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乱欲我和表姨妈的性福

我和表姨妈的性福

 

今年九月,在市委接待处工作的梅子通过关系把我调到市政府机要处工作

 

接到梅子的电话后,我异常兴奋,梅子告诉我,单位不能解决住房,正好她在军分区招待所有一套一室一厅一卫的房子,平时只是因为工作忙的时候在那里小憩的,条件还不错,暂时我就住在那里,等安顿下来后再考虑买房的事。

 

我说道:梅子,我真的要好好感谢你。 一旁的妈妈也特别高兴,一个劲地说梅子就是有情义,虽然当了领导,但还没忘了她这个老姐

梅子是我的表姨妈,不过,虽然辈分大了我一辈,梅子的年龄却和我一样大,今年都是三十岁,实际上她比我只大了三天 听姥姥说,我们出生那会儿,她母亲奶水不足,而我母亲的奶水则非常充盈,那时候家境不是很好,因此,梅子出生后仅仅两天,姥姥便把她抱到我娘的怀里,从此我娘便把这个表妹当作自己的女儿一样喂养

就这样,我和梅子自小便一起吃住,一起上学,一起玩耍,但是我自小就不愿称她为姨妈,只肯叫她梅子姐。 外人不知道的,真的常常把我们当作兄妹呢

 

梅子是个标准的江南水乡女子,肤色红嫩,凸胸翘臀,个子虽然不是很高,大约一米六多一些,但是身形窈窕丰满,腰肢柔软,显得千娇百媚,风态万千

 

她本来是学医的,但是几年前她嫁给市公安局一个副局长后,便调到了市委秘书处,并且在很短的时间便升任了接待处处长

我和姗姗结婚也是梅子牵的线。 姗姗是梅子原来的同事,在市立医院当儿科医生 她是个不错的女孩,不但貌美如花,兼且性情温顺,知书达理,深得我父母的喜爱 美中不足的是我们两地分居,所以结婚两年了,我们都还不敢要小孩,母亲为这事絮絮叨叨地念了不知多少遍,便托梅子帮忙找些门路。 本来我并不是抱很大的希望,没想到梅子办事的效率这么神速,不但办好了,而且把我安置到了市府机关

报到那天,姗姗正好下乡会诊,我先到单位办理了有关手续,然后去了姗姗家看望他的父母。 吃过晚饭后,梅子才把我带到了她住的房间。  

卧房不大,装修也很简单,色调以暖色为主,整体看起来显得异常的温馨和雅致 一张金色的金属床占据了卧房的大半空间,床上的被子是梅子给我新买的,散发着淡淡的花香 床头挂着梅子的一张巨幅半身像,开着低胸的梅子`双`唇`微抿,媚眼如丝,一改平日里的秀气端庄,美艳里露出些许妖冶,胸前的那两团`肉`团`鼓囊囊,亮晃晃,我一时竟然有些讶异,直到梅子推了我一把,我才有些不好意思的回过神来。

梅子问道:你看什么呢?

我掩饰了一下自己的神情,说道:我第一次看到你这样的照片,觉得有点奇怪

梅子道:奇怪什么呢?

 

我说道:说真的,在我的印象中,你一直就是淑女形象,但是你的这幅相片给了我不同的感觉 梅子说道:是吗?什么感觉?说给我听听。

我端详了一会儿梅子的相片,说道:一句话说不清楚,但是我想,也许这是你的一种本色,美丽,自然,渴望和追求

梅子的神色有些忧郁,许久,她把一串钥匙递给我,说道:这就算是你的安乐窝了。

我走上前去轻柔递拥抱了一下她,说道:梅子,真的谢谢你

梅子笑道:怎么你和我还需要这么客气吗?

 

我问道:办我调动的事,是不是很难?

 

梅子道:只要是你的事,再难我也会想办法。

 

梅子离开后,我看了一会儿书,但是精神一直无法集中,于是象往常一样,一边打`手`枪`,一边和姗姗煲了一顿电话粥。 我和姗姗两地分居两年多时间,聚少离多,因此,大部分时间要靠打`手`枪`来解决性需要 久而久之,姗姗也知道了我的秘密,所以每次打电话的时候,姗姗总会说些诱惑我的话

 

姗姗接到我的电话,非常的兴奋,她问我:老公,想我了吗?

我的眼睛却直瞪瞪的地盯着床头梅子的相片里那丰满的`奶`子`,随口道:想啊,现在我就想。  

姗姗道:老公,你现在想什么啊?

