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一个欺骗我肉体的男人疯狂地做爱

我在上海的一个中心医院当护士,与丈夫结婚刚半年。他就自费留学去了澳洲,我也才二十一岁。本来我们打算一起去澳洲的,但因为借来的钱只够付一个人的学费,所以只好让他就一个人先去了。丈夫到澳洲的那一年,时常写信、打电话回家,虽然远隔千山万水,但我们的心是紧紧连系在一起的。 (儿童故事);

我也是非常想念着他。

后来,突然有一个姓李的台湾人来到我家,说他是从澳洲过来的,他认识我丈夫,所以这次来上海,就顺便探望我。

李炳年纪大概有三十七、八,长相一般,身材发胖,戴着一付眼镜,第一眼看上去不讨人喜欢,但讲话很甜,善解人意。从他口里,我知道了丈夫是在他的清洁公司打过工,不过现在已经另谋高就。因为大家都讲国语,又谈得来,很快就成为好朋友了。他说他这次来大陆做生意,要长住一段时间,还希望我有空陪他熟悉熟悉上海,并说我长得很漂亮,说我丈夫怎么忍心把这样的美人儿独自留在国内。

当我问起我丈夫的情况时,他说他干得不错,每周收入五百多澳元,独自一人住一单位,生活得挺快活的。李炳说这话时,表情怪怪的,当我追问他为甚么没有消息,李炳打断了话题,只是推以后再祥细说。我感到不对劲,五百多澳元等於三千人民币,一月下来有一万多元人民币,为甚么这几年来我从未收到过丈夫寄来的一分钱呢这时已是九点多,李炳告辞了,他留下了一张名片,上面有他住在饭店的电话号码。他走以后,我准备睡觉。

我换上睡衣,突然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身体,想起刚才李炳的话,我不由得打量起自己的身体,丈夫走了快三年了,我并没有大的变化,雪白的皮肤,修长的双腿,一对丰满高挺的乳房,鹅蛋脸上有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笑起来十分妩媚,自己的腹部还是像十六、七岁时一样,没有一点多余的肥肉。

想起这几年来一个人被抛在国内,丈夫一人在国外过着好日子,可能都把我忘了想着想着,眼泪就流了下来,我又失眠了,那一夜都没有合眼。为了弄清丈夫在澳洲的实况,第二天下午,我打通了李炳旅店的电话。李炳非常客气地请我去他那儿谈谈,并马上乘计程车来接我。

到了饭店,由于我是第一次到这样豪华的饭店,心里非常的紧张,见到李炳后,本来想说的话都不知跑到那里去了,反而是李炳主动问我,生活怎样,是不是很想丈夫等等。让我感到很温暖。

不知不觉到了晚饭的时间,李炳请我去餐厅吃晚饭,我们喝了一瓶啤酒,他说他到过世界上许多地方,但是就很少见到象我这样楚楚动人的女孩子,而且对丈夫一往情深,一等就是几年,我被他说得快要哭出来了。

李炳见了,马上带我离开了餐厅,说是去他的房间休息一下,等我的情绪稳定下来才送我回去。我身不由已地跟着他去了的房间,我们坐下后,他从小酒吧倒了二杯洋酒,与我对饮,我不觉有点醉意,满脸通红,心别别地跳了起来。这时我鼓起勇气问李炳,我丈夫在澳洲是不是另有新欢。

他笑着说道;一个男人单身在外,怎么可能没有女人呀他离开你这些年,没有女人怎能坚持下来呢。我说我不信,他笑着说道;如果我能够证实这件事,你怎么谢我呢。我低头对他说;只要我有的,就可以给你。

他随手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并说道;你在这儿打可以长途电话到澳洲,电话费由我来付,你马上就可以知道一切,这是你丈夫最新的电话号码。我立即用颤抖的手拨通了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个带北京口音的女孩子,当对方得知我要找的人时,传过来的声音是说他去上班了,要深夜十二点才能回来。我突然明白,我丈夫已同别的女人同居了。

我呆呆地拿着电话,坐在那儿一动也不动。还是李炳伸过手来,拿下电话。然后温柔地说:"想开点吧你的美貌能让你重新开始生活,你刚才答应过,只要你有的,就可以给我。我从看到你那时起,就非常的喜欢你了,你知道吗我想你都快想疯了。"说着就用手来解我背后连衣裙的扣子。

我抬头一看,李炳的双眼含情脉脉地看着我,我心里有点怕,这毕竟是我丈夫以外的第一个男人,但我又想丈夫这样无情,我为甚么还要守身似玉呢再说我也有话在先,答应过报答李炳。

虽然,我刚才的意思并不是明指和可以他发生肉体关系,但实我身边还有什么可以付出呢慢慢地闭上眼睛,李炳很懂我的心,他轻轻解开我的连衣裙后,就把我抱到大沙发床上,脱下我的鞋子,连袜子也除下了。用手从我的小脚儿开始摸起,沿着小腿一寸一寸往上摸。

