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下半身温柔拯救下半生爱

  07年4月30日。明天是五一劳动节。有一个七天的假期。

  中午的12时13分。

  我接起一个陌生来电。我一直在等这个电话。

  火星先生,您好!我是苏依依。您延误了13分钟。

  12点整。办公室里的同事们已经全出去吃午饭了。剩下我在等火星的电话。早上10点多,我们在QQ上约好了。

  我的聊天窗口今天早上一直都在桌面上。很大胆,唯恐别人不知。以前都是偷偷地在聊,但今天是4月30日,老板提前走人了。

  火星是一个网名。

  火星:依依,明天起就是五一了,计划外出吗?

  依依:没有。

  火星:和我去爬华山吧?愿意的话,明天出发。

  去年,也就是06年。5月1日。我约一些朋友去爬华山。回来后,我和肖军分手了。他在短信上说得很清楚。

  苏依依,我爱上了别人,和她在一起要比和你在一起更和谐。

  肖军的钥匙终于插到了他想要的孔。

  去华山的途中,我要拉肖军的手,他故意躲开了。我端正地坐着。一路上,一直如此。爬山的几天里,肖军不跟我说话,却和别人说。

  我咬着牙,忍着没问为什么。

  我讨厌和肖军做爱。他是我的魔鬼。到了晚上,肖军没完没了,玩遍各种方式。我如同死鱼一样,身体一动不动。等他射完,给自己洗一洗。钻进被窝,呼噜着。

  我却被折磨得半死不活。下身因为干而发痛。

  年轻而鲜嫩的身体是需要爱抚的。可年轻的女孩更害怕寂寞,很需要一个男人在身边。

  和肖军见面的第一天,我就失身了。他答应我,做我的男朋友。所有的同学都知道苏依依有男朋友了。他们羡慕这个未来的IT新锐。

  想起了过去,我沉默了很久。

  依依,我和你聊天吧。火星开始说话了。

  07年 5月2日。清晨八点,我从火星的怀抱中钻出来。

  昨晚聊了好久。

  火星,离婚让你暂时变得一无所有。你只不过是结束了一段和一个女人[女人巷]在同一个屋檐下的生活,只要不轻易放弃生命,生活从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

  失去了房子,可以再买。失去了女人[女人巷],可以再找。重新再来一次,没什么大不了。

  你要学会快乐。像我一样,可以感染别人。大家一起快乐。

  想着,想着,我笑了。竟然对一个男人在床上摆大道理。

  这是男人最讨厌的仪式。

  火星还是没有醒,太累了。他侧着身体,姿势很像一个婴儿。他的心有太多的伤痕。承受了10年的责骂。来自于同一个女人[女人巷]。一年一年,变本加厉,践踏了一个男人的尊严。

  我可不可以为火星做一些什么?我想我的心是好的。不管白成给了我多少个警戒。一定不要上男人的当。我还是决定要做点事情。起码可以陪他度过现在,他除过自己的这部越野车,已经没有其它了。

  8点30分,我用吻唤醒了火星。阳光很好,出行的好日子。

  火星,今天一定有很多人出去玩了。我们也出发吧。我趴在窗口往外看。

  今天去临潼。3号到6号,秦岭山水游。7号,我们回西安。一起给你找房子。

  火星说,一切都听依依的。

  艺校生的“实际”也正是记者采访中深有感受的。在北大,10个学生中一般会有8个给你讲台海局势;人大的学生则要跟你谈谈高校扩招后的就业形势。而在艺校的校园里,每一个学生对娱乐圈之外的所有事情都是一脸漠然,他们谈论的永远只有自我的发展、师兄师姐的成名史,以及最新上映的影视剧广告片中又走出了自己的哪位同学。她们可以跟你讲“9·11”之后美国娱乐业遭受的冲击,但又会打断你关于反恐战争的提问。

  “对生活充满幻想而又不知所措,让我在迷途中无可自拔。”

  口述:那时深蓝(网名)