我一边`套`弄`着自己的大`鸡`巴`,一边`脱`口说道:我想肏`奶`子`

姗姗窃窃地笑道:老公,想就`用`力``肏`吧。 要命的是,我那`硬`得发烫的大`鸡`巴`一直到我放下电话都没能射出来 放下电话,我洗了一个冷水澡,神不守舍地翻起梅子的东西来。

 

梅子的衣柜,尽一色全是高档的服饰,新潮的围巾、不同品牌的帽子、充满`情`趣`的各式内衣。 床头柜下层抽屉,尽是`避`孕`套`、润滑液之类的东西,还有一个`跳`蛋`和一个长长的塑胶`鸡`巴`,再翻看其它的抽屉,竟然找到一本梅子的相册,照片上的梅子或着`情`趣`衣裙,或一布半缕,不但千姿百态,而且风韵十足,最后一张照片则是`全`裸`的正面照,酥胸高耸,她十指交叉迭放在小腹下,隐约可见那里光亮洁白,一毛不生。

端庄秀丽的梅子的另一种形象令我血脉喷张,不能自已 我不住的把玩着大`鸡`巴`,满脑子都是梅子的媚态,幻想着肏梅子的情景,良久,终于在嗷叫中把浓浓的`精`液``喷`射`了出来

第二天午饭后,正想补一下昨晚的觉,梅子却过来了,她告诉我说喝了点酒,过来歇会儿。 看她满脸通红的样子,应该不是喝了一点点吧。  

我给她拧了个热毛巾,关切地说道:梅子,饮酒过量很伤身体的,以后少喝些

梅子有些醉意地说道:我就是干这个的,不喝行吗?你们男人啊,不就是喜欢这样吗?

想起昨晚的情景,我突然心跳加速,为了掩饰,我帮梅子从衣柜里拿出她的睡衣,说道:你换衣服睡吧,我去外间等等。  

我掩上卧房的门,在外间等着,但是好一会儿都没有听到她的动静,我推门进去一看,梅子已经横躺在床上睡着了。 她的西装制服凌乱地散落在地上,虽然穿上了睡衣,但是上衣的扣子却没有扣上,水红色的`胸`罩`完全露了出来。  

我的心蹦蹦直跳,弯`下`身`去,把梅子的身体扶正,然后替她盖上被子。 就在我刚要起身时,梅子却突然伸出双臂,一把搂住我的腰身,我似乎听到她梦呓般地叫了声:老公

 

我不敢挣`脱`她,当然,在我的潜意识中我也根本不想、不愿挣`脱`她的怀抱

 

虽然我们俩之间隔着一层薄薄的被子,但是梅子身上散发的清淡的香味,突然让我有了一种依恋、痴迷的感觉。

紧紧地贴着她,我的小腹阵阵发热,已无法克制自己的冲动 我轻轻地拿开盖在艳小腹上的薄被,这时梅子动了一下,换了个姿势昂面躺着,双手放在小腹上,双腿稍稍叉开 睡袍紧紧地贴在身上,将整个身体完美地勾勒出来,两个大大的`奶`子`在睡袍下高高的耸起,我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两颗`奶`头`的形状,在她两腿根间,有一个包圆弧状像小山突起,啊,那就是让多少人想念的地方!

尤物!`淫`娃`!我热血沸腾了,我把目光拉向了梅子的`奶`子`,两团肉丘随着呼吸起伏着,我抛开了心中残存的一丝理智,将右手放在了艳子的`乳`房`上,薄薄的睡袍并不能阻挡梅子带给我的那种略微有点抵抗的弹性,我开始轻轻地揉搓,手掌和衣服摩擦发出了轻微的沙沙声

 

我轻轻地抚摸着她丰盈的`奶`子`,轻轻地,轻轻地捏她的`奶`头`,一会儿,我感到`奶`头`涨`硬`了不少,又似乎有点柔软。 但梅子似乎仍在梦中。 我开始抚摸她的诱人的蜜处,隔着睡袍,软软的又厚又大,轻轻地抚摸几下后,我掀起她睡袍下摆,只见红色的蕾丝边小裤紧绷在她胯间,刚好遮住她蜜处,饱满的`阴`户`紧贴在白色的`内`裤`上,鲜嫩的`肉`缝`,毫无保留地印了出来。

