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少妇和四个男人的性爱故事

那时候,杜爱拿出了积蓄的一半来炒股,有事没事情就在交易所的大厅里守着看着,随时抛,这其中,她认识了何某,一个专职炒股的游民,在何某的技术指导下,两个月之内,赚了一倍,于是,她又将成本的三万元收了回去,拿赚的三万元继续。

(一)

杜爱年方三十三,一个有着三分姿色,六分妖娆,九分招摇的女人[女人巷]。

十九岁那年高中毕了业,在家闲着,刚好这个城市的迪斯科舞厅非常兴隆,于是在跳舞的前后过程中,一不小心大了肚子,就这样嫁给了她现在的老公王五。

第一次也是偷偷的仅有的一次,她就大了肚子,她觉得自己特倒霉,啥感觉都没有,就要做妈妈了,两个月后她在舞厅里碰到王五说怎么办?王五说那咱们就结婚吧,打胎可是很疼的。

于是商量着结婚。

王五是她第一个男人,大她十四岁,一个火车司机,彪形大汉,相貌堂堂,家境甚丰,她在欢天喜地过门后的第二个星期,和王五去民政局登记领结婚证的时候,发现王五拿的是一个蓝色的离婚证。

回家后她从床上蹦到地下,从地下蹦到床上,用杯子砸自己的肚子,可是连疼的感觉都没有,更不用说孩子会掉下来了,王五就一直跪在床边挤眼泪。

那天晚上,等她闹累了以后,王五好好的伺候了她,折腾了大半夜,她喜欢上了他的舌头,比他身体管用。

第二天,两个人去领了结婚证,还购置了很多婴儿用品,尽释前嫌。

(二)

年底,她给王家生了个肥肥的小子,光满月礼金就收了近三万,孩子有婆婆带着,又因为王五常年不在家,她就在商业街租了个门市卖起了女装,叫“爱衣坊”,因为资金足,生意还可以,只是当季节变暖的时候,她也有点象身边的那只杂种猫整天躁动不安,心里象缺少点什么。

店里有个固定的客户,是位被包养的二奶,每个月来消费好几千,而且特卖弄,这让杜爱对她身后的那个大款充满了好奇,于是频频恭维她。

终于那个二奶把雇用她的男人带到“爱衣坊”来现场炫耀了一番,没过多久,“爱衣坊”被一帮社会上的坏仔砸了牌子,那天,杜爱和那个二奶吵着并且扭打了起来。

她骂到: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女人巷]。

杜爱说:他能够包你凭什么就不能够包我?!婊子还骂人!真好笑!

杜爱转让了门市,又做起了专职太太,一个明的,一个暗的,王五一两个月才可以回家一次,且每次回来的前两天都要电话通知家里多备些补的东西给他吃,所以杜爱永远不担心被王五发现她的外遇。

对了,杜爱不说他们是偷情,她说是外遇,两个人是有感情的。

那个男人叫方某,是上海某建筑公司的项目经理,在此负责一个规模不小的工程,手头有着大笔的活动资金,年过四十,正是一个男人魅力四射的时候,妻女都移民去了新加坡,据说那国家社会治安好,空气好。

他说等挣足了钱,就飞出去不回来了,这个国家太穷了。他说话的时候潇洒的挥动了一下右手,有点伟人的姿势,无名指上那颗熠熠发光的钻戒经过杜爱的眼前。

你给我买个戒指吧?恩,要和你一样的,情侣戒……”嗲嗲的声音从杜爱的嘴里滑出来之后,她的唇一路向他的胸下滑去。

杜爱和方某欢喜的时候脑海里总是会闪现出王五的脸,但她转念一想:说不定,这个时候,他正在招妓呢,因为他和我一样寂寞,他和我一样都需要。

杜爱买的戒指终究比不上方某的,因为他说是和朋友去南非的时候在那买的。但杜爱想起结婚的时候王五给她买的所有黄金首饰加起来也不足八千元,心里还是很知足。

当王五问起这个戒指的时候,杜爱说是假的,是锆石的,才一千多元,于是,杜爱拿起上个月妈妈过生日时买给她的的那个宝石戒指发票单给王五看。

她晚上和王五做爱的时候,手指从王五的背上滑过,王五喊疼,因为那个戒指的包钻石的指牙很锋利,老是不小心滑伤他的皮肤。

但她就是舍不得拿下来。其实王五在她身上的时候,她根本就没有想到方某,因为王五的活做的比方某的好。

(三)

王五每次回家要丢给杜爱几千元给她过日子。但后来王五带回来的钱越来越少,杜爱查到王五迷上赌博了,杜爱又到他们处里去反映,然后又要求领导每个月只结算一部分零用钱给王五,工资和奖金都由她每个月来领。

杜爱说:给他赌输了,我们娘俩靠什么生活呀!

