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并蹄莲 用你的坏东西把夜儿的那里塞满

 第一章

 

易天,请你起来回答下这个问题。

睡梦中的我被叫醒,看了看黑板上的二十六个字母,在看看讲台上的老师嘟囔了句:这个老巫婆,怎么老师老是针对我。 被称呼为老巫婆的老师名叫子夜其实并不老,相反的长得165 的身高虽然不算高挑但也不矮,一头披肩的乌黑亮丽秀发,面容精致一双小巧的嘴唇让人有种想亲一口的冲动,身材`前`凸`后`翘`和少女相比更偏向于丰满,三十五年的岁月磨去了她的稚 嫩留下的是成熟与性感,教师的身份让子夜又多了一份知性美

不会。  

简单的回答让子夜很生气秀眉紧皱说道:什么?那么简单的问题你竟然不会?你今年已经高 二了,成绩一直吊车尾,你好意思么?在这样下去你高 三怎么办?面对着子夜的训斥我眉头一皱嘟囔了一句:老巫婆,八成夫妻生活不和谐,导致内分泌失调了。 有意无意的我并没有控制音量,好这句话的声音竟然不小,瞬间全班的目光都投向了我,同学们似乎很佩服我敢这么说,有些人还暗暗向我伸出大拇指。

 

子夜则被我气得通红一拍桌子怒道:你给我滚出去,到走廊里站好。 轻佻的吹了声口哨我走出了教室。

无怪乎子夜会如此生气因为她不仅仅是我的老师还是我的妈妈,当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母子,子夜是我五 岁的时候带着一个小拖油瓶姐姐嫁给我爸爸的,可惜的是结婚三年我爸爸就出车祸死了,就这样子夜独守空闺了十几年,所以说我说的话也都不是瞎说。  

给我滚上楼做作业去,不做好不许吃饭 很明显我白天的话刺激到了子夜一回家就对我大喊

妈妈 这时楼上传来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走了下来,就是我的那个拖油瓶姐姐叫子雪,我这个姐姐长得亭亭玉立,面容精致,有着和妈妈一样的披肩头发,皮肤雪白,身材苗条,同样`前`凸`后`翘`的身材,外加上一双圆润修长的美腿在她的班级上绝对是班花级的存在

是不是,弟弟有惹你生气了?子雪乖巧的替子夜拿了双拖鞋,与我的顽劣不同若雪这是乖巧听话,年级第一的成绩也让子夜宽慰不少

见到女儿子夜心情好了不少对我说道:你看看你姐姐,多乖巧,你要向你多学习学习 我眉头一皱心理突然泛起一股霜意,背上包怪声的说道:唉,不是亲生的就是不一样阿。 一边说一边往上走

 

你说什么?你给我下来。 见我不理不睬子夜生气的就打算上来揍我,若雪急忙一把拉住说道

妈,算了吧,弟弟不是故意的。  

砰 我重重的关上门打开作业本望着作业心却一阵烦躁,索性本子一丢跳上床呼呼大睡起来,不知道睡了多久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弟弟你在么?子雪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我有气无力的说道:门没锁进来吧 子雪迈着性感的长腿端着走进我的卧室,把手指的盘子放在书桌上说道:

还没吃饭吧,这是妈让我拿上来的,快吃吧吃了在做作业。 说完还拿出一本笔记本说道:这是姐姐的上课笔记,你看看,今天的作业不难的 知道了。 我有气无力的回了句

 

见我这样子雪继续说道:今天的事我都知道了,你怎么能当众这样说妈妈,妈那么爱我们,她把希望都寄托在我们身上,你这样说她会很伤心的知道吗?子雪的话其实很对,但听在我耳朵里却是只有烦

其实要说起来要怪只能怪子夜嫁过来的时间不好,那时的我才五岁,虽然懂的事不多却也听过些有关后妈的不好传闻,外加上子夜之前的名声不怎么好,所以说一开始我对这个母亲就是有抵触的情绪,外加上父亲车祸去世后母亲对我们的严厉更是加深了原本小小的心结

一句:你烦不烦要你管刚刚要`脱`口而出,就看到子夜此时的打扮有点呆了,一头湿漉漉的秀发显示着她刚刚洗完澡,在温度的作用下脸色微微有点红润,身上穿着一件露肩T 恤虽然宽松却和微湿的娇躯贴合在一起,勾勒出两个玲珑的胸部,一条紧身的`牛`仔热裤包裹着小翘臀,而穿在那条完美双腿上面的纯黑棉质裤袜仿佛在向我挑衅:来呀,`扒`了我,这双腿随你玩 我感觉到自己的`小`弟`弟已经坚`硬`如铁,一种把她就地正法的冲动油然而生。

 

深吸口气强行压下冲动我说道:妈妈爱我?哪你呢?子雪一愣明显没想到我会这样问下意识的说道:小傻瓜,姐姐当然也爱你。 我要证明 我紧接着的说道。

 

你要姐姐怎么证明?

