是舒服了要索吻一样,见此情景,高昌又俯身深吻下去,他丝毫不怕她醒来,今晚都`安`眠`药`量加上她喝下的那些啤酒量足以让她睡到明天下午

 

也就几十下,深深的射意已经涌到前端,强忍着射意,高昌猛地抽出`鸡`巴`,经过荫道口的瞬间,莫小婉抽搐着`呻`吟`了一声,更强的紧箍让高昌忍不住撒出一点精水,落在小婉黑疏的`阴`毛`上,接着,他把她翻转过来,像摆弄一只充气娃娃一样把她摆出他想要插入的姿势:跪趴在床上,`屁`股高高地撅起来,高昌这次的插入比刚刚顺畅多了,即使只有几十下的疏通,他双手扶住她的臀尖,跪在她的身后猛烈地插动,双手从臀尖游移到柔软纤腰,这小柳腰,仿佛一下就能掐断似的,双手往中间掐着她的腰,这个流氓一边往前撞击,一边把她的腰臀往后拉往`鸡`巴`上套,冲刺时刻,流氓的两只瓜子又回到女孩白嫩翘挺的臀峰上,加速发狠进入最后的冲刺,精关终于被冲破,高昌低声怒吼着,像一头`发`情`交配的狗熊在嘶吼,一下,两下,一直过了五六秒钟,他才把最后一滴射完,全都深深`射`到`了可怜的莫小婉荫道深处,甚至更深的地方……可怜的莫小婉,她想留着到新婚之夜再给爱人顾北的身子,就在这个影响她一生的比噩梦恐怖一万倍的夜晚里,被这个猪狗不如的臭流氓这么偷走了

 

`射`精`后的高昌像一条死狗一样压在美丽女尸上,她散乱的长发表明她刚刚经历了一场暴风骤雨 几分钟后,高昌耷拉着疲软的`鸡`巴`来到阳台上,抽着烟望向远方 休息够了,看看时间已经一点多了,吃上性药,再来一发,这次不比刚刚的快捷,敏感度和快感都降低了很多,只是久久不射让身体更吃累,至于被强奸的女孩身体是否吃得消,和他有什么关系。 射了两次后,高昌终于满足了,他把莫小婉抱到浴盆里,放满温水清洗她的身体,然后用喷头对着她的荫道口冲洗了五分钟,又把手伸进去使劲抠,就差用灌肠工具清洗了,虽然他在公安法院都有人,但罪证还是能消灭就消灭了更好 把莫小婉清晰干净,抱她上床,给她穿上`内`裤`扣上文胸,穿好衣裤,留下一张字条:小婉,你昨晚喝多了,散场时只剩你我了,我又不知道你住哪里,就把你带到我这套闲置的公寓了,我已经和刘坤打过招呼,你明天就不用去公司上班了,醒来可以给我打电话,如果愿意,你以后可以住在这里。 字条边上是两万块钱的现金,用烟灰缸压在那里  第二章

下午三点,窗外温暖的阳光照在莫小婉的身上,疲倦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和衣躺在一张大床上,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装修的很上档次,忽然`下`身`传来撕裂的痛,脑袋也是欲裂地疼:我怎么了?昨晚怎么了?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哪里?

一连串的问题从莫小婉的脑海中窜出来,她隐约觉得自己出事了,她努力去想昨晚发生的事情,可是能想到的最后的事情就是在KTV里和客户唱歌,后面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莫小婉从床上起来,看到床头的字条,还有一迭百元钞票,是客户留下的字条,难道昨晚最后和他在一起吗?!莫小婉来到卫生间,发现自己`下`身`异常的肿胀,二十多年来从来没有这样!我被强奸了……

晴天一道霹雳从头顶劈下,已经没有一丝力气支撑身体,一`屁`股瘫坐在卫生间的地面强,眼泪如断线珠子一样汹涌而下,没有嚎啕,肩膀却抖动的越来越剧烈,她怎么否想不到这种小说电影里都剧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哭泣中想到顾北,也只能想到顾北,莫小婉扶着浴室中的暖气片站起来,双腿`用`力`支撑住身体,从浴室回到案发现场,一边哭着一边拨通男友的电话,接通后,莫小婉再也忍不住,之叫了一声男友的名字就大哭起来,哭到话说不成句,甚至说不出话。 顾北在那边一脸懵`逼`,心疼地安慰:怎么了小婉?什么事至于这样啊?不哭不哭,有我呢小婉,什么事都不用怕。

 

这边的莫小婉依旧只是哭个不停,懵`逼`的顾北只恨不能通过手机电波穿越过来,把心爱的女友搂在怀里好好爱抚安慰,他只好耐心地劝说,等女友告诉他发生了什么 莫小婉在电话里哭了好一会,终于问了第一句话:顾北,如果,有一天(抽泣),如果,(哭泣)我不……干净了,(沉默一会,眼泪流淌中)你还会……要我……吗?懵`逼`的那个怂`逼`忽然笑了:小婉你说什么呢?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呀,不是说好毕业我就去找你吗?稍微稳定一下我们就结婚