  在上这个学校之前,一位师姐对我说:“你迟早要糜烂的,但最好是从大二开始。”遇见现在的这个男人,正是在大二的第一学期。

  有人说,现在每个进艺校的学生目的都很明确:出名。她们会为此不择手段,是这样吗?是。至少我周围的人是这样。在这个学校里,我渐渐听到最多的两个字是:空虚。没有人会再相信老老实实做一个学生可以看到未来,才华不是对未来安全的资本,而既得的利益才是真实的。

  空虚换来的是酒吧里的烂醉,是午夜街头一个人的游荡,是对未来充满幻想而又不知所措。我记得那个下午,设计系的一位女生对我说:“你愿意和我去参加一个聚会吗?”然后在那个酒吧,我发现男女比例“不经意”地成了一比一。一个中年男人来到我身边,他手指上戴着3个白金戒指,他说:“小姐,你很美。”

  那时候我记起了北大教授孔庆东的一句话:现在的大款都爱找大学生,没病又便宜,何乐而不为。我不知道别人的世界,但我是干净的,在此之前我拿过宿舍里一个奖,名字叫“最可爱的人”。她们说,获奖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你的年龄和你处女膜的年龄一样,都是20岁。

  我厌恶地看着这个老男人,冷冷地回答:“是吗?也许您太太更美。”我知道我不会成为他的目标。然而,当后来他提到他的导演身份的时候,我却突然来兴趣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我害怕个人奋斗的艰难,害怕会轻易失去对以后的信心。我收了他的名片,也留下了自己手机号,仍然很冷淡,但是我听见了自己一直固守的信念在如水银泻地般地崩溃。

  半个月以后,他为我在外租了房子,或者说是为了我们的偷情。三室一厅,摆着一切奢华生活的设施。我从来没有主动要过他一分钱,可是除了钱,他还有什么能够给我?在这几间房子里,我才知道,导演就是他“玩玩而已”的职业,他根本没有实力捧红我,或者,他根本就没有做这样的打算,而现在这也已经无所谓了。

  之所以现在就有了广告“业务”,是因为晓羽曾参加了国内一家电视台举办的“超级模特大赛”,并拿了冠军。很多时候,学习任务和课外活动常常发生时间冲突,显得千头万绪,晓羽也有过心力不支的感觉。但一瞬间之后,她总能又打起精神,露出笑脸。“怎么讲?这一方面是我的兴趣所在,另一方面也是自己不得不去做的事情,因为只要稍一松懈,就会失去很多的机会。”

  最后,晓羽认为,上了艺术学校,并不等于你的星光大道就是一片坦途,这一点需要每个学生心里都清清楚楚。“我是比较“贪心”:除了学好专业,也希望把爱好和特长发挥出来。既然目标已经定下来,剩下的就是要付诸行动了。我会好好珍惜在学校的这几年,这肯定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段时光。”

  “很多人认为,艺校女生就是思想浪漫,很“疯”的一群,其实我们都现实到了骨头里。”

  采访对象:刘洁(大三)

  第一次给刘洁打电话,她就说:“你过来请我吃饭吧。”而她给记者举的一个事例更生动:如果你要问艺校的女生有什么样的爱好,几乎都会回答:打篮球。原因就是打篮球可以长个子和保持形体。

  刘洁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父母从小对她的期望是能考上一所名牌大学,高中的时候,出落得清秀可人的刘洁却让父母看到了另一条似乎“更保险”的成功之路:上艺术院校。刘洁遵从了父母的意愿。

  “我现在挺普通的,还没接戏,拍广告也拍得很少,但我知道我不能对未来失去信心。”见面的时候,刘洁以这样的开场白介绍自己。

  她告诉记者,“刘洁”是她大二时起的艺名。之所以要取这个名字一是希望自己将来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中,永远不要丢掉“纯洁”;另一方面,“洁”也是“捷”的谐音,包含着自己对成功的迫切渴望。“你觉得我漂亮吗?我认为只有成功的女人[女人巷]才是漂亮的。”她说。

