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女人裆部有一大片水渍,瞬时李子键明白了女人奋力挣扎的原因

向阳小区,白色的漂亮的小区,楼下不远就是从早到晚喧闹不休的菜市场,周边都是些老房子,在这里生活的人每每从小区前走过都以羡慕的眼光看着雪白的楼体。 小区建成已经两年了,但因为房价的关系到现在才住满 哎哟~李子键把最后一箱东西放在地上,身体向后一仰,倒在沙发上,望着白色的天花板李子键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东西算是全都搬上来了,只剩下收拾了,看看表,李子键一咬牙,干完再说。 李子键甩掉上衣,精赤着上身,痛快地仰脖灌了一口水,满意地看着自己收拾的屋子 其实李子键没多少家具,主要是书多。 小伙子二十多岁,刚找了一份工作,可是老爸老妈有钱,看准了这套房子就给买了 他也是这个小区的最后一位入住者 李子键住在八楼,是最顶层,顶楼上有一大片平台 光着个上身,李子键走上了顶楼的平台,平台和李子键住的这一层有一段楼梯连着 呼!李子键长出了一口气,手把着边上的护栏,看着周围低矮的房子和不远处嘈杂的菜市场里的人群,李子键突然有种身在高处俯看芸芸众生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马上就被打断了。 呼啦,呼啦,一阵抖衣服的声音打断了李子键的思绪,在另一个楼门口一个女人正抖弄着衣服往绳子上晾 这还是夏天,衣服都穿得单薄,正午的阳光透过女人白色的上衣,立即把女人身体的轮廓映了出来,李子键马上就被少妇所吸引了 少妇穿了一件月白色的收身衬衣,阳光``射``在`她身上,薄薄的衬衣和少妇圆润的腰身立时分开变得清晰起来,明亮的光在少妇动人的曲线和轻纱一般的衣服间隙中轻微的晃动,衣服和``肉``体`朦朦胧胧地相贴、分开、再相贴,每一次的动作都吸引着李子键的目光 女人把衣服一件件搭在绳子上,这次是晾被单,一边的晾衣绳子稍微高了一点,宽大的被单给女人带来了点麻烦,女人不得不踮起脚尖,使得一节雪白的腰身露了出来,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少妇`胸`罩`的带子紧紧地贴在她丰满的身上。 这种`偷`窥`的感觉使李子键有了一种奇妙的兴奋,他像饥饿的野兽般,贪婪的目光死死盯着少妇身体,不自觉中呼吸开始沉重了。 感应到了异样,少妇扭头望这边看来,正迎上李子键色迷迷的眼光。 看着这个半大的男人正死盯着自己腰身,女人拿起一件衣服冲着李子键`用`力`一抖 色狼!女人瞪了李子键一眼,收拾东西下了平台 李子键尴尬地清了清``喉``咙,看看左右无人才好过了些,兴趣索然地下了平台。 星期二,八点,烦人的闹钟催醒了李子键。 李子键迷糊地起床,愤懑地压掉了闹钟 李子键在一家电子公司上班,在设计部他还是个小弟,不过除了跑跑腿、复印资料以外也没什么事做,加上公司的老总和老爸是几十年的关系又是自己的干爹,逃个班也是家常便饭的事,可是李子键也不想人家说闲话,所(名人故事)以他为自己准备了四个闹钟。 这该死的东西 他恼怒地骂着,脑子里回味着刚才的美梦,刚才的梦真是甜美啊!李子键又闭上了眼睛回想:在敞亮的顶楼平台上,自己手扶着护栏,身下是那天晾衣服的少妇,少妇`赤``裸``着身体在自己的身下`呻`吟`,俏丽的小脸上红润有光,娇娇的小嘴轻微地开合发出荡人的呼唤,李子键粗壮的``肉``棒`穿插在少妇`小``穴``中,粘稠的`~淫~`液`涂满了李子键的``肉``棒`……铃~铃~铃~又一个闹钟响了,李子键一把拉过被子蒙在头上,还想继续刚才的好梦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真是自作自受,本来为了避免自己上班迟到的四个闹钟分先后响了,彻底粉碎了李子键的脑子里的影象 李子键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十点半,这已经是他整个上午第八次看表了。 