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女大学生口述傍大款性事经历

这是发生在我大三时的时候去做兼职认识的一个大款之间的性爱故事:他对我没有爱,只要性,我没有什么能给他,包括我的爱,我只给他我的身体,就这样我们结合在了一起。我呢,谈过几次恋爱,在性方面也并不是一片空白,我非常清楚他眼神里燃烧的火光代表着什么。

于是当某一天他说今晚你就别回去了的时候,我没有提出异议。那天晚上,我终于躺倒在他的身下,他紧紧抱着我说他是被我弹琴时的样子给迷住的,我穿着抹胸式的黑色小礼服,扎着高高的马尾,专注的样子在灯光下显得迷人而美好,他说这是缘分。我在他怀里冷笑,心里想,他不过就是看上了我的年轻而已。

我就这样成了L的情人,对,当时还只是情人,我有物质需要,他有肉体需求,这是等价交换,很公平的事。他给了我一张信用卡,额度是8万元。我再也不用辛苦打工,也终于不会在临近月底的某一天手头上一分钱都没有。作为交换,我能给的,也只有身体而已。

如果没有意外,我的一天是这样过的:睡到中午起床,下午和晚上就泡在L交给我经营的这家咖啡馆里,上上网,翻翻杂志,坐到困了就回家睡觉。是的,就是这样,日复一日,百无聊赖,最常干的事情是发呆,因为除了发呆,我的生活空虚得一无是处。

我说的意外是指L,他每个月会有半个月的时间陪我,一起去最棒的餐厅吃饭,去最大的商场购物,去最贵的酒吧喝酒。

哦,对了, L是个49岁的有着啤酒肚但是没有秃顶的有个老婆并3个孩子的温州男人,而我,是他包养的二奶。

“我能给的,也只是身体而已”

认识L,是在我大三的下半学期。

那时我每天晚上都在一家咖啡馆里弹奏钢琴,这样每个月能赚1000元。那天正好是月底结账的日子,我结束演奏,去经理室拿这个月的工资。

推开门一眼就看见了正和经理说话的L,我正想退出来,他却唤住了我,他说你是林婕吧,我是L,是这里的老板,你钢琴弹得真好。我于是谦虚道哪里哪里……一阵寒暄之后,就这样认识了。

L是个做房地产起家的男人,十几岁就出来闯荡,产业遍及全国各地,每年有大半年是在全国各处奔忙,遇到我之后,他便在我的城市常驻了下来,并且对我摆出强力的追求攻势。他每晚来学校门口接我到咖啡馆演奏,请我吃800元/位的日本料理,送我上万元的Tiffany项链,说只是看我演奏时脖子上显得太空了。

我不想否认,所有这些攻势,无一不满足了我身为一个女孩子的虚荣心,我呢,谈过几次恋爱,在性方面也并不是一片空白,我非常清楚他眼神里燃烧的火光代表着什么。于是当某一天他说今晚你就别回去了的时候,我没有提出异议。那天晚上,我终于躺倒在他的身下,他紧紧抱着我说他是被我弹琴时的样子给迷住的,我穿着抹胸式的黑色小礼服,扎着高高的马尾,专注的样子在灯光下显得迷人而美好,他说这是缘分。

我在他怀里冷笑,心里想,他不过就是看上了我的年轻而已。

我就这样成了L的情人,对,当时还只是情人,我有物质需要,他有肉体需求,这是等价交换,很公平的事。他给了我一张信用卡,额度是8万元。我再也不用辛苦打工,也终于不会在临近月底的某一天手头上一分钱都没有。作为交换,我能给的,也只有身体而已。

“他能填补我内心的黑洞”

对于物质,我有着超乎寻常的占有欲,这种狂热大致源于我的童年。

我的家乡在南方的一个小县城,父亲在一个事业单位工作,母亲是小学老师。我们那边有句俗语,“男孩子要穷养,女孩子要富养”,但是在我父母的观念里,小孩子都是要穷养的,这样才能专心念书。

