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师路上干翻一切

 1

清风门乃无涯海六大势力之一,排行第三,一个不上不下的位置。 既不像位居首位的玄天仙宫一样,为了巩固地位四处收纳人才,也不像为了不被挤出六大势力之外。 尔无所不用其极,打压弱小势力的合欢花教,六大势力也不仅仅是个名号,它是地盘,门面,修仙资源的代名词。  

无涯海广大无边,六大势力只是占据了无涯海沧海一粟的范围,连弹丸之地都称不上而已。 但是,就是这么小的不能在小的地方,宗门势力也分三六九等,六大势力也是许多修仙小家族,散修挤破头皮想要进去的修仙大门派

 

玉柱看着身边的一同前来拜师的5 人,4 男1 女都是半大孩 童,最大的是那为首的女孩,女孩看起来大概有10 岁左右,微笑起来脸带酒窝很是可爱,其他4位脸上明显带着点稚气,有点唯唯诺诺的感觉,其中最小的大概也就5 岁左右眼里还有着未干的泪,像是刚刚离开父母大哭过一样

 

玉柱,男,22岁是个成年男子。 光听玉柱这个名字,大家很难把画面感很强的名字,和前面那个男人联系在一起。

 

玉柱光光看这2 个字,玉字,给人白皙细腻,洁白无瑕之感,柱字,给人高大威猛粗壮之感

而面前的男人却是,瘦削干瘦,肤色黝黑,一位22的成年男子身高却只有1米左右?活生生给人侏儒一般体态。 看起来幼稚稚嫩的面庞之上满脸沧桑之感,显得既滑稽又诡异。  

小小年纪像是经历过无数风雨洗礼,玉柱此子,其实不是出生在这个世界的人,他原来生活在一个叫做地球的世界,在地球他是一个恶名远扬的大毒枭由于好色如命,荒淫无度,导致人生最后的旅途也是由,一位美丽的女缉毒警送上了断头台,结束这罪恶尔`放`荡`的一生

 

之后这位大恶人穿越时空到了这个神秘多彩的修仙世界。 玉柱刚刚魂穿到了这个世界,就看到一个雷人场景,就看一位老者口吐鲜血,紧紧拉着自己的手,有些急切,艰难的说着

孙儿,爷爷快不行了,你快拿着这块天功令去清风门,有此令牌清风门会无条件,把你收人核心弟子,这样就是爷爷死了也能安心上路,还有这个玉盒里面有我们家族的重宝,只要你能领悟其中奥秘,修炼我们家族的无上大法神通。  

一定会把家族发扬光大的刚刚说完这些遗言,这老者就气绝身亡

 

玉柱有些无语加莫名其妙的看着面前的一切,过了良久才缓缓回过神来,自己不是刚刚被`枪`决了吗?

思绪才刚刚想到此处,之后玉柱脑子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狂猛袭来,大量关于玉柱这个人的信息涌入脑海中,和玉柱的过去一切

你叫什么名字看着玉柱的白跑青年轻声问到,显得亲切和善 感受到了周围气氛一变,有人像是在跟自己说话,玉柱收回了自己纷乱的思绪,不觉莞尔一笑

前辈有理,晚辈名叫玉柱,刚刚被仙境般的景色迷住了心神,一时沉进其中,没能第一时间回答前辈问题很是抱歉看着白袍青年,玉柱深深感觉到了那种前世没有的压迫感,那种只属于修仙者的压迫感。  

不是故意为之,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气场,就能让自己这个两世为人的人感觉到了压迫 玉柱通过这世附身之人的记忆,他早已知道当今世界修仙等级分别为,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5 个大境界。 (外国神话故事)之后练气又分为10成,之后境界分别有前期,中期,后期,3 个小境界组成。

 

当时玉柱了解这些信息的时候很是惊讶一番,没想到地球上面修仙小说也不是完全是在放`屁`啊,居然说的一模一样的 看来穿越不一定是单线的?有可能其它世界之人也会穿越到地球上面啊