一个上午在乏味中度过 李子键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手头的事情早就完成了,整个上午李子键的脑子里充斥的都是女人的``裸``体`,这使他甚至不敢看公司里的女同事,因为一看到女的,自己的眼睛就像把刷子一样,在人家的的胸部和大腿之间刷来刷去,为了避免成为大众色狼,李子键干脆趴在桌子上来个眼不见为净 星期五了,吃完了午饭的李子键无精打采地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周边同事一扫一贯的死气,说说笑笑地谈论着周末的事情 李子键依然是一副死像,这连他自己都不大明白,他李子键也不是没有经过女人的处男,可怎么自从那天看到了那个少妇,一连几天满脑子都是她的影子,自己甚至不敢合眼,一合眼出现在眼前的就是那天顶楼的情形,连他自己都认为中邪了 一个星期的结束对李子键来说就像以前在学校里从星期一坐到星期五一样。 同事们欢喜地收拾东西,一个个地逃离了办公室——这个资本家剥削了他们的地方 李子键甩了甩头,`用`力`不再去想女人的大腿和胸部,出了办公室。 回家吧,先好好睡一觉 李子键打定了念头 嘀嘀!嘀嘀!马路上汽车的声音吵醒了因为一个女人本来就没睡好的李子键 李子键愤然地用被子蒙住了头,自己的卧室临着街,当时选它是看上它光线好,可是有一利真是必有一弊啊,临近厨房的那间倒是安静,但四周都是墙,只有一扇窗,憋都憋死人了,整个就像个地牢 哎~什么~东西!李子键翻了个身,突然感到身下湿漉漉的 李子键腾地站了起来,猛然拉开了被子,盯着床上那一团醒目的暗色 好一会儿他才感到`下`身`也湿漉漉的……早晨,李子键仰面躺在浴池里,脑子里盘算着……今天是个阳光极好的日子,李子键上了顶楼,这是他今天第三次来顶楼了。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老公出去会朋友,苏惠娟一个人留在了家里 看着一个星期积攒的脏衣服,她开始了一个家庭主妇一天的工作 苏惠娟是小学老师,去年和丈夫搬进了新居,老公是一家国有大型企业的工程师,虽说已经三十多岁了,可是现在的世道,女人择偶标准里经济实力可是首选,老公的人嘛,只要是过得去也就得了。 苏惠娟很满意现在的生活,老公虽说是大了自己十岁,可是对自己是百般疼爱,凡事都依着自己的意思。 那方面嘛,也可以满足自己的需要,同事们都说自己是个有福气的人。 铃~铃~铃~喂~哦?是吗?嗯~好,我老公他那里没有问题,我洗完衣服就去,好,拜拜!苏惠娟放下电话,是同事约她出游。 苏惠娟是个喜欢清静的人,可是偏偏遇上了一群爱玩闹的同事 前几次都拒绝了,这次实在没有什么理由了!再说出去散散心也好 苏惠娟写了个字条说明了自己要出去一天 字条放到桌子上,她就开始整理脏衣服。 衣服洗好了,苏惠娟端着装满衣服的盆上了顶楼,家里也有晾衣服的地方,可是洗了大件比如说被单之类,还是在顶楼上干得比较快。 天气实在是太好了!苏惠娟哼着歌上了顶楼,迎着阳光抖弄着洗好的衣服。 在身边两侧的绳子上刚晾好被单,起了一阵风,在身侧刚晾好的被单轻柔地把自己裹在里面,阳光照在湿的被单上,映`射`出被单上的图案和花边,时而朦胧时而明亮 苏惠娟把脸贴上被单,感受着清凉的接触,鼻子里嗅着刚洗好的衣服特有的味道。

苏惠娟完全没有发现有一双野兽的眼睛正注视着她,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终于晾好了!苏惠娟拎着盆儿要下楼了,刚一转身,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只大手和一块棉布。 唰!唰!几声,厚重的窗帘使本来就不是很明亮的屋子立时陷入黑暗。 灯亮了,十几个灯泡照得有点晃人的眼睛,屋子里是一副奇怪的景象:这是间十几平米的屋子,屋子里唯一的家具是一张大床,床上一个女人仰面躺着,被绳子大字型固定在床上,嘴被胶带封住了,女人静静地躺着,看上去好象是睡熟了 拉亮灯的是李子键,床上躺着的是苏惠娟。 