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父亲永远是父亲(第二部)

直到一年以后,家里发生的一场变故让这件事完全变了样。

由于老公一个叔叔的照顾(他能在市里那个发电厂工作,也是这个叔叔帮的忙),替他找到了一个出国进修的机会,要去巴基斯坦,那有个新建电厂的项目,需要一批国内的技术人员当外援,如果表现的好,回来就会有提拔的机会。其实这也称不上是进修,但毕竟是去镀金的,总算是好事,我想拦也找不到理由,但内心里非常的不情愿,毕竟他走了,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半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我们住的那个小区是个很旧的小区,据说是电厂刚建的时候盖的职工宿舍.已经有20多年了,多数人家都把房子租出去了,很多外地人住在那里,治安挺乱的。原来每天上下班都是老公接送我,单位离的也不远,每天都一路去回,现在我一个人了,冬天的时候天黑的又早,确实不敢走。

老公的意见,是让我去他家里和他爸妈住,被我拒绝了,倒不是因为婆媳关系,毕竟没在一起住过,他妈妈还比较多事,整天唠唠叨叨的肯定呆不舒服。去我爸爸那儿吧,离我单位又太远.家里商量的结果是让小姑姑来陪我住半年,她闲在农村,没什么事干.但姑姑怕农村人在城里住不习惯并不情愿,只是碍于我爸的面子勉强答应了下来。

世界上的很多事情真的都是由巧合而生的。可巧,我爸经别人帮忙介绍刚换了一个工作,是在离我学校不远的一个工地上做监工(他以前一直在建筑行业做工)。这下好了,爸爸来我家住,不用姑姑从乡下跑来了。

可问题又来了,结婚时房子很小,是只有不到30平米的一室一厅,卧室只有一张大床,不过客厅里有个沙发,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又买了一床新被褥,打算让他睡在客厅里。

老公走的第二天爸爸搬来的,从工地回来的时候很晚了,我都不知道,早上起来的时候才看到他睡在沙发上,身上盖着厚厚的棉被,把整个人都包在被窝里.这才发现没有意识到的一个重要事情,客厅里没有暖气,晚上太冷了。他一定没睡好。晚上在屋里睡吧,外面太冷了.第二天上班的路上我提议说。嗯,他习惯性地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回家的时候我做了两个菜,还买了一瓶他喜欢喝的酒,父女俩坐在桌前,爸爸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说着新工地上的新鲜事,聊着老公的工作,不知不觉,一瓶酒都被他喝了。知道他的酒量很好,我也没在意,一边收拾着碗筷,一边安排他洗澡睡觉。

卧室的床并不很大,睡两个人正好,但中间也就没有空间了.我习惯睡靠窗子的一边,安排他睡里边。我洗完了,看他已经在被窝里睡着了,均匀的打着呼噜,就关了灯,换上睡衣钻进被窝。躺在床上,忽然间想起一年前那个晚上的事情,内心开始躁动起来,夹杂着深处隐藏的幻想,身体也开始出现变化,他会不会又象上次一样在睡梦中过来?但马上被随之而来的自责感冷却,心里象有一股火苗,一会又偷偷烧起来.一会又熄灭,这样矛盾了一会,想想昨天还是一个人的床上多了一个陪伴的人,不管是老公还是爸爸,毕竟不再一个人睡觉了,内心又踏实了很多,被窝里也温暖了,就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半夜里被呼噜声吵醒了,老公是不打呼噜的,爸爸的呼噜却不小,坚持了一会,实在是睡不着,想起老公说过大部分人都是仰卧着才打呼噜,就想去给他翻个身。卧室里很暖和,爸爸早掀了被子的一大半,确实是仰躺着,我伸出手去想扳他的肩膀,借着微弱的光线,忽然看见他内裤里面硬硬的翘起来很高,一瞬间仿佛内心里压抑的什么东西一下子又被勾起来,鬼使神差的,我的手颤抖着伸向了爸爸的裤头。

好硬啊,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我轻轻握住它,回想起一年前那个难忘的夜晚。脸上烧的厉害,下身的水水几乎泛滥成灾(让人笑死了)。他似乎睡的很死,依旧是大声的呼噜,浓重的酒气,全然不知自己的东西正被别人握在手里。可是这样一来我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动作了,如果他醒了怎么办?就算不醒,现在他穿着内裤,也没办法往下进行啊。犹豫了一会,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也许人在冲动的状态下都是这样的,我慢慢把他前面的内裤向下褪了下来……

快感令人窒息,我一手撩着睡衣下摆,一手扶住床,一下一下动作着,下身的水水不停地流出来,几下子下来,高潮就如约而至了,一波一波地,大脑已经进入混沌状态。

女人在高潮的时候真是会失去意识的,老公形容过我高潮时的呻吟声,叫床的声音不大但是非常刺激,忘乎所以的样子。当时已经没有空闲来感觉爸爸的反应了,只是觉的他一如既往地硬,一下下刺进我身体的最深处。当高潮慢慢淡下去的时候,我才有意识注意他,这一回神不要紧,忽然发现,他的一双手,竟然扶在我的腰和下面的大腿上,原来,爸爸竟然不知什么时候醒了!