我将手伸了过去,轻轻地覆盖在了那妙处,正如我从照片中看到的,那里没有一根`屄`毛,那种特有的柔软就从我的手掌传向了我的`下`体`,不同的是,当它传播到我身上的时候就变成了一种坚`硬`,我的中指轻轻地在两片`阴`唇`之间滑动着,细细地体会着那种柔滑细嫩的肉感渐渐地,梅子的身体开始有了变化,我可以看到`内`裤`中央部分的湿度明显比周围大了,她的两片`屄`唇竟然开始缓缓地蠕动,被不断渗出的`淫`水`浸的湿滑的`内`裤`裆部慢慢地勒进了两片肥嫩的淫唇中间,散发出`淫`靡`的光泽。  

梅子的身体开始有些扭动,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醒了,但是我相信她不可能会真的把我当成了她的丈夫 她呼吸明显的加快了,面泛潮红,双目禁闭,鲜艳的小嘴微微张开了,散发出了一股慵懒快意的春情,两条大腿也不时地颤动着

 

我褪下了她的小`内`裤`,一下子,那丰满的蜜处展现在我眼前,只见那里晶莹丰硕,两片嫩红的`阴`唇`夹在丰臀玉腿之间,宛如`花`心`,楚楚动人,鲜肉外翻,清晰的纹路,一样的细嫩,她娇嫩的`阴`唇`微微分开……做过美容的蜜处真是美丽极了。 让男人更爱了,我想,当我的`鸡`巴`来回抽动时,那是多么的美妙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梅子开始了梦中`呻`吟`起来,双腿也不自主地分了开来 我已`脱`光了衣服,用那又`硬`又长的挑逗着梅子湿漉漉的小`屄`,轻轻捅着,敲着,梅子在梦呓中竟叫起来:呜……好舒服……

几个回合之后,梅子已经发出了娇喘和`呻`吟`,我紧紧地抱住她,`下`身`一`用`力`,整根`鸡`巴`全根尽没 梅子啊!地叫了一声,手指使劲地抓捏着我的后背。 我让`鸡`巴`深深地抵住梅子的`花`心`,然后一口吻在她性感的嘴唇上,把舌头顶入梅子口中。  

梅子丰满的身体极其柔软、无比滑腻,压在上面,尤如置身于锦缎、丝绸之上,那种细软的、湿滑的感觉简直让我如痴如醉。 啊,梅子的身体已经完全属于我,艳子的一切都归我所有 我尽情地享受着梅子的身体,`吸`吮`梅子的口液,亲吻梅子的`乳`房`,体会着她的`欲`望`

梅子两条大腿更加有力地夹裹着我,她伸出手来抚摸我的头发,`淫`荡`地叫了起来:哦,老公我要,快点,`肏`我`……

我抬起身来,跪在她的胯间,我一边捅插着一边美滋滋地瞅着 随着我`抽`插`速度的加快,梅子的`屄`也似乎急剧地收缩。 此时,她的全身不停的抽搐、痉挛,满头的秀发散乱地披散在席梦思上,她紧闭双眼,两颊绯红,我每一次的插入都使她丰满雪白的大`奶`子`不停地颤动。

 

我将梅子的双腿撑得更开,做更深的插入。 大`鸡`巴`再次开始猛烈`抽`插`,`龟`头`不停地撞击在她的`子`宫`壁上,使我觉得几乎要达到她的内脏。 她眉头紧锁着,牙关紧咬,强烈的快感使她不停的倒抽冷气,`喉`咙深处不停的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啊……恩、恩、恩……喔喔……