李子键心里很很兴奋,不过同时他也很害怕,不停地交握双手,眼睛不安地看着床上的女人,以往在小说中看到的`迷``奸``手段现在好像都被丢进了太平洋,自己是一点主意都没有 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他会干这样的事情,他紧张地看着床上的女人,生怕她会醒来 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李子键的心依然怦怦怦地跳 床上是令他日思夜盼的女人,李子键静静地看着她,他发现在睡梦中的她比在平台上时更美丽。 绳子没有紧拉着女人的四肢,女人以一个半侧的姿势躺在床上,两个膝盖有一点并拢,单薄的七分裤紧贴着大腿,小`内`裤`的形状完全落入了李子键的眼睛 李子键的手慢慢地伸向了那修长的大腿,入手的感觉很棒,质料极佳的裤子非但没有阻碍抚摸的动作,反而随着手移动,给李子键一种偷摸的感觉。 这种像是在暗中猥亵女人的感觉刺激着李子键,使他越来越兴奋,手上的气力也随着呼吸得加重而渐渐变大起来。 苏惠娟动了一下,吓得正在贪婪地爱抚着女人的身体的李子键像被蝎子蛰了一下,迅速地抽离了双手 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急忙从裤兜中掏出了事先准备好的东西,套在了苏惠娟的头上,同时快速地关了灯退了出去 李子键没有关门,因为那个屋子的隔音很好,门关了几乎听不到什么声音 他重重地坐在在沙发上,点上一支烟,他需要休息一下 李子键的心里一直没有平静,手上还残留着女人``肉``体`的感觉,可是心里是七上八下地乱成一团 一根烟完了,在李子键准备续一根的时候,屋子有了女人挣扎的动静。 李子键仓惶地捻灭了烟,冲进了屋子 他看到女人在床上奋力地挣扎,李子键原本想按住女人,可是……一个想法突然间出现在他的脑子里。 苏惠娟`用`力`想摆``脱``束缚她的东西,她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只知道自己被人绑架了 她不知道自己要被如何处置,电视上那些人贩子对付女人的手段一个个地出现在她的脑中,她心里极度地慌乱,恐惧充满了她的脑子,这正是李子键想要的结果 李子键依然坐着,夹着烟的手指虽然还在因紧张而颤抖,可是神情已经比刚才好了许多 几个小时过去了,李子键面前的烟灰缸里横七竖八地塞满了烟头 苏惠娟静静地躺着,眼泪已经打湿了蒙在眼睛上的黑布,她静静地抽噎着。 屋子里空空的,没有一点点声音,自己已经折腾了很长的时间了,可是既没有人来,也听不到半点声音。 她原本希望能引来绑架她的人,哪怕是听听声音也好,黑暗真是可怕……静,静,静得让人感到恐惧。 无论自己怎么闹,就是没有人,也没有声音 苏惠娟感到无力了,恐惧和不安交替占据着她的心,折磨着她。 苏惠娟静静地等着,时间也不知过了多久……李子键洗了个澡,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点了,女人还没有吃东西,可是自己实在是没有胆量在她清醒的情况下喂她,所以李子键一直在等待 可是女人鲜活的``肉``体`对他有着太大的吸引力,他轻轻地靠近屋子,他原本以为女人没吃没喝一定是累得睡了,可是进入他眼睛的却恰恰相反,女人正极力地扭动身体,而且这次比前几次的幅度都大 她想干什么?李子键在问自己的时候,手在不由自主地发抖,当他想到了最坏的结果时,他的全身都开始发抖了。 女人奋力扭动了一会儿后静了下来,就在李子键暗松一口气的时候,女人又开始扭动了,而且一次比一次剧烈,这种间歇性的挣扎像极了垂死的动物,看得李子键已经忘记了思考,心脏在剧烈地跳动 突然女人被胶带封住的嘴发出了低哑但是骇人的声音,同时也停止了动作,就像被``枪``打中了,身体静静地落回到了床上,女人的头侧向一边,除了抽噎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了。 出事了!这是李子键这时唯一想到的,他也顾不得了,大步冲到床前。 