  刘洁对艺校女生感受最深的是:她们表面浪漫,其实是现实到了骨头里。她告诉记者,大二的时候,自己曾“如痴如醉”地喜欢过班里一位男生,最后却选择了放弃。为什么?她说,不光她是如此,艺校的女生都是很少与学校里的同学谈恋爱的,因为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大家都是学生,在看不见对未来保证的时候,没有人会认为交往下去是有前途的。

  但是,在社会上很多人的眼里,艺术院校女大学生却是思想浪漫、“很疯”的一群,在公共场合,她们总是能很快就和陌生人打成一片,面对生人熟人都可以脸不红心不跳地大谈自己如何如何出色。刘洁说,那些表面的疯狂是以骨子里的现实为基础的,因为在娱乐界,自信和个性的张扬是成功的先决条件。“你不仅要相信自己是最好的,而且还要告诉别人你是最好的,这样才有可能抓住机会。”

  “我常常想我们的思想现实全都是来自精神上的压力,普通高校的学生只在毕业时才感受到求职的危机,而艺校的学生大二就可以去拍戏了,竞争提前到来,可我们其实都还没有准备好:我们的知识不够,思想简单,阅历浅薄。我们愿意吗?但实际上已经别无选择。”刘洁说。

  但让Angela感慨最多的就是一进学校就发现的两个细节:校园里的早晨和晚上。每天清晨,有的学生很早就起来了,在校园的公园里练习形体动作或者美声,有的同学却还在呼呼大睡。晚上,教室里自习虽然基本上没有人参加,但大家并没有休息,有的是在通宵进行节目的设计制作,而有的则是在迪厅、网吧等地方“过通宵”。

  “也许每个人的条件是有些不同,但为什么有的艺校生毕业以后很快就能红起来,有的却年复一年地在娱乐圈里煎熬,答案其实从这些地方就已经开始了。”Angela最后说。

  “很多人都在用两条腿走路,不管有多忙有多累,这是在为以后做准备。”

  采访对象:晓羽(大二)

  读大二的晓羽现在比刚入学时忙碌了很多,就连做这次采访,她都是在两门考试中抽出的时间。她说:“不管现在有多忙有多累,我都是在为以后做准备。”

  晓羽当年是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国传媒大学的。但上大学之后,她很快发现,面对着4年的专业学习,所有的同学都在同一起跑线上。而很多同学似乎并不打算只为专业“这一棵树”而放弃了“其余的大片森林”,她们纷纷在校外学习服装设计、广告制作、剧本创作等,把课余时间安排得满满的。有着1米78身高的晓羽便上了模特培训学校,用每个礼拜天的时间去训练。一开始,父母曾担心她会顾此失彼,但晓羽坚持了下来。

  “每一年都有大批艺校生毕业,千军万马像挤独木桥一样拼命往娱乐圈里挤。你要说你优秀,比你更优秀的人大把大把有的是,未来谁也无法保证,只能是多一条腿就多一条路!”晓羽说。

  她向记者描叙了现在一天的生活:6点多起床,然后去学校的公园旁读一个小时的英语。8点开始上课,基本上每节课都要跑出来接几个从模特经纪公司打来的电话,记录下晚上要去参加的活动。中午,别的同学午休的时候,她就要开始准备鞋子、衣服和化妆用品。下午如果没有必须要去的课,她一般要去给杂志拍封面或者谈一些广告。

  但是,Angela告诉记者: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这样。对于那些“根本就不是学习这块料”的人来说,考艺校只是上大学的一种途径。她们因为高中文化成绩不好,考一般的大学希望渺茫,便看中了艺校在文化成绩上录取线很低这一点。其中还不乏家里条件很好的,他们一毕业就可以马上改行,于是先在这里“混个大学文凭”。

