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新年里女儿的同学到访 不要吸啊……

 同学来拜访?

 

那当然要欢迎咯。

 

肖栋看着身旁亭亭玉立的女儿肖柳,回想起从她刚出生时嗷嗷待哺,伴随着她一路成长到现在的温馨回忆,满是欣慰之情

女儿真是长大了呢,已经有自己的想法去生活,有一群要好的朋友在身边,现在当父母的也只能尽可能的,通过自己的能力帮助她,让她将来少走些弯路

搬了新家之后,许多亲友没来及知会住处,没想到今年第一个来家中拜年的居然是女儿的同学

阿姨过年好,我叫程明,是肖柳的同学

哎,好,孩子你好,快进来坐

谢谢阿姨

听着妻子苗青与那前来拜访的女儿同学的对话,虽然对女儿可能的早恋有些担心,但总体来说比较开明的肖栋还是心中略有些赞许,是个懂礼貌的孩子啊,应该很有家教,不知道是否表里如一。  

只是不知为何,过了要好一阵子,才见妻子引着一个朝气蓬勃的大男孩来到客厅,肖栋等的都有些不耐了。

 

不过在看到那个自称女儿同学的男孩程明之后,肖栋倒是没了久等的怨气,与他闲聊几句,只觉得他就像能看透自己的心一样,句句都能搔到痒处,让肖栋心怀大悦,好久没遇到能聊的这么对口味的人了,没想到居然会是个小孩子,嗯,还是女儿的同学。

叔叔,肖柳在家吗,怎么没见她?

这孩子,应该还在屋里睡觉吧

 

肖栋忽然醒悟,有同学来访,而女儿却在睡觉,十分失礼,起身便要去把她叫醒,不过随后程明表示希望可以亲自去叫她,肖栋初时觉得,让男同学贸然进入女儿闺房私密之地,未免有些不妥,不过后来看着程明清澈而不带杂质的眼神,忽然感觉自己有些小人之心了,惭愧之下,忙答应了他的要求。

不一会儿,便听到了女儿房间里传出来的娇呼声,想起女儿平时赖床的表现,肖栋笑了笑,还是同学比家长管用啊,平时肖栋跟苗青两个人可是百般手段使尽也未必能让她起床的。  

不过女儿穿衣服的时间好像很长,要过了好久,才看见程明走了出来,而他那怠懒成性的女儿,正被程明抱在怀里

这……肖栋稍微一想,便明白了事情经过,看着少年面上无奈的表情,作为父亲,他脸上也挂上了歉意的笑容。 不过让他有些疑惑的是,就小柳身上的短裙小背心,用得着换这么长时间么?

疑惑并没有困扰他多久,肖栋的注意力再次回到与程明的攀谈之中

 

从程明的话语中得知了他们学校的很多趣事,比如某次一个班的女生同时怀孕,比如很多女老师不穿`内`裤`上课被风吹起裙摆,让肖栋忍俊不禁。

相比之下,来到客厅后就不怎么说话,只是自顾自的坐在程明腿上玩手机的女儿,还一惊一乍的,时不时发出奇怪的叫声,在肖栋眼里就显得格外不成熟了

真应该让女儿跟这位同学多交流交流,要能学到些与人交往的好习惯,也是终身受益啊

老公,饭做好了

听到老婆在厨房里的传来的声音,把肖栋的思绪拉了回来

嗯,程明,你也没吃饭吧,留下来一起吃吧?这个……今晚我家里不巧没人,还没吃呢,那就打扰叔叔了哈哈,不必这么客气,把这里当做自己家就可以妻子苗青做好了饭,肖栋与程明正相谈甚欢,当然要邀他留下来,程明想了想也果断答应了。  

呃,为什么是这样坐的?

 

入坐后肖栋发现,妻子和女儿一左一右坐在程明身边,而自己一人孤零零的坐在餐桌对面。

 

看着妻子和女儿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肖栋才想起来,好像这才是正常的待客之道啊,是自己刚才想错了。 另外她们身上的衣服好像清凉了一些,程明更是只穿了一条`内`裤`,虽然肖栋想不起这有何失礼之处,不过今天真的很热?