 

这个天功令是你的?白袍青年有些严肃的询问着玉柱,似乎还带着点不信的意味。

 

玉柱什么人?两世为人经历何成丰富,就是自己当毒枭的时候跟警察之间的勾心斗角,就够面前的前辈玩上几百回合了

 

是我的,我爷爷说是我们祖上传下来的,说是只有灭族之祸的时候才可以用,我爷爷被仇人所害,他让我拿此令牌,拜入清风门,好生学好本事,把家族发扬光大玉柱此时以是泣不成声,而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白袍青年听着玉柱过去往事,也是感慨万千,似想起了自己的师弟,好生一番安慰你手持天功令有些事情,不是我一个小小弟子可以决定的,你现在跟我过来,我带你去见门主,对你日后安排,全要门主定夺玉柱和白袍青年穿过大殿,之往后山走去。

 

后山之中一座密室之内,以是春色撩人,让有幸窥见之人,口干舌燥,寸步难行 原来此间密室,是清风门门主跟其双修道侣,修炼双修合体秒法所用密室。

 

密室当中一位年约50的男子,全身`赤`裸`平躺在石床之上,身体被一成白光缭绕,飞舞的白光犹如栩栩如生的白龙张牙舞爪,围绕男子周围像是护主一般,男子相貌普通,但双眼特别有神,有一缕金光闪出。 男子双手掐诀防御胸前

 

丹田之下一条白色光柱,耸立在密室之中,光柱散发出来的白光,比起男子身体上的跟加刺目耀眼。

 

玉涵,我们夫妇二人修炼此守阳浪水决经历漫长的煎熬,又一次迎来了,九九八十一天的反补之日,接住这次反补我夫妇二人法力又可以大进一步了,哈哈哈哈男子说的有些兴起不由的大笑出声

原来,这夫妇二人修炼的这双修功法倒也奇特,虽说功法精进比较快,但是过程却是苦了这夫妇二人。  

此功法共分二卷,男修守阳决,女修浪水决 修炼此功法没到九九八十一天的反补之日,夫妇二人不能`操`穴,干逼,只能推后不能提前,要是未满八十一天行云雨之事,夫妇二人功力大退,很有可能掉落出一个大境界

守阳浪水决修炼期间夫妇二人,可以分开,只有反补之时才需夫妇一起运起功法。 此功法要是男子修炼守阳决超过,女性修炼浪水决的时间那么合体双修之时,女性收益大于男性,反之亦然

说白了就是,男子可以让女子挑逗或`色`诱`,身体抚摸之类的方式达到`高`潮`的临界点,之后运起守阳决,用大法力在丹田之中锁住阳精,之后加以本身的真元精血融入阳精之中,到反补之日,反补给双修的女性。  

女子有些不同,女子不需要男子的`色`诱`爱抚之类的辅助手段,女性都是在夜晚运转功法,在睡眠之中体内自行会流出`淫`水`。 修炼浪水决的时候,`阴`唇`外会有一道蓝色光罩护住,这样女子体内的`淫`水`不会外流,蓝色光照随着功法的增加,能容纳女子骚浪`淫`水`的量也随之增加

女子`淫`水`分泌之时在修炼浪水决的时候,同样会融入元阴和精血,反补给男性

修炼功法的女子的`骚`穴`就像是装满酒的木桶,男子只要用`肉`棒`插入木桶之中就可以饮用里面的美酒,提高自己的修为的同时,不忘用大`肉`棒``操`弄女子,真是`操`逼修炼两不误

 

只见男子此时手决一变,一道金光打入白色光柱之内。 光柱缓缓变淡,只见一道曼妙的身影显露出来

 

修长的身姿丰盈窈窕,衣衫环佩作响 里穿一件白色的低胸长裙,外罩一件丝织的白色轻纱,要系一根白色腰带,乌黑的秀发,挽着流云髻,髻间插着几朵珠花,额前垂着一颗珍珠 月眉星眼,双眸似水,却带着谈谈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

