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妙龄少妇的销魂性爱故事

不知不觉又快要到生日了,转眼身体的年轮已经画上了34圈。男人,随着年龄的增加,某方面下降的厉害,不管你如何健身和跑步,绝对不能比25岁的青年了。每当看着2个可爱的孩子和温柔的妻子,回想起经历过的那些年那些女人那些人妻那些情事,或许正应了那句人不风流枉少年。

婚前,我一直自己做着一点小生意,也捞点偏门。婚后第二年,已经对偏门产生了厌倦,觉得人的一生不仅仅只是为了钱而追逐,更应该做一点正当的事业去证明自己的社会价值,特别是对于男人来说。也就慢慢的想把全副精力放在生意上,这得到了妻子的大力支持。于是,自己单身一人和朋友来到了广州,合伙开了一家广告公司并同时自己跑一些包装业务。

而我没有想到的是,来到广州之后,短短的几年间,竟然经历了自己几段艳遇,对象中有公务员、留学生、音乐教师、护士和档口经营者。首先声明,我并不是圣人,更不是柳下惠,但也不是那种食得就唔好晒的男人。甚至说,很多时候,应该是对方主动的投怀送抱。

一、婷,广州本地人,26岁,算是我到广州后第一个有点什么的女人。跟她认识是经过她同学介绍认识的,记得她当时自己开着一个档口做化妆品的,由于要印制一些宣单的缘故,她同学把我介绍给了她。印象中当时那单是做没几千元,但就是由于要代她设计,为了方便沟通,我们经常QQ上联系。后来单完了,效果不错。

她也知道我是自己的印刷厂为她制作的,没赚她什么钱,就在QQ上说请我吃饭以表谢意,我当时也随口应承。这中间,我们有事没事也会聊些各自的生活。聊天中,知道她已婚,有1个岁半的女儿。据说老公是个二世祖,整天无所事事,靠家里收租过日子,跟大哥大嫂还有父母一起住着。婷不想过寄生虫的日子,便在孩子满周岁之后给家婆带,自己出来做了档口。

说来也巧,她的档口离我的办公室也就一个公车站的距离。过了几天的一个下午,婷给我来了电话,问我晚上是否有空,想约我6点半吃饭。当时我本身确实也是没什么事忙,便赴约而去。准时到了西餐厅,电话问了她台号,当我左右寻找到她说的台号之时,只见一衣着时尚大方,浑身上下散发着一阵淡淡的香水味的女人。

虽然彼此之间好像聊了不少,都有点熟悉,但毕竟还没有见过。初次见面,婷给了我眼前一亮的感觉。163的身高,皮肤很白,在广州土著中算是少见的,加上恰到好处的淡妆,基本上找不到那种做销售的铜臭味。略为丰满的身材,恰好说明生活的滋润,给我一种淡然而轻松的感觉。

彼此算是真正的认识后,也聊得很开。从各自的生活,另一半和孩子,到各自的生意经。越聊越投机,渐渐的变得无所不聊。当时我对她的感觉也是纯属的朋友对待,没有其他半点想法,毕竟彼此都已经是有婚姻之人,它像一道看不见的道德压着。

据她后来说也是差不多相同的感觉,觉得当朋友不错,人虽好,可是不属于自己的。也就没有抱着其他想法。;那天过后,我们一直都联系着,大家应该也聊得开心。;直到有一天,她在QQ上哭着跟我说,她档口可能无法再做了,可能要离开广州。当时吓了我一跳,在我细问之下。

才知道,原来他老公无所事事之外,一直赌着球。最近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输了60来万。之前还了些,还欠着人家30多万,不想还,准备跑路。;我一边安慰她,一边跟她说最好不要跑。一个男人30几岁了(他老公比她大6、7岁),跑了就基本废了。再说,赌债,可以慢慢还,实在不行就找家人帮帮忙,只要他肯痛改前非,生活应该还是可以过的。毕竟没有正式做生意之前,我也算走这偏门也赚了些。对这些事也看得多,知道一个赌输的人,特别是作为一个三十好几的男人。

跑路意味着一切要从头再来,而且时刻要背负着心里压力。更何况对于一无所长的男人,东山再起,那只是梦话而已。第二天,婷给了我电话,说她老公执着要跑路,觉得即使能借到钱还这笔帐,以后要还也是一个很大的压力。他不想连累亲人,还是想一跑了之。我问婷有没有其他解决办法,她说她娘家那边是能帮这笔帐还上,只是之前已经类似的情况发生过1次,目前娘家人不大乐意管,而老公又怕借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还上。

