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老公~~不要~~

 天气已经渐渐转凉,乌云密布天空,一丝凉风袭来,吹的人一哆嗦。

我紧了紧衣领,感觉不在那么难受了

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古镇,突然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但是我却再也回不到过去,回不到那个单纯充满幻想的小女生了。  

又一阵凉风吹来,带着湿润的泥土气息,虽然已经抓紧衣领,凉风还是无情的灌进衣内,`赤`裸`的胸部被凉风一吹感到丝丝麻意,两颗`乳`头`不自觉的挺立起来,同样真空的`下`体`也感到湿湿黏意

 

该死的,我恨这样的自己,那个只想着谈场恋爱、毕业后结婚生子、平淡而又温馨生活的自己哪里去了?仰头望着古镇前的丹青树,它还是一如既往的繁茂,如鹅掌般的叶子已变作墨绿色,随着凉风轻轻摇摆,发出哗哗的声响,不同的是那嫩绿色的新枝上又长出了新的花苞

 

记得上次见这颗丹青树开花还是我九岁那年,只是那时开的花朵是浅蓝色的,父亲说过这颗丹青树在村落形成时就已经存在,那时附近每个村镇中都有一颗丹青树,每年的四月九日村民们都会围绕着丹青树展开一场盛大的祭祀

 

巫师们都带着红色面具,有妩媚妖娆的女性角色,也有怒目獠牙的男性角色,随着鼓乐响起,巫师们边跳边唱

女巫们唱腔婉转,舞步轻盈,柔美细腻;男巫们唱腔质朴,舞步骄健,粗犷豪放。  

一是充满阴柔之美,一是充满阳刚之气。  

这场祭祀活动一直持续到午夜时分,燃起的篝火照亮了半个天空。

 

到达`高`潮`时所有人都跪倒在丹青树下,向它祈求祷告,丹青树则会将人们的祈祷传达给祖先,这时满树的花蕾都会绽放,开出红艳艳的花朵,仪式中的人们无不心迷神往,此时仿佛天地人合为一体……啪嗒一滴雨水落在脸上,我仰头看天,云层好像更低更黑了

 

随着岁月的流逝,丹青树已经不再轻易开花,就算长出花蕾,也会慢慢掉落,有时偶尔开花也不再是以前的火红色,而变成了或蓝或绿的颜色,附近几个村镇的丹青树不知什么原因都相继枯萎了,现在只留下了这一棵丹青树看着云卷云舒,如迟暮的老人一般孤寂的生长着,人们也像忘却祭祀一样,早已忘却了这棵丹青树……啪嗒~啪嗒~更多的雨滴随着凉风落了下来,一场暴雨眼看就要来临。

 

小时候也问过母亲,为什么给我起名叫丹青,母亲则说在我出生时这颗丹青树开花了,不过却是绿色的,远远看去和树叶混为一体,很难分清,但是父亲很高兴,说这是吉兆,于是就给我取名叫做丹青。

啪嗒~~啪嗒~~一阵凉风吹来,雨水随之从天际掉落下来。  

下吧,下的更猛烈些吧,让雨水冲刷我这具肮脏的躯体吧,连带着我的心灵也一起冲刷,只要能让我回到过去。  

我望向丹青树,在风雨中丹青树像位老人一样慈祥的看着我,丹青树啊,是你看着我长大的,你能告诉我该怎么办吗,我心里默默的向丹青树诉说

 

哗哗~只有树叶摇摆的声音。

 

丹青树,连你也瞧不起我吗。

 

哗哗~

 

丹青树,求你帮帮我吧……

 

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我的眼睛渐渐的模糊了。

丹青~明天就要去军训了,要半个月见不到你了,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哦。 铭佳一边帮我整理着行李一边说到

嗯,放心吧,老公,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我懒洋洋地趴在被窝里,看着心爱的人给自己收拾东西,感觉好幸福。

昨晚和铭佳聊到了半夜,聊到情浓时又亲热了一番,用铭佳的话是临别`炮`。  

不过我还是觉得他每次都说打`炮`好粗俗,抗议了几次都无效后就随他说了。  

马上就要军训了,只可惜铭佳已经大二,不能陪我一起去了,心里还有点小难过。

丹青,东西都收拾好了,你看看还少东西吗?铭佳笑嘻嘻的来到床边一下子掀起了被子,一只手攥着我的`乳`房`,一只手揉捏着我的屁股,时不时还伸出手指捅一捅我的`小`穴`,搞得我痒痒的。  

