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孩破处的经历及心理历程

我要解决掉这处女身份

跟她们住在一起什么都好,就是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处女挺不自在的。不过我经常对她们说我不会那么傻,不会随随便便地把贞操交给某个男孩,我不信任任何人。

我不会深夜寂寞无助地在街头淋雨,也不会在一个悲痛欲绝的下午关上门窗,打开房间里的煤气。我也不会傻子一样抱个枕头在床上泪流满面,或者疯子一样叼着香烟,拿把菜刀在房间里乱转。我喜欢坐在客厅柔软的大沙发上,舒适地向后靠着,脚下还会放一把垫脚的椅子。我会把门窗都打开,让懒洋洋的阳光洒在身上。

我总觉得自己是个性情淡泊的女孩子,对性没有什么向往。但是,我那时候也常常会这么想:贞操终归是要失去的,在它失去之前,我要做一回它的主宰。在现在这个年代还是个处女挺没劲的,真的。并不是我对性有多么多么向往,就是不喜欢处女这个身份。

不过,从那天开始我有了很大的变化,我甚至越来越注意研究自己的身体了。有一天,我突然产生了一个羞怯的念头:处女膜到底是什么样子?是像一张薄纸?一片金箔还是一块白玉?我突然想看看自己的处女膜。我想到这里,犹犹豫豫之后就带着一面小圆镜子鬼鬼祟祟地钻进了洗手间。

一进洗手间我就觉得紧张,说不清楚那是什么感觉,觉得自己像个小偷一样。当时我喘着气,细心地脱掉了衣服,然后慢慢地用镜子把身体从上到下都仔细地照了照。我的体形一直保持得很好,我对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感到满意,但是我以前从来没有试图看一下处女膜。后来我拿镜子照着我那个部位,可是根本就看不到。后来我洗了个澡就出来了,有点厌恶地把小镜子扔到了垃圾袋里。

奇怪的是,第二天,我睡了一觉起来,却发现一切都大不一样了,整个世界在我的眼中剥去了一层外衣。那天我走在马路上,看到街上来来往往擦肩而过的行人,一个个衣装亮丽,神情肃穆。看着他们,我心里却在想:这些男的脱光了衣服,肯定是另一番场景。天啊!我就是那时候发现自己有了大变化的。那应该叫什么呢?是性意识的觉醒吗?我也不清楚。

后来,我随便上了辆公共汽车,开车的是个脾气暴躁的女司机。我走过她(故事)身边时心里会想:她晚上和老公嘿咻的时候,会不会变得很温柔?

那天,我孤独地挤在公共汽车中间,两臂交叉放在胸前,觉得身旁男人们的眼睛全都不正经。他们透过窗口,欣赏着马路上的巨大海报,盯着海报上女明星们凸出的胸部,脑袋里充满着下流的幻想。在我看来,男人并不见得更爱有处女膜的女子,他们更喜欢风情万种的类型。

当时我觉得很紧张,看着每个男人我都会想到性,并不是说我想和他们嘿咻,我只是想到他们是会嘿咻的,于是就在那里想他们嘿咻时会是什么表情,想着想着我的脸就开始发烫了,心跳也不正常。

后来我随便在一个站下了车,路过一家婚纱店时我看见两对忙忙碌碌试婚纱的男女。看着她们,我心里却在想:那个女孩是不是有处女膜?我一直觉得,婚姻生活幸不幸福、美不美满跟处女膜没有关系。

我觉得少女的贞操实在是太脆弱,太容易失去了,说实话,这让我感到极为恐惧。

比方说,处女膜很可能会在奔跑、摔跤、劈叉、踢球时候,无缘无故地破裂。

比方说,在夜晚的树林里很可能被人侮辱。

比方说,和男孩子在一起喝酒的时候,杯中可能会被下了安眠药。

比方说,轻信了某个男生的花言巧语,结果被他趁虚而入。

又比方说,被某个有权势的人看中。这个人可能是掌管她学业的老师,撑管她事业前途的老板,撑管她生活的亲人……他们都可以把它强行夺走。那个白天,我整个脑子里都在想着和性、和贞操有关的事情,总觉得自己还是个处女挺没劲的。

我就这么在马路上瞎逛,没买衣服也没买化妆品,但是我后来居然去了一个性用品商店,并且很仔细地看了看里面那些玩意儿。后来还买了一盒避孕套。现在想起来,我那天还真是行为失常。

