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宋家湾那些事儿

 十九岁不到的宋建龙,终于生平第一次尝到了日`屄`的滋味,这是一种无法描述的欢乐滋味,全然不同于以往撸管儿。

 

身下压着一个真实的`裸`体`女人,香喷喷的气息,热腾腾的大`奶`子`,软绵绵的小肚子,圆润润的大腿,还有肥嘟嘟的`臀`肉`,这一切,全然不同于撸管时干巴巴的幻想。

 

最美妙的是,他的`鸡`巴`进入了一个火热滑腻的`肉`洞`,那`肉`洞`极多情极妩媚的包裹了他,包裹了他青春期的躁动和干渴,包裹了之前许多次干巴巴的性幻想

 

这欢乐美妙的滋味如此真切,真切得让他无法置信。

 

姨,这是你的`屄`吗?少年无法置信的询问,想得到身下女人的确认

宋建龙进入的那一刻,苏桂芳竟然小泄了一次身子,少年的`阳`物`虽然不及成年人粗大,但那份无法描述的炙热,却烫得她心尖尖都哆嗦了 她紧紧搂抱着怀中稚气未`脱`的少年,近乎`乱`伦`的罪恶感,又一次油然而生。  

然而,这罪恶感却让她身体的快感愈发强烈。  

女人原本矜持害羞,和丈夫`交`媾`时,从来不曾说过淫言浪语,就连娇喘`呻`吟`都藏着掖着,但委身宋满堂之后,却常常情不自禁的`骚`呼`浪`叫`,各种不堪入耳的淫言浪语都说得出口,这不仅是因为宋满堂喜欢这调调,事实上,女人自己也越来越喜欢用这种方式宣泄自己羞耻而又屈辱的快感

此时此刻,强烈的快感淹没了女人的羞耻,她毫不顾忌怀中是一个和自己儿子一般大的少年,哼叫着说道:小祖宗……不是`屄`还能是啥呦……小祖宗呦……你……你把姨的`屄`日了呦……女人哼叫着跷起双腿,盘住身上的少年,并且托着少年的胯子,暗示他抽送

 

宋建龙龇牙咧嘴抽动起来,或许,他明白了女人的暗示,或许,更多的是雄性本能让他无师自通

火烫烫`硬`撅撅的童子鸡,如撒欢的`牛`犊一般奔突顶撞,那物件虽然尚未长成,但初生`牛`犊的劲头儿,几下便把苏桂芳顶得遍体飒然。  

小祖宗呦……你把姨日得好受死了……

女人只觉得自己`屄`芯子突突乱颤,`屁`眼`儿和`尿`眼儿一齐痉挛起来,眼看着又要丢身子,她跷着双腿,紧紧搂抱着怀中的少年,情不自禁的极力迎凑

未经人事的少年如何经受得起这些,女人动耳摇心的媚叫,多情火热的迎凑,迅速把宋建龙抛向快乐的巅峰

啊……少年沙哑的嘶叫了一声,`硬`撅撅的童子鸡欢跳起来,火烫烫的`精`液`一股接一股`喷`射`出来,醍醐灌顶一般击打着女人性器深处的`花`心`

 

呀……小祖宗呀……小爷爷呀……

 

少年蓬勃的`精`液`,把女人也推上了`欲`仙`欲`死`的巅峰,火烫烫的`阴`精`,伴随着`欲`仙`欲`死`的快感,失魂落魄一般丢了出来

 

少年趴在女人酥软的身体上,大口大口喘息,他的身体依然不时痉挛,`硬`撅撅的童子鸡,依然不时跳动一下。

女人也在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酥软的身体随着少年的痉挛而痉挛

此起彼伏的喘息声终于渐渐平息,暗夜里,女人忘记了年龄悬殊,柔弱的心里填满了雌性动物被雄性占有之后的依恋和臣服。  

小祖宗……小爷爷……女人咬着少年的耳朵,撒娇一般呢喃着:小土匪……宋建龙能够感受到女人的依恋和臣服,这感觉仿佛比日`屄`更惬意更慰帖,少年第一次尝到了征服感所带来的欢乐,但他依然有些沮丧

