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女人的故事:情已逝爱已远

雯和斌的离婚震动了整个大楼,就这么大的地方,抬头不见低头见,况且这两人一向是很多人羡慕的对象,所以立刻成为焦点话题。随之而来的就是为何离婚,小三是谁。自从知道J和斌的事情后,雯只找过J一次,不欢而散,事后再也没有找过她,无非不想自贬身价。但是离婚事件闹出后,还是有好事之人将J和斌的事情捅了出来。

承受不住压力的J对外宣称斌离婚和她没有关系,是他们自己夫妻感情不和。忍无可忍的雯抓着打印出来的话费清单冲到了J的办公室,而J在看到雯的那刻立刻就躲进洗手间将门反锁。面对这样的女人,原本准备大骂的雯突然没了力气,只说了一句话:下次再造谣,我就把你们的话费记录从23楼撒下去。

就这样,雯成了一个单身女人,在29岁那年。万幸的是,她还年轻,她有(哲理故事)一份足以养活自己的工作,她有一双爱她呵护她胜过自己生命的父母。离婚后的雯和斌虽然在一栋大楼里,却再也没有交集。但通过以往两人共同的朋友,雯知道斌现在寄住在表弟的房子里,上下班靠打车。为何不和J住一起,据他们的朋友分析,一来他们不想让大家认为两人确实有关系,虽然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秘密,但场面上还要对付的。二来斌并没有那么想和J一起,当初的情爱是建立在偷的前提下,真的可以走到一起时,以斌的性情热情可能也大打折扣了。曾经在一次牌桌上,斌隐晦的表达了悔意,打听雯的现状,只是朋友们都不置可否。对于斌和J,朋友们就一个字:悬!J最终保不准将步前女友的后尘。

朋友说的话对雯是有些触动的。前段时间,和雯结伴出游,她突然问我,自己是不是太狠了,因为身边没有像她这样离婚把所有财产都霸占的。听到斌的现状,又有些同情他,甚至在考虑是否把婚后买的那套房子给他,毕竟那是婚后两人共同买的。我及时制止了她的愚蠢念头,告诉她,别的女人离婚拿不走财产不是因为她们同情老公不想分,而是她们没有那个机会或者说没有那个能耐拿走所有财产,如果给她们机会,我相信没有那样的傻瓜。

分析了雯在财产争夺中胜利的几大原因,这是具有不可复制性的。首先雯有一个强势的父亲,为了女儿他会拼尽所有来保护她,而他也确实有这个能量,并非所有的离婚女人都有这样一个好爸爸。其次,雯有一对通情达理的公婆,即使和斌闹成那样,雯自始至终都认为公婆是对好人。

也是因为此,他们才会在自己儿子犯错的情况下主动放弃争夺财产,这个同样不具备可复制性。很多时候,公婆在离婚时翻脸的速度比老公更快也更决绝。最后一个原因,雯是个能干的女人。从恋爱开始,买车、买房、办房产证、买原始股份,这些都是雯在操心,都是她在操办,斌基本属于只看不说或者不看也不说的角色。

所以闹离婚时,斌才没有机会讲财产转移,我怀疑他甚至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转移财产。所以说,女人自立是多么的重要,不论何时,我都认为女人该拥有自己的一份工作,哪怕只够自己买衣;即使有现成的车夫,有时间也要学会自己开车,有人可以依靠是一种幸福,但不代表我要依赖他。我的另一个离婚的朋友就是因为不会开车,离婚后虽然车子判给了她,但却不得不将车子继续给前夫开。

现在的雯继续自己上班逛街的生活,偶尔会对前途生出几分担忧。前段时间准备去换车,结果被4S店的销售经理盯上,热烈追求。只是现在的雯还没有那个心情,不会接受这份追求。虽然会觉得有些寂寞,和过去相比,现在的她再也不用看别人脸色,这也不失为一种解脱。而我坚信,雯的幸福会到来,真正的幸福!