你让我摸你的腿。 我想也不想的说道。  

刷!子雪脸色一变怒道:你小小年纪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啊 说完转身就走,走到门口的时候

我突然冒出来一句:就摸个腿,就这样,还说爱我,都是假的,又不是让你`脱`光衣服让我`操`。 子雪转过身脸色气得铁青,紧咬银牙哼哼的瞪了我一眼

我得意的关上门坐到了椅子上,随手打开桌上的笔记本,顿时子雪那秀丽的字迹映入我的眼帘,看着记载详细的笔记本,顿时一股弄弄的悔意涌上心来,子夜人太好了,我这样说她依旧吧那本笔记留给了我,叹了口气我缓缓合上笔记本走到隔壁在门上轻轻敲了敲:姐姐,你在么?门被打开看着眼眶微红的姐姐我低下头轻轻的说道:姐姐,对不起。 子夜摇了摇头说道:我们是姐弟,没什么可说对不起的,你饭吃了么?见我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快去吃吧,妈妈也是嘴`硬`心软,饭菜都是她现烧的 说完还将奖励似的在我额头上轻轻一吻。  

因为没有血缘关系的缘故,我和子雪的关系与其说姐弟,不如说青梅竹马更加合适,所以她的一吻让我的心神一阵荡漾,一种异样的情绪戛然而生。 难得乖巧的点了点头说道:恩,姐姐我知道了。 说完走进房间写起了作业

每天子夜作为母亲都是第一个起床为两人准备早餐 你作业都做完了么?

见到我揉着眼睛走了下来冷冰冰的问道。

一条黑色的宽大喇叭裤,一件黑色职业西装,和一件白衬衫穿在子夜身上显得格外呆板。

 

我心里暗暗的说道:老是穿的那么呆板干嘛,不愧为老巫婆 嘴里却说道:做完了 子夜点了点头说道:吃饭吧,吃完上课去 我、子雪和子夜都是在一个学校,在离开学校不远的一个拐角处子夜停下车我们让我们先进学校,才把车停到教师专用的车库内

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是比较喜欢的课——物理,上课的老师姓郑荣今年四十几岁,讲课内容毫无生趣,之所以比较受欢迎完全是因为他绝对不拖堂,留的课堂作业也不多的缘故

下课 郑荣宣布了下课,三十秒后铃声响起他早已离开了教师。 而在另一边的子夜宣布下课后依旧替学生解答着疑问,因为这是上午最后节课。 当子夜走回教室休息室房间内只有郑荣一名老师

 

子夜老师,关于易天,我想和你谈谈

 

哦,易天又怎么了么?对于自己的这个儿子子夜也是无可奈何。

郑荣把鼻梁上的眼睛来缓缓走到子夜身边说道:易天,今天上课又睡觉了,你知道么?一边说还伸出手在子夜的`屁`股上揉捏起来

拍掉臀部的咸猪手子夜脸色不变的说道:是么?我回去后会好好教训他的,有郑老师那么好的名师授课还不认真听讲,他也太不像话了 听到后面半句话郑荣脸色一阵轻一阵白,自己是是么货色自己最清楚,上课讲课的时候不用心,在课外辅导班却极其认真

郑老师,你干嘛!放开。

 

休息室内没人,郑荣的胆子也大起来一把抱住子夜,右手在她的`胸`脯`上肆意揉捏着,嘴里说道:子夜,老师,下周又要月考了,这次考试比较难,易天同学要是还是最后一名这可不好说啊。 一边说着另一只手再次伸向了子夜的`屁`股上,狠狠的揉捏起来。

啊,啊,啊!不要啊,你放手。 酥麻的感觉从自己的臀部传了上来,子夜不由的`呻`吟`起来

不,不要,不可以,不可以的。

 

