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弟与学姐的疯狂性故事

大学我所学专业是金融和经济。第一天上学就让我大失所望,班上没有美女,50几人才13个女生,而且都土气十足。那时我年轻气盛,家庭优越的背景和我自身还算优秀的条件,多少使我有些优越感。上学还不到一星期,全班同学好像都知道了我是靠出钱上的大学,那种感受真是极大的打击了我的自尊心,因而我拿出了许多的精力投入到功课上。

我和学姐的在校园里的真实性故事经历,青春的冲动下,我和学姐越过了界线,发生了不该发生的故事,我之所以说出来,只是为了怀念我的爱。

既然我们班没有美女我自然会常常在校园里观察,发现女生中其实有很多漂亮女孩,只是不知是哪个年级哪个班的,中午到餐厅吃饭也老爱往漂亮女生边上站,结果混个脸熟,也没实质结果。第一年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更多心事用在功课上,倒很快就过去,好在那时虽然有青春冲动症,但随叫随到的张琼的性满足,使我顺利渡过了第一学年。

新学年开始,女生们似乎变漂亮,包括自己班原来那些觉得不怎么样的女生也别有丰韵。我还是按常规正常学习、上课,每天或迟或早的回家。直到一天在图书馆见到李婉,生活的节奏开始发生变化。

我平时不怎么去图书馆,偶尔借点书马上就走,没课就回家或跟同学到运动场打打排球或踢踢足球,将自己累得半死然后回家。那天我去图书馆想借一套诺德毫斯和萨缪尔森的《经济学》,以扩大自己学习的知识面,下完课直接奔向图书馆,在等着图书馆老师找书的时间,我回头向安静的阅读大厅看去,隐约间感觉有一双眼睛看着我。我顺着感觉望去,是一个我在校园饭堂见过的英语系的一个女孩,虽然我们没有任何交往,但大家都彼此知道是哪个系。见我望向她,她脸一红,赶忙低下头。她白白的皮肤,长得很文静,虽然挑不出毛病,但也说不上特别漂亮,对我这个当时已深得女人精髓的人来说,她没让我的眼光多停留。

过了几天,我与几个同学在运动场踢足球玩,我因为脚崴了,坐在场边休息,看同学踢,同时在场外瞎嚷嚷,这时我觉得有人坐在离我不远处,我望去,正是图书馆见个的那个女生,她见我看见她,干脆走到我身边。她穿着运动服,显然是刚跑完步,她笑着坐到我身边:“怎么不上场?”,我笑笑指指脚:“脚崴了。”,她关切地问:“要紧吗?”我摇摇头:“没事,休息会儿就好。你叫什么名字?”,“李婉。英语三年级2班。”,我告诉她我的姓名和班级,她笑着说:“我知道”。见我诧异地看着她,她笑着问:“老来接你的那个美女是谁呀?”,我脸一红:“你说我张姨吧?你怎么知道?” ,“她的车每次正好停在我们宿舍楼下,窗户正好看见,她一来,我们同宿舍的同学都趴在窗上看,叫着说美女又来接小男生了,嘻嘻。”

说着她自己乐起来,我略不高兴地说:“我可不是小男生。”她看看我高大的身体,脸微微一红,说:“低级班学生我们都叫小男生的,你年龄本来也不大嘛。”,我扯开话题:“听你口音是北京人,怎么也住宿舍?”,“我嘛”她恢复平静,“我父母长期在国外,跟爷爷奶奶住挺没劲,住宿舍还可以热闹热闹。”交谈中我才知道她父亲是中国驻某大国的大使,当时很有名的,不多介绍。她跟我情况差不多,也是很少见到自己的父母。她问我的情况,我轻描淡写的介绍了父母,她恍然大悟:“难怪我感觉你总不一样,原来你是大公子啊。”

我不愿多说,而且对她兴趣也不大,正好场上同学叫我,我礼貌地向她点点头,跑上场去,她一直看我们踢完球,我与同学们一起追追打打,也早忘了她。以后,中午在饭厅见过李婉几次,每次相互点点头,没有更多的接触,毕竟她高我一年级又不学一个专业,见面机会少些。