领导还真的听她的了,于是,她的家庭财政收入又回复了原状。

(四)

那时候,杜爱拿出了积蓄的一半来炒股,有事没事情就在交易所的大厅里守着看着,随时抛,这其中,她认识了何某,一个专职炒股的游民,在何某的技术指导下,两个月之内,赚了一倍,于是,她又将成本的三万元收了回去,拿赚的三万元继续。

而她和何某就(世界名人故事)也顺理成章的结交为好友,何某原来是一中学的书法教师,后来好象有点作风问题就自己辞职了,单身者,何某称她为红颜知己。

杜爱喜欢这个称呼,有点心心相印的美好。

这样赚钱确实轻松,杜爱把何某看成了一个用智慧赚钱的人,他很了不起。杜爱每次在朋友面前说起何某的时候,钦佩之情溢于言表。

“我还跟着他在学书法呢”杜爱不忘炫耀似的补充到。

杜爱的书法学的不怎么样,但钢笔字确实提高了不少,一笔滔滔,常常让人误认为她是科班出身。

杜爱满足的有点找不到北了。

他们之间的认识,上床,下床,都是很自然的事情,因为后来炒股一直不顺利,何某也连连溃败,何某终日迷恋和杜爱在床上的日子,杜爱觉得他的智慧和形象都大打折扣,于是,杜爱不惜大亏本,抛出了股票,带着剩下的一万多元逃之夭夭了。

她也不去炒股了,和何某也就不联系了,何某偶来纠缠,杜爱就告诉他王五已经知道了点风声了,她还说王五可是以前蹲过号子的。

何某也就气馁了。

当然,在和何某的期间杜爱一直和方某保持着联系,只是大家的激情好象都褪去了一些,更多的时候,杜爱是给他去洗洗内衣或者煲煲汤给他喝,听他说说家里的事情。

他们从来就没有探讨过关于他们的以后,两个人做完爱后,躺在床上各自说着各自的爱人,坦然的很。

杜爱甚至想过如果方某不出国,他们会一直保持这种关系很多年的,她好象有些习惯了和他的这种情人关系,说不清是情感上还是心理上的一点点依赖,可能是他陪在她身边的时间多。

而她和王五结婚五年了,加起来聚的时间不足一年,其实她和王五之间根本来说是没有多少感情的,只是彼此给对方一个家,还有一个共同的孩子,这才是她和王五之间的纽带。

有时候她想一想王五那么辛苦的在工作,每个月的工资还被她控制着,而她的身体包括感情都背叛了他,也觉得心里有些对不住他,但转念一想,那也是王五欺骗在先,她当初只想和他跳段舞的,没有想和他结婚。

哎,主要还是自己禁不住诱惑偷吃了禁果,有时候,杜爱也深深的自责一下。

(五)

那段时间,杜爱想到了要和王五离婚,她想:即便不能够和方某在一起,但最起码也不至于这一被子都搁在王五身上了,反正也没有多少感情,离了算了,都还有半辈子要过。

那时候,杜爱已经快三十岁了,孩子都十岁了,一直跟着婆婆公公过,对杜爱和王五都不太亲热。

杜爱不想要孩子,因为男孩子还是跟父亲好一点,以后好教育。

但王五不同意离婚。

杜爱犹疑的问道:“那假如我有一天守不住空房了,上错了床怎么办?”