手上加重力量,郑荣一边`淫`笑`一边说道:小宝贝,只要你答应我,我月考的答案可以给你,到时候拿回去给易天背一下,考试还怕不过么?说完手上力量在加重了几分

 

啊、啊。 子夜娇喘了两声说道:流氓,放开我,不要捏了啊。 随着`下`身`的感觉加重,子夜感觉到自己的理智在慢慢丧失,十三年了整整十三年了,自从易天的父亲死后子夜的就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欲`望`,要是实在忍受不了就一直靠`自`慰`来解决,所以才会被易天说成夫妻生活不和谐而导致的内分泌失调。

见到子夜的理智逐渐被`欲`望`所代替郑荣再次`淫`笑`一下,摸着胸部的手解开了子夜的衬衫扣子,一边捏还一边说道:好滑,好软,想不到子夜老师平常冷冰冰的,胸部捏起来是那么舒服 正享受着突然就惨叫一声:啊!

当手触摸到自己的肌肤的那一刻子夜突然醒悟过来,一脚重重的踩了下去,随即挣`脱`了郑荣的拥抱一抬手一巴掌就扇了上去

 

流氓,`变`态`,你滚开 说着摔门就走,摸着自己的脸颊郑荣恨恨的说道:妈的,臭`婊`子,下次早晚有一天把你草的叫我爸爸 逃出休息室的子夜跑进女厕随便找了间关上门无力的靠在墙壁上,喘着气脑海中便是刚刚带来的酥麻感,双腿不自觉的摩擦着,呼吸也渐渐加重,手不自觉的就要往自己的胸部按去

 

子夜老师、子夜老师,郑荣老师、郑荣老师,听到广播后请马上到院长室,听到广播后请马上到院长室。 学校的广播无疑把子夜从`欲`望`中惊醒,整理了下有点褶皱的衣服走向校长室

学校校长叫徐舒凡,年纪约五十五岁身上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整个人显得神采奕奕,同样的他也是子夜在读师范的时候的教授。  

徐舒凡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睛看着面前的两人说道:本校和贫困地区学校结成兄弟学校的事情你们知道吧。 见到两人的肯定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现在兄弟学校哪里希望我们能派一名优秀教师去哪里支教,经过学校协商,郑荣老师这个光荣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你原来的年级主任这个职务由子夜老师暂代。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郑荣和子夜都是一脸的吃惊,郑荣更是一脸的失望,年级主任这个职务在我们学校权利虽然不大,但也算能说得上话的。 更何况以他的阅历看得出子夜刚刚发生了什么,他相信自己只要加把火这个块肥肉早晚到手,可此时却……子夜急忙说道:校长我,何德何能能担任年级主任?请校长另谋高就吧

徐舒凡微微一笑拿出一份考卷说道:你看看这个。 子夜接过考卷一看发现这是这次月考的英语试卷,分数不高只有六十分,署名——易天

 

紧接着徐舒凡有拿出一份排名表说道:我没记错的话上个月,易天的成绩还是在全年级倒数前三的吧,看看才一个月竟然变成了年纪下游偏上了,这都是你的功劳啊 所以给自己点自信,我相信你能胜任年级主任的 出了校长室,郑荣酸酸的说道:子主任,恭喜了,祝你在新岗位上工作愉快。 虽然对新的职位并没多大兴趣和信心但能`脱`离郑荣的纠缠也让子夜心情大好爽快的说道:哪有,郑老师您才是在新岗位上多加努力才是。 。

 

第二章

 

妈,今天怎么了?那么开心?见到自己的妈妈难得开了瓶红酒子雪,还给自己和易天倒了杯果汁于是奇怪的问

 

子夜给自己到了一小杯红酒,说道:妈妈,升年级主任了,你们说值不值得高兴?哇!子雪端起面前的果汁高兴的说道:妈妈好厉害,恭喜妈妈。 我没有举杯却也淡淡的说了两个字:恭喜 子夜看了看我说道:易天,你这次进步很大,成绩已经到了下游偏上了,继续努力,妈妈相信你 我没有说话,子雪再次端起酒杯说道:弟弟也好厉害,来姐姐和你干一个。 面对子雪我的态度也好了很多拿起酒杯一碰杯说道:多谢姐姐,我会努力的。 收拾完碗筷子夜欣慰的看了眼在奋笔疾书的子雪,走进我的房间