学校进行文艺汇演,每个系出几个节目参加演出。吃完晚饭,我与几个同学说说笑笑进入学校礼堂。我们来得早,礼堂才到了四成学生,我刚准备坐下,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顺声望去,是李婉,她旁边还有一个女生,她向我招招手,我迟疑一下,向同学打完招呼,走到她椅边坐下。

李婉高兴的向她身边的女生与我互相作了介绍,是她同宿舍的同学,叫杨扬,介绍完李婉说:“就坐这儿看吧,难得你参加学校活动。”我坐正,笑着说:“凡学校活动,我可是一点也不拉。”她问我参加演出没有,我摇摇头:“我要唱歌跳舞,不把你们吓倒也得让你们难受死。”李婉和杨扬都哈哈笑了,杨扬笑着说:“没那么惨吧。”

闲聊说笑着,同学陆陆续续到来,很快就坐满了真个礼堂。演出之中,大家都被台上的演出和表演逗得大笑,李婉高兴时偶尔头倒向我肩的方向,她的长发会飘扬起来抚弄我的脸,我从来没那样近接触她,她的头发有一种淡淡的幽香,侧身望去,她那丰满高耸的乳房随身体的动荡而晃动,看得我心如鹿撞,心里有了一种亲昵的感觉。

李婉意识到我看她,略不好意思的稍稍坐稳些,笑声也控制了许多。近看我注意到,其实她是一个挺清秀的女孩,有与张琼不一样的青春朝气和淡雅的气质,感受着身边女孩身体的刺激,我浑身一阵躁热。

当节目重新开始时,我借着昏暗和同学们全神贯注地观看,偷偷抓住她手,她手哆嗦一下,身体好像变硬,但她没有抽出自己的手,她反而把身体向我这边靠靠,把手放到我俩身体之间的椅上,我得到许可,放心许多,虽然眼睛还盯在前面但心思早不在台上。我慢慢抚摸着她的手,她的手渐渐柔软了许多,偶尔还会回摸我的手,我从未想过会这样刺激,手心全是激动的虚汗,渐渐她的掌心也湿呖呖的。

后来我听杨扬说她早看见我们的举动,只是装作没看见罢了,但当时我好像也管不了许多,沉侵在自己的欢娱之中。每个节目结束,我们会松开手跟着鼓掌,但下一个节目开始,我们会默契的在暗中找到彼此的手。那种消魂的感觉真是刻骨铭心,我甚至觉得比跟张琼做爱还兴奋。

当报幕员宣布说演出到此结束时,我们还沉侵在抚摸的刺激和兴奋之中,我们坐在椅上没动,等着别的同学向外走,看走得差不多,我无不遗憾的看着她,她的脸绯红充满了神彩奕奕的光泽。我们向外走,我说:“我得回家了。”她看看我没说话。

走出礼堂,杨扬知趣地说:“你们慢慢聊吧,我还得去看看我的老乡。”说着她向我们招招手,离开。

我们漫不经心地向她宿舍走去,路过路旁的小树林,那是有名的情人林,我突然对她说:“你要休息吗?要不我们再去坐会儿?”她看看我及周围,点点头。

树林里到处是幽会的我的校友们,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僻静处,我脱掉外衣,铺在草坪,做个手势让她坐下,她坐下我紧靠近她坐下。我拿起她手,她身体微微发颤,月光下,水汪汪的眼睛分外迷人,经过张琼的调教,我也算个中老手。

我轻轻搂住她腰,她软软地靠在我怀里,看着她充满迷茫的脸和羞涩的眼神我再也忍不住,贴到她嘴上,我们顿时亲吻在一起。

事后她告诉我,虽然过去谈过两个男朋友,不用说接吻,连手都很少碰。从她接吻的笨拙和身体的反应,看得出她说的是真的。

从那以后,我们都好像沉醉在恋爱的欣喜之中,尤其是李婉,时刻脸上都荡漾着幸福的神采,她好像变得越来越漂亮迷人。开始我们还是偷偷摸摸约会,渐渐两人也不太顾忌。每次中午,她会事先买好饭菜在饭厅等我下课一起用餐,我要早下课也会买好饭菜等她,那是我和她最难忘的一段快乐的时光。