女人听到了人的声音突然出现了疯狂的挣扎,吓得李子键马上用带有乙醚的棉布捂在了她的鼻子上,女人停止了挣扎,晕了过去。 李子键长长地出了口气,疲惫地坐在床边。 咦!这是什么?李子键的手感到了一片潮湿,茫然地在床上寻找,发现女人裆部有一大片水渍,瞬时李子键明白了女人奋力挣扎的原因 虽然女人的身上有一股``骚``味,可是被`尿`水浸湿的两腿之间,那依然在`尿`水中的臀部令李子键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兴奋。 李子键实在压制不住自己了,轻轻解开女人衬衣的扣子。 他感觉就像新郎在洞房的第一夜,心中充满了激动和期待。 女人已经挣扎了很久,加上天气热的原因,女人的衣服都紧紧地贴在身上,这着实费了他一番功夫 女人的身体整个呈现了,女人的``乳``房`不是很大,看上去就像个小笼包一样,但是小腹依然是平坦的 黑色的`荫`毛`遮盖着`小``穴``,大部分被刚才的`尿`水打湿贴在`大`腿`内`侧` 红润的`小``穴``,`荫`唇`微微地张开,白嫩的大腿和手臂上是散落的衣服。 李子键用火一样的目光扫视着女人身体的每一个部分,像一个得到了心爱玩具的孩童,双手更是肆无忌惮地`玩`弄`着每一寸肌肤,甚至连女人最羞耻的部位都被李子键亲吻和爱抚。 但是他并没有做下一步的行动,而是端来水,像情人一样洗干净了女人的身体,替她更换了床单 女人的衣服已经不能穿了,趁着她昏迷的时候,李子键松开绳子替她换上自己的衣服。 做完这一切,李子键又重新绑好绳子,把女人抱在怀里,口对口地喂她稀饭,只是喂完之后又给她灌了几大杯水和半颗巴豆……苏惠娟醒了,醒来的第一时间就发现自己的衣服换了,床单换了,身上也是干净舒爽的,再想一想昏迷以前,自己……自己……居然在床上,一个陌生的床上`放``尿``了……屈辱的泪水默默地流了下来……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苏惠娟只是记得自己`尿`尿的次数是越来越多,而且每次`尿`完就被人弄昏,醒来之后就是干净的衣服和清爽的身体,本来她的思维还在运转,可是一次次巨大的耻辱已经使她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而且前几次`尿`尿前她还在`用`力`挣扎,但上一次,她实在是没有忍住,居然就在床上来了个大号。 虽说事后还是一样被那个不知名的人清理得干干净净,但她的意志已经完全地丧失了,她的大脑已经没有任何的活动了,她不想想任何人任何事,她已经完全崩溃了

一个文弱的女人能承受多大的打击?她只是个女人,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只想平平静静地过日子,但这一切……如果说还有一个人能存在于她的大脑中,那就是为她擦屎洗`尿`的人了 想到这里苏惠娟突然有了个想法:要是这件事情传出去,自己会比那些``妓``女`更受人鄙视。 想到这里,眼前仿佛就已经围满了人,数不清的人对着自己指指点点……但是……我怎么办?怎么办?脑子里只有这个想法的苏惠娟无法控制地开始`用`力`捶打床面 李子键闻风而来,正想用棉布再次让女人平静。 可是女人听到自己到来反而停止了动作,只是口里支支吾吾的,感觉告诉李子键女人是想说什么,直觉告诉他,女人不会叫嚷的 然而即使如此李子键也仅是小心地把胶带撕开了一个只容说话的口子 苏惠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知道对付她的是什么人,但有一点是知道的,这个世界至少还有一个人是对自己好的,那就是照顾自己的人 你是谁?我在哪里?我……我……尽管苏惠娟已经想好了要说的话,可是突然可以说话时,想起这个人为自己做的事情,自己的身体……想起这些,苏惠娟不由得悲伤起来。 突然一阵呛人的气味使苏惠娟清醒过来,我不会喊的!我只是难过……李子键正要往她鼻子捂的手缩了回来,另一只手轻轻将女人额前的头发理好,这个女人实在是受了太多的罪,虽然这些都是自己带给她的 苏惠娟感受到了男人的气息,而且还是个年轻的男人,想到这里她的心里开始打鼓了,虽然这也是在开口之前自己已经想过的一种可能,但事到临头……怎么办?