 

饭桌上气氛倒是十分热闹,肖栋拿出了他珍藏的好酒招待程明,程明也不矫情,频频向妻子苗青敬酒,跟肖栋也喝了几杯,大体上算是宾主尽欢了。

 

今天真是有点醉了,好多事情都记不清楚了啊

肖栋自嘲的想到,看着程明与自己干杯之后,抱着女儿肖柳,从她小嘴里吸出一口酒来饮下,虽然知道这是餐桌礼仪,但已然想不起来由了。  

平日里小有酒量的肖栋,今天高兴之下,没喝几杯就几近醉倒,伏在桌子上半醉半醒 虽然酒意十足,不过心中对程明的评价越来越高。  

特别是在吃过饭后,程明主动帮助苗青收拾餐桌时。

自家女儿可没有这么懂事呢,看那小伙儿衣着,家境应该不错,仍能如此谦逊守礼,人品应该是很好的。  

嗯,女儿肖柳的胸部明明不算脏,程明却专心的用舌头来帮她清理,还有双腿,臀部,以及那个部位,好像最深处都要用棍子捅进去擦一擦,真是个细心的孩子啊……肖栋迷迷煳煳中看着这一切,不知何时睡了过去老公?老公你醒醒啊!嗯?头好痛啊……床一震一震的,在搞什么?

 

肖栋头痛欲裂,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而妻子正趴在身边,努力用双肘撑起上身,呼唤着自己

啊……你们……这是!

让肖栋惊愕的是,一个年轻人从背后压在妻子身上,胯部不断抬起落下撞击着苗青的美臀,从他抬起身子时可以隐约看到,二人身体之间连着一根`肉`棒`,而当他身子落下,这根棒子再次刺入妻子体内

 

不出意外的,这个年轻人正是程明,程明听到肖栋的声音,不但未有心虚,反而伸出双手到苗青身前,`玩`弄`起她一双`玉`乳`

 

叔叔,你起床了?阿姨叫你好久了哦

 

看着程明清澈的眼神,肖栋有些迷失了……

 

&hellip(名人故事);…

 

苗青视角

 

真是想不到,女儿都会有男同学来家里拜访了呢,以前也有过一些同学来,不过都是女性,也很正常,这次么……呵呵,看来女儿也长大了啊!

看着眼前这个高大帅气的年轻人,苗青心想,女儿的眼光蛮不错的啊。  

特别是他的眼神,苗青第一次和他对视,几乎要迷失了,那是多么纯净的目光啊,被他看着,就像心灵被洗涤了一样,所有杂念恶念一空,只剩下单纯的欢喜

 

阿姨过年好,我叫程明,是肖柳的同学

听到他磁性的声音,苗青才从呆滞中反应过来,忙对他笑了笑,表示对自己发愣失礼的歉意

哎,好,孩子你好,快进来坐

谢谢阿姨

苗青走在前面,带着程明向屋里走去

一双将她从身后抱住,苗青顿了一下,却并未在意,继续向前迈步,但抱住她的双手力量甚大,完全不是她可以撼动,于是她不自觉的`用`力`,也只是使得自己双脚在木质地板上划着太空步

背后好像碰到了一个人的胸口,一根火热坚`硬`的物体撞在了臀部,但是奔着自己目标迈步的苗青浑然不觉,继续双脚在地上无用功的划着。  

阿姨在家里的时候,都是穿这么多衣服吗?听到耳畔传来的温柔的声音,苗青娇躯一软,险些没滑倒在地,她忽然想起,在家穿太多衣服是件很失礼的事情

 

这件本应牢记的事情,却要客人来提醒!一个小孩子,却比自己还要懂事!

苗青心中愧疚之意大盛 忙停下脚步,双手抓住毛衫下摆,向上一掀,便`脱`了下来,然后是解开裙带,褪下腰间的短裙,这样,身上就只剩下`内`裤``胸`罩`与两只短袜了

想要继续`脱`时,在程明的注视下,却本能的觉得有些羞涩,迟迟下不去手。

 

阿姨是害羞了么?