  每个礼拜,我都要在那3间空空荡荡的房子里,等待别人丈夫的到来,等待一场花样翻新的性爱。我不知道他对自己的妻子讲了什么样的理由,出差或者开会。他在这里得到他想要的东西,然后在半夜呼呼地睡去,甚至不穿睡衣,臃肿的身体毫无顾忌地裸露。这时候我会离开他,来到另一间房,在黑暗中不停地吸烟。盛夏的午夜北京经常会下一阵子小雨,情欲的激流在清醒中退却,现实很快呈现着它残酷的本来面目:我知道我不过还是个学生,我得到了不该得到的东西,也失去了我本该拥有的东西。

  大一的下学期,班上有个很可爱的小男生在没完没了地追我。有一天,我对他说,你可以去给我买条项链吗?他答应了,但脸上的笑容已经有些勉强。我需要的不是这种用父母的零花钱换来的浪漫,我只是希望能有一种稳定的生活,我以为那就是幸福。

  现在,在这个年龄大我一倍的男人身边,我是幸福的吗?或许是的。那天在星巴克,我指着端上来的咖啡说:我不喜欢。他马上就倒掉了。在一个月之后的巴黎,站在香榭丽舍的街头,他用法语对我说,爱情,我和你,都会是永恒的。我为此而感动,但我却知道那是不真实的。男人追求的永远只是新鲜和刺激,不知道哪一个女人[女人巷]可以为他们长久地保鲜。将来的某一天,他也会为了另外一个女人[女人巷]而把咖啡倒掉。

  明年,我就要离开这个学校了,不知道能走向哪里。然而我并不后悔,何况也已经没有后悔可言。上个周末,我的师妹,我最好的朋友丹用哭声对我说:女人[女人巷]一生中只有3次流泪,第一次是她“第一次”的时候,第二次是她第一次收钱的时候,第三次是她第一次付钱的时候,现在,这3次她都已经经历,所以生活对她已经没有目标可言。在她歇斯底里的吼叫声中,我扶住她醉醺醺的身体,说,丹,其实在我们亲手将青春的主题改变的那一天起,我们就应该看到结局了。

  Angela 说,在艺术院校,学生在学习成绩上其实不存在优劣之分。学校的考试仍然分为:文化课和专业课两项。前者采用学分制。对于专业课,每个学生都明白“艺术是多样性的”,自己擅长或者不擅长的都只是艺术的某一方面,更何况老师的眼光也不一定代表了市场的眼光。因此,艺校生不像别的大学生一样,因成绩的好坏而有心理上的优越感或自卑感。

  火星那么开心,吹起了小曲。我给他穿上衣服,挤好牙膏。对他好一些。哪怕是一个早晨。

  看见他精神很好。我悄悄地微笑。一场暧昧,一场调情,一番云雨,感动了一个需要女人[女人巷]温柔的男人。拯救了一个失去热情的阳痿男人。

  我懂得我要为他说什么话。

  夜里三四点的时候,他的小家伙硬了起来,这次是我在他的身下。

艺校女学生的真实生活

  如果要从艺术院校的毕业生里找娱乐界的“腕级人物”,开出的名单就会长得没有尽头:张艺谋、陈道明、章子怡、赵薇、陆毅……而每当娱乐界有一个“新星”冒出来,我们总可以在其“个人简历”里发现艺术院校的名字。作为娱乐明星的“后备基地”,这里几乎是每一个明星成功路上的必经之地。

  中央戏剧学院、中国传媒大学(即以前的北京广播学院)、北京电影学院,并称为“中国三大艺术院校”。在对这些学校走访之后,记者最先感受到的是校园里游离出来的“明星气息”。如果你想了解最新的流行趋势,这里随处可见时髦的穿戴和新潮发型;如果你想看靓女,这里是“两步一个张柏芝,三步一个孙燕姿”。走在校园里的莘莘学子,充满了对明星用语、穿着、神态的刻意模仿。

  她们都被称为“明星的半成品”,然而个人之间的差距还是巨大的:有的在大二以后春风得意地接戏和拍广告;有的还在为这一目标奋斗;有的奋发自强,为前途付出一步步努力;也有的在压力与苦闷中迷失自己,被人“包养”……并且,诸如“校门口的高级轿车排成队”、“某艺校附近有个闻名京城的夜总会”等等小道消息,早已是漫天而飞。