我紧张的开始颤抖起来,身体也停在那里不敢动,也不知道说什么或者是不说。僵持在那里。

此刻已经不需要语言,既然已经放开了,彼此的动作都开始主动起来,我极力地配合着他的动作,快感象开闸的洪水,一波一波汹涌而来,大脑再一次进入弦晕状态。

……真是能让人融化掉。

结束的时候我们都没有说话,我起身去卫生间清洗,父亲则翻过身继续睡.也许是累了,之后的睡眠出奇的好,也听不到爸爸的呼噜了,睡的很沉,一直睡到天光大亮。

第二天起来的很晚,想起昨晚上的事情,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爸爸。正犹豫着要不要和他说点什么,伸手一摸,爸爸竟然早已起床上班去了。

我也没吃早饭。白天课不多,脑子里想的都是晚上该怎么和爸爸开口,要说这件事吗?还是不说?要怎么面对他的眼神,怎么回到以前无拘无束的感觉……想的头疼了一整天,忽然间又回味到那从未有过的感觉,又莫名的有一点兴奋和满足。

这样矛盾着,下班的时候爸爸还是过来接我了。

爸。我低着头叫了一声。他可能感觉到我的不自然,没有吭声,等我理好东西,和我一起回家了。

晚饭我们都没有说话,他一口口地喝酒,我一口口地吃菜,房间里静的出奇,能听到彼此咀嚼的声音。

今晚上我睡客厅吧。半晌他终于先开口了。哦。我小声应了一句。吃完了我去收拾东西,他去洗澡,都是老样子。房间里的气氛温暖了起来,我打开电视,想把这种气氛放大一些。

电视节目很无聊,看了一会,有点困,把爸爸的被褥拿出来放在沙发上,一个人进房间,钻进被窝。好冷啊。一个人的房间冷冷清清的。外面爸爸好像出来了,悉悉簌簌地听到整理被褥的声音,心里有些伤感,很想哭。静静地绻缩在被窝里,发了一会呆,慢慢进入梦乡。不知不觉中老公似乎回来了,缠着要和我做爱,快要插入的时候,忽然又推开我,骂我下贱,我大哭着不知所措。忽然间爸爸来了,他推开老公,把我抱在怀里,他的胸怀很大很暖和,他的手抚摸着我的头发……

XX,醒醒。是爸爸在叫我。又做梦了。恶梦。

朦胧的夜色里,爸爸站在我的床头,一只手轻轻抚着我的头。醒了就好了。他轻轻地说了一句,转身要走,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忽然间坐起来,一下子抱住了他。

爸……。

爸爸穿着背心,我也只穿着睡衣,两个人抱在一起,彼此肉挨着肉,都能感觉到对方的体温,我的乳房抵着他的胸口,可能男人到底是喜欢年轻女人身体的,我能感觉到他抱的更紧了。一只手抚着我的背部,慢慢向下……

接下来的事情无需细述了。爸爸又一次进入了我。他把我压在床上,痛痛快快地抽插。我伸展着四肢迎合着他,巨大的阴茎,有力的手,火热的胸膛。我忘情地呻吟着。承受着爸爸热烈的爱。

接下来的日子轻松而快乐,我们恢复了从前的样子,白天是一对亲密的父女,晚上两个人尽情地做爱,就象一对情侣。

但有一件事是爸爸从不愿意做的,他从来不和我接吻,即使在高潮来临情不自禁时也只是吻吻我的脸颊。做爱时他也很少说话,只是抽插,一次又一次插入我丰满的身体。我们通常每周做爱三次,都是在晚上睡觉的时候。白天从不,也不谈论。

爸爸喜欢喝酒,而且酒量很好。有一次晚饭的时候我调皮,也要喝,他拦不住我,就喝了一杯,好烈啊,不一会就头晕晕的了。脸烧的厉害,爸爸也喝了很多,在酒精的作用下,我做了一件出格的事,在爸爸面前,我一件一件地把自己脱光了。

饭桌都还没有收拾,爸爸走过来,可能是实在受不了我这样的挑逗,忽然间爸爸褪下了裤子。

啊。爸,舒服吗?