往常撸管儿可以坚持很长时间才射出来,这次咋这么快哩。

`胯`下``硬`撅撅的物件已疲软下来,从那美妙的洞眼里退缩出来,少年沮丧的说道:姨……我……我一常都不是这样哩……我自个撸管儿时……都要老长时间哩……女人却是经见过这场面,和丈夫洞房那天夜晚,丈夫刚一碰着就泄了,比这少年还要快,但第二次便好了许多,此后一直也就好好的

她在被窝里摸到自己裤衩儿,擦拭着少年留在那里的浓稠黏腻的`精`液`,柔声说道:这有啥哩,你是第一回,没惯……往后就好了……有些人还不如你哩……少年没有探究有些人究竟是谁,他沮丧而又暴躁的拨开女人的手,把疲软的物件挤压在女人鼓蓬蓬的`阴`户`上,耸着屁股顶撞摩擦

宋建龙不甘心,刚才这情形,仿佛一枚馋人的水蜜桃,明明已经吃进口中,却没有仔细品味,就囫囵吞了下去,这让他极为不甘心

少年顶撞得越来越急躁,但任凭他再顶撞摩擦,`胯`下`那物件也不见起色,反倒越急越软

瓜娃,你信姨的话吧,你是第一回,没惯,往后真的就好了,你乖乖躺下,歇一阵子……女人将少年搂在怀中,温情的抚摩着:乖乖的,听姨话,姨搂着你睡……少年终于放弃了,他如斗败的公鸡一般沮丧的从女人身上翻滚下来,仰躺在炕上,哼哧哼哧喘着粗气。  

把灯开开,我要喝水!沮丧感让少年莫名烦躁,他对女人说话也没有好声气

女人开了灯,原本瓦数不大的白炽灯泡,迅速刺破黑暗,那光线在一霎间极为刺眼

宋建龙眯着眼睛,适应了一阵,正要爬起身,女人起身温柔的按住了他:

你乖乖歇着,姨给你弄水去……

女人披上自己的薄棉袄下了炕,她倒了一杯开水,又拿过一个空杯,把开水在两个杯中来回倒。  

这是担心刚从保温壶中倒出的开水烫嘴,两只杯子来回倒,能够迅速让开水降温

女人下炕时只披了薄棉袄,`下`身`依然`赤`裸`,薄棉袄蓝底碎花,素素静静,`下`身`却裸露着肥肥白白的光屁股,这情形充满了反差的性感,又充满了母性的温存。  

宋建龙想起自己小时候,半夜三更若是要喝水,他母亲赵乖翠也是这样披着上衣光着屁股,用两只杯子来回倒开水,尽快让烫嘴的开水降温。

 

那年月的农村人没太多讲究,孩子小时,父母常常毫不避讳在孩子面前赤身露体,随着孩子渐渐长大,才会渐渐有意识的收敛。

 

宋建龙已经有五六年没见过这样的情形,开水在两只杯中来回倒的声音,熟悉又温暖,少年的烦躁渐渐平息,他的眼光被女人的光屁股吸引了

 

素素静静的薄棉袄,把女人的光屁股衬托得愈发肥白性感,灯光下,臀缝里的阴影,充满了性感和诱惑

热腾腾的酥麻忽然在小腹中燃起,少年惊喜的发现,自己`胯`下`那物件又蠢蠢欲动了

女人轻啜着杯中的水,感觉已经不烫,这才送到宋建龙面前

宋建龙仰头喝了个干净:姨,你上炕。

女人自己也觉得口渴,她在两个杯中晾满开水,就着杯沿吸溜了几小口,终究烫得喝不下去,少年又在连声催促,于是放下水杯,爬到炕上

早春的夜晚依然寒冷彻骨,女人打着冷颤钻进被窝,刚要伸手去拽开关绳儿,宋建龙拦住了她:姨,甭关灯了,我要看你。 姨都这把年纪了,有啥好看的……女人拗不过少年,也就不再执拗,自己的身子,已经给了这少年,开着灯和关着灯又有什么区别呢