啊~~老公,不玩了,都几点了,今天还想出去逛街呢 我作势要咬他的手,可是他知道我不会下狠手,还是我行我素,大手更加的放肆起来

 

抓`乳`房`的手伸出手指轻轻地捏弄着我的`乳`头`,左半圈、右半圈、又提又拉,下面的手更是伸出手指捅进了我的`小`穴`,进进出出,还不时的用大拇指揉搓着我的`阴`核`。

 

被铭佳这样一阵爱抚,我浑身软绵绵的,被戏弄处更是像有电流般酥酥麻麻的,`下`体`已经传出吧唧~吧唧的水声,最让人羞愤的是铭佳全程都笑眯眯的看着我的反应。

 

不来了,不来了,你欺负人。

我一只手捂住眼睛,一只手抓住铭佳的手往外拔,可是我哪里是他的对手

小可爱,又害羞了,你身上哪里我没看过。 铭佳坏笑地说着,将我翻了个身,趴到了我的身上

 

掐着`乳`头`的手指更是向上一提,将`乳`头`拉的长长的,整个`乳`房`都跟着被提了起来,我的心仿佛也被抓住提了起来

 

啊~~坏老公,啊~真的不来了。

我抗议道,可是感觉到铭佳渐渐翘起的`下`体`,我知道不可能了

来,帮我撸撸,一会再来一`炮`

铭佳的大手抓住我的小手放到了他那根小兄弟上,我配合着抓紧,随着老公的大手`套`弄`起来,感觉手里的`肉`棒`越来越`硬`,青筋凸起,我伸出手指摩擦着老公的`龟`头`,我知道老公最喜欢我这样爱抚他的小兄弟了,果然不一会我的手里就湿湿黏黏的了

呵~臭铭佳,叫你欺负我,我也不让你好过,想到开心处手就不自觉的攥紧了些

 

啊!老婆,你要谋杀亲夫啊?

哦~不好意思,老公,这样可以吗?

知道不好我赶紧松开一点攥紧老公`命`根`的手,轻轻的爱抚起来

 

随着我的`套`弄`,铭佳的`肉`茎`流出了更多的粘液,攥在手里感觉像是一根烤熟了的大肉虫,还不时一跳一抖的。

 

想到一会又要被他欺负了,还有点小激动呢。

正在我翻小心思时,铭佳从我身上爬起,抓住了我的两条腿,大大地分开,不等我阻止就低下头去含住了我的花穴

啊~~!老公~~不要~~

 

我伸出手想要推开他的头,可是铭佳又`舔`又吸,我的力气仿佛都被他吸走了,半分也使不出。

啊~~啊~~,老公~~

我娇羞的喊着,声音又小又媚,说是拒绝,可是娇媚的声音一发出,铭佳`舔`地更起劲了

吧唧~~吧唧,一连串的吸水声从`下`体`传来

啊啊~~啊~~

这时铭佳有力的大手掌从我的腿弯穿过,一把抓住了我的`乳`房`,一下一下的揉搓起来

铭佳曾说过他最喜欢我的这对`乳`房`,大的像皮球一样,又软又有弹性,看着就想`干`我`。

当听他坏笑着这样说时,我如一只发怒的小猫一般瞪着他,小拳头如雨点般落到了他身上。  

可是我的内心还是有点小骄傲的,哼~喜欢就喜欢,干什么说出来

吧唧~~吧唧,铭佳越`舔`越深,舌头更是深入到荫道中`舔`弄。

 

啊~~啊啊~~老公~~不要~~快出来~~我感觉有千百只小蚂蚁在`下`体`乱窜,一股股电流顺着`下`体`传遍了全身,只想让铭佳再`舔`深一点,再`用`力`一点。

 

可是这样说感觉好羞人,好像个`荡`妇`一般

老公~~不要了,快出来,啊~~老公~~铭佳这次终于把头抬起,色迷迷的看着我,喘着粗气说到舒服吗?丹青?