  她们引人注目的地方有3点:第一,她们是大学生;第二,她们是女大学生;第三,她们是艺术院校的女大学生。

  在采访中,每一个人说:“我只能代表自己,代表不了学校。”“对于有些人来说,考艺校只是上大学的一种途径。”

  采访对象:Angela(大一)

  每年一到三四月份,北京各艺术院校校园里,总会出现数以千计的“学生大军”。她们是来参加各大艺校专业招生考试的。考生中还有许多外地的学生,千里迢迢地赶过来,在学校旁边租个房子,除了参加考试还得自己洗衣做饭,成为“为艺术赶考”的一道惹人注目的风景。

  艺术院校的招生考试分为专业课和文化课两项。文化课是参考学生参加全国统一高考,专业课由各学校命题考试。最后的录取规则是:考生文化课达到规定分数线后,学校就按专业成绩从高分录取到低分。

  接受采访的Angela是北京电影学院一年级新生。自我介绍的时候,她告诉了记者她的中文名字,但如果你用英文名称呼她,这个1984年出生的小姑娘会笑得更加灿烂一些。在她们的宿舍,记者看到了一个明星世界——墙上的贴画。从周润发到周杰伦,从张曼玉到郑秀文,应有尽有。

  Angela说,现在她们几乎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崇拜的明星人物,每当自己遭遇什么挫折的时候,总会说:“唉!想某某当年,说不定比我更惨!”以此自勉。“我们很多人,就是带着明星梦来到这里的。”她说。

  长达十几分钟的调情,竟然没有激活它。

  我心里叹了一口气。一定是这段不幸的婚姻,压制了他的阳刚。

  曾经,白成懒洋洋地靠在车门前,看着我在马路边捉蝴蝶。他正在预谋。

  苏依依,我要让你成为最有女人[女人巷]味道的女人[女人巷]。

  白成,你做梦吧。你无法理解我的恐惧有多么深。我心理有病。

  白成埋起头,再也不提这些。只是约我吃饭,打游戏,去舞厅。我天天快乐,天天开心。伤害渐渐被冲淡了。

  不要害怕,要有勇气。即使从前受过伤害,现在也要学会对别人好。

  白成一点一点地教唆我释放出女人[女人巷]的阴柔和性感。

  男人需要女人[女人巷]的挑逗。

  07年4月1日,白成郑重宣布,苏依依,你毕业了。成为一名合格的女人[女人巷]。

  他紧紧握住我的手,交待了最重要的一条,别遗忘女人[女人巷]的矜持与含蓄。

  白成,为什么要放我走?

  依依,你不懂,你在我身边久了,会耽搁你越来越少的青春。你得要寻找一个娶你的男人。

  白成说他娶不了我。因为他要对另外的一个女人[女人巷]负责。白成就是这样的男人。他说自己不是一个轻易推掉责任的人。

  这个女人[女人巷]为他每个星期包饺子吃。坚持了五年。

  依依也愿意为你做饭,为你洗衣服。

  但是你迟到了,你不能抢走前面的女人[女人巷]。她应该得到我对他的责任。

  依依很舍不得离开你。在白成的怀抱里,我哭了。

  依依找了个博士老公。这句话被广为流传。

  三年里的每一天,给肖军做饭,熨白衬衫,洗白袜子。像多年夫妻。肖军对我一点都不好。我还是接受了同他一起生活。同居是为了他可以每晚随时发泄。

  我死心塌地,不跟别的男人玩暧昧。不出轨。不想再换个男人。

  请以后不要纠缠我。肖军又来一条信息。他拒绝为过去的三年负责。苏依依不是他心里真正需要的女人[女人巷]。

  从此,我失去了初恋。

  依依,同意明天去华山吗?火星的声音。略带沙哑。

  我答应去。我怕自己受不了7天的孤独。

  火星补充了许多。他带什么,我就不要带。我详细地听着他的安排。

  半年前,火星离婚了。他刚在电话里说的。

  我告诉他,苏依依坚决不和已婚男人交往。如果你是,就请挂机。

  火星没挂,倒是说了一句“我又开始了10年前的单身生活,”