雯的故事告一段落了,后面将会是另一个密友静的故事。如果是雯我有些“哀其不幸”,对静我就是“怒其不争”了。回头想想我身边的这么女人们,她们聪明,有能力,善良,有的更是非常美丽,可是偏偏遇到这些男人。你不能说这些男人是坏人,他们并不坏,充其量只能说是没有责任心。有的甚至可以说是善良的,可能真是缘分已尽,但是伤害却在所难免。

这个帖子写的都是我身边真实的人和事,所以比不上一些JP和狗血帖,要想从中找狗血的天涯儿估计要失望了。对于我来说,这些女人固然是我所爱的,那些男人我甚至也恨不起来。只是真实陈述他们从相爱到离婚的过程,也算给自己一个警示吧

静的故事——他说,这不是他要的生活

在雯告诉我她离婚的消息前一个星期,静正在闹离婚。严格说来,她现在还没离婚成功,因为财产分割的问题。我说过,雯的离婚经验不具备可复制性,而静的离婚遭遇则更有代表性一些。

静是我大学四年的室友,大学毕业后又在一起租房子住了两年。从1999年到现在,我们一直联系非常紧密,现在每周我依然有机会见她一面两面。

在男人眼中,静不算好看的女人。胖,个子也不高,皮肤超级好。我对她的评价是情商有点低,曾不止一次对她直言,以前她不这么认为,现在她承认了。但是这些并不妨碍她成为一个善良同时也不失可爱的女人,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们吵过,互相说过对方小话,但我们依然是关系不错的朋友。

静是79年的,高中复读了两年,是当时宿舍的老大,但是心智却绝对不是大姐的样子。静的父母在小城做销售生意,不富裕但可称小康,上面有一个姐姐。因为各方面原因,静大学时期没有谈恋爱,毕业后我们和燕(另一故事主角)租住在一个三室一厅的房子里。2004年,静后来的老公浩跳槽至静的单位,因为都是同龄人,大家很自然的玩在一起。那时仗着年轻,每天晚上下班后一群人就混在一起吃饭喝酒,静的酒量还行,且酒风很好,而浩是个好酒之人,两人自然共同语言就多了起来。

于是我们这些朋友就在一旁起哄,开始刻意撮合两人。大家都住一起,我和燕很明白静开始动情了,但是浩的态度却很是暧昧,一直迟迟不表态。问起他,他也支支吾吾。这种情况下,不但静急,她的家人也急了,于是静的姐姐给浩打了电话,希望他能做个决断。我猜测浩是经过一番考虑的,于是那个夏天的夜晚,浩给静打了电话。我清楚的记得,静蹲在阳台上很小女人的说:你问我什么意思,那你什么意思啊。两人就这么打太极到夜里两点,而我和燕八卦的在一旁跟着窃笑到了两点(突然很怀念那时的时光,很单纯的幸福)。

那晚之后,静和浩的恋爱关系就确定了。在很多男人看来,这一对不是很般配,浩虽然不是什么大帅哥,但是五官也算周正。静不难看,可以说长相算可爱的,可是她胖,这可能是一般男人比较在意的吧。但是那时的他们是真的很甜蜜,甜蜜到都有些肉麻了,最主要是静非常粘浩,加上两人是一个单位的,几乎时刻都在一起。大学宿舍8个女孩子经常聚会,早期都是不带男友的,但是浩是特批允许携带,因为静会担心浩没地方吃饭。

事实上浩和斌不同,还是相当自立的,我们有时劝静不要这么粘着浩,给他点个人空间,但是静说不需要,而浩似乎也很享受这种被人粘的感觉。有时我们会说说对自己男友的不满,但那时静从来不说,如果我们开玩笑说浩哪里不好,静会很激动的反驳。而且,静在浩面前喜欢耍点小女人的脾气,比较要强,很多时候浩是听静的,但这并不代表静对浩不好,相反,她对他太好了,耍脾气其实是一种索爱的方式而已。只能说静太过在乎浩,

早在认识静之前,浩已经买了一套房子,是个小复式,但首付只付了两成。自两人恋爱后,他们的钱就放在一起使用了,可以说自04年开始,静已经参与到浩房子的还贷中,虽然这房子没有她的名字。那时人都是单纯的,没人想到要加自己的名字。05年开始装修,因为那时玩的厉害,两人几乎是月光,装修时静的父母拿出了8万元,后来陆陆续续也给了一些钱,加以来应该有差不多10万。要知道,那时两人还没有领结婚证,静的父母和静一样,是思想单纯也很善良的人,在他们看来,只要女儿好,怎么样都行。所谓的婚前财产,是没有这方面概念的。但事实证明,女人多点对自己的保护是必要。相爱的时候固然你好我好,可是不爱的时候伤你最深的往往就是你当初倾心信赖的人。这种背叛的痛苦感觉远远大于金钱损失带给你的。