我家的房子原本是一间普通的两室一厅房子,而隔壁是一间带小客厅的一室一厅,刚来的时候我父亲和子夜一间,我和子雪一间,后来隔壁的住户搬走,考虑到我和子雪以后的年纪越来越大住一间早晚不合适,于是一合计索性买下了隔壁的那套房,爸爸和子夜住那套一室一厅,原来的房间我住,为了进出方便把隔壁原来的门堵了,在我房间内重新开了扇门

见到我也在努力子夜走到我的跟前轻轻的摸了摸我的头对我鼓励的一笑,走进自己的房间开始备课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中国名人故事)逝,或许今晚高兴而喝了点酒的缘故子夜觉得自己有点口干舌燥,白天被郑荣猥亵时候的那种快感又慢慢的涌现出来,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钢笔不知为何有种面红耳赤的感觉 犹豫了下盖上笔帽咽了口口水,缓缓按上了自己的`私`处`。

 

嗯。 钢笔刚刚点了上去子夜就娇喘了一声。

嗯、嗯,啊、啊、啊……钢笔轻轻转动子夜的娇喘越来越厉害,身体逐渐的开始发热,左手持笔不停的转动,右手缓缓解开白色衬衫的三个扣子,探入衬衣在自己的`胸`脯`上不停的揉捏着。  

哦 左手轻轻一`用`力`钢笔一点子夜发出一声娇喘,右手解开古板西裤钢笔继续在自己白色的`内`裤`上旋转着,时不时的按一下。  

舒服,好舒服……此时的子夜完全迷失在自己高涨的`欲`望`当中

 

仿佛手上的钢笔已经化为自己期盼已久的男人,正在自己的`两`腿`间`隔着`内`裤`正`舔`着自己的`小`穴`一般。

男人的舌头时而`舔`着自己,时而把自己的`内`裤`顶到自己的`小`穴`当中,时而把自己的`小`穴`整个含入嘴里,不停地`吸`吮`

不要吸,那里脏。

 

男人没有理睬子夜的话反而吸的更勤快

 

哦哦,好舒服啊,好舒服,不要,不要在`舔`了,我要,给我啊……只见`两`腿`间`的男人`淫`笑`着站起身,`胯`下`粗大的`肉`棒`挑开自己的`内`裤`深深插入自己的`蜜`穴`当中

啊……

一股冰凉的感觉传遍子夜全身,男人、`肉`棒`、快感全部消失,剩下的只有一个在`自`慰`的自己和插入`小`穴`的钢笔

 

缓缓抽出钢笔子夜重重的靠在了自己身后的老板椅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股孤单、失落和空虚的感觉涌上心来,现在的她无助的就像一只小动物一样,只渴望自己能被人抱在怀中好好的呵护

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到自己的精神恢复了些许,看了看钟时间已经指向了十二点,整理了下桌子上的东西打开门见到我和子雪都已睡下于是安心的走入浴室。  

温热的水从莲蓬头里喷出,顺着子夜的娇躯流下,在蒸汽的作用下肉色的脸上还是泛出红晕,轻轻的叹了口气,放下莲蓬头任由热水冲刷着自己的`蜜`穴`,双手在自己的`胸`脯`来回抚摸。  

此时的她早已被`欲`望`所淹没,左手拿起莲蓬头,右手把`蜜`穴`分开不停的冲刷着。  

好爽,好舒服……此时的子夜再也无法忍受热水给自己带来的快感,莲蓬头换到了右手,食指和中指就这样直接插入那道缝中

哦,哦,我好舒服……白天的一切、晚餐时酒精的作用、加上在书房的的`自`慰`终于让她被理智完全淹没

 

烟雾缭绕的浴室中,子夜面前再次出现了那名男子

你来了。  

男子没有说话,甚至没有动只是站在哪里,子夜走上前跪在浴室的地上双手把那粗大的`肉`棒`握在手中爱抚着说道:你究竟是谁?每次就这样来了,又一声不响的走了。 见男子没有反应,子夜继续说道:这次多留一会好么?陪我说说话,好么?说着抬起头幽怨的望向男子的脸庞。