直到有次周末,我陪她玩了一天,下午到我家,我们第一次作爱。

后来我听杨扬说她早看见我们的举动,只是装作没看见罢了,但当时我好像也管不了许多,沉侵在自己的欢娱之中。每个节目结束,我们会松开手跟着鼓掌,但下一个节目开始,我们会默契的在暗中找到彼此的手。那种消魂的感觉真是刻骨铭心,我甚至觉得比跟张琼做爱还兴奋。

当报幕员宣布说演出到此结束时,我们还沉侵在抚摸的刺激和兴奋之中,我们坐在椅上没动,等着别的同学向外走,看走得差不多,我无不遗憾的看着她,她的脸绯红充满了神彩奕奕的光泽。我们向外走,我说:“我得回家了。”她看看我没说话。

走出礼堂,杨扬知趣地说:“你们慢慢聊吧,我还得去看看我的老乡。”说着她向我们招招手,离开。

我们漫不经心地向她宿舍走去,路过路旁的小树林,那是有名的情人林,我突然对她说:“你要休息吗?要不我们再去坐会儿?”她看看我及周围,点点头。

树林里到处是幽会的我的校友们,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僻静处,我脱掉外衣,铺在草坪,做个手势让她坐下,她坐下我紧靠近她坐下。我拿起她手,她身体微微发颤,月光下,水汪汪的眼睛分外迷人,经过张琼的调教,我也算个中老手。

我轻轻搂住她腰,她软软地靠在我怀里,看着她充满迷茫的脸和羞涩的眼神我再也忍不住,贴到她嘴上,我们顿时亲吻在一起。

事后她告诉我,虽然过去谈过两个男朋友,不用说接吻,连手都很少碰。从她接吻的笨拙和身体的反应,看得出她说的是真的。

从那以后,我们都好像沉醉在恋爱的欣喜之中,尤其是李婉,时刻脸上都荡漾着幸福的神采,她好像变得越来越漂亮迷人。开始我们还是偷偷摸摸约会,渐渐两人也不太顾忌。每次中午,她会事先买好饭菜在饭厅等我下课一起用餐,我要早下课也会买好饭菜等她,那是我和她最难忘的一段快乐的时光。

直到有次周末,我陪她玩了一天,下午到我家,我们第一次作爱。

后来我听杨扬说她早看见我们的举动,只是装作没看见罢了,但当时我好像也管不了许多,沉侵在自己的欢娱之中。每个节目结束,我们会松开手跟着鼓掌,但下一个节目开始,我们会默契的在暗中找到彼此的手。那种消魂的感觉真是刻骨铭心,我甚至觉得比跟张琼做爱还兴奋。

当报幕员宣布说演出到此结束时,我们还沉侵在抚摸的刺激和兴奋之中,我们坐在椅上没动,等着别的同学向外走,看走得差不多,我无不遗憾的看着她,她的脸绯红充满了神彩奕奕的光泽。我们向外走,我说:“我得回家了。”她看看我没说话。

走出礼堂,杨扬知趣地说:“你们慢慢聊吧,我还得去看看我的老乡。”说着她向我们招招手,离开。

我们漫不经心地向她宿舍走去,路过路旁的小树林,那是有名的情人林,我突然对她说:“你要休息吗?要不我们再去坐会儿?”她看看我及周围,点点头。

树林里到处是幽会的我的校友们,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僻静处,我脱掉外衣,铺在草坪,做个手势让她坐下,她坐下我紧靠近她坐下。我拿起她手,她身体微微发颤,月光下,水汪汪的眼睛分外迷人,经过张琼的调教,我也算个中老手。