06年底开始,第一个室友举办了婚礼,于是我们这些人开始陆续将自己嫁出。到08年底的时候,只剩下静和燕没有举办婚礼了。燕不举办婚礼是情况特殊,而静早就领过证件却迟迟不办婚礼。问起原因,浩说办婚礼很麻烦,再等等。静自己也不是很愿意,原因是她觉得自己胖不适合穿婚纱,就想着请我们这些朋友吃个饭把红包收回来就好。这和他们的感情没有关系,可以确定的是,一直在我得知他们要离婚前,这两人的感情都是很正常的。不是我迟钝,是所有的人都认为他们很正常,包括静自己。

09年12月份的一天,老公回家突然对我说静和浩在闹离婚,闹的挺凶,要我劝劝静。当时没有太当回事,因为这两人吵架我们已经司空见惯了,静说过“打是亲骂是爱”,她爱耍小性子,浩的脾气又急,有时我们一群朋友在一起玩游戏他们能为游戏争执起来。我以为这又是一次夫妻矛盾,只是可能闹的过火了一点而已。因为没有外遇,没有很眼中的婆媳矛盾,一般结婚不久的夫妻是没有道理说离婚就离婚的。打静电话没人接听,于是找了燕,燕平时和静联系更紧密些。从燕那里得知,这次似乎有些麻烦,而且是浩在闹,浩坚持要离婚,而静只能处于被动接受的状态。于是一怒之下,静到北京一朋友那里散心去了。问起原因,燕说不知道,静只说不是外遇,但具体的不说,浩同样如此。于是我和燕只能等静回来再看情况,私下猜测是不是静和公婆闹矛盾了,因为自房子装修好后,浩的父母就时不时过来常住,而静对公婆的生活习惯和饮食是有些腹诽的,但说到激烈的争执似乎也没听说。除此外,我们实在想不到其他理由。

这一方面是因为娟的收入比东高,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东的仗义疏财。虽然东家境不富裕,但是人却并不小气,相反他对钱没有太多概念,也许和在家中是最小的且是唯一的男孩子有关系吧。

举个例子,在静和浩喝酒的那段日子里,我们这些人晚上聚餐基本都是东买单,浩有时也买。就是现在,东的这种风格依然没有太大改变。除此以外,东还有一个优点就是有耐心体贴,只要是个女人,求他办事他都会尽心尽力,很少推辞。春节前,他的大学女同学到这边来出差,明明每天有600元的出差补助不去住宾馆,偏要住到东的家里(这就是俗称的JP了吧)。

东答应了,每天陪吃陪玩不说,还让燕的妹妹陪同她美容美发。好不容易把她送走了,前段时间又打电话来说近期还将过来办事,让东把房间准备好。顶着燕的白眼,东还是答应了。看吧,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可以说他比这个世上绝大多数的男人都要善良,可是他还是背叛了娟,伤了娟。

几天后,静回来了,在QQ我和她长聊了一番。还是不说闹离婚的原因,但是静表示自己不会在冲动,会好好和浩谈,改正自己的缺点。必要时她会放下自尊,不再动不动就生气。静说现在发现以前的自己很多事情做的都不对,以后她会给浩一些空间,不再粘着他。

在两人争吵时,浩说了很多伤人的话,静说她一想到就恨不得死了算了,无法想象这是一直对自己很好的浩说出来的。可是这次回来她也决定不计较了,只要浩能和她好好过。

静能有这种认识是出乎我意料的,在我看来,问题应该不大了。浩不是个坏人,他也不是斌那样的花花公子,再说大家都在一起工作,没有可能有外遇了静还不知道。只要不是外遇那就一切好办,说说好话,哄哄他不就结了。