看着短短的几天,一个淡然开朗的女人,变得有点憔悴,满脸的无助。思考再三之后,我跟她说,有一个办法能帮到你们,钱我也可以先帮你们还,但后面的事要听我安排,具体情况怎么解决的就不多述了。大概事情就是我先拿了20万借给他们先去还,之后在2周的时间,把钱赢了回来,可能算上水还倒赢了点。当我觉得差不多了,就撒手没有再管。;经过这件事之后,在清空了他老公的欠数之后的那天下午,婷又约我说要请我去吃饭。

吃饭的时候,在包厢里,就我们2个,又是谈起了他的老公。说他还想叫我帮他搞一个月,想把以前输的也搞回来。我告诫了婷,并明确表达了我的意思:这次是不想看着一个家庭走向深渊。下不为例,本身我之前就是捞这个偏门的,实在不想再碰这些东西。作为朋友,帮上一把,已经是违背了我的初衷。让他老公好好找点事做,千万不要再碰了,毕竟那东西是公式化的。

而人是情绪化的,怎么能赢?沉迷于赌,靠赌的人,今天赢了又还想赢,输了又想翻本,总有一天是要死在上面的。再说了,赌球入迷的人,是绝对没有出路的,即使能偶尔赢点钱,却输了青春。;可能是我说到了她的心里,更可能由于喝了点酒的缘故,说着说着,婷突然抱着我哭了起来。面对着一个女人的哭泣,我有点慌乱。特别当她那丰满的胸部靠着我的时候,已经快一个月没回家的我,居然硬了。

这时,我更不敢乱动,由她哭着。谁知道,婷越抱越紧,胸前的柔软和温度搞得我极其难受。这时候,憋了一句过后我们想起来都大笑的话:“你再这么抱着我哭,你好受了,我却难受了。”;婷满脸的不解的抬头看我,随着我的眼神见到了早已高高鼓起的裤门。她一霎那的脸红了,之后又极快的伸出白玉般的右手隔着我裤子一抓,说:“那我帮你解决就不难受了吧?”

胯下给那一抓,我爆发了,迅速的伸手去摸了她的胸部,同时把自己的嘴印上了她涂着淡红的嘴唇。这时,婷用力的一手抱着我,一手不停的上下搓着。我顺手用椅子把包厢的门顶住,拉她到了墙角,撩起了她的花裙子,隔着底裤一摸,河水已经泛滥。为了方便进入,又怕服务员进来,婷转身扶着角落的电视柜,我把裤链拉开。她的白底裤我没脱,就直接从侧边进入。

在进入的一瞬间,婷不由的一“啊”叫了出声,我赶紧用手捂住她的嘴巴。感觉她里面很紧,很温暖....;也许是由于场地环境刺激的原因,或者是对于一个29岁又快一个月没有性生活的男人来说,更或许是这是我婚后的一次婚外,我居然没有几分钟就草草收场了。;那次过后,(寓言故事)跟婷几乎就变得无话不谈,后来才知道其实她从开始认识我,就非常有好感,即使没有她老公那回事,可能我们最终也是会走到一起。

而那时候她的老公,可能年龄的关系,加上天天熬夜赌球,经常一两个月没有碰她。;(太久没有打这么多字了,有人想听再写吧)男女之间就那么奇怪,捅破了那层纸之后,一切也就变得那么的自然。由于那时候我还没有在广州买房,租了3室一厅做宿舍,自己住了一间,另外2间房是住了公司的员工。一到周末,回家的回家,会女友的去会女友,如果我周末不回去的话,整个宿舍也就剩下我一人而已。

而婷也是每周末按照以前的惯例带着孩子回娘家,自从跟了我之后,每周5下午回了娘家之后,就独自一人出来找我,一般都是呆到周日下午再回娘家带孩子回去。用她的话说,我们是周末“夫妻”。;记得那又是一个周末的傍晚,由于之前就约定好她过来吃晚饭,我便出去买了些海鲜回来做饭。

当我做好了饭的时候,婷也刚好到了。;刚进门的时候,便从包里掏出瓶红酒,跟我说:“今晚我们喝个痛快,完了我让你当皇帝...”(因为我酒量很低,半瓶啤酒就脸红的,跟她出去吃饭,由于要开车,所以都不敢怎么喝酒)。之后又神神秘秘的把包里的其他东西拿进了我的卧房。而我顾着安排饭菜,也没有留意她手里拿进去的是什么。;饭毕,匆忙的收拾了一下。我叫她一起洗澡(之前已经多次一起洗的了),婷说:“今晚不要一起洗了,我帮你泡杯茶,你快点去洗吧!”;我也不坚持,自己冲洗后就进了卧房等她洗刷。