我轻轻搂住她腰,她软软地靠在我怀里,看着她充满迷茫的脸和羞涩的眼神我再也忍不住,贴到她嘴上,我们顿时亲吻在一起。

事后她告诉我,虽然过去谈过两个男朋友,不用说接吻,连手都很少碰。从她接吻的笨拙和身体的反应,看得出她说的是真的。

从那以后,我们都好像沉醉在恋爱的欣喜之中,尤其是李婉,时刻脸上都荡漾着幸福的神采,她好像变得越来越漂亮迷人。开始我们还是偷偷摸摸约会,渐渐两人也不太顾忌。每次中午,她会事先买好饭菜在饭厅等我下课一起用餐,我要早下课也会买好饭菜等她,那是我和她最难忘的一段快乐的时光。 细节我就不多说,她是我一生接触到的第一个处女,那种新奇刺激以及忙乱永远留在脑海最深处。自第一次彼此真正身体融合在一起后,我们常常会利用没有课的时间到我家幽会,有时她也不住宿舍,等我或我等她一起回家,第二天再一起到学校。

我们在一起快乐不比的度过了几个月,几个月后,我们之间开始产生一些小的摩擦,有时是为一点小事,有时甚至是为争论一个问题的观点。我明白不是因为她不爱我,而是因为太专注爱我,而内心的痛苦和委屈又无法排泄。恋爱中的女人是敏感和排他的,而我没责任和专一概念,基本上就没把与她的关系与婚姻家庭联系在一起。

当时我与张琼仍然往来,虽然李婉不清楚我与张琼的关系,但她感觉到我身边处处有其他女性的身影,她无法从周围的这种压力下解脱出来。我当时的状况是哪个女生约我,我就应约,虽然约会可能只是聊聊天,但李婉总见到我与不同的女生在一起,她还无法向我发泄,她的委屈和愤怒可想而知。

李婉从小就养成了独立坚毅的性格,虽然我们独处时,她会极尽温柔,但毕竟大我两岁使她似乎显得比我思想更成熟。除了在床上她把我当作精神的主宰一切听我的话外,其他时间她更多把我当成了不成熟的小弟弟,这种感觉也让我很不舒服,有时与别的女生约会,并故意让她看见,不能说在内心深处没有向她示威的成分,这同时加深了我们两人的痛苦。

两人这种既互相诱惑又相互抵触的状况,终因杨扬的介入而演变成最终的分手。自第二学年开始,我班的一个武汉女同学小娟就向我展开了激烈的攻势,小娟算不上漂亮的姑娘,但在我们班,她曲线分明的身材和青春的活力极为抢眼。一个充满朝气的可爱姑娘天天围着你,而她本身也有独特的魅力,长期相处很难无动于衷,小娟诱人的身体总会让人产生难以拒绝的理由。

几位学姐面面相觑,还是杨扬最先反应过来,她惊呼着跑过来拉起我,嚷道:“你干什么呀。”我痴痴地站立好像还没从刚才的兴奋中缓过来,手指上粘糊糊的。

杨扬用被子裹上张蜜的身体,张蜜这时好像才明白过来刚才发生的一切,哇地趴在枕上屈辱的哭起来。

徐青和罗维也赶紧跑过来,坐到床边安慰张蜜。杨扬既生气又失落地瞪着我。我推开徐青和罗维,对张蜜说:“蜜蜜姐,你打我骂我吧,我本来是想开玩笑,没想到一摸到姐姐,我忍不住就摸到下面去了。”

我不说还好,一说张蜜哭得更伤心。本来我摸下面的事大家都不知道,我现在一说反而露馅。罗维看看徐青,伸伸舌头,她们这才注意到我粘湿的手。杨扬更是又惊又伤心,脸一阵红一阵白。徐青拿起她的毛巾,递给我,我也才注意自己的手,脸一红,擦干净。大家一时相对无语。只有张蜜的抽泣声。

杨扬、罗维、徐青三人用手势和动作交换着意见,不知怎么办好。徐青拿起脸盆倒了些温水,将毛巾湿搓了搓,拧干递给我,用手指指张蜜,我拿起毛巾走到张蜜身边,尽量轻松地说:“好姐姐,大人不记小人过,你擦擦脸吧。”罗维一听我的油腔滑调忍不住扑哧一声,大家都暗自发笑,张蜜似乎也哭够了,转过身,推开我的手,但毛巾抓过去。大家都松了口气。

