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大丑风流记第二部入肉(2)

 一男一女坐在沙发上,男的板着脸,一言不发,不时打量着大丑的家。

女的喝了几口茶,便问惴惴不安的大丑:你跟铁春涵是什么关系?大丑望着她明亮的眼睛,沉吟道:她是我的未婚妻,请问警官,她出什么事了吗?女警瞅一眼身旁男子,那男子正注视着大丑,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女警喝了两口茶,便说:你叫她出来吧,我们等不急了。 要是耽误了事,你负得起责任吗?大丑看看身边的三女,三女也都在看大丑 大丑稳稳神,又问:警官,她到底出什么事了?可不可以透露一下。 女警哼了一声,傲慢地说:你叫她出来,我会让你明白的 大丑温和地说:她正在睡觉,睡得正香,等她醒来好吧?女警冷笑道:如果我们抓人时,被抓之人都在睡觉,我们是不是都得等人醒来再抓呢?说着,扫了大丑一眼。 大丑被这一眼扫得惶惶不安,比寒风吹在脸上还凉。 暗道,这可怎么办才好呢?女警沉默几秒,站起身来,说道:你不叫是吧,我自己抓她出来,看这下她往哪里跑。 又问大丑,她在哪屋呢?大丑不吱声,望着身边三女,三女也不知所措的样子 女警说:不说是吧,好,我自己挨屋找,看她能躲到哪儿去?说罢,先奔大丑那间大屋 大丑忙说:不是这屋 女警指指春涵那屋,说道:一定是这屋了,这次非好好教训你不可。 大丑没等说什么,屋里有人接茬说:哪里来的野丫头,竟敢到我家撒野,不怕死的,尽管进来 正是春涵的声音。 女警嘿嘿一笑,说道:找的就是你。 大胆飞贼,这回你跑不掉了,快跟我回去吧!说着,推门而入 大丑暗暗叫苦,这下坏了,春涵要吃亏 他想去帮忙,那沙发上的男子对大丑使个眼色,那意思是说你放老实点 大丑便不再动了,动了也没有用。 自己什么都不会,只能帮倒忙 只听屋内砰砰嘭嘭的一阵乱响,还夹杂着女人的娇叱与喊叫,显然两人已经动手了。 大丑的心快提到嗓子眼了,他很怕春涵吃亏 也不管那男人什么反应,快步过去,想要冲进去。 正这时,屋中忽然安静下来,没等他推门,门却开了,二女拉着手走出来,脸上都是开心的笑容。 春涵笑得矜持,女警笑得灿烂,都是那么美,看得大丑直发傻。 大丑愣了愣,问春涵道:这是怎么回事?春涵笑而不语,忽然奔沙发上的男子走过去,叫声:爸,你怎么来了?男子一见她,站了起来,脸上掠过一丝喜色,立即又严肃了,哼道:你还知道有我这个爸,大过年的,也不去回家看我一眼 春涵过去抱住男子的胳膊,说道:爸,我正准备明天瞧你呢。 天这么冷,你怎么连个帽子都不戴呢?男子听了,把春涵搂在怀里,脸上有了笑容,说道:你这孩子,一走这么多天,连个音儿都没有,快气死我了。 旁边大丑及三女这才明白,原来这个中年男子竟是春涵的老爸,细一端祥,父女俩还真有相似地方,脸上都有一丝傲气 大丑这才松了一口气,跟其余三女相视而笑。 春涵拉着父亲过来,给大丑介绍,又指着一边笑嘻嘻的女警说:这个调皮的丫头是我父亲的徒弟,我的小师妹,叫作张婷。 春涵又指着大丑给父亲他们介绍,大丑连忙上前握手,当握到张婷时,张婷娇笑道:对不起,刚才把你吓坏了吧?我跟小师姐是开惯玩笑的,每次一见面一定得过过招 大丑望着张婷夸道:你长得真漂亮,跟春涵一样美。 一听这话,张婷很得意,让大丑握了一会儿手才收回来。 她向来觉得自己不如春涵美,大丑这一夸,让她很高兴 春涵白了一眼大丑,跟他说:我这位小师妹,可是有主的,他男朋友也是警察,如果有哪个自不量力的家伙对小师妹有非份之想,他男友会打扁他,让他半年下不了床 大丑脸现忸怩,说道:我是老实人,我对老婆很专一的,跟郭靖一样 春涵跟张婷相视一下,都笑了起来,连春涵老爸都笑眯眯的。 铁勇雄(春涵父亲的名字)说:你这两个丫头,遇到一块儿都没什么正事,看把这小伙子吓的 婷婷胡闹,进门前就叫我别说话 结果弄得人家直犯嘀咕,哪象警察呀 张婷过来拉着铁勇雄的胳膊,说道:师父,他还没当你姑爷呢,你怎么就向着他呢?