 

我如释重负般喘了口气,紧绷的身体松弛了下来,可是内心却有一丝丝失落

 

讨厌啊,老公~那里脏。

 

嘿嘿,老公我不嫌脏,来~给我也`舔`舔

 

说着老公握着`肉`茎`跪到我身边,想要把那根还流着粘液的坏东西放到我的嘴里。

啊!不要,拿开啊,脏。  

我条件反射般逃了开来,握紧了小拳头躲到了床边,如临大敌一般

铭佳好几次想要让我`舔`他的`下`体`,有一次甚至抓住我的手后强行将`肉`茎`伸到了我紧闭的嘴唇上,最后在我流下委屈的眼泪后才收手,那次我有三天没有和他说话

好啦好啦,知道你怕脏,来小兔兔,咱们干点正经事。 铭佳没有再强求我,而是色迷迷的爬过来抓住我穿着白棉袜的小脚,又把我拉到他身边。

这时我仰躺在床上,小脚丫被铭佳攥在手中不停的抚弄,他还抓住我的小脚放在鼻子上又吸又`舔`的。  

每次`做`爱`,铭佳都会让我穿上白色的棉袜,他说这样光溜溜的只穿着袜子看起来好兴奋,干起`炮`来更起劲。  

而且他还喜欢闻我没有洗过的脚,尤其是夏天运动过后,人家要洗脚上床,可是他却抱着我到床上后,贪婪的闻着我穿白色棉袜的脚丫,他说有一股少女的体香。

我知道根本没有什么体香,只是这只大色狼的`变`态`爱好,每当这时我也只好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了

现在我的小脚丫被铭佳弄得痒痒的,我忍不住笑出了声

呵呵~~不来了,不来了,大`变`态`。  

铭佳则做出一副神往的表情,香,真香,老婆的小脚丫最香了。 我无奈的白了他一眼大`变`态`!嘿嘿~大`变`态`老公要向小绵羊开`炮`咯 说着铭佳一下子骑到我的身上,一手绕到我的脑后,抬起我的头和我亲吻起来,一手扶着`肉`茎`在我的`小`穴`上摩擦,没一会就插了进来。

嗯~~

我闷哼了一声,感觉`下`体`被`肉`茎`涨得满满的,说不出的舒服,我两手不自觉的抱紧了铭佳。  

慢慢地`抽`插`几下后,铭佳加快了速度,像个电动马达一样快速的`抽`插`起来,从`下`体`处传来了啪啪~声。

 

听着啪啪~的撞击声,感觉着铭佳火热`肉`茎`不断摩擦着`肉`穴`,我的`欲`火`越烧越旺

 

每次抽出都像是抽走了我的灵魂,让我有一种灵魂出鞘的眩晕感,而每次插入则像是重重地撞击着我的心灵,让我有一种从悬崖跳下的刺激

啊~~啊啊~~啊~~

随着铭佳的插弄,我情不自禁的`呻`吟`着,两只手紧紧的抓着铭佳的后背,生怕他从我的身体中滑出。  

再深一点、再大力一点,我的内心不断的呐喊着。  

不断地`抽`插`,不断地加速,铭佳像是不知疲倦的火车,高速向前

哦~~~

铭佳大力地挺送了几下后,将`肉`茎`狠狠地插入了我的`小`穴`深处,一抖一抖的颤动着,只感觉他的`肉`茎`像充气似的又胀大一圈,将我的花穴塞得满满的

我知道铭佳现在已经`射`精`了,感觉心爱的人在自己体内爆发有一种水`乳`交`融的幸福感。  

两个人就这样抱着,谁也不愿意分开,感受着彼此的呼吸

渐渐的感觉花穴中的`肉`茎`变小了,仿佛一股液体顺着花`径`流出。

 

舒服吗?丹青

 

铭佳慵懒地问到

我轻轻地回答

虽然不知道他说的舒服指的是什么,但能够让心爱的人开心我就很幸福了

团结就是力量,预备~~唱!来到军训基地已经三天了,这三天来每天都是队列训练、站军姿、内务整理……几天下来早就把初来的新鲜感磨没了,今天倒还轻松点,为了能在汇报演出的晚会上有所出彩,现在每个连队都将训练时间缩短了一些,唱起了红色歌曲。  

现在吴连长正带领着我们女兵连唱歌,听着一群娇惯的小花莺莺燕燕地唱歌,吴连长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都大声点!没吃饭吗?

