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真人讲述:我曾约会50多个老男人

在飞往纽约的航班头等舱里,我一边啜着水晶杯里的Veuve Clicquot高级香槟,一边回想着自己是从何时开始习惯这种旅行的。我成长在一个安定和乐的中产家庭,性格保守拘谨,一直过着被父母呵护的生活直到大学毕业。我是如何进入这个不伦的世界的呢?

事情要从2007年说起。当时我结束了一段3年的感情,前男友和我同龄,是个过气演员。分手后我想找点新乐子,就上网在搜索引擎里输入“年长男性,年轻女性相亲”几个字,随后注册为一交友网站的会员。约会开始后,我“大开眼界”。

第一个约会对象是个45岁的律师。我们在伦敦金融区某家高级香槟酒吧见面。他英俊、聪明、风趣,但见面后告诉我他已经结婚了。我可不想当小三,所以那天晚上我们仅止于晚餐。第二个约会对象是一家保险公司的CEO,他带我在伦敦最豪华的酒店套房里度过了一整天。

印象深刻的是那年夏天,我飞去纽约和42岁的加拿大地产开发商Greg见面。他之前在交友网站上看到我的资料,发了封邮件给我,上面写着:“寻找周末海外旅行陪伴对象,每周共度晚餐或去剧院看戏——提供费用支持。”没多久,他就邀请我到纽约。我们在Skype上聊了几次,但除了曾经参加过铁人三项竞赛,以及刚刚结束一段10年的恋情之外,他几乎什么都没有透露。而他对我的了解是,29岁,住在伦敦,职业是电视新闻制片人,刚刚接触网络约会。

在机场我见到了来接我的司机,然后坐上奔驰,前往曼哈顿最豪华的一家酒店。当时我穿得很休闲,牛仔短裤、衬衣、平底鞋,拎着一个旧手提箱。Greg见到我后友好地笑笑:“你先自己进房间安顿一下。”晚上一起散步时他说:“我想给你买点东西,你喜欢哪个时尚设计师?”随后他把我带到Prada精品店,买下一条红色连衣裙、一条黑色皮革拼天鹅绒连衣裙、一条西装裤和一件真丝衬衣。

看到账单上的数字为12000美元时,我整个人都惊呆了。拿着那些我根本买不起的衣服,最先想到的是:店员会怎么看我?从Greg刷卡付款的那一刻起,整个周末都是他说了算。那次之后我们就没再联系,谁都没想过要继续。

如果6年前,有人说我会和一个付我4倍工资的男人上床,我要么会当成玩笑,要么会当成侮辱。但事实上,那三年我一直这么干。Matthew,一个来自芝加哥的广告总监,49岁,离过婚。他每年会来伦敦四次,每次我都会至少和他共度一晚,他都会给我钱。一个42岁的马来西亚离婚男,每年会来伦敦,我还曾三次去他吉隆坡的家中。我们的关系维持了两年。

他对我说:“如果你有个愿意与之共度时光的朋友,而他负担不起这种生活方式,那么我会买单。”还有一个38岁的对冲基金经理,每(中国历史故事)天要工作18个小时,所以没时间交女友。他给了我一张Selfridges-Selfridges(伦敦著名百货公司)的预付卡,让我打扮得漂漂亮亮去见他。三个月后我们就分手了,因为他的控制欲太强……

我在那三年里见了50多位男性,有银行家、律师、商人。我的约会对象们的共同点是:用物质来弥补他们给予不了的感情。很快我就迷恋上搭乘头等舱旅行、在米其林推荐餐厅用餐、入住豪华酒店的约会生活。

有些男性是有妇之夫,他们想要拥有一段“秘密恋情”,这种人我从来不理,我可不想变成某人的“肮脏小秘密”。那段时间,我已经无法想象一段全心全意的恋爱关系是什么样。

和糖爸爸们约会两年后,某天晚上,我坐在布鲁塞尔的一家餐厅里,看着周围的男男女女——那些正常恋爱的伴侣——突然感到一阵巨大而可怕的空虚感。

我惊恐地发现,自己一直不想正视的残酷现实就在眼前:所谓光鲜亮丽的约会生活都是表象,约会费和礼物才是我参与其中的真正动力,这接近于卖淫。有人花钱买你的时间,你就必须投其所好,事事顺从对方的意愿。这段关系里没有平等。我知道是时候停止了。

