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难耐!被隔壁传来的浪声所吸引

隔壁房间的电视伴音很清晰地传过来,我很纳闷这宾馆的房间竟这么不隔音。给家打个电话,妻子在电话里埋怨连连,我没好气地挂了电话,拿起在地摊上买到的一本香艳杂志来浏览--多年养成的坏习惯,睡前一定要靠看书来催眠。

一个人出门在外,最大的问题就是寂寞难耐。

晚饭后我便回商务宾馆,斜靠在床上看了一会儿电视,觉得无味,就打开电脑,也没找到感觉,只好百无聊赖地躺回床上。已经是夜里11点了,竟然一点睡意都没有。

看着杂志里乱七八糟的文字,身体居然有了反应,于是一手拿杂志,一手摆弄起那个玩意来。

正独自销魂,隔壁异常的声音吸引了我——

 “先生,你的东西好好厉害啊!”嗲声嗲气地声音,透着一股骚味。

 “嘿嘿,你见多识广,我这能不能算是上等货色呢?”男人坏笑。

“你好坏!我刚来的嘛,干嘛这么说我呀?!”娇嗔,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这么说,你还是个雏儿啊?”

“是不是雏儿你自己干一下不就知道了!哥哥一看就是风月老手,手法都这么娴熟老道!哎呦,你悠着点!哎呦。。。。。。”

“你这一对大灯好亮哟!该不是造假的吧?”

“哼~!你真坏!没这对大奶子你会选我啊?”  

“大有什么用?里面没水啊!”

“啊——啊!你别用牙咬啊!你是找小姐还是找奶妈啊?幸亏没有水,有水了你要另外拿一份餐费哦,咯咯咯。。。。。。”一阵浪笑。

“你真骚!有水我——我甘愿拿奶水钱啊!”这老兄含着奶头,说话有些不清楚。

“下面有水啊,也要收费的哦!”

“收费?我干死你这骚娘们!”好像是恶狠狠地。

“哎呦!哎呦!哥哥好棒哟,哎呦——”

身体撞击的“啪啪”声和床板的“咯吱咯吱”声让我如临其境。我(外国神话故事)想捉弄一下这对野鸳鸯,便用手用力敲击了一下木质的隔墙。

隔壁的动作似乎停歇了一下,但不一会儿又波澜起伏起来,女人又发出了浪叫。

我用脚去揣墙壁,捂着嘴窃笑。

没想到对方居然也用脚揣墙,和我对抗。

妈的,好猖獗!

我还击——咚咚咚!

对方回应——咚咚咚!

我再来——咚咚咚咚!

对方再回应——咚咚咚咚!

我火了——咚咚咚咚咚!

对方不回应了,我暗自得意——正义终于战胜了邪恶!

“叮咚,叮咚——”有人按门铃。

我透过猫眼一看,是一个妖艳的女人,衣衫不整。

“干嘛的?”

我想:什么服务员啊?来就来吧!开了门。

“哥哥好力气啊?怎么不也找个妞呢?”女人身上散发着一股怪味——是香水和精液的骚味混合而成的味道。她媚眼闪烁,一只玉臂顺势搭在我肩上。

我一下明白了她就是对面的女主角,厌恶地甩掉她的胳膊。

“你们能不能照顾一下四邻啊?”

“你愿意听的啊!我们干事你干嘛要听啊?何必硬撑着?自己找一个也去干扰四邻啊?妹妹也是混饭吃,能不能给个方便?”

我意识到自己惹了麻烦,跟这种人打交道是没有好处的。于是说:“这宾馆隔音效果太差了吧?我实在。。。。。。”

“隔音效果差?哈哈!你太土老帽了吧?隔音效果好了能刺激你吗?我们姐们就喜欢这样的效果!要不,我给你叫一个,咱们来个对台戏?”女人说着,扭动着腰肢,径直向电话走去。

我慌忙按住了电话。

“怎么?装纯呢还是性无能?哥哥,出门在外,风流一下嘛。怕姐妹们咬掉你的命根儿啊?哈哈哈。。。。。。”女人对着我轻佻地浪笑,随手拿起我的香烟,优雅地抽出一支,点上了。

我有些慌乱,不知所措:“好好好,是我不该打扰你们,我道歉,您请便!”

女人眼波迷离,一脸的轻蔑,把口中的烟圈对着我的脸吐过来:“不打墙了?”

“嗯,不打了,不打了!”我点头如捣蒜。

“嗯哼!让你跟着消遣还不收费,这好事哪里找去?走了!”女人坏坏地笑着,一手抓住门把,回头道:“那边完事了,要不要我来陪你啊?”

我直出冷汗,懵了。

女人“砰”地关上门,甩下一句:“过一会来找你哦!”

我颓然躺在床上,懊悔不迭。

隔壁,好戏继续上演。


推荐阅读: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