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找情人却不准我离婚

       丈夫找二奶却不准我离婚

夏蓝与我曾有过一面之缘,听说我成了楚天金报的口述记者后,她从外省打来了电话:“我憋得太难受了,真想找个地方说说,又担心别人无法理解我。你会理解我的,是吗?”

也曾听到过一些关于她的毁誉参半的议论,只是不曾细究,此时听到她的声音,我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个衣着随性、行事爽快的女人形象。但愿那些当年的议论和印象,没有影响我倾听她娓娓道来时的判断力。

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2009年2月9日晚上,我正在厨房里忙乎着煮元宵,都说今年元宵的月亮比往年更大、更圆,我的心情也如这月光下的夜色,灰暗中透出亮堂。早就和董栋约好了,今晚他过来陪我吃饭、过节,我精心准备了一大堆好吃的,准备和他坐下来好好谈谈。半年前,他女儿考上了大学,他也终于和妻子离了婚,却迟迟没有兑现对我许下的承诺,等女儿上大学便离婚娶我,“我那小舅子已经放话了,我要敢娶你,轻则挨打,重则恐怕有生命危险,你也知道,我老婆娘家势力那么大,咱们先缓缓吧。”可就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但愿今晚我们能商量出一个对策来。“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熟悉的手机铃声在客厅里响起,我赶紧擦干手跑出来接电话,这是他专门为我下载存储的,也是我们彼此的专属铃声。电话那头董栋的声音很低:“夏蓝,我是躲在洗手间给你打电话的。她们家今天逼我去办了复婚手续,说什么要‘人月两团圆’”,晚上还硬拉我过来摆家宴,你自己吃吧,我对不起你……”

我瘫坐在沙发上,心情就如同厨房里那锅烧到焦黑的汤圆,只剩煎熬过后的干枯与焦灼。

董栋是前年调过来的单位主管,听说他是在原单位犯了桃花,混不下去了才动用妻子娘家的关系来我们这里。一开始我对他没什么好印象,要是真爱就去大胆追求,又要惹桃花又要仰仗老丈人的鼻息,在我开朗直爽的个性看来,实在是不够男子汉。

去年中秋节,单位发福利,每人一袋米一桶油,我正吭哧吭哧地(哲理故事)往家里扛,董栋过来了:“这哪是女人干的活?我来我来!”一把抢了过去。到家了,看着他脖子上、肩膀上的米屑,我忍不住笑出声来,平时他非常注意仪表,一副白面书生的儒雅派头,如今弄得“油头粉面”,实在是形象大毁。拿出毛巾帮他收拾干净后,我请他坐下来喝杯茶。他也没有推辞,聊到兴起,干脆钻进厨房帮我一起做饭。


推荐阅读: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