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嫂子偷情让我变得欲罢不能

我扑通一声跪倒在嫂嫂面前,我深深的吸着嫂嫂身上的香气,久久说不出话来,任由我亲吻。我身体再也把持不住,像火山爆发一样直奔她身体。经过我磅礡而出汹涌而至的海水,对她做出了最后的“致命打击”,终于无法自拔,一泄如注。这次的性事造人“大战”我们足足弄了一个多小时,完成了人类史上最伟大的工程。

我父亲弟兄二人,大伯膝下一子二女,都已结婚,堂哥阿伟今年32,前几年就在县城开了个门市铺,手头比较富有,因此在他二十六那年讨了个千里挑一的媳妇,嫂嫂窈窕玲珑的曲线,似蛇般的纤腰,高翘的玉臀,使我如痴如醉。

虽然嫂嫂如《孔雀东南飞》中的刘兰芝那样聪明贤惠,可大娘对她的不满之声渐渐的不绝于耳:“是母鸡还下个蛋呢,没用的东西”,大娘正骂新买的猫不逮老鼠,嫂嫂刚还在院里做针线,转眼间不见了,过了好大一会才从屋出来,眼圈红红的。

晚上我到大伯家玩,嫂嫂趁大娘不在,向我诉起了苦:“这日子何时才到尽头啊!我来了6年,一个孩子都没生,村上的人都骂我是不会下蛋的鸡,你大哥说今年我再不怀孕年底要把我休了,我咋这么命苦哪!”一边说一边流着泪,“你咋不去医院查一下啊,没准不愿你”,我说。

“查有个啥用?难到生不出孩子不怨女人还怨男人不成!”嫂嫂诧异的说,我于是给她讲了初中学的生理卫生知识,第二天,嫂嫂背着大娘带着迷茫的表情去了医院,下午太阳落山时,我去地给牛打草,路上遇见嫂嫂从县城回来,见到我一脸的羞涩,“可以”嫂嫂娇柔的说,

我正不知该说什么,嫂嫂发话了:“小锋,你能不能帮嫂子个忙”那声音几乎是哭腔,我问什么忙:“你先答应我我再告诉你”,嫂嫂的泪流了下来:“好,就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再所不辞”,“我想让你帮我生个孩子”,说完嫂嫂满脸通红。

我心里想“太好了,正中下怀”,可表面上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这个……好吧”我叹了口气,好像很不情愿但又不得不愿的样子,嫂嫂见我答应了,小跑似的回家了“晚上2点我给你开门”,看着远去嫂嫂一耸一耸的胸腹,我的阴茎又忍不住直了起来。

晚上我匆匆吃过饭就躺进了被窝,时钟“当,当”,敲了两下我小心翼翼的来到嫂嫂窗下:“门开着,过来吧”,屋了传来嫂嫂娇滴滴的,低低的声音,甜美而有蛊惑性。嫂嫂鬓发蓬松地开了房门,我一(世界名人故事)看,哈!嫂嫂只披上一件淡蓝色的睡衣,丰满玉润的胸部竟隐约可见,脸上晕红未退,嫣红艳丽,娇媚无比。

我“扑通”一声跪倒在嫂嫂面前:“嫂嫂,小叔我今晚冒犯了”,嫂嫂伸手轻抚着我的头发,柔声道:“小叔快请起来。”我深深的吸着嫂嫂身上的香气,撒着娇道:“不,不,小叔我就喜欢这样腻着嫂嫂。”此时间,嫂嫂芳心可可,久久说不出话来,只任我亲热。我身体再也把持不住,像火山爆发一样直奔她身体……

嫂嫂经过这一阵子的“翻身做主”、主动攻击,也已经到了泄身的边缘,又经我那磅礡而出汹涌而至的海水,对她做出了最后的“致命打击”,终于无法自拔,一泄如注。这次的性事造人“大战”我们足足弄了一个多小时,完成了人类史上最伟大的工程。我带着倦意,翻身从嫂嫂的身体上滚下来。收拾好衣服后,赶紧撤退了。

此后我们便是一发不可收拾,只要有机会,我俩就会在一起。每次都是嫂嫂主动要,她现在正处於性欲求的高峰,总是有强烈的欲望,嫂嫂告诉我说,从来没有人让她这麽兴奋过。

有些时候,我们像是疯了,只要欲望一起,立刻便择地交合。有一次,当其他人都还在家,我看见嫂嫂走进厕所,便悄悄跟上去。嫂嫂没有锁门,一打开门,便又是一番云涌。这种感觉让我们又刺激,又兴奋。


推荐阅读: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