  现在,他从自己的家里搬出来了,从此不能回家,只好住办公室,或者蜷缩在车里。

  你一定不好受。要尽快有个家!我开始同情这个男人。

  现在过得不幸福,是因为过去不知道什么是幸福。让不适合自己的人却在自己身边待得时间最久。当痛下决心要放手时,生命已经过了好长一段。错过了幸福的最好时间。

  我三年的青春;火星的10年光阴。

  4月30日晚上,我对火星猛发信息。问了一堆的问题。

  第二天一早,见到他时,我扬起自己的大拇指。

  看,茧子。磨出来的。

  火星开车来接我。一款越野车。他中等身高,肚子隆起,微微胖。显得很稳重。这让我想起了瘦得跟猴一样的肖军。

  肖军的下半身有一样可以变硬的东西,却一点也不小。这恰巧是我最讨厌的。所有的瘦男人是不是同一个规格?可惜我对瘦男人已经完全没有了感觉。

  依依,你看我的神情比较古怪。

  我正在想,火星有不错的工作,有自己的车,气质好,谈吐不错。究竟是什么女人[女人巷]居然放弃了火星?

  我开始喜欢上你了。一句调皮的话触动了火星的心。我感觉到他有很短暂的思维休克。这句话让他太震惊了。

  我都30多了,还是个离异的男人。

  你依旧招女人[女人巷]的喜欢。我眨了一下狡黠的眼睛。的确如此。

  火星报以羞赧的一笑,用手摸了摸我的头。飘散的头发揉的更乱。

  这个招牌动作一直是白成的专利。火星也有?白成比火星的年龄还要再大一些。他见到我,就要摸摸我的头。

  这是几?白成伸出的是一根指头。

  1.

  这是几?他伸出了两根指头。

  2.

  他伸出了三根指头。1+1等于几?

  3.

  再回答一次,1+1到底等于2?还是3?

  我栽在白成(神话故事)的手里了。

  前一分钟,我还告诉白成,依依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女人巷]!

  火星,你的车太厉害了。

  看完美国电影《通往特雷比西亚的桥》,我喜欢上赞美别人。这是见到火星的第二次赞美。

  依依,系好安全带。火星也多了一些善意。

  从西安出发喽!我给火星唱了一首歌,歌名叫《让我们荡起双桨》。

  这都是过去的歌,你还在唱。

  有什么不可以的。

  火星,为什么要选择离婚?

  短信里问他,他不作答。今天当面问,他终于肯回答了。听着,听着,我的眼睛,都是酸酸的。

  原来是他的妻子提出了离婚,他同意后,她又不离了,平均每一年闹一次。一直拖到孩子8岁,能懂事了。

  离婚对孩子伤害很大。其实,我很想说,不离婚伤害更大。

  我8岁的时候,一年当中,爸爸和妈妈天天都在吵,来来回回地吵,他们拿我当作空气,看见了跟没看见。放学后,别的孩子迅速撤离学校,我迟迟不肯回家。

  小学同学明子姑娘。我喜欢去她的家。明子的爸妈会和善地跟明子讲话,带明子买喜欢的书,给明子做好吃的饭菜。

  要是我能有那样的爸妈该多好。

  梦里,我对佛磕了三个头,请求他赐给我一个温暖的家!