最初我也没怎么理会她,有一天,约李婉回家,因为前一天我们刚吵过嘴,我想缓和我们之间的矛盾,但李婉不知是真有事还是继续赌气,告诉我晚上有事不能跟我回家,我生气回家,在校门口正好碰到小娟,邀请她到我家,她爽快的答应。 回家我们就亲热,但当时心理多少有点觉得对不起李婉。

第二天李婉中午吃饭向我道歉,解释说前一晚确实有事没向我说明白,让我别生气。话说到这份上我当然没什么可说的,但与小娟的关系无法更改,况且小娟确实有比李婉在床上更让人舒坦兴奋的性经验。因而,偶尔我还是继续约小娟回家,一直到我们毕业。

直到有次周末,我陪她玩了一天,下午到我家,我们第一次作爱。

后来我听杨扬说她早看见我们的举动,只是装作没看见罢了,但当时我好像也管不了许多,沉侵在自己的欢娱之中。每个节目结束,我们会松开手跟着鼓掌,但下一个节目开始,我们会默契的在暗中找到彼此的手。那种消魂的感觉真是刻骨铭心,我甚至觉得比跟张琼做爱还兴奋。

当报幕员宣布说演出到此结束时,我们还沉侵在抚摸的刺激和兴奋之中,我们坐在椅上没动,等着别的同学向外走,看走得差不多,我无不遗憾的看着她,她的脸绯红充满了神彩奕奕的光泽。我们向外走,我说:“我得回家了。”她看看我没说话。

走出礼堂,杨扬知趣地说:“你们慢慢聊吧,我还得去看看我的老乡。”说着她向我们招招手,离开。

我们漫不经心地向她宿舍走去,路过路旁的小树林,那是有名的情人林,我突然对她说:“你要休息吗?要不我们再去坐会儿?”她看看我及周围,点点头。

树林里到处是幽会的我的校友们,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僻静处,我脱掉外衣,铺在草坪,做个手势让她坐下,她坐下我紧靠近她坐下。我拿起她手,她身体微微发颤,月光下,水汪汪的眼睛分外迷人,经过张琼的调教,我也算个中老手。

我轻轻搂住她腰,她软软地靠在我怀里,看着她充满迷茫的脸和羞涩的眼神我再也忍不住,贴到她嘴上,我们顿时亲吻在一起。

事后她告诉我,虽然过去谈过两个男朋友,不用说接吻,连手都很少碰。从她接吻的笨拙和身体的反应,看得出她说的是真的。 从那以后李婉很少与我吵嘴,每当我们要吵时她都会转移话题尽可能使两人和平相处,但我明显的在床上不像过去对李婉热情,偶尔她也看出我的敷衍,她真的很伤心,她认为对我已经最大迁就。

一天晚上,当我们亲热时,我心不在焉地敷衍数下就结束,她失望之极,泪流满面,呜咽一会儿,伤心地趴在我身上,哽咽着说:“你要不喜欢我,我们就分手,省得两人都难受。”我搂紧她,忙安慰她表示像过去一样喜欢她。她坐起摇摇头,说:“你过去亲热不这样的,你已经没有激情。”

我笑着哄她:“身体也有不好的时候嘛。”她早领略了我丰富的性爱经验(两人初期相好时她不止一次不无地妒忌地问我跟多少女孩子交往),知道说这个肯定说不过我,但她知道肯定不是身体状况的问题。

我怎么解释也没用,她认准的事情很难更改,多年以后还是这样,但不得不承认,她的判断多数情况下是准确的。第二天清晨,我醒来,见她早醒瞪着眼睛凝视着我,我对她笑笑,她勉强一笑,显然一晚没怎么睡,满面憔悴,眼圈发红,她对我说:“我想了一晚,觉得我们应该分手。”

“为什么?”虽然说不上我对她多留恋,但她提出分手总是让我心里有一种失落感和难堪,她轻轻推开我想抱她的手,说:“这样可能对彼此都好。”,“我真的不会让你再生气,我会对你好的。”

“没用的,你能承诺娶我吗?你能发誓以后不与别的女孩相好吗?”见我傻傻的神态,她摇摇头,“你不能。我也无法接受你的生活方式,所以分手是迟早的事。”,“就这样完了?”我喃喃道,几乎无法相信。

她流下泪:“你觉得还能像过去一样吗?” 我抱住她腰,这次她没拒绝:“我们还是朋友?”