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 一双朱唇,语笑若嫣然,一举一动都似在舞蹈 腰肢纤细,四肢纤长,有仙子般`脱`俗气质 一双均匀如玉般的双腿裸露着,就连秀美娇小的莲足也在无声地妖娆着,发出诱人的邀请。  

这女子的装束无疑是极其令人犯罪的,女子莲足之中竟然夹住一样饰物,稍加打量,竟然是一根男人的`肉`棒`

前一秒女子还是浑身上下透着股仙灵般的气质,下一秒又像是妖媚诱人的狐狸精,原来之前的光柱之中有着这样`淫`靡`的事情。  

原来男子在运行功法之时,自己那黝黑的`肉`棒`上面竟然踩着一双,温润如玉的莲足,一位风华绝代,艳惊四座的奇女子,居然会做出如此`淫`荡`销魂的姿势

 

不管是道法通玄的金丹高手,还是修炼资质绝佳门主夫人,终究是一位女子,终究会有一位骑上你丰满巨臀,`操`弄你`肉`穴`的男人,这个可以是自己的夫君,也可以是其他人?

 

女子莲足轻起,功法运转漂浮起来,温润如玉的莲足缓慢`套`弄``肉`棒`,洁白的脚趾上下,左右的摩擦着男子的`龟`头`,以及那敏感的冠状沟,每当莲足触及到敏感地方时,男子都会发出野兽般的嘶吼,此时的门主夫人,已经不是一位金丹高手,也不是位高权重的门主夫人,她像一只想要站立在冰椎之上舞蹈的羚羊。

 

而现在支撑她身体和信念的只是脚下站立着的,男性的`肉`棒`?是`大`鸡`吧`,是大阴经,是女人都爱的大宝贝 女子每一次的上下`套`弄`,都能感觉到脚下如火一般的炽热,一次次的感知,现在女子满脑子都是`大`鸡`吧`的形状,这条粗大的大`肉`棒`每隔八十一天都会带给自己那冲入云霄的快感。

对于修仙之人来说八十一天,只是小小一次静坐修炼而已,多么的快速

夫人每次洁白无瑕的脚趾刚刚攀上大`肉`棒`的顶端,就会被`马`眼`中分泌的液体打湿如玉般晶莹剔透的脚趾,粘稠粘稠的,看着一双莲足在次滑落到`肉`棒`的底部,那种强有力摩擦`肉`棒`的快感,让躺在床上的男子发出舒爽的`呻`吟`

由于下落的速度太快,紧接着那秀美娇小的莲足拍打着男人的软蛋,脚根`用`力`踩下让园鼓的软蛋,都有些变形,这反而跟加刺激了男人的神经,男子猛然睁开双眼长长吸了口凉气,露出似痛似舒爽的神情。  

女子看着男子的眼神满是,春水流淌,微微一笑 女子居然双脚犹如鼓掌一般,啪啪啪的,拍打男子的大`肉`棒`,似欢喜似调皮。  

女子此时用脚拇指和脚食指分开夹住了男人的`肉`棒`的冠状沟,左脚在上右脚在下,以男人`肉`棒`为轴心缓缓转动自己那曼妙的身体 如玉般洁白的脚趾晶莹剔透,转动中脚趾与`肉`棒`那种丝滑般的摩擦,伴随着男人的`呻`吟`声,女子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

 

就在男子快要爆发的时候,一双干枯的大手握住了女子的莲足玉涵,你那美玉小脚丫弄得为夫快要`射`出阳精,还请打住,为夫阳精淬炼许久,必须配合冲击瓶颈的丹`药`一同服用,这样夫人才能突破金丹中期的瓶颈,这般轻易泄出岂不暴殄天物清风门主抚摸着爱妻的莲足讨饶般的说到。

 