 

被程明调侃着,苗青脸色大窘,一时有些尴尬,忽然急中生智,想到了`脱`离窘境之词

 

剩下的要由你处置哦

 

苗青红着脸说下这句话,便低下头不敢直视程明带着莫名笑意的眼睛 【女主人的内衣物处置权属于来访宾客】这一条常识是苗青刚刚想到的,所以让客人自己动手处置这一切也是合理的措施

程明笑着把苗青的`胸`罩`向上一堆 使之剥离了所保护的胸部,被挂在胸口上面,然后将苗青的`内`裤`拉下到膝盖以上,却不完全`脱`下来。 至于脚上的袜子,程明决定暂且让她穿着

就这样,苗青别别扭扭的走在前面带领着程明,一步一扭的向客厅走去。

等了好久走到时,`内`裤`已经滑落到脚踝处了

终于到了呢,苗青心里舒了口气,刚才在客人面前丢脸让她压力很大 现在,看着正在沙发上和丈夫闲聊的程明,她决定不参与男人的话题了,先去把饭做好吧。  

嗯,等下一定要留他吃饭才行。

 

……

 

在程明的处置下,苗青`胸`罩`被拉到上面不能保护到`乳`房`,还好身上穿着围裙,才没被飞溅的油星烫到 `内`裤`被挂在双脚脚踝上,也十分影响行动,这个就没有办法,只能尽量适应

虽然有种种困难,但是在贤惠的苗青手里,还是很快做出了一顿丰盛的晚饭

老公,饭做好了!

过了一会儿,看着程明和女儿一起走了过来,苗青才松了口气,看样子程明是已经答应留下吃饭了,也不用自己再费口舌了。  

来,程明,你坐这里

苗青把程明拉到桌子一边并排放着的三张椅子中间那一张

 

肖柳,你坐左边那一张

肖柳答应了一声,在程明左边坐下,而苗青则坐在了他右边

 

哈哈,你们都坐好了啊

 

丈夫肖栋晚了一会儿,这才从客厅过来。

 

来,把我那瓶珍藏的好酒拿出来,今天陪我喝点哎呀,你少喝点酒苗青不高兴的说着,但在客人面前,还是要给一家之主留几分面子,把那瓶酒从柜子里取了出来,开盖给程明和肖栋倒上

来,走一个?

肖栋今天显得十分开心,刚开饭便举杯倡议

不,我先敬阿姨一杯吧

啊,我不……唔……

苗青被程明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提议打的措手不及,刚想说她不喝酒的,话未说完,便感觉到小嘴被人吻住,紧接着一只大舌头便随着辛辣的酒液侵入了口腔

这一口酒要喝了好久,苗青已经记不得吞下了多少对方溷杂着酒水的津液了,自己的小舌头也被反吸过去含弄了一回,直到酒液完全下肚,嘴里几乎感觉不到了,程明才意犹未尽放开苗青。  

苗青酒量基本为零,被强行灌下一口高度酒,顿时脸蛋便红了起来,扶着桌沿娇喘着,嘴角还挂着一线银丝

虽然被强行灌酒有些难受,不过【女主人陪宾客喝酒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喝酒的方式也是由客人决定】。  

这回好了吧,咱俩喝一个吧

肖栋端着这杯酒,好一会儿没机会喝,心里早就按捺不住了

叔叔,我想先连敬阿姨三杯呢

程明的声音充满磁性,但他提出的要求却是那么的无礼

不过,叔叔,你要急的话,我跟阿姨敬酒的时候,你也可以在一边看着喝哦哦,好,好听着程明大为不敬的话语,肖栋却似乎没听出来,只觉得程明这个建议虽然不是自己最想要的,但也颇合心意,所以满口答应下来。  

而苗青,则是已经有些找不到北了,听着程明和肖栋的对话,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接下来将要面临着什么。

 

阿姨,来,张开嘴,对,就是这样,含住这些,别合上嘴,也别吞下去了程明像诱导小孩子吃`药`一样,诱导着苗青抬起头,张开嘴,用嘴巴做容器承载了一杯酒液,然后凑过去吻住她诱人的小嘴。