吴连长大声的喊道

……向着法西斯蒂开火,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被吴连长吼过后,唱歌声陡然加大了一点,可是没过多久又变得软绵绵的了

邵丹青,你来唱一首《五星红旗》

吴连长点名点到我的头上,他知道我是班级里的文艺委员,所有每次唱歌间歇,总是在让我唱一首歌来带动大家唱。

倒霉,我心里想,这两天练队列喊口号喊得我的嗓子都快哑了,还要再加唱歌曲,命苦啊

被点了名也只有咬着牙唱了

那是从旭日上釆下的红,没有人不爱你的色彩……不知为什么,唱着歌时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可是视线范围内又找不到人影,真是奇怪。  

五星红旗我为你自豪,为你欢呼我为你祝福,你的名字比我生命更重要。

 

一曲歌毕,响起了稀稀落落的掌声。  

好,现在开始队列训练。 起立!

吴连长又大吼起来。

 

啊~我还没休息呢,真是命苦啊

丹青,今晚你来站岗哦,晚上十二点我会接替你的 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在饭桌上班长小雯安排了今晚的值夜任务。  

好的,你放心吧。

 

一个训练营,哪里来的坏人,还要走形式搞个站岗任务,我心里抱怨着,有这时间还不如好好睡个觉呢

 

丹青,记住啊,今晚的口令是‘红旗’,回令是‘飘扬’,不要忘记哦。

 

 

哦哦,知道了,保证完成任务。

 

我小`鸡`啄米般点头回答

 

……

阿嚏~我揉了揉鼻子,还真是凉啊,现在已经九点半了,熄灯号已经吹过了有半个小时,军营里静悄悄的。  

周围只有几只蟋蟀在夜鸣,抬头望着干净的星空,感觉自己真的好渺小,在浩瀚的宇宙中只有这颗蓝色的小星球有着潮起潮落、人来人往,逃出这颗星球我们将去向何方,寂静的宇宙中不知道还有没有容身之地

还记得儿时夏季夜晚,父亲母亲带着我在丹青树下看星空,墨蓝墨蓝的天空笼罩着大地,无数的星星像是一颗颗钻石缀在巨大的画布上,一只只萤火虫闪烁着荧光,如绿宝石般飞舞在夜色中。  

他们指给我看仙女座、半人马座、大熊座……讲给我听那些神秘的传说,丹青树像一位老者一般静静的聆听着我们的对话,不时传来‘哗哗’的树叶摇摆声,像是在回应着我们的对话。  

父亲告诉我,如果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就向丹青树说,他会听懂的,丹青树会一直保佑善良质朴的村民的。  

正在我沈浸在回忆中时,听见脚步声传来,只见一个人影从楼内急匆匆的走了出来

走近了我才看出原来是另一个学院的女生,好像叫齐美璐,同学们都喜欢叫她阿美,是个地道的大美女,这么晚了她要去哪?我有些好奇,哦~不对,我在站岗,应该问口令的。  

站住,口令

啊~~口令,什么口令?

阿美一脸迷糊地看着我。

这时我才发现阿美只穿了一件睡衣就出来了,隐约看出好像没有穿内衣,胸部鼓鼓的,`奶`头`若隐若现,睡衣下摆只到大腿根,雪白的大腿光溜溜的,小脚丫上只穿了一双人字拖。  

这也太夸张了吧,就算这栋楼里只有女生也不要穿的这么暴露啊。  

我的大脑跳空了那么几秒,回过神来发现阿美还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我,我才反应过来应该继续问口令。  

就是今晚进出军营的口令,你们班长没有告诉你吗?我又进一步提醒

哦,想起来了,是‘红旗’。  

阿美挠着脑袋回答

我可以过去了吗?

嗯,过去吧

阿美刚走出不远,我才想起她还没问我回令呢

等一下,你还没问我回令呢

 

我焦急的追上去说

啊?哦哦哦,对的,还有回令 那我现在问了,回令 飘扬 这次我们两个都松了一口气

你这么晚了要去哪?

我好奇的问

嗯~~我要去医务室,肚子有点痛,去拿点`药`。 我先走了啊说着阿美就匆匆的走了,隐约可以看见她的小屁股走光了

哎,真是的,大晚上的,说什么好啊

不过她肚子痛还走到那么快,我越想越不对,那个方向不是医务室的方向啊,这个阿美,竟然骗我

……

本来想等阿美回来戳穿她的谎言,看他是不是去会情郎了,可是这都十点半了,阿美怎么还不回来,不会出什么事吧

算了,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我顺着着阿美离去的方向寻找着,当走到仓库区时发现那里的一间房子还亮着灯,阿美会不会在里面呢?我好奇地向那里走去,越走越近,隐约听到一些`呻`吟`声,越近声音约清晰,我感觉自己的脸有点发烧,这种声音明显是爱爱时发出的。  