她软倒在我怀里,泪如雨下:“岂止是朋友?!你认为我还能忘了第一个吻我,得到我贞操的男人吗?”那一刻我真感动得想说我愿娶她,但我知道我做不到。

她捧起我头,深深吻了我一下:“也许从开始我们就是姐弟,注定我们不可能成为夫妻。你会乐意做我的弟弟吗?”我抱着她,终于流下泪来。 那一刻起,我脑子里完全真正体会到了一种情感,或许是叫爱情的东西,但不是恋爱中男女的爱情,是纯粹的友情。以后,我们还像过去一样在学校互相照应,还像过去样她给我买好饭菜或我给她买好饭菜,但我们再不亲热,即使两人独处也很少亲昵,她再不到我家,或许我们都怕在那种环境下做出两人都不希望做的事吧。

我无法忍受因没有李婉而空白的情感,似乎更多的约小娟,约我认识的女孩到我家,纯粹的性爱。 我过去常到李婉宿舍去玩,即使分手,我也常去,因为有时课间我无处可去,到李婉宿舍已经习惯,同宿舍的学姐们习惯了我的不请自去。学姐们对我很好,尤其是杨扬,毕竟她几乎是同时与李婉认识我。

李婉宿舍住5个女生,由于她们班30几个学生只有7个男生,而学英语的女孩都眼界很高,跟自己班男生约会的不多,因而差不多没课时,除非去图书馆或教室复习,多数时间都呆在宿舍。

自我认识李婉后,我常带她们一起出去吃饭、玩,因为5个学姐几乎都跟李婉和我出去玩过,大家都是很好的朋友,她们也确实都把我当弟弟看,所以有时即使李婉不在宿舍,呆在宿舍的学姐会一样的接待我,与我聊天说笑。单调的宿舍生活因我常光顾而增添了些许色彩。

我尴尬地看看李婉,勉强笑笑,李婉不理我,好像我根本不存在一样,我看看张蜜,解嘲地问:“蜜姐,她们怎么没回来?” 其实张蜜是一直喜欢我的,从她平时看我的眼神就可看出,她也很少与我打闹开过火的玩笑,刚才一幕深深刺痛了她的心。她几乎傻了,听见我问,才缓过神来,强颜一笑:“她们马上就回来。”我站起身说:“杨扬姐生病了,我过来看看,好像恢复了,我先走了。”说着向所有人点点头,出了门,飞也似地逃了。

自与杨扬在学姐宿舍偷情后,我一直不敢再去她们宿舍,尤其是当时李婉的神态让我不敢再去冒险。一次在饭厅吃饭,徐青特意走到我身边,她笑着问:“你怎么不去我们宿舍玩了,谁得罪你啦?还是你得罪谁了不敢去?”我笑着用功课太忙遮掩。

有一天在饭厅见到张蜜她吓了一跳:“你怎么看上去那么憔悴。”其关心流溢言表。我仍是以太忙遮掩,她知道我肯定在骗她。我许久不去学姐宿舍,她们是真的关心我,李婉和杨扬自不用说,其他三位学姐也觉得我不去她们少了许多乐趣。

李婉、杨扬和张蜜以为我不去还是因为上次在她们宿舍的事而不好意思去,杨扬当然心里更渴望我的出现,但她绝对不可能主动约我见面,她恼恨我一走了之,留下她苦苦的想恋。李婉早就由生气转化为平静,我不去她们宿舍从内心她未必不高兴,但她对我的思念也是与日俱增。