以后还疼不疼我了?铁勇雄皱眉道:你这个小丫头,永远都长不大。 春涵问父亲:爸,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还想明天回家给你个惊喜呢 铁勇雄说:要不是你表嫂给我打电话,我哪知道你跑哪儿去了。 你可真叫我担心呢 春涵举举拳头,傲然说:你女儿这么大了,又不是小孩子,走遍全国都如履平地,再说,谁敢欺侮我,我打不死他 铁勇雄说:你再厉害,也是个女孩子 等你以后自己当父母,你就知道父母的心了。 这话听的春涵脸一红,想起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望望大丑,大丑正冲她傻笑呢 张婷说:师父,师姐,你们好久不见了,去屋里慢慢谈吧。 我正有些话,要跟姐夫说呢 春涵一听,点点头,拉着父亲进自己房里 这边张婷也对大丑说:咱们也找个地方聊聊吧 大丑心道,我跟你素不相识,有什么好谈的?我又没犯什么法。 但嘴上还是答应的爽快。 大概是屋里热吧,张婷`脱`下外边的大衣,摘下帽子,想找个地方放,锦绣忙过去说道:交给我吧。 张婷说道:那就谢谢了。 说完,跟大丑进入大丑的房间 大丑请张婷坐在椅子上,自己坐到床头上,两人开始对话。 大丑越看越觉得她很美丽,越看越觉得她比春涵差不太多,也是难得一见的美女,心中暗道,春涵有个小师妹,她怎么没在我跟前提起呢?想来是怕我心里乱想吧?我`牛`大丑有那么色吗?是女的就上。 张婷坐着,双手抱膝,翘起二郎腿。 她留着齐耳的短发,又黑又润泽 俏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使她看起来娇艳如桃花,清纯如山泉。 那棱角分明的小嘴,微微上翘,有点调皮的样子。 她上身是红色的绒衣,胸前隆起两座不小的山峰 脚上穿的是白色的皮靴,肥廋适中的裤子,把长腿的曲线清楚的勾勒出来,内行人一见便知道,这丫头有双美腿,绝对一流 大丑壮着胆子,把张婷上上下下打量几遍,暗暗给她打分 春涵值一百分,这丫头得九十分,可以跟倩辉一较高下了 回想她与春涵站在一处,大丑想到一个词来:绝代双娇。 张婷对男人的这种目光不以为然,她笑问:我说姐夫,看够了吗?用不用我再换个动作,让你瞧个仔细?这话弄得大丑有点脸红,自我解嘲地说:妹妹,你长得真好,这么大的省城,恐怕找不出几个来 张婷说道:谢谢夸奖,我不想跟别人比,只想跟你(神话故事)的春涵比。 我来问你,你是用什么手段把春涵骗到手的,老实交待 这丫头又把刚才那股严肃劲儿拿了出来,不过这时,大丑可不怕了,知道她这是故意装出来的 大丑深吸一口气,淡淡一笑,说道:我爱她,她爱我,就走到一块儿了 这个‘骗’字根本用不上。 相爱的人,都是以诚相待的 张婷明眸一眯,笑了两声,这声音又脆又甜,问道:你对她真诚吗?大丑情不自禁地拍拍胸道:那还可问吗,此心苍天可鉴。

心里却感到惭愧 张婷说:别说的那么大仁大义的,我只问你,外边那三个女孩子跟你是怎么回事?你可别说,你不认识她们呀。 我不是小孩子,我心里有数的。 大丑心格登一下,马上作出坦然的样子,那张婷一双清澈的眼睛正盯着自己呢,象要把自己穿透,这个时候可不能乱了分寸 大丑平静地说:我当然跟她们很熟儿了,熟儿的不能再熟儿了。 张婷说:你还算诚实,接着说 小丫头拿出审案的架势。 大丑说:浅浅跟小聪是我的服务员,小雅是我家乡人,在这里上大学,她妈妈嘱咐我好好照顾她。 张婷追问道:就这么简单吗?大丑回答道:是呀,就这么简单,让你失望了吧?张婷哼一声,说道:还真有一点失望,还以为能听到什么风流史呢,没劲儿。 大丑说:你师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要是对别的姑娘有什么想法,她还不得把我……说着,做出一个杀头的手势。 张婷一见,扑哧一笑,说道:我师姐倒真是这样的,所以呀,你最好老实点。 别动什么歪念头 突然,张婷脸现窘态,接着,又象下了决心地问:我师姐现在还是不是处女?