这个阿美,骗我说肚子疼,竟然跑到这里来干羞人的事,真是小色女。  

我站定了,听着隐约的`呻`吟`声,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过去,理智告诉我不要过去,这样`偷`窥`是不好的,可是心脏却砰砰跳得厉害,感觉有双无形的手在拽着我向前走,终于我忍不住走向了那扇门

 

门口处的声音更加清晰,那一声声婉转惆怅的`呻`吟`声叫的我的心脏加速跳动起来,感觉整个脸像烧着了般滚烫,两腿不自觉的扭动着,明显感觉到有液体流了出来。

 

天啊,这是只有在铭佳对我坏坏时才有的感觉,我这是怎么了,好羞人啊,要是让人知道可怎么办啊。

可不知为什么,我就是不想离去

最终我鼓足勇气,蹲在地上轻轻的推开了个门缝

 

室内的景象简直叫我大吃一惊,我捂着嘴差点就叫了出来,整个心脏都跳到嗓子眼了,脚下一软就坐在了地上。

 

只见室内灯光明亮,周围货架上摆满了一排排的绿色木箱,一面面旗帜码放角落,绿色的苫布盖着一堆堆器械,这一切还算正常。

而在靠近门口不远处的一排木箱上铺着几块厚厚的垫子,垫子上面的场面是我做梦也不会想到的

几个精壮的男人光着身子,手中`套`弄`着丑陋的`肉`茎`,围在垫子周围,垫子中间一个女生赤身`裸`体`的被几个男人夹在中间。

 

此时那个女生正躺在一个男人的身上,让我不敢相信的是男人的那根`肉`茎`竟然`插`进`了女生的`屁`眼`。

 

而女生的雪白的双腿则被上面的男人抓住大大地分开着,另一根`肉`茎`正在女生的荫道中进进出出,天啊!这怎么可能。

 

我完全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爱爱方式,整个脑子一片空白。

啊啊~~啊~~啊啊啊啊~~~

啪啪啪~~

女生的叫声和`肉`体`撞击声不断的传出来,暂时把我带回了现实。  

这时,一个男人抓着女生的头发将她的头抬起,一下子将`肉`茎``插`进`了她的嘴里,女生发出了唔唔~的声音

这一下我看清了,那就是阿美无疑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完全懵住了

我的脑袋怎么也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喘着粗气,突然间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完全没有声音的世界,一切都变慢了,室内的画面像是无声的慢动作电影

两个男人耸动着沾满粘液的`肉`茎`一下又一下地在阿美的荫道和`屁`眼`插入又拔出,两对小锤子般的睾丸不断拍打着阿美的丰满的`臀`肉`

阿美雨后花朵般的`阴`唇`被`肉`茎`带出又推进,像是和两根`肉`茎`结合到了一起,一股一股透明液体从结合处往外溢,在灯光下晶莹透亮

男人们狰狞地笑着,嘴巴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阿美表情既痛苦又妩媚,嘴巴里的`肉`茎`深深地插入、缓缓地拔出,阿美的嘴角流出了一道粘液,摇摇摆摆地挂在下巴上。  

又有两个精壮的男人走上前去,一人抓住一个`大`乳`球开始变着花样地揉搓起来,还不时将流着粘液的`龟`头`在阿美的`乳`头`上蹭来蹭去。

周围的裸身男人说着笑着,有的抽着烟,有的撸着`肉`茎`,都兴奋地看着垫子上的几个人表演。  

正在肏弄阿美的两个人加快了速度,两根`肉`茎`已经变成虚影在阿美`淫`靡`的`下`体`进进出出,最后两根`肉`茎`死死地插入阿美的体内,两对耷拉的睾丸一上一下地收缩着

当两根`肉`茎`拔出时,两股白色的粘液从阿美湿泞的荫道和张开的`屁`眼`里流了出来。

两个浑身汗液的男人从阿美身上下来,又有两个健壮的男人挺着大`肉`茎`将浑身被液体染的油亮的阿美夹在了中间,两根`肉`茎`迅速地`插`进`了阿美的`屁`眼`和荫道,又开始了新一轮`抽`插`。  

