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儿开始哀求:不……不要啊……我说真的……今天……今天不行…

 我心情复杂的坐在沙发上看著前方的墙壁,一面液晶墙壁上显现著一个女人`赤`裸`的身体,画面里女人双颊緋红、玉牙紧咬,发出嗯……嗯……的鼻音,双腿正跨坐在一个健壮男人的身体上,一前一后的耸动著胯部,一双小手抚摸著自己的丰满娇嫩的双乳。

这个女人就是我曾经的妻子怡儿,而那个男人就是我曾经的好兄弟方明。 画面中怡儿的表情好像很痛苦,皱著眉、咬著牙,不时地发出阵阵`呻`吟`。 好了,我要加速了。 这是方明的声音。 怡儿慢慢地撅起丰满白皙的肥臀,我清楚地看到,一根黝黑的鸡巴从怡儿娇嫩的花园中拔出,当两个人的阴部分开的时候,一股白色液体从怡儿的阴道里流出,和方明的鸡巴之间拉了一条晶莹的丝线,在画面中十分显眼。 嗯……老公……別动啊,这次我自己来……你答应了我的……行,我答应你了。 快点,乖老婆,那你自己插进去 两个人老公、老婆的叫著让我听著有点刺耳。 怡儿跪在床上,撅起屁股,用手扶住方明的鸡巴,找准自己的阴道口,慢慢地坐了下去。 啊!噢……隨著方明鸡巴的插入,怡儿发出叫声。 骚老婆,快动。 啊……啊……顶到了……不行了……嗯……隨著方明的命令,怡儿自己变成蹲姿,双手放在胸前捏著自己的双乳,身体开始一下一下的起伏 由於怡儿的双腿分得很开,所以两人连接的部位拍得清清楚楚,怡儿每动一下,方明的粗鸡巴都整个插到她的`小`穴`里,怡儿的阴蒂沾著`淫`液`闪闪发光 大点声叫!什么顶到了?顶到哪了?啊……老公……你的`大`鸡`巴`顶到我了……顶到最里边了……老公是最棒的……啊……啊……到……到了……啊……画面里怡儿全身颤抖的趴在了方明身上,显然是`高`潮`到了 方明显然是还没有好,翻了个身再次仰面躺到床上,一把揽过还在`高`潮`中没有完全恢復的怡儿继续跨坐在自己的身上,用手扶著自己的鸡巴,狠狠地插进怡儿的`小`穴`。 隨著鸡巴的插入,一股`淫`水`从怡儿的阴道被挤了出来,方明拼命地`抽`插`怡儿`淫`穴`的噗滋、噗滋的水声,每次都露出一点紫红色的龟头,然后一只手捏著怡儿的奶头一下下揪著,偶尔还抓一把怡儿的屁股 啊……老公……好热……画面里的怡儿淫荡地叫著,还偶尔俯`下`身`子`舔`著方明的臭脚 方明收回双手,`用`力`地掰开怡儿的屁股,露出了她的`屁`眼`,用手抠著。 隨著方明`抽`插`速度的加快,就看到他猛地把身子往前一拱,整根粗长的黑鸡巴完全挤进了怡儿的`小`穴`里 啊……老公……好烫……好热……啊……隨著怡儿的叫声,方明的身子不断地抖了几下,这时候我看到怡儿的`屁`眼`也在收缩著,似乎又`高`潮`了。 方明就这样翻了个身,怡儿趴在他的怀里,伸出舌头`舔`著他的胸肌,`小`穴`里插著他的鸡巴,似乎还没有从`高`潮`中恢復 我按了一个按钮,画面就这样静止了。 我看著最后的画面,喘著粗气,手上加快了速度,一股白浆全喷进了裤子里 我叫陈东,今年33岁。 刚才那个女人是我曾经的妻子怡儿,今年29岁。 我们两家上一代人关係密切,老早的就订了婚 虽然,她那时已经有一个男朋友了——方明 可惜直到婚后几年我才知道这一点,不过她一直很父母的听话,所以还是和我走到了一起。 我曾经以为我是最幸福的,因为她就是我的全部,因为我拥有她。 怡儿长得很美,苗条的细腰,削肩、肥臀、皮肤白嫩、柳叶眉、还有双狐媚的丹凤眼,而我们婚后的生活也一直很美满,可惜方明走进了我们的生活。 当时我並不知道妻子与他曾经的关係,而方明也是一个交际高手,我一度以为他是我最铁的哥们,並因为我的`淫`妻`慾亲手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配合著他`凌`辱`了我最爱的妻子。 