可是我错了,第二天静的QQ签名就换了,具体我记不清楚,但是一看就明白这两人谈话没解决问题,反而事态更严重。问静,静说浩不愿意,只铁了心要离婚。再问原因,静说“不知道”。不知道原因自然没法劝了啊,于是燕老公和我老公都分别找了浩,希望他不要那么冲动,但对于他们的劝解,浩只说了一句话:我也想过大家都这么多年了,凑合着过吧。但是我要为我的下半辈子负责。老公回来和我说,浩话说到这个份上,以他看是铁了心了。

再后来,静的父母来了,姐姐找浩谈话了,一切于事无补。春节前夕,在一次大吵后,静搬离了房子,住到了燕的家里。 忘记交代了,08年夏天,静和浩买车了,车款有一半是静父母出的,这是婚后财产。

在此之前我一直劝静再买一套房子,车子可以暂缓。天涯的筒子们别骂,像我们这些父母在外地的,有两套房子是必需的,要不双方父母老了后怎么安置?总不能都住一起吧。也因为此,我们中大多数人都有两套房子。但静没采纳我的意见,应该说静和浩都是那种对生活没有很多规划的人,物欲也不强,但事实证明年轻人对未来多些规划不是件坏事。

如果静有两套房子,至少离婚时不至于沦落到租房子住的境地。住燕家中不是长久之计,春节后静重新找了个房子,简单装修,没有任何家具,站在空荡荡的房子里,静哭的很伤心。她说没想到自己都30岁了,却一切从头开始。

那天晚上她、我还有燕在一个茶楼里聊到夜里1点。静告诉我们,直到现在她还是不明白为何浩会这么绝情,她不知道离婚的原因。前一刻,静在淘宝上看中一个皮包,要给浩买,问他:宝宝,我把你打扮的这么帅,你会不会被年轻小姑娘抢走啊。浩回答:不会的。

半个小时后,两人为开门关门的一个小事争执起来,浩突然就说:这日子再也不想过了,离婚!自那时开始,浩就再也没有妥协过,态度无比坚决。在后期的争执中,静问过他很多次,为何要这么绝情,浩只回答:这不是他要的生活。至于他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沉默。静是完全的被离婚,而且离的莫名其妙。

此事的浩已经在单位做到了一个部门小领导,手下有十多个人,都是刚出校门的大学生,而且都是女的。见过这些女孩子,不得不感叹:年轻真好。一件很普通的T恤,也能被他们穿的神采飞扬。虽然我也不老,但在这些22岁的女孩子面前,还是得承认残酷的现实。浩说,以前的自己都是白过了,现在开始他要为自己活。他很羡慕这些年轻人,可以活的那么个性,爱憎分明。在他即将步入31岁这一年,浩突然醒悟过来要重新活过,不知道还说是可笑还是可敬。

再以后静的一些行为就让我感到“怒其不争”了。她在单位的聚会上将自己喝的烂醉,当着领导的面大哭大闹;在办公大厅里用东西打浩,因为浩说她搬走后很享受现在的生活;她甚至要去找浩手下的那些小姑娘谈,因为有人告诉她浩和其中一个女孩走的近;因为不能容忍听到浩呼朋引伴吃饭的声音,她想过辞职远走他乡。

我说过,静是个情商不高的人。我劝她,不要让自己成为一个泼妇,这样别人会认为浩离开你是应该的;不要辞职,现在的好工作不好找,你已经失去男人,不能连养活自己的饭碗也一并失去;不要找那些小姑娘谈,那样只会让浩和她们鄙视你嘲笑你。

只是我这个局外人说起来容易,静这个当事人执行起来却难了。其实不能怪静,当她独守一个连电视剧都没有的空房子时,浩依然住在那个两人一手打造的复式楼里;当她雨天站在路边等出租被溅一身水时,他开着他们买的车子潇洒穿梭在城市中;当她吃不下体重急速下降时,他却每天中午呼朋引伴去饭店聚餐;当她缅怀甜蜜过去辗转反侧时,他已经开始享受当下单身的感觉。换了我会是什么反映,很难说,也许会是另一个泼妇。

就这样,静终于看清了复合无望的现实,于是开始商谈离婚事宜。那天静和父母姐姐一起到房子里拿自己的衣服被褥,一家人从收拾到出门,浩和他的父母一句话都没有说。事后我曾和雯说,比起静来,雯要幸运很多,因为她有个还不错的公婆。