这个动作子夜做过很多次,但每一次她都无法看清男子长什么样,这一次也是一样

唉。 子夜幽幽的叹了口气,迷人而又性感的小嘴直接把那根的`肉`棒`直接含进嘴里,仅仅含入一半子夜的小嘴已经被塞得满满当当,无奈下只能右手握住`肉`棒`的末端连同着脑袋一直移动着,时不时的还吐出`肉`棒`用舌头`舔`一下`马`眼`,然后再次含入,左手则几乎下意识的在自己的`下`体`扣动着

这样的我,你喜欢么?似乎明白眼前的男人那里得不到任何答案,说完这句话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双腿分开呈M形,双手`扒`开`小`穴`说道:如果你喜欢就进来吧,用你的坏东西把夜儿的那里塞得满满的,夜儿要你 男子走上前`下`体`一送`肉`棒`的一半就插入子夜的`小`穴`当中

 

啊,痛,你轻点。

似乎没有听到子夜的话一般,男子一`用`力``肉`棒`整个插入,强大的力道让子夜整个人都躺倒在地板上

求你,轻点,夜儿痛 子夜的哀求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男子依旧粗暴的抽送着,每一次都是一直插到底

啊……好深,好舒服,就是这感觉,夜儿,夜儿好久没感受到了,`用`力`啊……粗暴的抽送让子夜得到了充分的满足感,特别是那种顶到`花`心`的感觉是子夜许久没有感受到的 到了后来子夜停止了`浪`叫`,整个人躺在浴室的地板上,贝齿紧咬着下嘴唇,性感的小嘴里发出阵阵娇喘,享受着粗暴所带来的快感。

不行了,夜儿不行了 终于粗暴的抽送再次让子夜开口,她能感到自己快`高`潮`了,男子似乎也感受到了子夜的变化,抽送再次加快。  

啊、啊、啊,快`拔`出`来`,不能,不能`射`在`里面,求你了,快`拔`出`来` 男子自然不会理睬子夜,相反抽送的频率更加快速

子夜能感觉到快感越来越强烈,停止了哀求因为似乎射不`射`在`里面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她需要那根`肉`棒`把自己送上`高`潮`的顶峰。

啊……随着一声喊叫,子夜`下`体`猛烈的颤抖起来,`潮`吹`伴随着`高`潮`同时到来。  

浴室内水热水依旧在流淌,刚刚`高`潮`的美妇虚`脱`般的躺在地上喃喃的问道:

你还会再来么?

然而她没有发现原来紧闭着的浴室门不知何时被打开了一条缝,手机透过缝记录下了刚刚的一切

拍下这一切的自然是我,消灭完今天的作业我百无聊赖的靠在位置上,不一会隔壁房间就传来了阵阵娇喘,透过门缝书房发生的一切被我全部看在眼中

 

看着子夜的一举一动我被惊呆了,这真的是课堂上那个穿着古板西装的老巫婆?衬衫头三个扣子被解开,`小`穴`还插着一支钢笔,望着虚弱的靠在椅子上的子夜,我突然有种把座椅上的那个人往床上一丢,然后狠狠`凌`辱`的冲动

 

深吸口气我强行压下了那股冲动,随便冲了把澡就跳上了床

躺在床上的我满脑子都是刚刚的一切直到深夜,浓浓的倦意刚刚涌上就被开门声驱散,朦胧中的我正好看到子夜走进浴室的背影

我再也没有丝毫的睡意起身下床来到了浴室门口,水声掩盖了原本就不大的开门声,衬衣已被`脱`下出现在面前的是一件极为古板的抹胸,我心里嘀咕道:

都什么年代了,还穿这种东西

 

双手伸向后背拉开抹胸的拉链一对`巨`乳`失去了束缚显现出来,竟然达到了38F,我被惊呆了,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后妈竟然会有如此胸器,几乎是下意识的我拿出手机按下了录像键

我的天哪,这要后入的话,简直要爽死了 见到子夜`脱`去西裤露出的肥美丰满的`屁`股我心里不由的说道

你来了 子夜的话吓了我一跳下意识的一回头发现后面空无一人,才发现此时的子夜双手握着莲蓬头问道:你究竟是谁?每次就这样来了,又一声不响的走了 顿了顿继续道:这次多留一会好么?陪我说说话好么?问完向上瞟了眼然后像`口`交`一样的把莲蓬头含进嘴里来回移动着脑袋,`淫`荡`这是我现在唯一能想到的词,一会后子夜吐出莲蓬头插入了自己的`蜜`穴`,伴随着抽送带来的`高`潮`,子夜躺在了地板上,而我带着自己涨得发`硬`的`肉`棒`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清晨,我揉着眼睛打着哈欠来到饭厅,昨天回到房间我怎么也睡不着,无奈之下只能看着岛国的爱情动作片,直到五点才迷迷糊糊的眯了一会