姨,你真的好看,和我学校的刘老师一样好看。 宋建龙由衷的夸赞。  

刘老师是东原中学语文教师,附近十里八乡的村民大都知道她,因为她是东原乡最漂亮的女老师。

女人的容貌和那个女老师确实有几分相像,其实最相像的,还是她们身上都具备的书香气质

苏桂芳知道那个女老师,去乡上赶集时也见过一两次,宋建龙说她和那个女老师一样好看,这让她打心眼里高兴。

她伸手把宋建龙揽进怀中:小祖宗,姨咋敢和人家刘老师比哩,来,姨搂着你,乖乖睡觉……少年钻进女人怀里,一双手却不老实,一会儿`摸`奶`子,一会儿摸屁股,一会儿把手指探进女人`屄`缝里,角角落落的抠摸,有好几次,那手指还探进女人肥美的屁缝里,想要抠摸女人的`屁`眼`儿

女人缩着屁股躲开,把少年紧紧搂在怀中,湿热的嘴唇在少年脸颊上没头没脑的啄

 

女人的嘴唇忽然啄到了少年的嘴唇上,她哼叫了一声,火热的嘴唇堵住了少年的嘴,如痴如醉的亲吻。

女人的气息如五月槐花一般馥郁,但宋建龙却被憋得喘不过气,他张开嘴,想要喘一口气,女人湿滑火热的舌头却趁机探入他口中,如痴如醉的乱搅

就在这一刻,一股热腾腾的酥麻从小腹冲到`胯`下`,少年`胯`下`那物件热腾腾`硬`挺了起来

少年一阵狂喜,这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力大无比,他翻身把女人压在炕上,热腾腾`硬`邦邦的`鸡`巴`,找准了女人`屄`缝,乱顶起来

小爷爷呀……你咋这么快就又`硬`了呦……女人撇开双腿,迎了上去。  

十五六岁的男孩子和年近不惑的熟女同时欢叫了一声,热腾腾`硬`邦邦的童子鸡,又一次插入了成熟妩媚的`屄`洞。

 

宋建龙犹如猛虎出匣,他觉得浑身充满了使不完的劲头,`胯`下`那物件越来越`硬`,越来越有劲儿,仿佛就这样干一整夜,都不会射出来

`胯`下`的女人酥了又软,软了又酥,滑腻腻的`屄`水儿流得一塌糊涂

宋建龙说不清自己`抽`插`顶撞了多久,只听到`胯`下`的女人一声接一声叫他小土匪,小爷爷。

他喜欢女人这样叫他,一个和母亲年纪相仿的女人,在自己`胯`下`跷着腿,掰着`屄`,把自己叫爷爷,这让宋建龙有一种强烈的征服感和成就感,一想到女人是自己同班同学的母亲,征服感和成就感愈发强烈。  

女人已经酣畅淋漓丢了好几次身子,身上的少年还是如饿狼一般,无休无止的`抽`插`顶撞

小爷爷呀……你让我缓口气吧……`屄`盖子让你撞得生疼……姨实在受不住了……少年不太明白`屄`盖子是什么东西,但顾名思义,猜想也就是`屄`上面那一处。  

少年意犹未尽的抽出`硬`邦邦的物件,被子早掀到一旁,他低头看了看,女人`屄`上面那一处确实有些红肿的样子,弯弯曲曲的`阴`毛`也有好多掉落了,粘在雪白的大腿根

女人娇喘吁吁,酥软无力的模样在灯光下极为动人,这让少年愈发按捺不住

姨……我还想弄哩……我轻着点,行不?

 

小土匪,你咋这么厉害哩,这么小点年纪,就这么厉害,长大不知要祸害多少女人哩!女人娇嗔着,随后又娇羞的说道:姨趴着,你从后面弄吧……女人翻身趴在炕上,肥肥白白的光屁股,娇羞而又妩媚的撅在了少年面前

 

姨,你撅着尻子干啥哩?让我日你尻子吗?少年疑惑的问。

女人有些惊讶,这个未经人事的孩子,咋会知道这事儿哩。  

胡说啥哩,你咋会知道日……日尻子……

听别人说的!