唔……

二人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喝酒过程,不过这次有所准备的苗青,没有刚才那么抗拒,十分配合的让程明的舌头在自己口腔中肆虐,并将酒液吞咽下去

肖栋看着这一幕,心里有点堵,但是又不知为何,这一切都是很正常的啊!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肖栋端起酒杯,二两半的酒液一饮而尽,仍是觉得不爽,又给自己把酒添满。

啊~

苗青娇呼一声,原来是程明跟她敬完了这杯酒,连续激吻之下忽然分开,居然还有些不适应。

 

若不是扶着桌子,恐怕她已经要摔倒在地了,几乎从没沾过酒的苗青,第一次遇到这样让自己无法拒绝的敬酒要求

阿姨,已经敬了你两杯了,这最后一杯,我想敬你下边那张嘴行吗?嗯……好……苗青没听明白程明说什么,不过【酒桌之上,客人最高】,无论他说什么都是自己必须要答应的

程明让苗青躺在两张并肩放置的椅子上,双腿被大大分开,抚摸着她的`小`穴`,因为在刚才苗青无意识之下一直被程明持续侵扰,所以已经是一片泥泞。

 

迷迷煳煳中,苗青感觉`下`身`那羞人的地方,忽然传来震震清凉之感,再一感应,好像是有些液体从`小`穴`口被灌入。

紧接着,敏感的洞口被一只舌头触到,先是试探性的`舔`着,后来愈发张开,甚至整只从花瓣间穿过,深入了泥泞的洞穴。  

啊……别……别`舔`那里……啊……不要吸啊……更大的刺激还在后面,好像程明已经不满足于用舌头`舔`弄,直接吻住苗青的`花`蕊`,`吮`吸`起伴杂着花露的美酒 苗青不安的扭动着身体,却只是于事无补的徒劳。  

要……要死了……啊……

`下`身`敏感之处被程明用嘴吻着,就连最敏感的`阴`蒂`也落入他口中被`舔`弄,源源不断的刺激之下,苗青彷佛感受到了升仙般的快感,紧接着便是强烈的`高`潮`,好丢脸啊!

苗青双手捂着脸,闭上眼睛,在前所未有的`高`潮`面前,她居然被弄到`潮`喷`了!

那个女儿的同学程明依然是很温柔的样子,并没有介意被她`喷`射`到脸上的液体,反而继续用舌头`舔``舐`着她的`小`穴`口。

 

在他的舌头努力下,苗青很快又有了反应,但是酒液好像被喝完了,程明也停止了动作,让苗青顿时无比失落,像是全身上下都燃烧着火焰,灼热感充斥却无处发泄。

 

既然敬完了酒,苗青便想起身把身下的椅子让开,请程明坐下,只是刚刚`高`潮`过的身子还有些发软,加上酒意正盛,不但没能撑起身子,反而向地上倒去。

 

啊~

阿姨,你喝醉了啊

苗青以为自己要摔倒了,惊呼出声,却不知怎的,没有摔倒在地上,反而倒在了程明的怀里。  

阿姨……阿姨酒量不好

 

苗青红着脸说道 全身几乎没穿着衣服的她,被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脱`下了全身衣物的程明抱在怀里,肌肤相亲之下,感受着程明的体温和气息,使得苗青眼神更加迷离了

 

这种状态,我可无法放心哦

 

程明笑着说道。

我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阿姨摔倒呢

我……我可以的

苗青微弱的辩驳程明完全无视,几乎任凭摆布的状态下,被程明把双腿分开,呈一个跨坐式的姿势面对着靠在程明怀里,程明轻轻拍了拍苗青的`屁`股:

这个姿势,应该不会滑下去哦

苗青的酒劲渐渐上涌,意识已经失去了一半,没有听明白程明的意思,只是觉得自己处于一个温暖的所在,好像抱住了一个很让自己舒服的东西,嗯,要紧紧抱住他

`下`身`泥泞的`小`穴`口,被一根火热巨棒紧紧贴着,不经意的摩蹭一下,强烈的刺激感便让苗青脑中一片空白

好了,敬你阿姨三杯了,这回我们喝一杯吧在旁边虎视眈眈的肖栋已经等待多时,眼看着程明敬完第三杯酒,把苗青安置好之后,便要跟他喝上一杯

呃,好吧,这杯酒让阿姨喂我来喝吧

好,好,怎么都行

终于可以正儿八经的喝一杯,而不是自饮自斟,让肖栋十分开心。

 