说着,眼光转到一边,不看大丑 显然,这个问题她还是有点羞的,毕竟她也是个大姑娘 大丑一愣,差点没笑出来,心说,你问这个干嘛?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这问题有什么意思呢?都什么时代了,还关心这事。 这问题不好回答是或不是 大丑想了想,索性反问道:那么婷婷师妹,你是不是处女呢?张婷脸一红,哼道:怎么问起我来了?这是我的隐私,我拒绝回答 大丑笑了笑,说道:很好,我也拒绝回答。 张婷说:那不行,你必须回答,这问题对我来说很重要的 大丑说:你倒说说原因,我才决定是否告诉你。 张婷摇头道:这是我跟她的秘密,不能说的。 大丑两手一摊,说道:那我没法子了,无可奉告。 张婷想了想,腼腆地说:好了,我可以告诉你我是不是处女,然后你回答我好不好?大丑说:行。 然后瞅着张婷的脸蛋眼都不眨,暗叫道,你这么漂亮,不是处女都不影响你的魅力 张婷低头,轻声道:我还是处女呢,没有跟着时代风气走,这回你满意了吧 大丑点头道:我相信你,一看你就知道是处女 张婷抬头问:你怎么知道的?有什么秘诀?脸上还带着几分羞涩跟天真,看得大丑心一动 大丑说:我是凭直觉。 我以前在家种菜时,一看到园子里新结的柿子、黄瓜,便有一种很清新的感觉,那感觉是一点都不掺杂质的。 我看到你,也有那种感觉。 张婷笑道:这是什么臭比喻,我成了柿子黄瓜了。 你这人,真有意思 说着又格格地笑起来,象一个可爱的小孩子。 那种阳光般的笑容,令大丑过足了瘾,暗道,不得了,这丫头,天生就有一种魔力,让人心甘情愿的当俘虏,幸好我有了春涵,否则非掉进她的情网之中。 张婷笑罢,又说: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大丑噢了一声,说道:你说春涵吗?她当然是一位纯洁的少女。 说完,自己的脸上都觉得热呢 春涵早就失身了,自己说谎还是不够老到。 张婷点点头,说道:我还是没有胜过她,看来只好再等等了。 听得大丑不解其意。 张婷说:好了,咱们出去吧,他们都在等着呢。 说着不管大丑的反应,自己先出去了 大丑随后跟出来 客厅上,春涵与父亲已经出屋,正坐在沙发上跟大家说话呢 见二人出来,便问张婷:婷婷,你什么时候结婚?张婷一笑,说道:你还没结婚,我着什么急呀 春涵说:你男朋友长得什么样?我还没有见过呢?张婷一听,急道:你最好别见,我怕你见他 春涵微笑道: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人。 张婷说:他要是见了你,还不得跟我黄了,他一直以为我是这世上最美最有魅力的姑娘。 可跟你比,我还是个丑小鸭 听得大家笑个不停 春涵搂过张婷,道:谁见过这样美的丑小鸭?把那些女明星都比没了。 张婷受夸,露出笑容来。 大家闲谈一阵儿,铁勇雄跟张婷便告辞了 大丑与春涵挽留不住,都送到楼下 院里停着一辆红色的桑塔那,师徒二人是开车来的 二人上车前,春涵拉着父亲的手不放,父亲说:春涵,你也大了,以后自己照顾自己吧。 又叫来大丑说,你要是对春涵不好,有你好看的。 说着,就近在一块砖头上踩了一脚,众人再看时,砖头已经裂成几半了 看得大丑直发毛。 张婷坐到司机位上,把车发动着,叫过大丑,小声说:以后见了我,别那么色的瞅我,当心春涵跟你急。 说着,冲大丑来个媚笑,令大丑一呆,等他回过味来,小车响几声喇叭,已出院而去 大丑跟众女上楼,大家都称赞张婷美丽、活泼,连浅浅都说了好话。 大丑却不说什么,春涵便问:你觉得我师妹怎么样?大丑说:是挺漂亮的,可惜呀,不是我老婆。 此话一出,浅浅与春涵同时伸手来打大丑,大丑妈呀一声,向屋里奔逃,众女笑成一片。 之后,大丑宣布,现在回房休息,晚上要欢度除夕。 春涵跟锦绣去一屋,小聪跟小雅进一屋,剩下大丑跟浅浅,大丑心道,怎么的,要我跟她一块儿吗?只怕我会忍不住的。