2010年,我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了一本书——《约会糖爸爸日记》(Sugar Daddy Diaries),出版。这是一本忏悔录,我想用事实告诉大家,金钱和权力的吸引力很大,而这种充满利益交换的两性关系会毁掉真正的幸福感。我当时感受到的激情只是一种幻觉。那些男人虽然都很慷慨,但我们的关系里没有爱,也没有任何能称之为“真实”的东西。

去年,我在工作中认识了一个大我11岁的男人,彼此都有好感。交往之初我很不适应,感觉被标注为某人的女友,就好像完全被责任感束缚了。但是我很高兴这段关系是建立在真情的基础上,付出后的回报是真爱真心,而不是装满钞票的棕色信封或Prada购物之旅。能尽情做自己,感觉真好。

相关链接:女教师更爱“糖爸爸”?

最近有报道称,在美国,有5万多名28到33岁间的女教师在Seekingarrangement网站注册。通过约会糖爸爸,平均每月能多赚3000美元。据网站的负责人说,因为女教师们学历高、压力大,却比同龄人工资低、工作时间更长。29岁的博士安娜(Anna)在个人资料里写的是:我的约会费开价是每月3000到5000美元。不包括Alexander McQueen的裙子、头等舱、和10厘米高的红底鞋。”

在该网站上注册的糖爸爸们主要来自金融行业,其次自称为电影导演或者制片人,住址通常是纽约或者洛杉矶。不少人声称年收入100万美元以上,资产上亿。

史蒂文(Steve),41岁,有1000万至5000万美元的资产,在资料里写着要找“模特外型、常青藤名校学历以及如特蕾莎修女般有爱心和耐心的女子。”

“我发现,一个活泼、聪明、有魅力的姑娘,是我再度拥有青春活力的源泉。”52岁的Daddy L说自己在娱乐业工作,愿意每月提供3000到5000美元约会费。

一位50岁的电影导演自称愿意给心仪的女孩每月超过10000美元,并且提供一个“远离喧嚣、远离压力、远离各种指令的世界”。

而大部分糖爸爸都是已婚,或者有稳定女友。

*Sugar Daddy,直译为“对年轻女子慷慨大方的阔佬色狼”,无论是送礼物、送卡还是给现金,说到底,这种约会就是一个付费游戏而已。这种关系里,付费方是绝对主导,女孩就是游戏里的一件道具——她是临时的,要把自己放得很低,没有平等,没有真情,没有意愿……再卑微,就彻底毁三观了。

延伸阅读:戒掉老男人有多难

现代社会,很多小女生有“大叔控”,钟情于比自己年纪大很多的老男人。女人戒掉大叔有多难?这首先要从老男人为什么比年轻帅哥的男性更受小女生的欢迎的原因说起。

说到大叔受欢迎,许多人可能说大叔成熟有魅力能给女人安全感,可是这些都是怎么来的呢?说到底是金钱与时间堆砌出来的。之前有一种说法,你以为到了40岁就是大叔了吗?大叔说的是那些到了40岁事业有、成长相帅气、有经济实力的男人。男屌丝到了中年也只能被称为大爷。

话说的有些调侃,但道理是这样的,有哪个年轻女孩会跟一个比自己大几十岁而且一无所有的男人呢?女孩喜欢老男人不一定都是喜欢对方的钱,因为许多女孩刚步入社会或者涉世未深,老男人用自己多走了十几甚至几十年的道路获得的一些女孩没有的阅历,这对女孩子来说也是一种致命的吸引,这时候的男人相当于是女人的学校。她能快速从“大叔”身上吸取同龄男孩给不了的见识与阅历,当然这些阅历与见识不会是工地上搬砖的技能——都是出入高档场所、体验极限贵族运动或者之类的用钱铸就的阅历与技能。

所以单说女人爱大叔是拜金会有偏颇,女人更爱成熟男人魅力,但这魅力无疑缺了钱是修炼不成的。宁财神曾经说过一句话“大叔能给的人生经验和钱,过几年你自己也能赚到,高纯度的多巴胺,却只有同龄男孩能给”。戒掉大叔有多难?这要看女孩选择人生经历还是多巴胺。


推荐阅读: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