那边没有回话,只是哭泣 顾北越发莫名其妙,问她怎么了到底,莫小婉这才幽幽开口说出实情:昨晚,我喝多了……(哭)然后……个别人……睡在一起了……龟男的脸色此刻和他头顶的毛一样绿,声音颤抖惊讶却没有暴怒,当然,也没有愤怒,只是颤音道:你说什么?!怎么回事?哭泣中的女孩委屈地回答:顾北,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啊……呜呜……

六年,你都不给我,说要留到结婚,我也愿意等,你让我等的就是这么个结果?!怂`逼`龟男忽然愤怒了。 对不起……小北……你听我解释好吗……解释什么啊!!怎么能解释得了啊!!怎么解释也是已经发生了!!我发生了我接受不了的事实啊!!!顾北开始歇斯底里,眼泪也流了下来,我们从此一刀两断了!!!说完这句话不等莫小婉回话就把电话挂断了,只剩莫小婉在这边哭喊央求个不停……

温暖的春日下午,对于23岁的莫小婉来说却比地球两极还要寒冷,纵然阳光明媚,她的世界在这一刻却无比黑暗,甚至整个余生都没再明光起来,这一醉,终生误。

 

莫小婉离开了那所属于魔鬼的公寓,一个人漫无目的精神恍惚地走在这座渤海滨城的街头,人群依旧熙熙攘攘,失魂的女孩却感觉不到任何事物都存在,偶有对面而来或身后而过的男人投来目光,纵然清丽,一双眼睛却布满迷雾,毫无神采。

晚上再给男友打电话,已经关机。 第二天莫小婉如常来到公司,大家像往常一样,刘坤也没有找她,倒是她主动去了总经理办公室,跟刘坤说自己前天晚上喝醉了,昨天一觉睡到下午三点多美来公司,请求原谅 刘坤心知肚明,奸笑着说:没关系没关系,第一次陪客户喝酒,年轻人没数,多练练就好了,回去工作吧 莫小婉回到办公桌上,`硬`撑着进入工作状态,一天下来,各种差错,不知道给男友发了多少条短信,全都石沉大海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打电话过去,没有开机

晚上九点多,莫小婉不知道今天第几次打顾北的手机,终于接通了。 你以后不要给我打电话了,我们的关系昨天就结束了。 不,小北,你不会不要我的,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的 莫小婉说着,又流下泪来,那天晚上我喝多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会那样啊!别说了,我们没关系了。

 

说罢,挂断电话。 小婉再怎么打都不接 这样过了好几天,任凭她怎么哭闹折腾,都联系不上他,莫小婉绝望地发了最后一条短信过去:如果你还不理我,我就和他在一起!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顾北依然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而在这期间,高昌也联系过小婉,不过小婉没有理他,她也躲不开他,或者,她的内心身处并不想躲开他,在她潜意识里,她观念的深处,大概,也许,可能,已经认为她是他的人了 如果说之前还有顾北,虽然她的第一次被高昌这个臭流氓无耻偷走了,但她的心还在最爱的男人顾北那里,此时,他放手离开,弃他于人间火海,她还有什么好依赖,可指望

强奸事件过去整整一周,星期三下午,高昌来到小婉公司 忙碌中的莫小婉被同事叫到会议室,说领导找她有事 莫小婉进门一看,只有高昌一个人在里面,小婉像兔儿见了狼一样,眼神里全是恐惧,转身就去拧刚刚关上的门,高昌却一个箭步从座位蹿过来,一把握住她的手腕,不由分说压到她身上,正好顶死了门,没有言语,直接就是狂乱湿吻(我表示写到这我真服了,不知道是服了眼下的男一号还是服了我自己了),莫小婉挣扎着,却挣`脱`不开,嘴被撬开,舌头就由不得她地和他的缠绕在一起了,她还在推她,却毫无气力,她恨他的无耻`下`流`,却感觉到真切的湿吻快感,甚至情不自禁地从口中发出`呻`吟`,那声音,让人听不懂她是痛苦还是享受。  

一分钟后。  

小婉,你怎么不接我电话?你知不知道这几天我多么担心你?狼哭兔子(因为我太爱猫,实在没法用猫哭耗子) 莫小婉幽怨地望着他:你会担心我吗?她的眼睛恢复了往常的神采,只是再也没有快乐 宝贝我担心的都要死了!从第一眼看见你我就爱上了你!莫小婉不说话,低下头眼泪从眼眶流下。 高昌看到女神的眼泪,心疼地揽入怀中,去抚摸她黑柔的长发。 莫小婉想推开她,或者,只是象征性地推了下,就像`日`本`演员们在某些戏里说的不要,高昌一`用`力`,小婉就软在了他怀里,眼泪汩汩流下,湿了他的上衣,小声说到:你不是人。 高昌心疼地爱抚着她黑长的秀发,后背,温柔地说:我不是人,我保证从此以后不让你受半点委屈