我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抽的越来越长,插的越来越深,似乎要把整个`下`体`全部塞进梅子的荫道里。 她全身僵直,臀部向上挺起来,主动的迎接我的`抽`插`。 她的小嫩`屄`里滚烫粘滑的阴液就越涌越多,溢满了整个荫道,润滑着我粗`硬`的`鸡`巴`,烫得我的`龟`头`热腾腾滑溜溜愈加涨大 我的每一次抽出都带出一股热粘的阴水,每一次插入都挤得梅子的阴水四射,唧唧的向外漫溢,浸湿了我的睾丸和她的`阴`阜`。 我意识到梅子已经沉浸在我们高亢的`性`交`的`欲`望`之中了,现在她已是身不由己的在我的掌握之中了。 她的双臂紧紧的搂着我弓起的腰肢,丰满的`双`乳`紧贴我的胸膛,她挺直的(故事)脖颈向后拉直了,头发飘洒在席梦思上,我低低的吼着,把梅子的`屁`股抱得更紧,弄得更深,更加有力。 我双脚有力的蹬着席梦思,两膝盖顶着她的浑圆的`屁`股,胯部完全陷进她的的双腿之间,全身的重量都汇聚在`鸡`巴`上,随着我腰肢的上下左右的伸张摆动,我聚成肉疙瘩的`屁`股猛烈的忽闪纵动,一上一下,一前一后,一推一拉,进进出出,忽深忽浅,一下下的狂抽,一次次的猛插,把我旺盛的涨满的`性`欲`尽情的在她的体内发泄……一阵阵的酸,一阵阵的痒,一阵阵的麻,一声声的喊,强烈的快感从梅子的荫道和我的`鸡`巴`的交接处同时向我们身上扩散,梅子在`呻`吟`,我在喘息,梅子在低声呼唤,我在闷声低`喉`……喔……喔……咦呀……受……不了…………我们互相撕扯着,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天在转,地在转,,一切似乎都都不复存在,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只有粗`硬`的`鸡`巴`被梅子的嫩`屄`紧紧的`吸`吮`着,我们的快感交融一起,身体缠绕一起,突然间,一切都静止了,在静默的等待中,我浑身的血液象数千数万条小蛇,急剧的集聚在我的阴囊,如同汇集的洪水冲开了闸门一样,一股滚热粘滑的`精`液`象从高压水枪里射出的一条水柱,从我的`阴`茎`里急射而出,尽情地喷灌进梅子的嫩`屄`深处……一刹那间,梅子的身体象被电击了似的痉挛起来,白藕般的双臂死死抱住我满是汗水的背脊,两条粗壮的大腿更是紧紧的缠住我的腰,喔喔……嗯嗯……啊……一阵急促的`浪`叫`声仿佛是从梅子的`喉`咙底部被压出来似的。 随后,梅子那微微突起的小腹开始一阵一阵有节奏的收缩,鼻腔里发出一声声的哼叫,我心里明白这是梅子的`高`潮`之歌。

 

宣泄,宣泄……我精疲力尽地趴在梅子颤抖的身子上喘息着,等待着`高`潮`慢慢平息。

我们很久都没有说话,也许,一切都是这样的自然,以至于我们都没有去想这是不是一种对天伦的背叛

梅子紧紧地搂住我,纤细的手指在我的后背游走。 终于我听到她在我耳边轻声底说道:乖孩子

我双手轻轻的抚摸她的`奶`子`,用嘴唇在梅子的耳朵上摩擦。 梅子把脸转过来把嘴唇交给我 我搂着她,低头轻吻着她的香唇,舌头在她的嘴里搅动 我挑弄着她的舌头,让她把舌头伸进我嘴里,`吸`吮`着 她的嘴唇含住我那舌尖`吸`吮`,热情的狂吻,着涂满口红唇彩的舌头在口中交缠

我喜欢你,梅子 我轻轻说道。  

真的吗?梅子问我道。  

当然,记得当初你问我想找什么样的对象吗?我问道

梅子回答我道:记得啊,你说照我的样子找就可以了

我认真地说道:梅子,你知道吗?在我的梦里,在我的记忆深处,你的影子无处不在

梅子说道:其实我也一直都爱着你,可是我们的辈分让我不敢有非分之想。

我问她:今天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是我,对吗?

梅子说道:是的,我知道,我渴望你要我,渴望你`肏`我`。

 

梅子告诉我,她的丈夫因为抓捕罪犯,`阴`茎`曾严重受伤。 结婚后虽然经过了医治,但效果不好,每次肏`屄`的时候,他的`鸡`巴`都不能完全勃起,偶然勃起也无法持久 从丈夫那里,梅子根本得不到美妙天伦的享受

梅子的经历让我异常感伤,造化弄人,有谁又是真正幸福的呢

梅子说道:我要你再`肏`一回,等姗姗回来了,今天你就不能`肏`我`了

我把梅子抱在怀里,抚摸她丰弹的`乳`房`,轻咬着她的耳垂,一只手移到她的大腿上,抚摸着她的`大`腿`内`侧`,梅子闭上眼睛,依靠在我怀里,大腿微张,我抚摸到她的腿间 我用手指轻轻地揉着她刚才被我`奸`过的地方,撩逗着她,她的`淫`水`渐渐地又渗了出来。 我扶起她,撩起她睡袍下摆,然后站起来

 

梅子捧着我的阴囊,把我的`鸡`巴`一口吞了进去,她的舌尖在我的`龟`头`上绕着圈地`舔`着,间或还把我的蛋囊吸到嘴中,那种酥麻的感觉一阵阵的冲击着我身上的每一根神经。