女人明白了,村里成年人大多口无遮拦,粗鄙`下`流`的脏话随口就来,也不顾忌身边有没有小孩子。 小孩子鹦鹉学舌,他们虽然不懂其中肮脏`下`流`的含义,但肮脏`下`流`的词汇却如父母一般丰富,等他们年纪渐长,自然会渐渐明白其中的含义。  

女人白了少年一眼,娇嗔道:瓜娃……从后面也能日`屄`哩……谁让你日尻子了……你知道的还不少……她一边说,一边把屁股翘得更高 一些,让自己的性器充分暴露在少年面前。  

撅起的屁股敞开了一切隐秘,少年兴奋而又新奇的凑到女人臀后,仔细窥探那里的风景

女人`发`情`的性器,如一朵妖艳的肉花,两片微张的`肉`唇`恰如花瓣,`肉`唇`外沿是不可名状的黑褐色,`屄`缝里却是娇嫩的粉红色,`屄`盖子上一丛黑茸茸的`阴`毛`,从大`阴`唇`两侧一直蔓延到肥臀正中心的`屁`眼`儿。

 

感觉到少年正在贪婪的审视,那`屁`眼`儿仿佛害羞一般收缩起来。

小祖宗……该干啥干啥……老这样看啥哩……看得人怪羞的……女人娇羞的说

大白尻子大`骚``屄`,好看哩!少年肆无忌惮的说着脏话,他直起身,握着`硬`邦邦的物件,探入女人湿滑的`屄`缝,搜寻进入的洞口。

后入原本是动物界最原始的姿势,女人摆出了这样的姿势,少年不仅迅速明白了女人的意思,而且毫无周折,勃起的`阳`物`便从女人臀后插入了如花盛开的性器

这是一种全新的视角体验和触角体验,女人耸撅着的光屁股,雪白丰腴的背,散乱的头发,还有不时偏着脸,看着他叫小爷爷的表情,让宋建龙极为享受,最美妙的是,随时可以伸手抓捏软绵绵的大`奶`子`,还有肥嘟嘟充满弹性的大屁股垫着自己的腰胯小腹,不仅每一次`抽`插`,都毫不费力,而且每一次`抽`插`,都能充分劈开那肥臀,插到最深处。  

`胯`下`的女人,又如哭泣一般连声哼叫起来:小祖宗……小爷爷……小土匪……你咋这么会日`屄`哩……你把姨的`屄`捅漏了呦……小爷爷呀……姨给你卖`屄`……姨给你流水儿……女人雪白肥美的臀,越来越昂扬的耸撅起来,褶密集的褐色`屁`眼`儿,不时翕张缩动,仿佛要说话一般,听着女人如泣如诉的声气儿,看着`胯`下`翕张缩动的`屁`眼`儿,宋建龙情不自禁挺起一根手指,照准女人`屁`眼`儿插了进去。

 

呀……小爷爷呀……女人浑身媚肉乱颤起来,`屁`眼`儿紧紧收缩起来,火烫烫箍紧了少年笔直进入的手指

 

女人激烈的反应吓了宋建龙一跳,他吓得赶紧抽出手指,一时有些无措。

女人浑身的媚肉依然颤栗不止,她回手紧紧抓住了少年的手

宋建龙以为女人抓住他的手是不让他乱动,但他很快就明白,自己完全理解错了

女人把少年的手按回自己敞开的屁缝里,然后极妩媚的哼叫着,自己抠着`屁`眼`儿,暗示少年再一次进入

宋建龙终于明白了女人的意思,看着女人自己抠`屁`眼`的模样,少年有一种莫名的快感和优越感,他拨开女人的手,然后挺着手指,又一次笔直的插入了女人火热的`屁`眼`儿。

 

呀……小爷爷……小土匪呀……

这一次,宋建龙不再害怕女人激烈的反应,他已经明白,女人喜欢这样。  

女人确实喜欢这样,多年来,女人的`肛`门`早被宋满堂`调`教`得极为多情,极为敏感。

 

事实上,女人的`肛`门`早已动情,方才少年说日尻子这话时,她几乎想要顺势做了这事儿,只是在这少年面前,她实在抹不开脸,做这样羞耻下作的事。

 