十几分钟后,卧房的门推开,婷围了一条白毛巾进来,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沐浴后的清新,白皙的皮肤上还散落着一些没擦干净的水珠,昏黄的灯光照耀下,显得那么的迷人....;我忍不住上前去抱起她,猴急的把她那略微丰满的身躯压在身下,准备上下其手,想不到婷笑着说:“老公仔!(不记得什么时候她就这么称呼我了)今晚听我的,你别动,好不好?”我愣了一下,边扯她身上的毛巾边说:“又想玩什么花样了?该不会还想像上次一样把我眼睛蒙起来,还又把我双手绑了吧?”

婷神秘的一笑,那双白玉般的手臂勾住我的脖子,说:“今晚你听我的,我想让你当回皇帝,但你要坚持住哦!”;对于她的鬼灵精怪我早就习惯了,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她让我这个和老婆就是初恋到结婚的男人体会了很多只有AV上面看到的花样。我马上放松心情,躺下来,一本正经的说:“来吧!我就看看皇帝是怎么当的啦!”话音刚落,婷已经把头埋在了我的大腿之间,从股沟开始,用她那温热的舌头,一路旋转着的舔向中间的位置。;一阵阵触电的感觉从腿间传来,使我禁不住的轻呼出声。

当她那温柔的舌头碰到我尘柄的顶端时,那快感使我不由得双手抓着她的头发,上下摆动了起来....;几分钟后,她主动的跨了上来,让我又一次的找到了她那私密处带来的温热、紧凑感。这时,她上下的摆动着臀部,一边轻呼:“老公仔!你好硬...好大...好涨...”....;在我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她又抬了来,从床头柜拿出来一盒冈本和一瓶润滑油。我奇怪的问:“怎么了?你没吃药了么?水也不少,要油干嘛?”;婷用一种我没见过的眼神看着我,说:“老公仔!我们相遇得晚,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能来表达对你的情感,我今晚想给你我从来没有给过人的地方!”说话,利索的帮我套上了冈本,又用手接了些润滑油搽了一下下身。然后把她那紧凑的菊花对准了我那挺拔的尘柄....

我一切都明白了,知道她要干什么。;一股怜爱之情油然而生....;当我小心翼翼的感受着前所未有的紧凑带来的快感的时候,看着她忍受着痛,跟她说:“如果太疼就算了,我没有这个特殊爱好的!”她却摇了摇头,说:“没事,还可以!”;当我慢慢的抽插了几个来回之后,她脸上的痛苦感已经消失,代替的是一种幸福和满足感。我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她反而问我:“怎么样?感觉如何?”我点了点头,一个字回答:“爽!”;“你还好吗?不疼了吧?”;“不疼了,反而有一种从来没有体会的快感”;........;完事后,我们一起洗了澡。

躺回床上的时候,她帮我点了根烟,幽幽的说:“老公仔!我想离婚算了,你看如何?”;我吓了一跳,说:“别开玩笑,我是绝对不能离婚的。

她对我很好,我也不会丢下她的。”;“我不是要逼你结婚,你也不用离婚,我就只是想属于你一个人的。以后离了独自过,你还是过你的。我不会给你带来麻烦的。”;“那不行的,我啥都可以给你!唯独婚姻,我给不了。你也不必离婚,况且小孩怎么办?再说,你离了,我估计心里也不好受的。

婷见我说得认真,轻轻叹了一下:“那我听你的,只是怕你有日腻了就离我而去。”;我刮了刮她那挺拔而小巧的鼻子:“傻瓜!你这么高深的功夫,丢开我们之间培养起来的情感不说,哪个男人愿意离开你这么样的女人了?”;话还没说完,一双白玉般的粉拳已经锤上了我的胸膛!男女之间就那么奇怪,捅破了那层纸之后,一切也就变得那么的自然。

二:箐箐,比我还大2岁,是机关部门的公务员。之前由于她的父亲是出版社的,一直都跟我业务来往。后来由于年龄大了,基本退休在家,有些业务上的事就由箐跟我接触联系。箐是个极为单纯的人,生活圈子也小,除了上班就是回家,用她自己的话说那就是2点成直线的生活。由于业务上的需要,她跟我接触也就是偶尔的碰碰头,有时也会吃吃饭,基本都是中午见的。直到有段时候,可能是为了单位岗位上升的需要,她去报读了MBA。