突然,莫小婉挣扎起来,她想到了她因为他受到的委屈,委屈?那何止是委屈啊!换成顾北之外的正常男人,杀了这个臭流氓的心也有了吧!然而她男朋友,不,前男友就是顾北,她在被`迷`奸`的时候就是顾北的女朋友,虽然还不是顾北的女人 她想到因为他,最爱的男人离开自己,心头涌出好深的恨,恨他的卑鄙无耻,恨他的`下`流`下三滥 高昌已经温存够了,也不阻止她挣`脱`怀抱,只是`淫`笑`着从兜里掏出一张卡递给她:里面有五万现金,你先拿着,回头有什么需要再找我,我已经跟刘坤说了,如果实习结束你想来我的公司,或者无论你什么时候想来,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小婉没有去接那张卡,高昌就放到了会议桌上,开门离开前说了最后一句话:工资我可以给你开到现在的三倍,其他的另算。 强奸犯走了,留下恍惚依然的莫小婉

六月初,莫小婉辞职了,没有再找工作,等待七月份的毕业典礼 她一直没有放弃找寻顾北的消息,可是无论她怎么打听,都联系不到他,好像他从不曾出现过于她23年的生命里。 她和高昌住到了一起,就像她当初对顾北说的那样,你不要我,我就和他住一起,或者说,经常在一起 当然不是那所初夜被偷的公寓,高昌在繁华地段给莫小婉租了一套两居室的高档公寓,阳台就能看到海。 南面临海的城市比北面临海的城市更凉快,只是有点潮湿。 高昌把公司的工作都委托给了副总,助手们,在最炎热的季节来临之前,带莫小婉去了新马泰,他希望带她走出他给她造成的阴影,让她重新阳光快乐起来。 我的天,这太可笑了,先杀了你,再好好为你上坟

曼谷街头,高昌揽着小婉的腰走着,一个中国口音当地肤色的中年男子向他们打招呼:这位老板,过来照个相吧,你的小蜜这么年轻漂亮!莫小婉听到这句话,脸刷地红到了脖子根,火烧一样地烫 高昌则轻松低笑着告诉他:不了,我们自己来就可以。 对于他说的小蜜,高昌没有解释没有回应,莫小婉期待高昌澄清他们不是那种关系,但他没有,或者,不是那种关系又是什么关系呢?夫妻吗?他们差了近二十岁了,父女吗?算了,本来就是他的姘头吧。 游玩寺庙,坐船渡河,饮用当地美食,路过红灯区,又去看人妖表演

泰国即使不是这个世界上最污的国家,也得是之一吧,`妓`女`就在街上公开拉客,各种性病在此蔓延传播,不知是她们看得出莫小婉和高昌不是夫妻还是任凭你们什么关系我也要拉你,一路走来,N多`妓`女`向莫小婉身边的这个男人吹口哨抛媚眼,更有甚者直接靠上来用她们肥美的`奶`子`蹭弄他的胳膊,莫小婉不自觉地看向她们袒露的`胸`脯`,对比自己的一马平川,俏美的脸蛋又红了起来,一个她自己都不相信的念头闪现在脑海:如果我的`胸`脯`像她们这么丰满,他会更喜欢我吧?这个他指的当然是高昌,不是顾北。 最后的节目是`脱`衣服俱乐部的舞女表演,各种妩媚妖艳,各种风骚诱惑,各种`淫`荡`糜烂,热舞,`脱`衣,做出各种`下`流`的挑逗姿势,用长长的棒子当众插入自己的`下`体`,表情和声音配合得天衣无缝 莫小婉红着脸低下头,又侧目去看身边的强奸犯,只见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舞台让的`淫`糜`,微笑灿烂。 有几个彪汉背舞女拽上舞台,舞女把棒子递给他们,让他们用棒子为自己`自`慰`,比你鼓励他们抚摸自己的`乳`房`和身体,高昌也受到邀请拖拽,但他又右手朝着左边的小婉比量课一下,舞女坚持几下拉不上去也就放弃了。

放男人们结束合演回到自己老婆们身边,其中一个悍妇张口大骂:你这个狗改不了吃屎的!接着她指向身边不远处的高昌和莫小婉:你看看人家怎么对待老婆的!那些`骚`货`怎么拉都不动,再看看你!两人听见,小婉心儿猛烈一跳,不知时惊是喜,或者两者兼有,而高昌则微笑依旧,伸出左手把小婉紧紧揽入自己怀中 接下来是一句把两个人都逗笑了的回应:你也不看看人家老婆多年轻漂亮!要是我老婆有人家老婆那样子,我才不上去呢 被老婆骂了一顿的男人不服气地回应道。 已经和高昌生活了快一个月的莫小婉,在今晚第一次被说成是他的老婆,淡淡的喜悦第一次涌上她的心头,哪怕只是被误会为夫妻的一瞬间。  

 


推荐阅读: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