他们不允许我留长发、打耳洞,连个彩色的发卡都被禁止拥有,于是,我的童年没有过一件新衣服,一个新玩具,有的只是各种兴趣班:钢琴、舞蹈、书法、美术。

我至今还记得,8岁那年,看到邻居家的女孩子穿了一条藏青色的背带裙,衬在蕾丝边的白衬衫外面显得那么好看,我央求着妈妈也给我买一条,却被严辞拒绝,并警告我以后不许再提类似要求。我的整个少女时代,就在我带着羡慕和嫉恨的眼神看着身边穿着漂亮衣服的女孩子们过去了。而这些羡慕和嫉恨终究在我的心底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黑洞,我知道,为了填补这个黑洞,我会付出代价的。

为了远离父母的管束,高考时我填报了外省的大学,办完入学手续的第一天我就迫不及待地拿着第一个月的500元生活费走出了学校,我揣着那火烫的500元钱——我人生中第一笔可以自由支配的“巨款”, 把整个城市逛了一圈,准备好好shopping一把。

但是直到那时我才知道500元是个什么概念,我从这条街逛到那条街,从这个商场逛到那个商场,连一件普通的T恤都要一两百。

我狠下心买下了一条裙子,我至今很清楚地记得它的价格——395元,为此,我几乎啃了一个月的包子。拎着袋子走出商场,我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过有钱人的生活。

所以当L出现并且向我伸出一只手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将我的双手奉上,因为,他能填补我心底的那个黑洞,我领着他去了所有我觊觎已久的商场专柜,在服务员讨好的声音中花了我过去20年都没有花过的钱,当我拎着大包小包坐上他的宝马,看着车外熙熙攘攘为着生活奔波的人,心里有些微妙的得意,我想我拥有了许多人奋斗一生都未必能拥有的奢侈生活。最初的那段岁月,我并没有想过太多。

“我什么都有了,除了名分”

终究是起了流言——当我大手大脚花着L的钱,并动辄拿几百几百的化妆品送宿舍里的女孩子,享受着这种变态的优越感时,外面的风言风语也甚嚣日上。关于我傍大款的传言半真半假地流传开来,本来就敏感的我很快就发觉了别人的指指点点。于是,当某次我终于亲耳听到擦肩而过的两个女生在我背后说“不就是只鸡么,拽什么”的时候,我的脸滚烫地像要燃烧起来,然后我飞快地逃离了我在酒店房间里蒙着被子大哭,我不是没有预想过这种状况的发生,只是没有想到亲耳听到的杀伤力能强到这样的地步。我哭得昏天黑地,脑海里只回旋往复着一句话:我完了,我完了。

哭完之后我开始考虑和L的关系,想要不要离开他。我红肿着两只眼睛想了一整晚,直到天际发白,我才确定一件事:我没办法离开L。

我对L有很强的依赖感,不仅仅是因为他有钱,能满足我对物质的所有需求,还因为他是个成熟的男人,我发现我没办法喜欢上同龄的男孩子,在我眼里,他们显得幼稚无知和做作。可是L不一样,他经历过了该经历的一切,能解决所有在我眼中不可解决的困惑,有他在,我的生活显得安定和有序。

是的,我离不开L,虽然依赖,并不等于爱。

我跟L说我想搬离学校的时候,L把我带到了一套140多平的精装修公寓里,给了我两把钥匙,一把是房子的,另一把是楼底下停着的一辆崭新的红色MINI COOPER。我们初步达成了共识:他每个月有半个月时间会待在温州的家里陪老婆孩子,其他的时间如果没事就来我这里,他每天晚上给我电话,(儿童故事)除了在他自己家的时候,而我不能主动给他电话。这样,我正式成为L包养的二奶。我拿着这两把钥匙,看到我的青春锁在了上面。

是的,我过上了从来没有想过的奢华生活:住豪华公寓,开名车,进出名店,只买贵的,不选对的。顷刻间,我什么都有了,除了名分。

“那种寂寞,时刻在提醒着我”

L说,他爱我,但不会为我离婚,而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他。

我想,还是因为不够爱吧,我依赖他,喜欢和他待在一处,却从不黏着他,从来不争不闹,随便他来他走,他来就好好陪他,他不在我一个人过得也自在。早几年也怕L会看上更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而抛弃我,所以花了很多钱在捯饬自己上,去美容院做保养,报班学习怎么化妆,去健身房做瑜伽保持身材,可是最近这两年,慢慢也想开了,人总是要老的,我也总不能当一辈子二奶,我和L,终归是要散的。