浅浅说:`牛`老公呀,我今晚不能陪你了,我得回去陪我妈,她挺孤单的,你别怪我呀 浅浅头一回这么温柔的跟大丑说话,令大丑意外 大丑说:你回去好了,我不会怪你的,咱们日子还长。 浅浅说:天还没黑,你先陪我说说话 说着,不由分说,将大丑拉进大屋子 两人进了屋,来到床边,浅浅说:趁我在这儿,你快疼疼我吧,除了上回你把我给干了,你再没有碰过我。 我好想你抱我。 说着,自己解着扣子。 不一会儿,只剩下三点式了 浅浅属于丰满型的姑娘,那`胸`罩`与裤衩根本遮不住美好的春光,反把玉体衬得无比诱人 高大的`奶`子`,快把`胸`罩`顶破,深深的`乳`沟`,春意无限 突出的部位把裤衩鼓起个小丘来,十分性感。 再看她的肌肤,雪一样白,新生花瓣般娇嫩,再加个脸上的羞意,跟微荡的眼神、微张的红唇,大丑的火气一下腾起多高。 他已经两个月没吃肉了,一直担心着春涵,现在春涵也回来了,这四个女孩的地位也已经得到认可,他还有什么顾虑呢?他再不用压抑自己了,他在释放 别看那四个在跟前,都是自己家人,怕什么呢?他飞快地`脱`光自己的衣服,跨下的玩意早象高`射``炮`一样翘得老高,摇头晃脑地跟浅浅致意呢。 浅浅嘻嘻地笑了,说道:这个坏东西,一会儿,我非夹断你不可,你这`鸡`巴`玩意,上次插得我好疼,非跟你算帐不可 大丑没有扑向浅浅,而是上了床,平躺在床上,向浅浅招手道:我的小`骚``屄`,快来伺候我。 浅浅不满地哼道:告诉你多少回,别叫我小`骚``屄`,我的`屄`不`骚`,不信,一会你再`舔`舔我。 说着,浅浅爬上床,来到大丑的跨下,握住大丑的`肉`棒`,一阵阵的激动 大丑的家伙,`硬`如铁棒,那个热劲儿,能把人熔化了 浅浅惊道:`牛`老公,你`鸡`巴`好大呀,好吓人。 浅浅用双手上下齐握,还余出个`龟`头`呢 她这一握,舒服的大丑大喘了几口气,说道:浅浅,你喜欢它的话,就亲亲它。 浅浅羞道:我没亲过,怎么会呀,还是下次吧。 这回我让你`操``屄`好了。 大丑说:不嘛,我就想你用舌头`舔`我,看看我的`鸡`巴`插在你嘴里是什么样子,快呀,我受不了了。 浅浅白了他一眼,说道:反正我都是你的人,你说什么是什么好了,我就给你`舔`,不过以后你对我好一点,至少不能比对小雅他们差。 大丑说:你也是我老婆,我自然当你是心肝宝贝儿 浅浅笑了,说道:信你一次。 说着,用手上上下下捋着`肉`棒`,捋得`肉`棒`弹跳不止,`马`眼`流出一点泪来,想来是想吃女人想急了 浅浅把住根部,张开红唇,伸出`香`舌`,试探着在`龟`头`上扫了一下,舒服得大丑啊的一声叫,好象整个神经发生地震 浅浅见大丑反应强烈,舌头便在`龟`头`上`舔`个不停,于是大丑便叫得快起来,仿佛整个灵魂都飞了起来 大丑喘息道:别光`舔`,含到嘴里去啯。 浅浅听话,便把乒乓球大的`龟`头`含到嘴里,按着大丑的吩咐,用嘴`套`弄`着,虽然是初学者,没什么经验吧,还是爽得大丑直摸她的头发。 看着自己的大`肉`棒`在一个美貌的姑娘嘴里出出进进,那份得意之情难以言表,心道,当神仙也不如干这事呀。 片刻后,大丑站起来,让浅浅跪在自己跨下,认真地吸着 而大丑任她吸了几下后,便摸着浅浅的脸蛋,`肉`棒`一挺一挺的,在浅浅的香唇进出,就象`操``屄`一样,`操`得浅浅鼻子直哼哼,那声音是兴奋而刺激的,浅浅的眼神都透出`淫`荡`来,能把人迷死 大丑快忍不住时,便抽出粘满美人口水的家伙,说道:浅浅,躺下来,让我`操`你吧。 浅浅说:你`操`吧,`操`死我吧,我想你`操`都快想疯了 说着,`脱`掉裤衩,自己躺在床上,因为还有点羞,那腿并得好紧 大丑分开玉腿,`小`穴`早已泥泞不堪,丛林上挂满露珠,红嫩的花瓣一张一合的,正等着男人的安慰呢。 连那个小`菊`花都象有了生命似的缩着,象等人来触摸一般。 大丑如何能忍得住,趴在浅浅的娇躯上,那八面威风的`肉`棒`,带着扫荡群雌的气势,在浅浅的下边转了转,不用手扶便自己找准`肉`缝`,向里强有力的`挺`入` 一场大战拉开序幕,原始的音乐缓缓响起,象一首粗犷而美丽的诗。  


推荐阅读: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