你怎么了?一脸的没精神 子夜对我依旧是冷冰冰,我瞟了眼她,此时的她又换上了宽大古板的西装,38F的胸围和肥美丰满的`屁`股被完好的隐藏。

 

但现在的我见到昨天发生在浴室的一切,此时在觉得子夜就好像什么都没有穿一样,丰臀`巨`乳`在我眼前不停的晃悠,眼睛也不由自主的扫上了胸部。

 

啪 子夜重重的拍了下桌子说道:你往那你看?现在都几点了,还不快点洗脸刷牙,你又想迟到是不是?我眉头一皱白了子夜一眼无奈的上楼洗漱

 

妈的,`骚`女`人。

 

我一边刷牙一边想着

昨天在浴室那么浪简直和AV里面的那些女忧一样`淫`荡`,现在又装什么贞洁 想到`女`优`这两个字我顿时想起了昨晚看的一部片子,那是一部母子之间的片子,母亲因为寂寞而`自`慰`,然后被自己的儿子发现,强迫发生关系后又被`调`教`,最后在一场群P后那位母亲彻底堕落成为玩物。  

想到这里我脑海中浮现了在子夜身上试试看的想法,就这样在我心中对子夜原本就极为稀薄的母子关系被彻底舍弃,再次下楼我眼中的她已经不在是一个讨厌的妈妈而是一个早晚属于我的玩物而已。  

说起来在学校我虽然不是一个好学生,但也是个很有名的人物,我似乎在打架方面很有天赋从小跟着警察老爸学习过格斗术,而且又有过奇遇,到现在绝对是胜多输少,这点名声也是这样来的

走进校门我并没有走往自己的班级,而是来到了高三年级,在六班角落的一张书桌前站定,对那名面前的学生说道:李宇,你出来下,我有事找你。 被称为李宇的人大概比我矮小半个头,虽然长相普通确实学校比较有名的崇石帮的副帮主,学校高手排行在百名以内

天哥,您找我有什么事?我虽然不属于任何学校任何一个帮派,不在学校高手榜排名当中,但是李宇和我曾经交过手,只用了三拳就让他服服帖帖,所以他对我一直都是客客气气。

我问你,我们这里买东西最好的地方是哪里?虽然我问的不明不白但是李宇从我的眼神中明白了什么说道:天哥,您到云湖路四十八号就行,那里的东西最全,最好。 我疑惑的问道:哪里不是韵心大`药`房么?你别忽悠我 李宇赔笑道:哪能呢。 说着凑到我耳边耳语了几句随后道:天哥,照我说的就行。 我点了点头说道:忽悠我的话,你自己知道后果 李宇急忙说道:不敢,不敢,我哪敢忽悠您呢,不过天哥,加入我们的事情您看 没有回答只是白了他一眼就走回了自己的教室

刚回到座位同桌石头就凑了上来问道:诶,小天,你听说郑荣调去外地的事情么?石头并不是他的外号而是他确确实实的名字,也不知道他父亲怎么想的。

 

我还没回答身后的一个声音传来:是啊,不知道谁来当我们的物理老师,万一又是一个老巫婆一样的人就麻烦了 说话的人叫傅贵和石头一起都是我的好朋友,我们三个人合在一起有个外号叫富十一,我耸了耸肩说道:有什么可猜的?第一节不就是物理课?到时候不就知道了?哒、哒、哒……

随着一阵高跟鞋的响声响起,整个教室都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新来的物理老师。  

新的物理课老师大概28岁面容精致,特别一双眼睛水汪汪了的,一身黑色的连衣裙,裙摆到膝盖上方大概一个虎口的位置,黑色的裤袜包裹着修长的美腿,穿着高跟鞋的她身高竟然达到了将近一米八,脸和身材的比例竟然达到了1比9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九头身美人,属于那种和子雪差不多一个类型的美女,`硬`要区别的话子雪的身高矮了些差不多大概八头半左右,而她腿稍许短了些,腿身比例及不上子雪。  


推荐阅读: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