最初徐青到我上课的教室等我下课,想弄明白我为什么不去她们宿舍了,过去是李婉常找我,我对同学说李婉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敷衍过去,徐青还是第一次到教室外当着同学的面见我,看着来来往往的同学,特别是与小娟和另外两个与我有过性关系的班上女同学在周围走来走去,我只好小声说有时间一定去。她看说话不方便也就不多问了。接下来是张蜜找我一次,她的意思虽然没明说但话很清楚,她、杨扬和李婉都没再说那天的事,希望我不要觉得不好意思,大家都希望我还像过去一样,最后她还特意说,杨扬见我总不去,很伤心的,希望别辜负她一片爱心等等。

几天后中午,我正与几个同学说笑着用餐,李婉和杨扬走过来,同学们见她们直接冲我而来,自觉地换到别的桌上。李婉和杨扬坐下,杨扬看我一眼没多说话,李婉略显不悦但还算平静地轻声说:“你怎么这样不负责任?完事就见不着人,像话吗。”我看看杨扬真诚地说:“杨扬姐,我真的不是想躲避你,我最近确实有点烦心的事”我又看着李婉也有点生气,“我们也不是刚认识一天,我即使有任何事,绝对不会采取逃跑主义,我怎样你应该清楚。”李婉叹了口气,说:“杨扬总让我来找你,她自己又不愿出面,这像什么嘛。”她想着我们三人这种微妙的关系,悲从心起。

杨扬几次想插话,又不知从何说起,说太重,怕我生气而且毕竟我们也就一次关系而已真说不到一块闹出点差错失去我她显然不愿意,如果说些甜蜜想念的话当着李婉的面她又说不出口,又怕李婉难受。

看见她那难受尴尬的神态,我问杨扬:“你还好吧。”杨扬一听顿时要掉眼泪,她点点头,勉强一笑,声音哽咽:“听张蜜说你都变样了,你自己要注意,我们都很好。”李婉看着我,声音变柔和:“有什么大不了的事,还像过去一样常来吧。”我点点头。见旁边桌的同学都向我们这边望,杨扬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我再去学姐的宿舍感受到她们空前的欣喜,真切感受到她们的关爱,温馨真让我暂时忘记了一切,心想守着几个美女我不珍惜还去凑什么热闹,虽这样想,但内心总觉得隐隐作疼。

生活好像又恢复到从前。我又开始常去学姐的宿舍,但很少再有机会与杨扬单独。其间我曾约杨扬到家聚过两次,成都女孩的热烈让人感到泼辣压力,之后她又悄悄给我暗示过多次,但我假装不明白。

那时我打起了张蜜的主意,这个苏州女孩软声细调,每每说话让人心里酥软发颤,其他几位学姐在平时打闹中我都摸过乳房亲过嘴,连最小的学姐罗维都让我摸得身子发颤求饶过,就张蜜每次打闹她都想办法给躲过去。张琼告诉过我,没摸过的女孩她是不会对你有真感觉的,你必须让她刻骨铭心她才会在心里留下印像,不管好还是坏,我想学姐不会真对我生气的,于是准备找机会一定要摸摸她。

几天后,带杨扬、徐青、罗维、张蜜逛街陪她们回宿舍,李婉因回家看爷爷奶奶正好不在,她们嘻嘻乐着试穿刚买的衣服,每当谁换衣叫一声,我就背过身去,同时嘴里开着玩笑,当张蜜换衣时,我突然转过身,张蜜惊叫一声,本能的拿起衣服遮挡只穿乳罩和裤衩的雪白的身体,同时大声嚷嚷:“你干什么呀。”

徐青、罗维和杨扬都乐得直跳,我一边笑着道歉但并没转过身去,一边细细打量张蜜的身体,张蜜羞红了脸赶紧钻进被窝,我向她床边走去,笑着说:“蜜蜜姐那么好的身材怎么让我舍得亏待眼睛。”张蜜羞红着脸又紧张地看着走到她身边的我:“你要干什么?”我扭头看着笑着的其他几位学姐道:“其他几位姐姐我都摸过,就你没有,你们说我是不是该趁机摸摸?”