说的也是,这次我对突破瓶颈也是信心满满,有夫君阳精相助,更是十拿九稳,嘻嘻,今天我要用我的樱桃小口,把夫君的大`肉`棒`咬出一块肉来女子缓缓飘落地面,收起`淫`靡`之色,又是那么端庄威严。

 

那么,夫人还不快快除尽罗衫玉裙,为夫`肉`棒`早以饥渴难耐了男子一边`套`弄`自己的`肉`棒`,一边于雨涵调笑一番。

 

只见玉涵飞入空中,一袭白衣滑落地面,上绣着清风门独有的流云暗纹 修长的玉颈下,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 皓腕高抬身体转动间,小衣小裤滑落地面,丝丝缕缕的女儿体香飘荡在空中。

丰满肥硕的`双`乳`暴露在空气之中,粉色的`乳`头`犹如一粒红枣。 玉涵羞涩的分开修长的玉腿,中间那个羞人之处暴露在男人面前,茂盛乌黑发亮的`阴`毛`,向两边分开,粉色嫩滑的`阴`唇`和`阴`户`紧紧闭合着,像是为了保护里面的春色 2

玉涵莲步轻移,来到男子面前有些激动,期盼的望了男子一眼夫君,玉儿要运行功法,把蓝壁罩里面多日来提纯的浪水真水,吸入丹田之中方便夫君吸收修炼玉涵甩动自己那丰满圆硕的翘臀,一个纵跃来到铺团之上,盘腿坐下 双手掐诀,杏口微起,晦涩咒语吐露出来。  

随着功法口诀响起,只见自己那粉嫩嫩`阴`唇`外,蓝色照壁,缓缓变淡,仿佛有无形之物在`操`纵着一般,而这个蓝色须弥空间里面大量的浪水真水却是在被丹田用不可思议的速度吸入,玉涵先是感觉自己的小腹微微隆起,随后吸入的速度加快,导致腹部也是越来越大

 

到了最后感觉自己像是,一位十月怀胎的孕妇一般。 隆起的肚子当中满是自己`骚`逼`里的`淫`水`,满满一肚子`骚`水`,想到这里雨涵满脸羞涩,低下娇羞魅惑娇首,如秋水般的眼眸,望向自己的夫君,似羞似恼,少妇姿态十足。

居然发现夫君竟然撸动自己那粗大的`肉`棒`,正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这更加让玉涵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玉涵每每想到自己那`骚`逼`,时时刻刻流出的`淫`水`,现在一滴不少的流入自己那神圣不可侵犯的`子`宫`。  

而玉涵现在就像是一位孕育孩子的母亲,腹部高高隆起,只是这位孕妇身无寸缕,肤色白嫩,满了羞涩,春情流露,此女只会天上有,人间哪能见几回。

 

在看我们的大门主,放下撸动`肉`棒`的大手,挺着大屌,有些急切的走向自己的夫人,满脸的猴急之色,速度由于过快,大`肉`棒`也是左右晃动。

 

夫人,为夫今日特地前来,为夫人接生,不知是男孩还是女孩想不到门主大人,堂堂一个金丹后期大高手,居然也是如世俗戏子一般,喜欢这些花哨的挑逗。

 

玉涵有些恼怒,自己这夫君明明知道自己,如孕妇一般的肚子是修炼功法导致,却是每次与自己`操`逼`干`穴`之时,每每都要调笑取笑自己一番 真是讨厌至极,就是真怀孕也不不能这样调笑自己。

玉涵似是要惩罚一下自己的夫君,面色一寒,娇首扬起,怒目看相自己的夫君,目光如剑,好像下一秒就要用飞剑砍死面前的登徒浪子一般。  

眼看夫人面色不愉,门主大人道也不惧,一个饿虎扑食扑向玉涵,门主用那大手往玉涵`骚`逼`摸去,大手刚刚触及玉涵的大`阴`唇`,满手的湿滑粘稠,只是轻轻的一模,就是满`手`淫`水。  

