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养式婚姻让我忍不住出轨

其实,我并非没有其他选择。司徒海涛除了是富二代之外,似乎找不到其他优点。但身为女人,还有什么比稳定归宿更幸福的事情呢。司徒海涛要看着两间分公司,所以时常要上海天津两边跑。有闺蜜提醒我:“要盯着自己的老公。”我倒是没有太多介意的地方,大不了他出轨我出墙。

我们家就是这样,属于放养式婚姻。以司徒海涛的话来说,就是用最简单的方式检验彼此的忠诚。爱是用来做的,谁说是用来检验的呢?他忙于生意,我总呆在家里无所事事也不是办法。于是,我吵着闹着出来工作。我不当全职太太,我也要当个职业女性。嘿,主要还是为了见到帅哥。

姨妈的健身中心少个收银员,还是自家人比较放心。上一个,卷走了全部现金就再也没有现身。姨妈需要人、我需要找工,两人一拍即合。司徒海涛也没有反对,他明白反对无效。收银没有多大困难,还有副手帮忙。有的时候,客人刷卡;有的时候,客人交现金。唉,我工作很清闲的。

“老婆,忙不忙?累不累?”偶尔,听到司徒海涛的爱心电话。每当这时候,我就会故意刁难:“这是查岗吗?”之后,只有我随时随地电话骚扰他;他就不敢随时随地骚扰我。放养式,说好的。倒成为他的紧箍咒,我自然要找到乐子。那些事业有成的男人,才有闲情逸致(外国神话故事)讲究健身啊。

“嗨,美女。”那个,不是逢美女都会调情的张少吗?据说,他是某集团的太子爷;也是,城中有名的花花公子。“怎样?”不用照镜子,相信我的神情可以用“烟视媚行”加以形容。“总是见到你,今天才敢和你聊天。”“为什么?”他指了指,啊!我惊呼起来,我的裙子没拉拉链。

黑色文胸若隐若现,更加撩人心扉。“以后,可要注意哦。春光大泄,便宜了别人、不如便宜我。”张少一边笑,一边偷瞄。我豁出去:“又没有看头。”“别生气,我请你喝茶。”喝茶之意不在茶,下午茶晚饭,我们有说不完的话题。酒吧继续,他吻了我、我吻了他。

回到家,才打开手机。司徒海涛三个电话、两条信息。他只说自己担心,怕我出事。能出什么事,我没有忘记在七十二小时内连吃两粒事后避孕药。当然,健身中心没有再去。张少一天几个电话打来,我的内心里天使与魔鬼在打架。挣扎着,要不要再次出轨。只怪,我的婚姻太自由了……


推荐阅读: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