阿姨,来,用你的嘴来喂我喝

啊…什么…

苗青迷迷煳煳的,嘴里被灌进了一口酒,不知为何,虽然别的没听懂,但是含住酒液,嘴对嘴喂给程明这一点却被她牢牢记住了

但是她现在姿势,嘴巴和程明的嘴有很长的距离,而程明非但不肯低头来饮用,反而还把头抬高了一些。 这下苗青只好双手搂住程明脖颈,努力把身子向上移动。  

柔软的`乳`房`贴着程明,被他胸口的肌肉挤压着,一点点的磨蹭而上,`小`穴`口也在与那根`肉`棒`的摩擦着,从根部一路磨擦到顶端,方才让她的嘴能够得到程明的嘴

当被程明吻住的那一刻,苗青心中升起强烈的成就感,面对程明舌头的侵蚀也毫不犹豫的与他纠缠,终于,等他喝完酒后,苗青整个人都松了口气,可算是完成了。  

双手松了劲的苗青身子也渐渐向下滑去,只是原本被`小`穴`压在下面的`肉`棒`,因为刚才喂酒时候的短暂分离,使得`肉`棒``脱`离了被压制的状态,直挺挺的立在那里,在苗青身体下滑的时候,正好对准了她湿润不堪的`小`穴`口

啊~~~~~~

苗青忍不住发出一声长长的娇吟

毫无防备之下,荫道被火热的巨棒完全贯穿,极限的刺激冲破了她脑中的一些其他想法,就像一条被鱼叉刺中的鲜鱼一样,身子崩的紧紧的向后倒去。  

不过程明肯定不会让她摔倒在地而把`肉`棒`从身体里`脱`落,刚刚产生向后的趋势,便被程明揽住腰部拉了回来,紧紧箍在怀里

她是怎么了?

 

苗青尖锐的`呻`吟`声惊动了肖栋

 

哦,阿姨刚才差点摔倒,肯定是吓到了

程明说着,脸上挂着笑意,把苗青修长的美腿盘在自己腰上,然后用她挂在脚踝上的`内`裤`把双`脚`交`叉绑在一起。  

这样就不怕掉下去了

嗯,你有心了,来,干

肖栋看着程明这般贴心的举动,也是十分欣赏,再次请酒。  

干!

程明`淫`笑`着简单干脆的回应,却因为这个字发音的问题,使得气氛十分`淫`靡`。  

此后的记忆,随着酒意的加深,苗青再也记不清楚了

只是觉得,自己紧紧缠着一个很温暖舒适的存在,同时`下`身`被一根大的吓人的`肉`棒`填满……还是不要拿丈夫的那根来相比了,没有可比性

之后便沉浸在被`肉`棒`进出`小`穴`的快感当中,好像又被程明敬了几杯酒,也是一边享受着`肉`棒`的`抽`插`一边喝了下去。  

再然后,只记得自己一直在程明的怀里,他那根大`肉`棒`插在`小`穴`里射出了好多好多的液体,好像后来还玩了好多种游戏,只是迷迷煳煳之下输多赢少,身体也不由自主只能任程明摆弄,慢慢便彻底醉了过去。  

……

 

唔……现在是……已经8点了吗

 

苗青揉了揉眼睛,看了一下手表

程明的`精`液`有很多特殊的能力,一定程度上加速解酒也是其中之一,似乎是承受了大量`精`液`的原因,虽然第一次喝酒,还喝的烂醉,但苗青并没有被酒精困扰太多。  

看着眼前餐桌上的一片狼藉,丈夫醉倒在地上,女儿更惨,以一个奇怪的姿势侧躺在餐桌上,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苗青先把那些剩饭菜收拾到厨房里面,又把丈夫扶到了床上,让他睡得更安稳一点,最后再回到了餐厅,打算帮女儿收拾一下