这也不能怪玉涵,一但解除蓝色光照,由于没有光罩的束缚,导致玉涵这八十一天的`淫`水`,如洪水一般流出,虽然玉涵把大部分`淫`水`吸入自己`子`宫`之内。

但是毕竟不能如功法自带的须弥光罩来的有效,这也是一但解开蓝色照壁,必须与修炼守阳浪水决的男子合体双修。 否则浪水流完,轻的是自己的法力会流失很多,重的是功法不能再有寸进,毕竟浪水`淫`水`当中融入自己的精元精血。  

表面上看只是解开蓝色光罩会流失浪水`淫`水`,但是这些流失的`淫`水`当中包涵了自己修炼的精元和法力。  

玉涵此时`阴`唇``私`处`被夫君大手抚摸`玩`弄`,有些丝丝舒爽从自己那`阴`蒂`,传递入自己全身穴窍之中,有如许多蚂蚁爬动。

虽说现在自己在被夫君`玩`弄``下`体`,但是面色依旧,并没有应为被`玩`弄``阴`唇``阴`蒂`而有所改变。  

男子看着怀里的妻子,一双大手真正扣挖着娇妻的`骚`逼`,看到妻子面色还是不快,微微一笑,双手猛的`用`力`把玉涵的双腿大大的分开,再用自己的双脚从后面固定住妻子的脚弯处,这样一来玉涵的双腿只能大大分开

把藏在大腿根部的`骚`穴`暴露在空气中,男子双手各自捏住,玉涵的左右大`阴`唇`,轻轻地向两边拽着,一松一紧,像是大`阴`唇`在开口说话一般,无形的话语飘荡在密室当中,`淫`荡`十足。  

男子收回双手,双手已经是`淫`水`满部,水光闪闪发光,还有一丝丝`淫`糜`的气息钻入鼻中

 

男子把手指缓缓靠近自己的嘴唇,伸出舌头,`舔`食着手指上面爱妻分泌的`爱`液`,一根手指`舔`完换下一根,当把全手的`爱`液`全部`舔`完,满了陶醉神色,仿佛吃了什么精进法力的丹`药`一般

看着有些吃惊望向自己的爱妻的时候,门主微微一笑呵呵,夫人,居然还是甜的呀门主努力做出浮夸的表情,面目表情有些怪异,还伴随着貌似憨厚的傻笑,门主为讨好道侣也是拼了,也为今天自己的性福。  

`噗`呲`玉涵听到夫君的话,有些忍俊不禁,又有些欢喜,居然没有把持住笑了出来 真是美人一笑百媚生,仿佛这一笑此地的天地元气都跟加的充盈起来。

看到玉涵笑了出来,男人也是会心一笑,精神也是放松不少,随之双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单手抓住玉涵那浑圆硕大的大`奶`子`,使劲的搓揉捏弄玩耍,大`奶`子`被捏成各种各样的形状,奢华`淫`糜`,尤其是从后方`玩`弄`,女人的`双`乳`,这种感觉就是比正面`玩`弄`跟加刺激,好比男人都喜欢从后面`操`干女人一般,这有种征服的快感

夫人,不要在为为夫的一句话无心之语,而生气了,看看为夫大`肉`棒`,都已经快要爆炸了,还请,夫人体谅体谅为夫门主不停的轻吻着玉涵的如玉般如丝双肩,再其耳边细声细气的说着,自己的小心思还时而观察这娇妻的脸色,这也不是门主怕了玉函,毕竟夫妻行房,还是双方愉悦为主,带着情绪`做`爱`,终归有些不妥。

玉涵依旧不理,嘴角微微上扬,仿佛有种不可告人的心思在里面,反而让其女儿家姿态十足,跟是别有一番`人`妻`的羞涩韵味

门主平时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一言九鼎的男人,说也说了,劝也劝了,看娇妻还是这样一个态度,再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站起身来,一条黝黑的大`肉`棒`暴露在这修炼禁室之内,来到妻子的面前,单手抚摸着,玉函有些羞涩潮红的脸庞