她们高兴的起哄嚷着:“摸!摸!”马上又回味过来一起笑骂我:“你胡说八道,摸谁了。”我不管她们,手猛地伸进被窝,摸到早吓得哆嗦的张蜜的身体。我当刀直入,直接手就进了张蜜的乳罩,捏住了她的乳头,这是其他几位学姐所没有的,跟她们开玩笑最多也就在乳罩外面像征性地摸摸,而今天明证言顺的在几位学姐的怂恿和见证下摸,既刺激又大胆。

张蜜身体一震,本能地咿呀一声,学姐们更乐了,她们以为都像我摸她们一样。张蜜忙用手去胸前推我的手,但她不敢太用力怕被子给推开让其他人看见更难堪,她的手拼命推我的手,我右手顺势直接摸到她毛茸茸的大腿跟,同时弯腰用嘴贴到她唇上,实际上我是用身体压住她手,让她的手无法动荡。她下面早已潮湿一片。

我不让她反抗,手伸进了她体内,她呜咽一声,嘴里是我乱动着的舌头她叫不出来,她的腿本能地夹紧更加刺激了我,但我不敢往里太深怕万一是处女捅破处女膜我的罪就大了。我们僵持着,我的手、嘴一刻也没停,张蜜显然停止了挣扎,不知是感到舒适忘了环境还是知道反抗也没用。

(儿童故事)

一天中午吃饭,李婉边吃边对我说:“你学姐们说你最近怎么不去玩,大家还挺想你。”我说:“刚期中测试完嘛。”“成绩怎样?”李婉关心地问。我笑笑:“没大问题吧。”

李婉装作不经意地说:“杨扬这两天感冒没上课,你有时间就去看看她吧。”我点点头。

下午下课,回家前,我来到李婉宿舍,宿舍静悄悄,大家都上课去了。我敲门,杨扬在房间让我进,见是我,杨扬高兴地从床上下来,坐到李婉床上,她睡上铺正好在李婉床铺上面。也许是生病孤独吧,见我去看她,她欣喜万分。我让她继续躺到李婉床上,我坐在床边,拿起她的一只手,边轻轻抚摸边安慰她。

她穿着薄薄的衬衣,丰满的乳房高高地挺立在胸前,水汪汪的眼睛楚楚动人,随着她衬衣的扣边,隐约可见里面肉色的乳罩和深深的乳沟。

我的凝视使她也紧张,她的胸脯随着呼吸上下波动,让我难以忍受,我手颤颤微微地贴到她乳房上,虽然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衣但我仍感到她身体一震,我爬上去嘴贴到她唇上,她本能地微微张开了双唇,我的舌头滑进去,手也顺着衣领伸向乳房,她的乳房因为身体发汗而微微沾湿,当我手指捏到她尖尖的乳头,她呻咽一声,喘着气闭上了眼,我手慢慢滑到下面,早已湿热一片,她微张开眼,看我慢慢解开她的衣扣,褪下了长裤,露出了粉红的裤衩,两人都脱光了,我爬上去,用力挺了进去---

楼道传来说笑叫嚷声,大家下课回宿舍,把我俩从兴奋中惊醒,她抬起凌乱的头发裹着的头,惊慌地说:“快点穿,她们回来了。”我们仓促穿着,杨扬刚用手去缕头发,李婉和张蜜哼着歌推门进来,李婉刚叫了声:“杨扬,我们回来了。”猛地看见了慌乱的我们,杨扬羞涩地起身去铺好李婉的床单,再傻的人也知道我们刚才在房间做什么。

李婉脸变得煞白,虽然我们早已分手,但想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在自己床上与别的女孩子亲热也不由酸楚、嫉妒和愤怒。好在她马上调整了自己的心情,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的说:“我还以为你躺着生病,原来是装病啊,我看你现在什么病也没有。”杨扬也恢复了平静,笑笑说:“谁装病啊,有医生的证明。”


推荐阅读: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