王五慢条斯理的说:“那我就把你宰了”

杜爱吓出了一身冷汗,他知道王五是个能说就能做的人,年轻的时候就因为误伤了一个人,所以进了监狱离了婚的,他不怕死。

离婚的事情杜爱也就没有提了,两口子就这么不冷不热的过着,王五的脾气变的有些暴躁,有天在路上和别人撞了一下就吵打了起来,结果把人家鼻梁给打断了,人家请了律师上门来要求索赔。

杜爱说:我没钱,这么多年你也没有给家里什么钱。

王五想想也是,结果就是其父母出面陪了一万多元才了事,然后王五又说他外面还欠了一万多的赌债,杜爱理都没有理。

结果又是其父母替子还债。

杜爱想:这次是离婚离定了。

但王五死活不肯,并且发誓以后不再赌博了。

王五:“我都四十好几了,我不想折腾了”。

杜爱说:“那你就赌博来折腾人呀?够刺激是不是?离婚更刺激呀!有种你别做孙子!”

不过,王五后来真的收敛多了,玩也都是玩小的,输赢都能够自己支付,不用向家里报帐。

杜爱那些日子有些沉闷,王五死活不肯离婚也让杜爱不得不一次次的重新考虑自己的生活和以后,背弃的时间久了,她忽然对这个家庭和孩子有了一点怜悯,孩子渐渐大了,自己也过了三十了,这日子怎么就还没有过出个头绪呢?懵懵懂懂的感觉。

 杜爱那时候的私房钱已经有了近十万了,都放在她父母那收着,她想做生意,但是又怕钱拿出来让王五知道了不妥当,毕竟是她私自存了近十年的积蓄。

所以杜爱那段日子一直徘徊不定,方某实际上已经帮不了她什么忙了,他来这个城市的次数都越来越少了,他们曾经纵情的爱巢方某已准备卖掉了,他说他要去新加坡了,他已经五十岁了。

杜爱在电话里祝他一路顺风,语气有些淡。何某也没有追究下去。

十年都过去了。杜爱想起来的时候眼眶有些湿,他终究还是要走的。

他的心始终向着新加坡。

(六)

有一天,杜爱去同学家玩,意外的碰到了高中时候每天给他一封情书的那个男同学吴某,他也带着他五岁的女儿,他妻子没有来,在开车。

原来他们夫妻两个买了辆出租,女的开白天,男的开晚上,比较辛苦。

那天都是成了家的同学,好多年没有见了,大家话特别多,都说起了当年怎么样怎么样,都还在取笑吴某那时候追她的疯狂劲,最终还是成了别人的老婆。

走的时候,吴某说:记得常联络。

杜爱偶尔会做吴某的车,当然都是在晚上,偶尔会陪着他开车,因为她无聊,有时候夜深了,两个人还一起去喝酒。

喝完酒乱说话,然后在车厢里成全了好事。

过后吴某跟她说:真不好意思昨天可能都喝多了。

她是喝多了的,但吴某是不是就不清楚了,因为他是司机。

杜爱只是一个劲的笑。

吴某说你现在懂得淫荡了,我喜欢。

偶尔杜爱需要的时候,会去找吴某,不管是用车还是用人,一找一个定。他们两个在一起不说生活也不说家庭,都一个劲的回忆读书时的事情,说那时候谁喜欢谁?谁暗恋谁?

“日子过的真快呀,都老了”。然后他们彼此都感叹,猩猩相惜。

(七)

那天晚上,杜爱刚刚上了吴某的车,就接到了王五单位打来的电话,说王五出事了,要她立刻赶到在市郊的四处里去,杜爱想不出来王五除了赌博还会出什么事情,难到是打架?

吴某开着车送她过去,她叫吴某等他一会,她先去看看怎么回事。

“如果等会王五和我出来问你是谁,你就说你是出租车司机”杜爱又折回头叮咛了吴某一句。

杜爱当然不知道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王五已经死了,他在穿行过道时被滑行的火车头给碾死了,一个火车司机竟然死在自己的车轮下,实在是让人想不到。

杜爱想到上个月王五回家的时候她还逼着他在离婚协议上签字,王五不肯,结果那几天,她一直没有让王五沾身,没想到这就走了,她忽然笑了,泪水四溅。

杜爱因此获得了20万的保险赔偿。

王五死后,她一直不敢一个人住那地方,她怕王五会托梦给她,毕竟他是一声不吭的就去了的,人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她想自己可能是太对不住王五了,于是她就卖了自己的房子,带着孩子住到了婆婆家里。


推荐阅读: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