此时此刻是那么的温馨幸福,看着自己的手指滑过韵红的双腮,慢慢来到玉涵骄阳似火的红唇上面,玉涵似乎也是感觉到了时候了,杏口微张,晗住了夫君那放肆的手指。  

舌头如一条灵蛇一般,缠绕指间,咬一口吸一口。 感受到手指被林巧的舌头包裹,那种感觉湿湿滑滑,如丝如绸

收回手指,看着手指之间妻子那晶莹剔透的口水,门主握住自己大`肉`棒`,把手指上面的口水抹在了自己那爆炸的`龟`头`上面。

 

看到夫君这样的做法,玉涵似是看到了某种心照不宣的信号一般,莲足轻移,来到石床之上。

 

看着妻子去往夫妻两的爱床的时候,门主会心一笑,妻子向是一条`母`狗`一般,趴在石床上面,修长白皙的双腿,大大向两边分开,大小`阴`唇`暴露在男人面前,乌黑的`阴`毛`像是要保留最后的一丝矜持,坚定不移的守护在`骚`逼`两边,如尽忠职守的卫士,丝丝`淫`水`如蜘蛛丝一般,粘稠的,垂落在双腿之间,场面多么`淫`靡`使人犯罪,现在只要是个带霸的,估计都会想要其上这匹貌似怀孕的`母`狗`。

 

由于现在的姿势,导致玉涵的肚子跟加下垂。 一条怀孕的`母`狗`,光想想都刺激异常,跟何况就在我们位高权重的门主面前呢?

 

夫人,你真美,能跟你做双修道侣,真是我一生的幸运门主从后面抱住玉涵的腰臀,单手握住自己的大`肉`棒`,`肉`棒`在`淫`水`泛滥成灾的`阴`唇`外面摩擦刮弄,另一只大手,`用`力`捏弄玉涵,饱满硕大的`乳`房`。

感觉到自己的`阴`唇`被夫君那,恼人的`肉`棒``玩`弄`,酥酥麻麻的快感传人大脑,每当以为快要进入自己身体的时候,`肉`棒`又会退出小`阴`唇`的位置,改为攻击自己的`阴`蒂`。  

夫君,不要捉弄玉儿了,快点进来吧,我受不了了玉涵有些不能控制自己`欲`望`了,那种瘙痒那种酥麻,都让她身体每一个细胞都要暴走一般,多么希望那粗大的`肉`棒`,狠狠地`操`入自己的`淫`穴`之内,不需要那种怜香惜玉,不需要那种温柔体贴,只是希望那种猛烈的撞击,狠狠地`操`到底,狠狠地干入自己的`子`宫`之中

哈哈,我最喜欢此时此刻的玉儿了,我就喜欢你这`放`荡`的样子,真是欠干的女人,要不是修炼这功法限制,我非要天天`操`你这`骚`货`,让你天天光`屁`股在床上等我,不给你穿衣服门主有些歇斯底里,双目怒睁

 

此套双休功法,男修部分并不完全,有些后遗症,这也是夫妇二人修炼到金丹期才发现的,这时候想要换双修功法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每次都这样,夫君`肉`棒`接触自己分泌的浪水真水的时候,都像是换了一个人,变得有些暴虐,这时候玉涵也只能尽量满足夫君了,毕竟自己是那么的爱他

 

男人单手抓住玉涵的如丝般的长发,像是抓住了一匹战马的缰绳,男人`用`力`拉住长发,玉涵本来低首等待着夫君的大`肉`棒`的进入,此刻`硬`生生的被夫君拉起有些兴奋潮红的面容,有些痛苦的娇首上面有丝丝的无奈,虽然此刻夫君有些不在那么怜香惜玉,但是那种暴力的手段也是让玉函感觉,`激`情`亢奋,有种被完全征服的快感。