插入阿美嘴里的大`肉`茎`猛地拔出,男人大力`套`弄`着黑亮的`肉`茎`,一股股`精`液`从大`龟`头`中`喷`射`到阿美的脸上、头发上,白色粘稠的`精`液`顺着阿美漂亮的脸蛋缓缓流下,阿美皱着眉头,伸出纤细的手指将一道道`精`液`刮下,含入嘴中`吸`吮`着。  

不等阿美清理干净,又有两根大`肉`茎`争先恐后地伸到阿美流着`精`液`的嘴边,阿美一手攥着一根大`肉`茎`,伸出滑腻的小舌头贪婪地`吸`吮``舔`弄着

没一会阿美身上的两个男人抖动着大大的睾丸将`精`液``射`入`阿美体内,`肉`茎`拔出时,更多的粘稠液体从阿美的`肉`穴`中流出

此时另外两个站住旁边的男人挺着的大`肉`茎`围住了阿美,一个男人躺下,另一个男人抬着阿美的白皙纤细的小腿将阿美`下`体`抬起,身下的男人调整了一下`肉`茎`,对准了阿美的荫道,抬着阿美腿的男人将阿美放下,整根勃起的`肉`茎`就没入了阿美的荫道

此时阿美身上的男人也握着粗大的`肉`茎`跨在她身上,调整了一下位置后,慢慢地将粗大的`肉`茎`插入了阿美的荫道,这样阿美那粉嫩的`小`穴`中就插入了两根粗大的`肉`茎`。  

两个男人调整了一下节奏后就同进同出的`抽`插`起来。

阿美在两根`阴`茎`共同`抽`插`荫道的刺激下,白皙的身体不断的抖动,随着两个男人的`肏`弄,阿美`下`体`喷出了大量液体,就像憋了好久终于`尿`出一样。  

飞溅的水珠如珍珠般飞洒在周围人的身上

 

男人们笑着、喊着,就像丹青树下带着红色面具的男巫,表情狰狞又兴奋

 

整整持续了半分钟,肏弄阿美的男人们一刻没有停止,直到阿美`花`蕊`般的`肉`穴`再也喷不出液体,男人们又加快了`抽`插`速度

唔唔……

正在我无知无觉的时候,突然有一只大手捂住了我的嘴,这一惊让我重新回到了现实,吓得`脱`口而出的尖叫声变作了唔唔声

这一下惊出了我一身冷汗,也让我彻底清醒了,我两手抓住男(外国神话故事)人的手,睁着恐惧的大眼睛想要回头看,可是那只手是那么有力,我一点也转动不了

别出声,否则让他们也来`肏`你`!

一个有些低沈的男人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听了身后男人的话,我不敢再挣扎了,心里后悔死了,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这下完了,我该怎么办……他是谁?他要对我怎么样?正在我胡思乱想时,突然感觉到有一只手伸到了我的`下`体`。

 

这下我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我的下面已经湿透了,被那只手一摸感觉阴凉阴凉的

 

唔唔……

 

忘记了男人的警告,我又开始挣扎起来,两只手使劲地想要拨开男人的手

 

可是被男人的手死死的控制了,我怎么努力都没有挣`脱`开,而且男人的那只手隔着裤子顺着我的`阴`唇`上下摩擦起来,更让我羞愤的是体内又有一股水流顺着荫道流了出来。

 

唔唔……

太羞人了,`偷`窥`被人抓个正着,湿透的`下`体`被人发现,还要被陌生男子猥亵

不要啊~不要再弄了,我心里不断的呐喊着,快停下来啊!可是嘴巴被男子的手捂着,只能发出闷哼声。

在男子不断地刺激下,我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小,身体越来越软,那只大手还在一下一下地顺着我的`阴`唇`搓弄,我努力控制着,可是`下`体`的水还是越流越多,身体也变得火热起来,慢慢地我全身都软软的靠在身后男人的怀里,可以感觉到男人的胸膛在跳动,耳朵被男人粗重的喘气弄得痒痒的,感觉半边身子都麻了。  

不要啊,快停下来~~我祈祷着,再这样下去真的快不行了

我忘记了挣扎,只想着要努力控制身体,使`下`体`不再流出可耻的液体,可是男人的手指就像有着魔力一般,每一下刺激都会有更多的粘液流出,每一次刺激都让我不自觉的抖动。

 

停下啊,我受不了了。

两道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流下来,我绝望的祈祷着。  

嗯……!