少年的手指第一次插入`肛`门`的时候,女人激烈的反应其实是泄了身子,当少年被她激烈的反应吓得抽出手指后,她再也顾不得羞臊,情不自禁把少年的手抓了回去,并且情不自禁自己抠摸了起来

此时此刻,少年的手指肆无忌惮在她最羞耻的排泄孔道中`抽`插`抠弄,她只觉得,那个羞耻的孔道失禁一般泌出了融融浆汁,宛如许多年前,宋满堂带着民兵抓她公爹的那个晌午,失禁的屎`尿`,恐惧而又无助的暖融融滑出来,那一刻,她竟然感受到了一缕极其羞耻的快感……女人心里充满了受虐的快感,她哼叫中的哭腔越来越明显,并且迷乱的叫道:

爷……我粑下了……爷爷呀……你把我尻子吓松了……你把我吓得粑下了呀……宋家湾一带的方言中,粑是一个行为动词,表示的是拉大便这个行为,方言中,把拉屎叫做粑或者粑屎。

女人的情结,显然已飘回许多年前那个恐惧而又无助的晌午,宋建龙却不明就里,他听到女人说粑下了,赶紧抽出手指看了看,手指上干干净净,并没有秽物,只是裹满了黏腻的浆汁,凑到鼻端嗅了嗅,也没有臭味,只是一股`淫`靡`的腥`骚`味

少年不再理会女人呓语般的哭叫,他觉得手指插`屁`眼`的同时`鸡`巴`还要插`屄`,这两个动作合在一起有些吃力,便舍弃了手指的动作,双手按着女人两瓣肥臀,挺着即将`喷`射`的`鸡`巴`,飞快的顶撞`抽`插`

啊……喔……男孩酣畅淋漓的嘶吼起来,青春期蓬勃的`精`液`又一次`喷`射`出来,一股接一股注入了成熟妩媚的女阴。  

小爷爷呀……女人也甜美的高呼了一声,`屁`眼`儿和`尿`眼儿甜美的痉挛起来,又一次`欲`仙`欲`死`丢了身子。

炽烈的`高`潮`渐渐消退,两个人一齐趴了下去,少年趴在女人酥软的背上,感受着女人酥软无力的屁股和酥软无力的`屄`洞,好久好久,`硬`邦邦的`鸡`巴`才渐渐疲软下来。  

小祖宗……你放开我吧……我……我想`尿`哩……女人娇羞的说

女人这样一说,宋建龙也觉得想`尿`:我也想`尿`哩。 那你先`尿`去……女人温存的说

宋建龙没有客气,他跳下炕,趿拉着女人的鞋子,照准屋角的`尿`盆子,酣畅淋漓的`尿`了一泡

少年`尿`完上了炕,女人这才下炕蹲在了`尿`盆子上。  

叮叮当当珠落玉盘的声音,吸引得少年不时伸着脖子看。

小祖宗,`尿`尿有啥好看的……女人用手遮掩着,娇嗔道

姨,你撅着大白尻子`尿`尿,好看哩!少年毫无遮掩的说。  

女人羞得低了头红了脸,其实,她最羞的是,方才被这男孩捅了`屁`眼`儿,虽说只是手指,也捅得她肠子唧唧咛咛活泛了,这时蹲在`尿`盆子上撒`尿`,只觉着后面想放屁,但当着这孩(故事)子的面,却羞得不敢放,她既要收紧`屁`眼`儿,前面的`尿`眼儿便很难畅畅快快放开,一脬`尿`只得断断续续滴答出来。  

终于勉强滴完了这脬`尿`,女人起身把桌上的凉开水给了少年一杯,自己喝了一杯,又重新晾了两杯水,这才重新爬到炕上

女人和男孩又一次相拥在火热的被窝里,只是他们的相拥却有些微妙的变化。

之前,都是女人在炕外侧,男孩在炕里,这一次,女人却不自觉的爬到炕里,如温顺的猫儿一般钻进被窝,钻进男孩怀里,仿佛一个小女人依偎着一个大男人。  

这微妙的变化,宋建龙感受到了

这一刻,少年心中充满了自豪和满足,他起身在自己衣兜里摸出了香烟和火柴,自豪而又满足的点上一支烟

 

建娃,你咋抽烟哩,你才多大,咋能抽烟哩?女人身心即便已被这少年征服,但母性的温存依然未减,看到少年抽烟,她依然忍不住干涉。

 

我从去年就开始抽了,东子和狗熊都抽哩。 少年不以为然的说。

你不怕你爹收拾你?