舒服。XX舒服吗?XX是我的乳名。

爸我好舒服。爸爸你真好……

和老公做爱的时候,他都是这样和我说话的,会有很多粗口。有时候还会说很多更加下流的,比如操**之类的,有时候高潮要来了,女人就会什么都不再顾忌,而配合着一起说。并且从这个过程中感受到异样的刺激。但是爸爸在做爱的时候基本上是不说话的,只是一下下地操着我。由于刚才和爸爸对话的时候我已经进入状态了,不知不觉地说了一句“操”。

忽然间感觉爸爸的身体颤动了一下,呼吸也急促了很多。男人真的是对这样的粗口都受不了的。

爸爸迟疑了一下,随即用力地吻上了我,口舌纠缠在一起。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与父亲做爱的感觉真的是与众不同的,原来亲生父女竟然可以配合的如此默契。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开始接受各种各样的性爱方式,我会为他口交,吮吸他硕大的阴茎,为他说粗口,在床上尽力表现得象个荡妇。做爱的时间地点也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们开始只是在晚上,在床上,后来开始不分时间,只要有了欲望就可以随时随地的做爱,在客厅里,在厨房里,浴室里,甚至是在晚上的楼道里。

他也开始为我口交,吮吸我的乳房,阴部,在做爱的时候除了疯狂地插入,还会说着放荡的粗口,我能感觉到他的快乐,而我也从中感受到巨大的快乐。由于我们是父女,自然会有天然的保护屏障,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白天在一起上班下班的两父女,竟然会是两个可以尽情淫乱的人。

有一次洗澡的时候,父亲从后面进入我,而我正迎合着他的进入,在镜子里我看到自己的迷离的表情,(中国历史故事)自然的黑发,伴随着父亲一下下地摆动着, 两个人放肆地淫乱着……

叫爸爸……

叫老公

老公……

叫哥哥……

我每叫一声,爸爸就用力操我一下,几下子下来,高潮就喷涌而至了,我几乎已经快要不省人事……

放荡的感觉是父亲给我的,原来放荡竟然是性最大的快乐源泉。是父亲让我感觉到它,那巨大的快乐。后面的五个月,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从那以后,我一直保持着和父亲的性关系,后来老公回来了,我也会寻找机会和父亲做爱。而和老公做爱多数只是为了配合他而已。多数是在老公不在家的时候,有时候也会去父亲那住几天。

老公回来的那几天,爸爸没有马上搬走,而是住了差不多一个星期。由于半年多没在一起,老公自然是需要很强烈,晚上会发出很大的声音,我则尽力地忍着不敢出声,毕竟爸爸在外面啊,而且他听到了也不知道会怎么想。有一天早上老公刚醒了就又想要,他急急地插进来,不一会就射了,射了就起身穿衣服,说要早点上班。而我还没怎么样呢,下面却被他弄的很湿。我有点生气,就躺在床上不起来。等他走了,爸爸就过来了,问我是不是不舒服,怎么不起床?我也没管,说想和爸爸躺一会就拉他进来。

爸爸用力地做着,不一会就射了,身体里胀的满满的,毕竟是装了两个人的,这样的感觉太好了,我一直认为女人最幸福快乐的时刻,就是可以享有不只一个男人的爱,身体里可以同时盛满两个男人的,那种快乐和满足真的是令人无法形容的。

后来父亲越来越老了,我也有了自己的孩子,做爱的次数就慢慢少下来,但只要一有机会,我都会陪他做爱。这是一个秘密,只有我和爸爸知道。前年,我爸做胃切除手术,后来伤口有点感染,住了一个多月医院。我和我弟弟轮流照顾他,我给他接屎尿,给他擦洗,那时候,我没有一点杂念,也没什么龌龊的自责,内心如此平静而自然。父亲是幸福的,我给了他别人所不能给予的,不管世人如何评价,我用自己的方式来回报他的爱,这种给予也让我快乐无比。

父亲的晚年并不孤独,起码他有爱自己的儿女,爱自己的女人,而这两个角色,都由我一个人来扮演。而我是成功的。在送他走的灵堂里,我没有哭泣,没有自责,没有龌龊,内心充满平静和安宁。父亲永远是父亲,他不仅给我生命,给我身体和灵魂,还教会我体验生命的快乐和永恒。


推荐阅读: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