他一边抚摸,一边称赞。说我的脚儿小巧玲珑,非常可爱。又说我的双腿不但修长,而且雪白细嫩,是一对迷人的美腿。他摸得我很舒服,也赞得我飘飘然。在我很陶醉的时候,他用嘴吸吮我的ru头,在他舌头的作用下,我的人整个飘了起来,我不禁用嘴去亲他的嘴,两人的舌头搞在一起,其中的滋味真是又说不出来的奇妙。

这时,我的心里急切地希望他像我丈夫以前那样,充实我。我已经空虚了好几年,太要充实了。我们做了好久,我有三次舒服得快昏过去。

这时我才记起我并没有做过任何避孕措施,不过照计算,我现在是不会受孕的日子。我们没有再说什么,互相搂住睡着了。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的枕头边上有一个信封,内有一张便条和一千元人民币,是李炳留给我的,他有生意先走了,这一千元是给我买新夏装的。我抬头一看,桌上已有牛奶、面包、果酱,这是我的早餐,我心里非常感激。我洗了个澡,也就去上班了。

从此以后,我几乎每晚都去李炳那儿过夜,他那里的床此家里的舒服,房间有香水味,而且他的性爱功夫一流,比我丈夫高明得很,我实在没有理由不把自己送上门,每次和他做爱,他总是试用各种花式带给我无限的新奇和刺激。

一天晚上,我在李炳房等他回来,到了十点多钟,李炳带了二位朋友回来,他们是李炳生意上的夥伴,我平时也和她们很熟,我们刚全部坐下,李炳就说:"今天大家玩个刺激的游戏,我们打牌,争上游,谁输谁就脱衣服,直到脱光为止。"

然后,我们一边喝酒,一边玩。那天我手气很好,都是他们输。当他们二人脱得几乎精赤溜光,一人只剩一条短裤时,我只脱掉了一件衬衣。但后来不知怎的,我连连失分,也脱得差不多一丝不挂了,他们二个男人看着我直流口水。

李炳终於开了口,他笑着对我说道:"阿珠,难得今天这么高兴,不如你就豪放一点,放松地大家开心一下好不好。"

我低头红着脸不作声,然而他话音一落,那二位朋友马上扑了上来,合力把我抬到床上,这时我其实也兴奋无比,就任他们二人在我身上乱摸。李炳在一旁看得手舞足蹈。我伏在一个男人上面,最后,三个男人纷纷在我的嘴里发射子弹了。我虽然被搞得不似人形,但是我的高潮也到了极点。休息了一会儿,她们扶我到浴室洗个干净,然后又在浴室里玩了起来。

这样一晃,一年又过去了。今年五月份,我突然收到来自澳洲的一封信,是我久没消息的丈夫寄来的。信中说,二年前,他在澳洲因打工太疲劳,在一次深夜回家路上,被过路的汽车撞到了,因为当时签证已过期,是用别人的国民保健卡住医院,由於伤到大脑,他的记忆一度丧失,直到现在才完全恢复。

现在他已经拿了澳洲身分证,叫我立即申请去澳洲和他团聚。当我拿着这封信去找李炳时,他丑态毕露,他承认说:"你丈夫同别的女人同居是我编出来的,你上次打电话去的那个女人,只不过是我家的保姆。

因为我太喜欢你,所以不得不利用她来欺骗你。其实我的确不知道你丈夫住院的消息。我也以为他另有新欢。既然现在他要接你去,我即使再喜欢你也不敢再留你了。只要你想去,我一定尽量找关系帮你办理移民手续。"

我还有甚么话好说呢。我和他做爱的次数早已远远超过我丈夫,然而我和丈夫毕竟是结发夫妻,而且我们也曾经有过一段如诗如画般的热恋才结婚。我是以为他在异地另结新欢才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现在,我对丈夫的错怪已经冰释。

事实已经变成我对他不忠,我不想再错下去了。从以前我和丈夫的感情知道,他一定是焦急地等待着我的。我不想让他失望。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先和他见面。在李炳的帮助下,我的手续很快就批准了,我去和李炳道别。他要求我和他共度缠绵的最后一夜。其实我也有这个意思。我已经好些日子没有去找他了。这天晚上,我准备让他任意发泄。

然而他并没有狼吞虎咽。他又像和我首次初欢的第一个晚上那样地把我赤裸的肉体抱在怀里仔细地摸玩捏弄。他吻遍我的全身每一处,我也暂时把对我丈夫的情怀抛在一边。和这个用欺骗的手段得到我肉体的男人疯狂地做爱。直到我自己也不行了,才停止这场不寻常的寻欢作乐。

李炳和我乘搭同一架飞机飞回澳洲,但是他没有和我一起走出机场。当我和丈夫拥吻的时候,我见到他仍然站在远处,直到我们登上计程车。他身影才在我眼帘消失。  


推荐阅读: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