他不知道,我们都是背着大人偷着抽哩,在学校也偷着抽哩。 你还小,咋能学这些坏毛病哩……这有啥嘛,我爹自个都说,不抽烟不喝酒,活着不如一条狗,嘿嘿!女人被男孩逗笑了,她扭着男孩大腿里子的肉,佯嗔道:真是个小土匪,坏毛病学全了!宋建龙坏笑着,朝女人脸上吐了一口烟:就是,坏毛病学全了,现在还学会日`屄`了,不光会从前面日,还会从尻子后面日哩!嘿嘿!女人听出来少年是在取笑她,娇羞难耐的挥拳捶着少年:你再说,我就把你抽烟的事儿告诉你爹……这个和母亲一般年纪的大女人,此时的神情,全然是撒痴撒娇的小女人模样,少年知道,女人绝不会把他抽烟的事儿告诉他爹,他扔掉烟蒂,捉住女人的手,坏笑着说道:你敢告诉我爹,看我等会咋收拾你!你咋收拾我呀……女人撒痴撒娇的问道。  

少年忽的翻身把女人压趴在炕上,一根手指迅速探进女人屁缝,准确无误的顶在女人`肛`门`上

你敢告诉我爹,我日你尻子!男孩的手指,不由分说顶开女人肛眼,轻车熟路插入了柔腻火热的`直`肠`

呀……小土匪……呀……

 

女人的屁股条件反射一般夹紧,然而,却禁不住男孩肆无忌惮的`抽`插`抠挖

 

小土匪……小冤家……你饶了我吧……

肥美的臀瓣渐渐松开,羞耻的孔道又泌出了融融浆汁,女人的屁股情不自禁迎着男孩的手指撅了起来

女人如泣如诉的哼叫以及迎合的姿势,让宋建龙愈发兴奋,他的手指`抽`插`抠挖得愈发起劲

卟儿一声腻响,女人方才拼命夹回去的那个屁,在少年肆意抠挖之下,再也无法躲藏,丝毫都不由自主的释放了出来。

呀……女人羞叫了一声,她的屁股又一次条件反射般夹紧

嘿嘿,大白尻子放屁哩!女人的屁让十五六岁的少年觉得既好笑又刺激,这份刺激源自于窥探到别人隐私的快感和优越感,同时还有一种邪恶的得意,因为女人的屁是被自己抠挖出来的

`胯`下`那物件不知何时又`硬`邦邦挺立起来,少年抽出手指,掰着女人两瓣肥臀,`硬`撅撅的`鸡`巴`照准女人`屁`眼`乱顶

 

日你尻子!日你粑屎眼眼!日你放屁的眼眼!少年心里充满了邪恶的兴奋和狂热,这性感的肥臀,曾经是自己撸管时遥不可及的幻想,现在却被自己`玩`弄`得连屁都放了出来,他迫切的想要`奸`淫`女人臀缝中的排泄孔道,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完全占有。

 

女人最后一道羞耻的防线终于崩溃,她耸着屁股迎了上去,如泣如诉的呢喃。

小土匪……小爷爷……我给你……我啥都给你呦……。  

少年`硬`撅撅的`鸡`巴`毫无悬念顶开了熟女柔腻的`屁`眼`儿,窗外东风又刮得紧了,饱含着早春的料峭和早春的气息,偶尔灌进破败的砖瓦窑,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少年兴奋的嘶吼起来,熟女带着哭腔媚叫起来,这一切,在远离村落的砖瓦厂中回响,迅速融入呜呜咽咽的风声,淹没在早春的寒夜里       


推荐阅读: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