前年的冬天曾经有过一个孩子,因为发现的晚了,只能做手术拿掉。我在医院里忍着疼痛看着大片的血块里那个白白的小东西,这是我的孩子,他会有我美丽的大眼睛,挺直的鼻梁,好看的嘴唇,可是我杀了他。L知道这件事后一脸心疼,他说为什么不和我商量呢,要是我知道,怎么也不会让你打掉啊。我没有说话,我知道他应该是个好父亲,我无意中听过他和他小女儿通电话时的语气,耐心亲切而有威严。我很遗憾他永远不会成为我孩子的父亲,因为我们的关系暗无天日,我不想再要一个私生子来让我的生活愈加黑暗——太沉重了,真的。我知道我永远不会和他结婚,即使他恢复单身并愿意娶我。

说来好笑,我可以接受自己当二奶,却不能接受他娶了我却在外面再包养一个女孩子。

越来越多的日子,我安静地窝在咖啡馆的角落里发呆,然后想着,我该怎么打发这些无聊寂寞的日子?我的未来,到底应该怎么办?这些年来,朋友是一个都没有了,手机里存的都是些外卖的电话,所有关于同学聚会的邀请我一概推辞,只偶尔上网到班级网页上停留许久,看上面贴满的照片,看别人的近况,结婚、生子、出国,看着这些曾经熟悉的脸,我才发觉自己有些羡慕。原来,那些真实的生活,也是这样鲜活而有意义。

昨天妈妈给我电话,告诉我爸爸病了,身体里长了个肿瘤,良性的,但还是需要开刀。我犹豫半天,终于还是打消了回去看他的念头,只说会寄钱回去。

妈妈叹了口气,说不缺钱,你要是不方便,就不用回来了,我会好好照顾你爸,我们只是想你了。然后她告诉我说,那天爸爸喊家里养的小狗吃饭,结果他喊的是这句:小婕,来,吃饭了。

中国有很多家长,为了给孩子更好的人生,往往像训练艺伎一样严格训练孩子获取十八般武艺。为达此境,真是做足了存天理,灭人欲的功课。

在咨询中最常见的是,最正统的父母却要为孩子未婚先孕付出沉痛代价,对偷窃行为深恶痛绝的家庭反而会将一个偶尔将幼儿园好看的玩具带回家的孩子逼迫成拿人小东西的少年。极力杜绝的事,反而会以一种相反的形塑力量将心理恐惧变成生动的现实。

我们能从主人公身上看到作为小孩那一股顽强的自我表达和突破的生命力量,也能看见她对父母过度约束的反叛和对抗。沉溺于物欲的背后是与父母的关系,是对爱的渴求。虽然大款能极大地满足她的物质需求,但并没有滋养到对爱的未满足的期待。主人公“从不黏着他,从来不争不闹,随便他来他走”,没有爱情和归属的期盼,这种强迫性的物质追求行为只是象征性的满足潜意识的冲动、希望、或冲突。

作为孩子,我们没有选择的自由,但作为成人,说我们的行为仍然由过去决定,却是放弃了当下此刻我们拥有的选择、自由和责任,将自己置于受害者的位置而不自拔。

然后妈妈匆忙挂了电话,我想她是要留点儿时间给我痛哭一场。

我想我也许终究会孤独终老,因为我不再信任爱情,因为我自己,就是爱情的反例。是啊,我如此清醒,只有在夜半寂静的时候,漆黑的房间里才有我无声的泪。

在黑夜里,我怀抱住自己,幻想这是温暖的爱人的怀抱抚慰我恶梦过后的惊悸。这种温暖的幻想来自我心底最彻底的那种寂寞,像千万只蚂蚁,蔓延在身体的各个角落。

那种寂寞,时刻在提醒着我,该结束了,该结束了  

心理分析——沉溺于物欲的背后是与父母的关系

小时候的极度物质缺失,并不一定导致成年后对物质的过度向往。

父母如果不能接受孩子有一种正常的物质需求,视其为罪过,而严厉地否定它,这种过度压抑,常常在孩子身上形成一种自我冲突,会在成年时带来冲动控制困难。

正常渠道不能获得满足,孩子常会采取某些不当行为——这些行为可能为社会规范所不容或可能给自己造成危害。其实,父母如果抱着尊重和理解的态度,哪怕孩子得不到满足,也不会变成一种强迫性的冲动。


推荐阅读: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