肖柳这孩子真是不让人省心啊,吃个饭能弄成这样!苗青心中暗暗想着 肖柳身上到处是白浊液体留下的痕迹,真不知道是怎么弄上去的

 

唉,看样子擦是很难擦干净了,不如给她洗一洗吧

苗青将肖柳右脚上已被完全浸湿的黑色及膝袜从脚上剥下,至于左脚那只,早就不知道丢哪去了,除此之外,身上并没有其他衣物,于是苗青便将她抱起,走到浴室里丢进浴池,放水帮她冲洗起来

睡的像死猪一样,好难伺候啊!

苗青心中暗骂,把女儿肖柳的身体清洗干净后,从浴池中奋力拖了出来,帮她擦干净后,便将她背起在身上,要带她回去上床睡觉了。  

怎么……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会这么痒……啊……

苗青背着肖柳走出浴室,还未走几步,忽然感觉`下`身`传来奇怪的感觉,还有胸部,就像被人抓住狠狠揉捏一样,但是明明没有什么东西啊?

这些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强烈的刺激感作用下,也让苗青的步伐再也难以维持原本的平稳,甚至忍不住尖叫出声。  

啊~~

怎么了?阿姨

苗青听到那熟悉的带着磁性的声音,忽然看见,原来程明正站在自己面前呢,伸出着双手,而她的胸部正顶在程明手上,而且伴随着她努力前进的动作,在程明手心里不断被挤压

这一发现顿时让苗青脸红了起来,原来之前人家一直站在那里自己却没有发现,还拿胸部去撞他的手

没,没事,程明,不早了,快去睡吧

阿姨,你很累吗?我来帮你吧

不用,不用麻烦……啊……

 

苗青话音未落,忽然双膝一软,连带着整个人跪扶在了地毯上,肖柳仍是压在她背上,一只脑袋在她左肩上垂下,昏睡未醒的样子。

好吧,那阿姨你慢慢走,我先去睡觉了

苗青试图站起身来,但自身的乏力和背上肖柳的重量让她无法做到,只得勉力向前爬去,希望尽早回到床上休息。  

努力爬动间,只感觉背上肖柳的身体一震一震的,像是受到了多大的冲击一样,而这股冲击力也影响到了苗青,多次让她被压倒在地,爬动不能

再坚持一下!

马上就到了!

苗青不知道自己爬了多久,但在她的努力下,终于穿过宽敞的客厅,狭长的走廊,爬进了卧室的门,已经可以看见大床了,还会远吗?

背上肖柳的身体也停止的震动,让苗青爬动的更加轻松了,正当她以为马上就要结束时,忽然`下`身`一紧,只觉得`小`穴`像是被一根大棒子捅了进来似得,就像被贯穿一样的感觉,让她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背上的肖柳一瞬间重了好多,压的她根本爬不动了,而`小`穴`中传来的感觉却源源不断,就像有人在身后拿棍子来回抽动一样

苗青双手和双脚仍然`用`力`的`扒`着地面,尝试着向前爬去,但是却徒劳无功,只感觉着`下`身`传来的快感越来越强,在达到顶峰之后,苗青在刺激下,也不知是昏了过去还是睡了过去。  

……

嗯……好舒服的梦啊……

 

感觉到强烈的快感从`下`身`持续传来,苗青嘴角翘起了一个很美妙的弧度。

但除了快感之外,还有被外来事物侵入体内的感觉,就像一根棒子在`小`穴`中横冲直撞,最终还是把苗青从睡梦中唤醒了。  

什么东西啊?

 

阿姨,你醒了?

 

苗青还是以俯卧的姿势,睁开眼睛,回过头去,看到的是程明正在自己身后,把`肉`棒`插在自己`小`穴`中运动着

哦,昨天果然是他吧?虽然他嘴里说要去睡觉了,但其实他还是放心不下,悄悄回来帮助我们,真是个好心肠的孩子啊!

想到这里,苗青嘴上露出笑容,没有回应程明的话,却拍打起身边睡得正香的丈夫。  

老公,起床了!       


推荐阅读: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