在苏惠娟的心里,一个在陌生人的床上排泄的女人,已经是比``妓``女`都卑``贱``的人了,自己已经没有勇气走出去面对丈夫、亲人和同事了 男人的手很温柔,轻轻地抚摩着自己的头发,偶尔在耳垂上捏弄几下,轻微的动作这已经使苏惠娟明白了男人心迹。 他喜欢我!可是……我已经是……万一呢?苏惠娟的心里不停地假设 李子键可不知道这个女人在想什么,他很喜欢这个女人,羞辱她的方法虽然是他想出来的,但是他确实喜欢这个女人,看着女人如此温顺地任由自己抚摸,李子键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你……你是……喜欢……喜欢……我吧?苏惠娟终于说出来了。 李子键傻傻地愣了神,这……这个结局?四周的灯光很强,屋子里只有一张大床,床上有一个女人,她趴在床上,身上的衬衣宽松地挂在身上,雪白的`屁`股高高地翘起,两个膝盖分得很开,艳丽的`荫`户`和俏丽的``屁``眼`完全地暴露在灯光下 房间里有一个男人,身上`一`丝`不`挂,`胯`下`的``肉``棒`高高地挺立,显示了对女人的`欲`望`。 苏惠娟听到了男人的脚步声,因为害羞,身子又向下伏了伏,这一来,她那修长的大腿和丰满的`屁`股更加地突出了。 李子键温柔地抚摸着女人白瓷般美丽的`屁`股,手掌慢慢磨挲着滑嫩的肌肤,这是自己朝思慕想的女人,她现在像温顺的羊羔一样任由自己`玩`弄`,而且可笑的是她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是谁,不过自己也没有想让她知道 苏惠娟柔顺地接受着男人对自己的爱抚,她还是第一次和丈夫以外的人做这种事,而且……而且是和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 这个人从来也不说话,问他也不回答,他也许是个哑巴吧?不管是什么对自己来说都没有意义了,苏惠娟一边想一边感受着男人无处不到的爱抚。 在男人有力地抚弄下,苏惠娟渐渐进入了状态,荫道开始湿润起来 男人的手指轻轻地在荫道里抽送,苏惠娟甚至可以感到`子`宫`里有一股液体分泌出来流向了男人的手指,在自己女儿家最羞涩的地方`玩`弄`的手指。 李子键一手两指并拢挤压着女人的荫道,一只手在她滑溜溜的大腿和小腹巡游,还不时地掠过精巧的小``屁``眼`,女人的身体实在是美妙啊!女人身体的反应明确地被李子键在她荫道中的手指所感知,女人的荫道已经完全地湿润,李子键骑上了女人的`屁`股,从后面看上去,两人就像是正在交配的狗一样,李子键扶正``鸡``巴`,缓缓插入了荫道 荫道两侧的~淫~`肉`一下子挤压上来,``鸡``巴`被温柔地照顾,李子键满意地呼了一口气,接着他慢慢地前后耸动着`屁`股,把整条``鸡``巴`都插入了女人的荫道中,使整条``鸡``巴`都被``肉``洞`温暖地包围着 苏惠娟在男人的``鸡``巴`完全进入的时候,充分感受到了充实,还有一丝紧张和慌乱,不过马上,就被男人`用`力`地`抽`插`所带来的舒畅所代替 男人粗长的``鸡``巴`坚``硬``而有活力,快速地进出着自己的荫道,`~淫~`液`被``鸡``巴`一次次奋力地进出带出,自己的`下`身`仿佛在火热的熔炉中,舒畅一次次地袭击着自己……`用`力`……`用`力`……`用`力`……苏惠娟的嘴巴里开始时低声地重复,后来随着李子键疯狂地插入,声音越来越大。 床上醒目的`黄`色`被单,两个贪欢热`奸`的男女,令人眼红心跳的喘息和`呻`吟`,李子键头上满头大汗,在身下的娇娃身上一次次的满足着,他一边大力地挺动,一边抚摩着女人剧烈运动而散乱的头发,爱怜的眼光一直锁定在女人不停晃动的腰身上……这边男欢女爱,在苏惠娟的家里,三十几岁的扬不名手拿着妻子留下的字条口中喃喃地说:怎么了?哪儿去了呢?怎么了?为什么呢?


推荐阅读: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