可后来的发展超出了我的预料,方明藉著与妻子有了亲密接触后的机会,不断地展开了攻势,鲜花、礼物、浪漫、邂逅、惊喜…… 最终他攻克了妻子,两人开始背著我偷情,怡儿也变得越来越淫荡风骚,直到被我发现 我也作出了努力,可还是没有挽回妻子的心,在她的父母意外去世后,怡儿最终离开了我,和方明走到了一起……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我猛然站了起来,走到了屏幕的前方,看著定格的画面,把手放在怡儿的脸上,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我正处在一个科幻式的大厅,其实这是一艘破损飞船的观察室,我偶然发现了它,並取得了最低级的`操`控权限 在清除了外星人的尸体后我一度欣喜若狂,可后来又惆悵若失,因为我的权限太低了,只能控制飞船內部,能带出的东西竟然只有一个清洁用的机器人 就算是科技,也因为技术断层没有任何用处,直到后来我发现了两个我有权限的地方,一个就是这个观察室,在这里我可以看到小半个中国的任何地方,並凭此信息的优势创建了一个公司;而另一个就是医疗室,这也是我接下来计划的关键。 (旁白:这(中国神话故事)一段简单介绍一下吧,快进了)半年后,同样的地方,我静静地看著面前的人,怡儿和方明躺在地上已经陷入了昏迷。

在这一个月中,我先用医疗设备改变了自己的外貌,化名马铁,然后把清洁机器人披上一层仿真皮肤,把容貌设定了接近怡儿,扮成一对夫妻,然后凭我对怡儿和方明性格的瞭解,意外的成为了朋友,並凭藉机器人的容貌,成为了怡儿丟失的的妹妹,甚至通过了DNA检测,当然了,因为仿真生物皮肤就是用怡儿的细胞克隆的。 在这半年里,她们的关係好得就像是一个人。 最后我策划了一起车祸,结果就是怡儿和方明现在昏迷在我面前。 我蹲了下去,摸了摸怡儿的脸,嘴里喃喃地说:你马上就要回来了,你只能是我的 三天后,方明领著成了植物人的怡儿出院回家疗养了,而我则开始了计划最重要的一环 怡儿醒了,她感到很惊奇,身上一点伤都没有,身子很轻,似乎一下子就可以飞起来,她明明记得自己出了车祸啊!向週围一看,这里似乎是妹妹和马哥的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向前走了一步,却一下子窜出很远,她想推开门,可是手却直接穿了过去,她嚇了一跳,连忙缩了回来,手却还长在自己的身上。 怡儿沉默了一会,试探著走向了门,果然直接穿了过去。 怡儿这次是真的停下了,她发现自己似乎是死了,变成鬼魂了 虽说二十多年的教育告诉他这是错的,可是现实告诉她,似乎只有这个可能了。 过了许久,怡儿终於接受了这个现实,她想回家看看方明,却总是走不出这座房子,似乎有什么东西阻挡 最终她放弃了,决定在屋里四处转转,可刚进入臥室,就听见了一阵诱人的`呻`吟`声,悄悄的伸头一看…… 马哥正把他的玩意从妹妹身体里抽出来,站在床边的地板上,抓著妹妹的两条腿把她拉到了床边,又从床边拿来一个垫子,塞到了妹妹的屁股底下,让她的鲜鲍高高鼓起,洞口还在一缩一缩的 马哥用手扶著自己的阴茎,正把龟头`用`力`往下压 天啊!这个东西可真长,怡儿真怀疑他到底是怎么塞进去的 想著想著,心里却有些痒痒了,可身体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怡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的状態,心里就有些低落了下来。 再抬头时发现妹妹的阴唇都`被`插`得向外翻著,不由得又走近了几步,却感觉一股热浪袭来,身体都有些刺痛,连忙又退了回去 想了一会,又自己自语道:难道这就是阳气? ……就这样,怡儿渐渐地適应了这种生活,每天白天自动昏睡,夜晚自动醒来,娱乐节目只能是观看妹妹和马哥的春戏,而两人的花样也特別多,有的连她都脸红,直到有一天…… 怡儿惊奇地站在镜子前,从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绝对能媲美她变成鬼的神奇,她竟然成了自己的妹妹 不,应该说她用妹妹的身体借尸还魂了 收获的季节到了!