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海关长“亚偷情”让我走私了婚姻

       "亚偷情"让我走私了婚姻

35岁的韦蔚(化名)是南方某城市的海关副关长,在沉闷的婚姻中苦苦挣扎多年后,她遇到让自己一见钟情的优秀男子。可接下来,丈夫兴师问罪、跟踪,最后咆哮着要离婚,而那名优秀男子则在她呆呆的视线里孤零零地离开了。谈起自己的情感经历,她说:“婚姻出现问题,我没有哭;工作有压力,我不会哭;但现在,我哭了。直到这时,我才相信,有些情感的确有种让人流泪的力量……”以下是她的情感自述。

电话清单难道是剖开我婚姻的裁纸刀?

今年4月2(外国神话故事)2日晚上,我回到家,推开门,看见丈夫王世军(化名)坐在沙发上,他眼睛通红,面前是几个空啤酒瓶。世军盯了我一眼,抓起剩下的半瓶啤酒一口喝干,重重地把酒瓶放在桌子上,一言不发地进了卧室。我和世军结婚已经7年,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当时,我气得手发抖,冲他喊:“发什么神经?喝这么多酒!”世军猛地把一份手机通话清单摔到我面前,“你自己看看吧,看看你自己在干什么!”那上面有一个相同的手机号码被圆珠笔画上了记号,在单子上显得密密麻麻。“你竟然调查我?”我狠狠地推了世军一下,转身跑回卧室,把门反锁起来。直到他在客厅里踢倒啤酒瓶子,摔门走了出去,我才慢慢冷静下来。

我盯着眼前的电话清单沉思:难道它是剖开我婚姻的裁纸刀?那个手机号码的主人是刘亦林(化名)。刘亦林是另一个城市的海关关长。2007年5月,我们所在的城市承办海关工作会议。作为本城海关的副关长,我参加了那次会议并负责会务。就是在那次会议上,我认识了他。会议间隙,刘亦林经常风趣地和我说话,他的微笑像羽毛似地轻轻拂着我的心。

刘亦林的声音沉稳厚重,他对海关工作的理解和阐述清晰独到,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种印象,有些像内心深处被一种熟悉却缺失的东西击中的感觉。我已经35岁,是一个6岁男孩的妈妈,这种感觉只能用“一见钟情”来形容。

5月21日晚上,刘亦林给会务组打电话,说他身体不适。我陪他去医院,医生诊断他为急性肠炎。打吊针时,他的手很冷,护士让我去买暖水袋。我跑了附近几家商店都没买到,匆匆赶回医院时,看见他倚在床头睡着了,我就轻轻走上前将他打针的胳膊盖好。看着刘亦林孩子般熟睡的样子,不知怎的,我竟轻轻地握住他的手……那一刻,我真想就这样静静地坐着,坐一辈子。

会议结束那天,刘亦林约我去江边走走。看着他趴在江边栏杆上的背影,我忽然有种把这背影抱在怀里的冲动。“雪中送炭才是情分。”刘亦林转过身,点燃一根烟,微笑着说,“你一定笑我太脆弱吧?”“没什么。”我淡淡地回答。


推荐阅读: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