看着面前的道侣被自己拉住头发,上半身微微往后方弯曲,有如一个拉满躬弦的武者。 门主嘴角一丝`淫`笑`闪过,大`肉`棒`在不犹豫,狠狠地往荫道里面冲刺。  

瞬间大`肉`棒`就被荫道里面的,褶皱包围,那种紧紧握住`肉`棒`的感觉,让其无法自拔,那种细长紧窄荫道壁,那种如同双脚踩进淤泥的那种,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的感觉,不仅水多,每次想要拔出,反而跟加拉住`肉`棒`往下拽的感觉,这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快感,酥麻电流传遍门主全身,到达大脑之中。

 

`骚`货`,现在满足了吧,今天一定要把你干的下不了床,`干`死`你`,`干`死`你`,啊啊啊啊啊抓住玉函乌黑亮丽的秀发,一次次往后拽着,像是抓住战马的缰绳,`下`体`一次次撞击着,娇妻那丰满硕大的巨臀

 

男人现在浑身上下白气缭绕,功法自行运转,每次大`肉`棒`进入`子`宫`都会吸收,里面的真水,由于`淫`水`太多通过`肉`棒`的挤压,现在玉涵双腿与夫君双腿都已经被自己的`淫`水`打湿,床上地上也都是散落的`淫`水` 每次`男`根`跟玉函巨臀相撞,都会溅起一片片的水花,`淫`靡`非常。

 

夫君,你太厉害了,噢…啊…,你的大`肉`棒`,又进入…人家的…`子`宫`了,不要停,玉儿…受得了…呀呀,`花`心`……啊啊啊,对,就这样…把我当做一条母马…抓住玉儿的头发…对…`用`力`拉…对对对,就这样…跟拉马缰绳一样`用`力`拉…,噢…噢…噢…`用`力`撞击我的巨臀…用`大`鸡`吧`狠狠的…`干`我`的`子`宫`口,啊啊啊…进入玉儿的`子`宫`…真素服…呜呜呜…`用`力`玉涵此时此刻,忘记了自己乃是金丹高手,忘记了自己门主夫人的高贵身份,怎么能喊出如此话语,要是被门内弟子听到,自己还有什么威严。

玉涵`淫`浪`的`叫`床`声,点燃了男人身体里面的每一个细胞 `大`鸡`吧`一次次的撞击着,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像是征战的号角一般,缭绕在密室之中

来来来,夫人为夫修炼也即将完成,浪水真水我也吸收了大部分,现在真在转换成法力,在此过程为夫需要休息一下,嘿嘿,借此时机,为夫也来帮助夫人修炼一番最后重重撞击几下丰满的巨臀,把面前的娇妻送上了第一次的`高`潮`,这也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男人拔出`肉`棒`来到石椅上,玉涵趴在男人胯间,大`肉`棒`上面水光流转,丝丝`淫`水`顺着笔直的`肉`棒`滑落到`阴`毛`之上 玉涵伸出洁白如玉的手指,缓缓握住夫君的大`肉`棒`,`肉`棒`刚刚被握住,激动的连连跳动

玉涵有些羞涩,理了理垂落在面前的秀发,微微皱眉,似是看到了上面自己的`淫`水`,毕竟吃自己`淫`水`让其感觉很难适应 微微抬首,看到夫君那期待的目光,似有某种力量注入自己体内一般。 毫不犹豫的低头,一口晗住了夫君的大`肉`棒`。

可能晗的太深了一点,居然咳嗽起来,小脸咳的有些发红,就在玉涵想吐出`肉`棒`的时候,后脑被一双大手死死按住,而且大手居然还`用`力`的又往下按了按,顿时口水从缝隙中流了出来,还有丝丝泪水流出眼眶。  

男人也是不管不顾,按住玉涵的头,`大`鸡`吧`一次次`操`干着,娇妻的樱桃小口,每一次都是狠狠插入食道,那种`肉`棒`的酥麻感,在精神上已经超越了,荫道带给他的刺激        


推荐阅读: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