  依依的父母很坏。我在佛祖面前告状。他们忙着攻击对方,顾不上女儿。有一天,我在他们面前大喊了一句,我要离开这个家,搬到明子家去住。后来,没去成,却被我爸妈放到了寄宿学校。一个月才让我回家一次。我感到自己很孤单。一个亲人都没有。

  很快,我就长大了。某一天,研究生导师带来一个男孩叫肖军。我认识肖军后,就牢牢地跟定了他。我怕我会孤单。孤单一辈子。

  白成说,选择肖军是一个很大的错误。依依,你不能用父母的错误惩罚自己。他们不知道自己是错的,只知道对方有错。他们过的要比你更不幸福。

  你想要离开原来的家。想有个自己的家,先要学会做一个好女人[女人巷]。不要一心只想去摆脱。别让男人趁机占你的便宜。

  不要让现在受到伤害。不要让自己继续不幸福。

  懂了吗?苏依依。

  不要让自己继续不幸福。我把这句话对火星重复说了一遍。

  火星说,当我选择了我的妻子,婚后,她将婚前我对生活的安排完全打乱。我的命运从此因她而改变。她改变了我的地位。我的话从来不算话。

  如果你和妻子一直很不团结。还是离婚比较好。

  我不是幸灾乐祸。

  小时候,我一直希望爸妈分开过。

  我妈说,依依,我们不离婚都是为了让你有一个完整的家。

  你们都不幸福了,指望我有多幸福!

  长大后,我更加讨厌他们的争吵。我在日记中写:吵架是我爸爸和妈妈处理问题的唯一方式。

  我对火星说,你跟老婆虽然离婚了,但你依旧是孩子的爸爸。你的爱是不变的。成全自己是一个优秀男人,你才是一个好爸爸。

  车向着华山的方位行驶着。

  火星,我们不去华山了。在渭南停,住几天。我和你,我们。

  渭南是个小城。在这里看不到西安的繁华。5月1日,晚上,我与火星留宿在这个城市。

  我喜欢洗澡。热热的水流出来,冲掉白天沾上去的灰土,汗液。沐浴露可以让肌肤变得有味道,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我包好湿淋淋的头发。用浴巾裹着身子,从浴室里走出来。绕了一周,灯都被我关掉了,房间里很暗。只有电视在发光,颜色不停地在变。

  我看了火星一眼,他轻轻地来到我的身边,我们躺在一起。

  来自于暧昧的勇气,如此亲近。彼此心照不宣。

  我枕在他伸过来的胳膊上,被他环绕。

  我像猫咪,轻轻叫了一声。他的手掌压在我的胸上。我仰起头,吻住了他的唇。他的舌尖伸进我的嘴里时,我吸吮着。

  和你接吻很美好。火星说。你的身体,很香,醉人。

  我和你现在都是光棍。我贴在火星的耳边,轻声细语。

  火星的手在我的小肚上徘徊很长时间。往下。一直到达那个很秘密的地方。

  突然,我翻起了身子,爬到他的身上。早被解开的浴巾留在了躺着的地方。我捏住火星的鼻子。火星,我一点衣服也没有穿,你可不可以帮我把衣服一件件穿上?我像一个小精灵。

  火星,现在不许想太多。不要三心二意。只一心一意对我。

  趴在火星的身上。他的肉很结实,躺在上面很舒服。

  我俯下身,从他的耳朵开始,脖子,下巴,嘴唇,眼睛,双唇在柔和地游走。

  我轻轻地吻,不留印记。第一次接吻后,肖军让我扛着脖子上一连串的吻痕,七天后才慢慢消失。

  我又吟了一声。火星咬住了我的乳房。下身突然流了很多欲望的液体。那块海绵,满当当,一挤压,就渗出来。

  我很渴望。很期待。

  我的意识里想起了白成的声音。

  他说,依依,别让男人十万火急地进入你的身体。先按住他,吻他,让他服从你的温柔。如果让他先行一步,你会得不到感觉。

  我喜欢和白成在一起。他永远都是一个很精彩的男人。

  火星的下身一直不见有动静。我碰不到他的命根子。当我全身像电击了似的,一个抖动后,蓄谋已久的欲望终于得到了发作。

  我开始酥软,从他的身上爬下来。

  我用手摸到它,它在沉睡。似乎不省人事。

  火星,你一直如此吗?你是我遇见的第一个冷欲男人。


推荐阅读: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