我在墙的另一侧露出了微笑。 其实怡儿根本就没有死,这都是我的计划。 我先製作了一场假的车祸,然后用药弄晕了怡儿和方明,用一具医疗室出產的怡儿克隆体把怡儿掉了包,方明带走了克隆体。 然后我把怡儿带到飞船,开启了低重力室,所以怡儿能感觉在飞,然后在大厅用全息模擬出了我的家,因为只是`逼`真的光幕,所以怡儿的手能穿过一切,也拿不起任何东西。 然后播放我和机器人做爱的合成视频,每当怡儿要靠近时就启动一个小器具,让她感觉到温度升高,並偷偷给她注`射`了`暂时抑制身体慾望的药物,每天白天放入催眠气体,然后给她做些小修改,一直到最后把怡儿完全弄成了机器人的模样,並悄悄把她带回別墅 一切就是这么简单,现在她又回到了我的身边了。 我悄悄地走过去,一把抱住了她,顺势把手伸进了怡儿的胸衣里:老婆,天都黑了,还照什么镜子?睡吧!怡儿这才想起来,妹妹可是有老公的人,一时间真的是不知道如何才好,努力地想挣扎开我的怀抱。 我趴在她耳边说道:小骚货,今天怎么这么有劲?留点力气一会到床上再用吧!怡儿的小脸涨得通红,她又使劲唾了一口香液到我的脸上。 我笑了一下,用舌头把嘴边的唾液吃了个乾凈:一会我要你嘴对嘴的餵我哦!真香~~我一下把怡儿扔到了床上,自己也扑了上去,怡儿也有点楞住了,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反抗。 照理说虽然和我很熟却也不能发生这种关係,可这身体却又是我的妻子的,而且自己也有些想了,毕竟看了这么多天的活春宫,不禁有些不知所措,我则是瞬间攻了上去 我的双手从怡儿的肩上滑向她的`乳`房`,伸入怡儿的衣领中,探入了黑色蕾丝花边的`胸`罩`內,握住那两颗丰满浑圆的白嫩。 怡儿猛地打了个寒噤,她扭动娇躯想逃离我的怀抱,我却將头伸过去紧紧吻住她的唇,怡儿浑身颤抖地说:哎……不行……不要啊……停……快停手……我和你……不行呀……你是我老婆,有什么不行的,今天还装上深沉了。 好,那咱俩就玩一次强暴。 呵呵!我装出一切正常的样子 怡儿的挣扎,更加深了我的征服慾,闻著阵阵的女人肉香,看著白嫩嫩的丰乳和红晕的奶头,我开始浑身发热,`胯`下`的大`肉`棒`更加膨胀。 惊慌失措的怡儿开始哀求:不……不要啊……我说真的……今天……今天不行……我无动於衷的一把將手插入她的`小`穴`里抠挖,抽出手说:还说不要,看这水流的 然后把手指插进了她的红唇中 怡儿感觉一股强烈快感冉冉升起,她的理智逐渐模糊了,感觉体內升起一股强烈的渴望,她浑身发热,`小`穴`里是又酥又麻。 我知道这次可以了,飞快地扯下了我和她的衣服,果然,轻鬆地就把自己的大`肉`棒`送进怡儿的身体里,起伏不断地`抽`插`了起来 怡儿两只长腿的肌肉绷得紧紧,身子也隨著我的`抽`插`晃动並把头髮摇来摇去,我一只手掰开她的屁股,手指尖进入她的`屁`眼`,感到每一次的`抽`插`都引起怡儿肉感的屁股一阵紧缩或是哆嗦。 我壮硕的屁股一前一后的卖力拱著,屁股两边是怡儿的大腿,大大的分开成一个M型,`用`力`向外挺著支撑著我的身体,伴隨我的撞击扭动身体迎合著。 我侧过来看,小怡乌髮散乱、面色潮红,紧紧地闭著双眼、咬著下嘴唇,两只胳膊伸向胸前,胸部更加高耸,一只手抓住一只酥乳揉捏著;另一只手抓著床沿,看著我的鸡巴 啊……嗯……噢……小怡脸色涨红,不时发出畅快的`呻`吟`,我知道这是她开始要`高`潮`的时候,於是不断加快动作,小怡猛地发出一声尖叫,我感觉一股热流打在了我的龟头上。 我的手指一下子插进了她的`屁`眼`深处,怡儿又是一声尖叫,感觉一股更大的热流打在了我的龟头上 我抽出鸡巴,站起来把鸡巴一下子插进了怡儿的嘴里,双手抓著她的头部一阵猛烈抽动,终於全都射进了怡儿的嘴里,心里一阵满足。 我就这样抱著她倒在了床上,喃喃自语道:回来了,你是我的!


推荐阅读: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