预计5月份静就可以拿到驾照,那时的她又将回到过去的生活,不同的就是少了那个陪伴在身边的男人。上周和她以及另外几个朋友去看牡丹展,精神状态已经好了很多,穿着也比以前讲究很多,静说她正在学化妆,也报名参加了瑜伽练习班。

不为其他,只是希望自己每天能有个良好的状态,享受爱自己的感觉,以前只顾着爱别人了。至于再嫁,静说那是“必须滴”,只要人品不错,对自己不错,年龄合适,其他的都不是太在意,还要我们这些朋友积极留意。对于浩,静说自己还是有些恨,但是已经不是那么强烈了,忘记他的最好办法就是重新爱上另外一个人,而她也会继续努力。

关于一些朋友关心的静到底有没有拿到钱的问题,没有,一分都没有。因为浩就是说自己没有钱,你拿他没有办法。但日子总要过的,所以只能靠家人帮忙了。这也是我“怒其不争”的原因。因为浩的20万没到位,静不能和他离婚,而浩也无所谓,因为目前的生活和离婚也没区别,就这么耗着。等到浩有天找到对象了,估计那时他该着急离婚了,可能会给静这笔钱。直到现在,主动权一直都在浩手中,静只能被动接受,虽然很可悲,但是也很无奈。

经常会想静为何会走到这一步,浩的无情固然可恨,她自己也是有原因的。从一开始就把所有情感寄托到这个男人身上,他是自己的天,完全的依赖,可是却所托非人。如果她当初不是那么在意他,如果当初她能有一点自立的意识,能为将来哪怕是为父母做些打算,今天也不至于如此。爱情是个奢侈品,25岁以前我也许会愿意爱别人,25岁以后,我更愿意爱自己。

一直觉得,与其生活在自己编织的象牙塔里,还不如尽早探头接触这个社会丑陋的现实,这样有一天象牙塔倒了,我也不至于只剩下任凭风吹雨打的份。内心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希望静经此事后能真正强大起来。

也许会有男人说,雯和静离婚后并没见幸福,但要知道,他们才离婚2、3个月而已。后面的路还很长,谁能说她们就一定找不到合适的另一半。

第三个故事想说说娟,而造成她离婚的是我的另一个室友燕。这个故事里,所有人都是好人,而好人是有好报的,所以现在娟很幸福。娟对生活对感情的态度,值得我们所有人学习。

娟的故事——离婚了,我们还能做朋友吗?

严格说来,娟不算我的密友,她是我老公的大学同学兼好友。而造成她离婚的燕才是我一起同居6年的好友。娟的前夫,燕的现任老公东是我老公的好朋友。没办法,我的圈子就这么大呵呵,来来去去就是这么些人在折腾。

在我后面的故事里,有的嫁了有钱人,有的嫁了有权人,但是我一直认为,她们中最幸福还是娟,虽然她后来嫁的老公只是个收入高一些的工薪族,这并不妨碍娟的幸福,因为她是个惜福同时懂得舍弃和放手的女人,我真心的祝福她能和现在的老公恩爱到白头。

娟不算大美女,但却无比的温婉。有的人面相让人看着就容易产生亲近感,娟属于此类女人。事实证明,娟的温婉、勤劳、善良、朴实是我所接触的女人中无出其右的。娟是78年生,东76年的,两人都是农村的孩子。 娟住长江南,东住长江北,从初中起就是同学,高中时早熟的东率先向班花娟发动爱情攻势,于是年少无知的娟便早早成为了东的女朋友。高中毕业后,两人因为考取的大学不同,分隔两地,但是这些似乎并没有影响他们的感情。 2000年,娟来到现在的城市进入一垄断企业上班,而东也顺利进入一事业单位工作。和所有家境一般的70后一样,娟和东先是租房,由于双方家在农村,不能给他们支援,所以2002年买房时,从首付到装修款全都是这两人自己努力挣来的,其中娟的存款占多数。