男人捂着我嘴巴的手突然松开,伸到我的衣服里隔着内衣揉着我引以为傲的`乳`房`,这一下我身子彻底麻了,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连动根手指都不受控制了。

虽然嘴巴已经自由,可是我想叫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发出来的只是憋在嗓子里的`呻`吟`

那只揉着`乳`房`的大手不断的揉捏着,仿佛卡住了我的气管般使我越来越憋气

 

揉了一会男人突然将我的`乳`罩`推了上去,我的两只`乳`房`像皮球一样跳了出来,没有了束缚,闷在我胸口的一口气终于出来了。

 

可是还没等我缓过劲,男人的大手又一下子抓住了我的`乳`房`,一只手没法全部抓下,`乳`肉`从男人的指缝中挤了出来

男人兴奋地揉捏着,揉了一只又换另一只`乳`房`揉捏,手指掐着我的`乳`头`转来转去,又提又拉,我的心脏仿佛被抓住了一般,快速地跳动着,喘气声越来越重。  

随着男人不断的刺激,我的`下`体`像决了堤似的水流不断,甚至听到了吧唧吧唧~的声音

 

不要!不要……快停下来啊!终于,我再也控制不住了,在男人又一次掐住我的`奶`头`时,我的身体颤抖起来,一股股水流如`尿`尿般流了出来,我仿佛飞到了云间,整个身体轻飘飘的,头重脚轻完全失去了方向感,像是暴风雨中的小船被大浪带着抛向云霄又失重般跌落到水面,反反复复

滴答~滴答的水流声不断从`下`体`传来

狂风暴雨终于结束了……仿佛过了许久,我好像回到了家乡的丹青树下仰望着灿烂的星空,那里有我如梦般的回忆;又好像只是一瞬间,我喘着粗气瘫软在男人怀中,天空依旧是清冷的。  

我这是在哪里?我到底怎么了?过了好久,我才想起刚刚发生了什么。

完了!我该怎么办?我的脑子里乱成了一团麻

身体还在轻轻颤抖着,刚刚的经历是我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感觉自己到了极乐世界,我想天堂也不过如此。

 

可是为什么会在这么羞耻的情况下出现这样的感觉……舒服吗?男人的声音传来

 

你是谁?

我终于可以说话了,可是说出来的声音完全不像是自己的,沙哑中透着一股慵懒,声音小到只有自己能听到

男人仿佛听到了,将我转过身抱在怀里。

 

我看到一个穿着白衬衫、面容清秀的男子,他的眼睛大而有神,眉毛粗重如剑锋一般,鼻子挺拔峭立,留着一头浓密的三七分长发,看着还不算讨厌,啊……我在想什么?是他刚刚侮辱了你,让你那么不堪……再来一次要不要?这次可不能你一个人爽了。 什么?他说得什么意思?我还没反应过来,他便开始伸手`脱`我的裤子。

 

不要……不要……

 

我伸手拦住他的怪手,可是手上根本使不上力气。

 

没几下他就将我的裤子`脱`到腿弯处,然后又开始`脱`我的`内`裤`

求你……不要……呜呜……

我哭着求他,可是手上还是用不上力气

都这么湿了,不难受吗?

 

没有理会我的哀求,他将我那已经湿透的`内`裤`也`脱`了下来,使劲一攥,竟攥出了一股水来。

这时我才注意到地上已经湿了一大片,盯着地上的那滩水迹,难以想象这是我刚刚流出来的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不想承认这是我造成的。

 

可是他坏笑着看着我,我被他看得羞愧难当,整个脸都红透了。

那只怪手这次又伸到了我的`胯`下`,没有了阻碍,他摸的更起劲了,手掌整个盖住我的`阴`部`,伸出中指顺着我湿粘的`阴`唇`上下刮着,手掌按着我的小`阴`蒂`揉搓着,凌乱的`阴`毛`黏在了他的手上

我想要夹紧双腿,可是双腿仿佛不听我的指挥了,甚至还慢慢地张开了一些。

 

男子弄了没几下,我的`下`体`就传来了`咕`叽`咕叽……的声音

 

我被他弄得又渐渐喘了粗气。

虽然想要挣`脱`男子的`玩`弄`,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好像又有一点期待,期待他能再次让我达到刚才的境界,那个极乐世界

不……我这是怎么了,刚才已经不对了,这次不能再让他得逞,那样以后我怎么去见铭佳

求你了……嗯……不要再弄了,啊啊……放我走吧……嗯……我不想这样……求……你了。 一句话喘着粗气说了半天才说完,说话的声音慵懒中夹着点妩媚,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这是在拒绝他。