我让梅子跪在床沿,从床头柜里取出`跳`蛋`,把震动的`跳`蛋`塞进梅子的嫩`屄`,然后从背后把`鸡`巴`顶了进去

梅子雪白的`屁`股慢慢的转动,一圈一圈的扭着,我双手扶着她的腰肢,渐渐加快转磨的速度,发出一阵阵`淫`浪`的肉声

几分钟后,艳子的`套`弄`更剧烈了。 她转过身来,双腿高高地搭在我的肩膀上,仰起头不顾一切的忘情嘶喊。  

我抱起她,由床走向化妆桌,一面走一面挺动腰部,让`肉`棒`在她穴内一跳一跳的,继续不断的刺激她 我把她放到化妆台上,背靠在大玻璃上,我抬起她的大腿向两旁分开,猛力的抽动,吞吐`鸡`巴`的快感让梅子连续不断的`高`潮`,梅子已经忍不住喊了起来:老公,`用`力`,`用`力``肏`我`,再`用`力`,肏烂我的`骚``屄`, 哦,快啊!

我让她背转身体趴在沙发上,上身伏下,浑圆的`屁`股高高翘起,我两手扶着她的美臀,手指分开她的`阴`唇`,`龟`头`轻轻的顶在她的`屄`眼上,在她的`穴`口`来回摩擦 顶了一会儿,梅子用右手撑持着沙发扶手,左手从跨下伸过来,握着我的`肉`棒`,将我导引到她的`穴`口`,慢慢的将`鸡`巴`插入。 我顺势向前一顶,`鸡`巴`全根没入,再次进入到梅子温暖滑腻的体内,她扭动着身体迎合我,忘情的高喊,高声地`淫`叫`:天啊……好舒服……我快舒坦死了……啊……啊呀……啊……不……不要停……快`用`力`……肏啊……啊……

我将梅子顶到床边,一把抱起,将她放在床上平躺着,她的雪白的身躯上耸立两座小山 我用手抚弄着粉红的`乳`头`,只见`乳`头`涨大了起来,乳蕾也充血变成大丘了……

在梅子的`呻`吟`中,我将头埋入她的`双`乳`间,张开口含住她的`乳`头`,轻轻地`吸`吮`着一种女人香……

我接着跨过梅子的躯体,双手左右撑开她的玉腿,随着她微抖的气息与娇躯的颤动,她胯间的小丘如大地蛰动着,两扇小门如蚌肉蠕动着 我的`鸡`巴`在梅子`屄`眼附近徘徊游走,时而磨搓`阴`蒂`、时而撩拨蚌唇、时而蜻蜓点水似得浅刺`穴`口`

梅子被我挑逗得春心荡漾,那幽洞再度`淫`水`汨汨、润滑异常。  

我对梅子的抽送慢慢的由缓而急,由轻而重百般搓揉 抽提至头,复捣至根,三浅一深 梅子的玉手节奏性得紧紧捏掐着我的双臂,并节奏性哼着 她纤纤柳腰,像水蛇般摇摆不停,颠播逢迎,`吸`吮`吞吐 花丛下推进抽出,娇喘吁吁,一双玉腿,忍不住摇摆着,秀发散乱得掩着粉颈,娇喘不胜。 浦滋!浦滋!的美妙声,抑扬顿挫,不绝于耳。

 

梅子的嫩`屄`狭窄而深遽,幽洞灼烫异常,`淫`液`汹涌如泉 她双手抓住被单,张大了双口,发出了触电般的`呻`吟`:喔呀……啊……可舒坦死我了……我要死了……啊……啊呀……喔啊……她喘息着,玉手一阵挥舞,胴体一阵颤动之后,便完全瘫痪了

 

我和梅子胯股紧紧相黏,`肉`棒`顶紧幽洞,吮含着`龟`头`,吸、吐、顶、挫,如涌的热流,激荡的柔流浇在我火热的棒头上,烫得我浑身痉脔 一道热泉不禁涌到宝贝的关口,使我的身体忍不住颤抖,就好像身体插入电线,强烈的麻痹感冲上脑顶。 在强烈的快感中,我更猛地向梅子的`淫`穴`攻去,梅子的`呻`吟`声时高时低,就象为我的`鸡`巴`奏响的冲锋曲,我们的身体撞击着,她的`淫`水`不断地滴落,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终于再次攀上了性爱的顶峰

 

我一直爱着表姨,表姨她也真的好爱我,到现在我俩的关系一直继续着,因她老公性功能衰弱,她要我经常地`肏`她,让她性福着......。  


推荐阅读: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