面对沉默的公婆,静差点又爆发了,在他们儿子单方面离婚的情况下,面对自己的父母,公婆连句抱歉的话都没有,自始至终,一句话没有。静的父母制止了静,从大学时就认识了他们,是对非常忠厚非常善良的老人,宁可委屈自己,也不愿意与无谓的人多说话多争执。但这样做只会让自己心里更憋屈,静说那段时间每天夜里都能听到妈妈翻身叹气的声音,那是气难平。如果他们不这么隐忍,将浩和他的家人大骂一顿,估计心里也会好受很多吧。

离婚协议其实很简单,房子写的是浩的名字,归浩;签于静参与到房贷还款中,而且家里出了不少钱装修,加上两人共同买的一些股票基金(被套中),浩要给静20万现金。车子归静。在我们看来,这是一份最公平不过的协议的,静的要求一点不过分,但是浩不接受,理由是他拿不出20万。静要他卖掉房子,浩说卖掉后自己买不起房子了,说的也是,现在的房价已经涨了不知道多少倍了。

静说你一不给我钱,二不给我房,你打算让我就开车走?那我住哪里,用什么来买房?浩说你家里条件比较好,能买得起房!!!当静告诉我们这段话时,我简直要吐血了。在此之前,我一直认为浩是个好人,现在我依然不认为他是坏人,但我鄙视他,非常鄙视!奇怪的是,燕的老公和我老公对浩的说法并没见多么反感,他们也认为静的经济条件要好些,那就不要逼着浩要20万了,因为浩确实拿不出来。

从这里可以看出,男人是多么的自私,他们压根没意识到这场离婚对于静意味着什么,他们只看到离婚后自己失去了什么,最好什么都不要失去,只要老婆不在就行。是啊,如果静不要这20万,浩的日子还是很好过的。房子贷款只剩下几万了,自己还有几万存款,有基金和股票,有一份还不错的工作,自己还年轻,长的不丑,这样的条件离婚了找小姑娘是很容易,他很快就能过上自己要过的生活。但天下岂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所有人都要静不能退步,静也没路可退,20万连一个房子的首付都不够,没有这笔钱,静连个立身之处都没有。

事情进展到这里,似乎就进入胶着状态了。浩依然拿不出来20万,依然和朋友们每天中午去饭店吃饭,但是他说给他点时间他会筹出钱来,至于多久,没有准信。不过现在的静已经不再执着于过去,毕竟日子还要继续过的,也不再提辞职的事情。

面对沉默的公婆,静差点又爆发了,在他们儿子单方面离婚的情况下,面对自己的父母,公婆连句抱歉的话都没有,自始至终,一句话没有。静的父母制止了静,从大学时就认识了他们,是对非常忠厚非常善良的老人,宁可委屈自己,也不愿意与无谓的人多说话多争执。但这样做只会让自己心里更憋屈,静说那段时间每天夜里都能听到妈妈翻身叹气的声音,那是气难平。如果他们不这么隐忍,将浩和他的家人大骂一顿,估计心里也会好受很多吧。

离婚协议其实很简单,房子写的是浩的名字,归浩;签于静参与到房贷还款中,而且家里出了不少钱装修,加上两人共同买的一些股票基金(被套中),浩要给静20万现金。车子归静。在我们看来,这是一份最公平不过的协议的,静的要求一点不过分,但是浩不接受,理由是他拿不出20万。静要他卖掉房子,浩说卖掉后自己买不起房子了,说的也是,现在的房价已经涨了不知道多少倍了。

静说你一不给我钱,二不给我房,你打算让我就开车走?那我住哪里,用什么来买房?浩说你家里条件比较好,能买得起房!!!当静告诉我们这段话时,我简直要吐血了。在此之前,我一直认为浩是个好人,现在我依然不认为他是坏人,但我鄙视他,非常鄙视!奇怪的是,燕的老公和我老公对浩的说法并没见多么反感,他们也认为静的经济条件要好些,那就不要逼着浩要20万了,因为浩确实拿不出来。

可能是对静有补偿心理,静的父母拿出所有的积蓄帮静买了一套三室的新房,预计6月份就可以入住。虽然车子协议给静,但是因为静不会开,所以很长时间依然是给浩开着,这点也是我们不忿的原因。不过还好,静现在已经在积极学车,前几天找浩追问20万时,浩说他不觉得自己给静带来了很大伤害,静一怒之下将车子要回借给另一个朋友开。


推荐阅读: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