终于不再是处女

那天傍晚我路过一个酒吧。以前我从来不进酒吧的,但那天我却莫名其妙地进去了。那是一个小酒吧,我去的时候里面只有一个男的坐在那里。我坐下后要了一杯可乐,因为我当时也不知道应该点什么牌子的酒才好,又怕露怯,就随便要了一个可乐。

没想到,我说出“可乐”这两个字的时候,那男的却回头看了我一眼。我想他一定觉得我很怪,也许去酒吧都应该喝点酒的。过了没多久,他走到我身边来,很有礼貌地问能不能和我坐在一起。当时我心怦怦跳,点了点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等他坐在我对面后,我注意到他的长相,挺帅的,是我喜欢的类型。

我们后来就聊了起来,聊了些什么也都记不得了。因为看着他的容貌,我只会想,他嘿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后来我又猜想,他当时是不是也在想我在床上会是什么样子。想到这个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渴望嘿咻了。这是我22年来第一次真正地渴望嘿咻。

再后来他要了好多酒,我也喝了不少。到了晚上十点多他问我去不去他家。我没犹豫就答应了。当时好像还充满着期待。

他家不大,但是不乱,而且他家那种空气清新剂的香味很好闻。他家还有些什么我就不记得了,因为进他家没多久我就已经被他压在了床上。

他吻我的时候我牙直哆嗦,因为那是我第一次接吻。在那之前我没有和任何一个男孩有过接触,牵手都没有过。

后来他脱我的衣服,我没有拒绝。我喜欢上了这种放松,是的,我当时只是觉得很轻松。他好像挺紧张的,当时天挺热,他脱衣服还流了不少汗。后来我被他脱得光光的,他抚摸我舔我身体的时候我反应强烈极了。我记得当时自己特别骚,好像还学着三级片里的女人那样挑逗他。

他进去的时候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虽然我不会拒绝他的进入,但是我当时在想一个问题,要不要跟他说我是第一次。当时我正在犹豫呢,总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他,毕竟第一次啊!

还没等我想好,我突然感到一阵疼痛,很大声地叫了起来,他吓得一动不动,问我这是怎么了。我疼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后来他看到了床单上的血。我也看到了,很小一片。

他的表情立刻变得可怕了。他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流血了。我说我是第一次,当然会有血出来。他气坏了。看了我半天,然后骂我是神经病。

把我第一个男人的背影刻在脑海里

我问他我怎么是神经病了。他说为什么是处女不告诉他,为什么是处女还要同意跟他嘿咻。我说是处女怎么了,是处女就没有嘿咻的权利了。他不理我,后来他用一种质疑的目光看着我说,他不喜欢女人纠缠的,他也不喜欢负责任。我笑了起来,我说要你负什么责任。

我心里特别不舒服,我本来觉得他还不错,不知道怎么一下子就变得这么可笑、猥琐了。我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无非是觉得我把第一次给了他就一定会赖上他。至于吗?

后来的事情就更可笑了。他问我是不是爱上他了。你说男人的这种问题让我怎么回答。我当然对他有些好感,可是什么才是爱啊?我真的搞不清楚。我回答说没有爱上他,只是喜欢他。没想到他说别爱上他,因为他是有女朋友的。我说那怎么了?我心里其实想的是他有没有女朋友和我有什么关系。

没想到他却紧张起来了。他解释说他真的有女朋友,而且关系很好。我心想,关系好干吗还和我嘿咻?男人都这样吗?

我觉得这样的男人挺没劲的,我想走,可是下面很疼。我问他晚上能不能在他这儿过夜,因为下面特别疼。他看了看我,也许是在判断我是不是说真的,也没准他在分析我是不是一个神经病呢。他说最好别在他那里过夜,因为他说女朋友有可能会过来。

后来,我忍着疼穿好衣服走了。他把我送到了大街上。他走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看他,看得很仔细,想要把那个背影刻在脑海里。毕竟他是我的第一个男人。

那天回宿舍后她们都看出情况了。她们也真够厉害的,都问我是不是破了处。这是怎么判断出来的,我现在还是没搞明白。不过那天她们三个都对我挺好的,挺照顾我,帮我倒了热水,扶我上床。走的时候陈欢笑着说::“太好了,咱们这没有处女了。”

编后:我们真的进入了一个宽容时代,宽容到女孩子对自己的第一次如此的不珍惜。看了你的故事我有点心疼,我希望每个女孩子都能好好爱护自己,尊重自己的身体!


推荐阅读: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