 

别怕,我不会吃了你的,我会带你飞上云端的,你看阿美多享受!这时我才想起,屋子里还有一群人。

 

顺着门缝看进去,屋里的场面更加`淫`乱`了,阿美现在已经被人抱着站在垫子上了,前后两个男人正挺着粗大的`肉`茎`肏弄着。

阿美闭着眼搂着前面男人的脖子,小嘴正在和男人舌吻,两个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一会伸进男人的嘴里,一会伸进阿美的嘴里

她那白皙的双腿紧紧地缠在那个男人的腰上,丰满的`乳`肉`从两个人的胸前被挤出。  

一头微卷的长发垂到了盈盈一握的白嫩小腰上,上面粘着一缕一缕的`精`液`

男人粗大的`肉`棒`在阿美的荫道中进进出出,一滴滴水滴随着`抽`插`被带出。  

插着阿美`屁`眼`的男生抱着阿美的大腿,大`肉`茎`一顶一顶的,看着让人心惊。

 

这样小小的身体怎么禁得住这样折腾

啊~~唔唔……啊……

阿美的`呻`吟`声随着男人`抽`插`的节奏回荡在仓库中

 

啪啪啪……

 

噗滋噗滋……

 

三个人`下`体`传出的声音更加`淫`靡`不堪。

 

……

看到吗?阿美很享受呢

男子把我扶起来让我看着屋内的场景

手指依旧不停的挑逗着我的`下`体`,另一只手开始`玩`弄`起我的`乳`房`,和阿美的`乳`房`比,我的`乳`房`也不相上下,铭佳每次爱爱都要`玩`弄`人家的这对大`乳`房`

但是被这个陌生男子`玩`弄`着使我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刺激

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想要阻止男子的`玩`弄`,再这样下去我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铭佳,你在哪里,快来救救我吧。

 

这个时候越发的想念铭佳了,有他在才不会让我受到这样的`玩`弄`

 

看,你流了好多,我的手全被弄湿了。

 

男子将那只沾满了我`下`体`粘液的手伸到了我面前,上面闪闪发亮,还有一丝丝`骚`气。

 

不……别再羞辱我了,我摇着头,不想承认。

可是那只手离开后,我的`下`体`竟感到了一阵空虚

嘿嘿,小色女

说着男子又将那只手伸到我的`胯`下`。

唔……

我闷哼了一声,一只手赶紧捂住了嘴巴,不知道是不想被屋子里的人听到,还是不想被身后的男子听到。

这时突然有一根`肉`茎`从我的`胯`下`伸了过来。  

啊……他什么时候`脱`了裤子,不要,我不能再这样了,发现危险的我刚要挣扎,可是还没等我有所动作,男子的声音又出现在我耳边。

 

别乱动,再乱动就要你像阿美一样`被`干`

一句话我就不敢动了,想着被几根大`肉`棒`夹在中间`玩`弄`,就不寒而栗,这样不被玩坏才怪呢,可阿美这个怪胎怎么受得了。  

这时身后男子两只手都抓住了我的`乳`房`,拇指挑逗着我的`乳`头`,大手将我的`乳`房`揉来揉去。

 

男子`下`体`的`肉`茎`也慢慢前后耸动摩擦着我湿泞的`阴`唇`。

此时我才感觉到男子`肉`茎`不同寻常,它是那么巨大,即使男子从身后插入,仍有半截`肉`茎`能伸到我的前面,我低头便能看见一个如`鸡`蛋般大小的紫红色`龟`头`伸出来又缩回去,每次伸缩都摩擦着我的`阴`唇`,一阵阵电流顺着`下`体`传遍全身,一滴滴`淫`水`又顺着我的荫道流了出来

把腿叉开

男子命令到。  

男子的话仿佛有魔力般,我的双腿不自觉的打开,直到被`脱`下来的裤子绊住。  

我到底怎么了……我只是怕他让那些人轮`肏`我`,对啦,是他威胁我的,我是被迫的,我是被他强迫的。  

把裤子`脱`了

男子又命令到。

 

对不起,铭佳,我是被迫的。

快点!

我默默地抬起一条腿,将鞋子`脱`下,又将一条裤腿`脱`下,接着是`内`裤`

这样的姿势使我`下`体`


推荐阅读: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