应该是07年的夏天,那时候她每周末都去学校上课。周六晚上也就没有回家,于是便经常给我电话,找我聊天。作为一个在社会摸爬滚打了十来年的我,见识见闻当然不是一个呆惯了机关的女人可以比拟的。跟箐的聊天我也一直非常坦然的什么都扯,甚至有次在电话上她说到她跟她先生提过我。他先生半开玩笑的说她,接触可以,别搞出什么事啊!我当时听了也哈哈大笑说:“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的女人,我可能也不是你喜欢的那种,所以这个倒是可以放心的。”说完,我们彼此都在电话上哈哈大笑了起来。

有天晚上,有个在客村的朋友给电话叫没事过去他那吹水。我车子刚上晓港路的时候,天空就下起了大雨。这时就接到箐的电话,问我是否还在外面忙。我随口答应了她,正没事呢,很闲。结果她就在电话那头幽幽的说:“没事就过来**大学吧,我一个人在这有点闷,过来陪我说说话聊聊天吧!”对于朋友来说,我算是一个比较热心的人。当即应承过去,便又电话给之前的朋友推说临时有点事,不过去了。 

那天,我们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听着外面雨滴落在树叶上的沙沙声。不经意的闲扯着人生各自的感悟。看着箐看我的幽幽目光,我知道我们的关系在慢慢变化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雨停了,她提议去逛逛一下校园。雨后的清新空气,给人带来一种舒爽的感觉。校园里一片的寂静,可能是由于下雨的缘故,少了平时的人来人往。小径上,就走着我们2人,路两旁那些不知道多少年月了的榕树略显得幽暗。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小手已经给我牵着了,那时候,给我的感觉完全是一种情侣在拍拖的感觉,同时也体会得出箐非常享受这种感觉。当我们走地一个牌坊的时候,我抬头想去看上面写着什么。由于光线原因,怎么也看不清楚,箐不由得也帮抬头努力的帮我去辨认。我的手不由得也放开了她的手,又再一次的搂上了她的肩膀。实在光线角度看不清楚之后,我放弃了。

一低头,箐不知道何时已经放弃了去辨认,而是略翘着头看着我。见我低头看她,她不由的把眼睛眯了起来。这时,我也就把嘴唇印上了她的柔软的双唇。当我尝到箐那香甜的舌头时,我感觉下身硬了。箐也毫不犹豫的伸出双手把我紧紧抱着,从她的反应程度看,我知道她是一个极为敏感的女人。

10分钟后,我车进了**大学的校园,停好车才发现原来我上面没带雨伞。便电话给箐,说明我到了,可是没有伞,出不来(车场是露天的)。箐在电话上说她有,叫我等她,她过来接我。;(在这之前,LZ我可以对天发誓,对箐真的真的半点杂念是都没有的。)

这时雨不算大,但不撑伞走上5、6步的话绝对是会全身湿透的。况且从车场到有避雨的地方起码在50米外,更不要说要去到几百米外的咖啡屋了。几分钟后,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女子,脚上配着一双金黄色的鱼嘴凉鞋,撑着一把雨伞出现在我的车灯前。在我连闪了几下车灯提醒之下,她奔我这边而来,没错,就是箐。我连忙下车,右手过了她手中的伞,左手搭上了她的肩膀,满怀歉意的说:“实在抱歉,要我的箐姐姐(之前在网络上的即时通讯中她曾经戏称说她没弟弟,叫我认她当姐姐)冒雨接我!”

当我的左手碰到她的肩膀的时候,我感到箐略微的颤抖了,虽然幅度很小很小,但我可以感觉到。甚至于她开口的第一句话都带着发抖的声音说:“这么大个人了,出门居然连把伞都不懂带!”我略微的错愕,不是因为她的话,而是因为她颤抖的身躯和发抖的声音。“是不是除了我姐夫之后,没有跟其他人这么亲密过了啊!不习惯是不是?”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我略带调侃的说道。

“废话,你当姐是什么人都能搭肩膀的啊?!”说完,箐挺了挺那略显小巧的胸部,但神情中绝对没有半点反感的神色。就这么样,我半搂着她往前面的咖啡屋走去。一路上我闻着她的发香一边尽量让自己放松和自然,但还是感觉她的肩膀上是不是的传来她不知道是因为下雨冷了还是其他原因的略微颤抖。后来我问过她那天是因为冷还是有其它想法了才颤抖了,虽然她一直说是冷的缘故,但由于我的深入了解,我相信是后者。


推荐阅读: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