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同时伺候我父子俩的偷情故事

早晨,小姨慌慌张张地从父亲的卧室里出来,边向厨房边对站在门口的我说:“宇飞,去洗脸,我给你煎蛋”,她的口气依然一副女主人的样子,真令我做火。

看着她笨拙的打开蛋搅拌的样子,我在心中冷冷一笑,转身去了洗手间。一会儿厨房飘来焦糊的味道。这时父亲也起床了:“宇飞,小姨给你做好早餐了,快去吃了,上学去”。

坐在餐桌前,我咬了一口煎糊了的蛋,又吐出来,除了焦糊什么味道也没有。我一直爱吃甜味的蛋。我放下叉子离开餐桌,父亲并没有叫住我,而是用一种温和的声音在劝慰她,我心中一阵难过。

到学校的时候,迟到了,我没有心思听课,一直想着我要做一件什么样的事情,来捉弄她。

我不过只有15岁,天生瘦小,象个13岁的孩子,她23岁,却装做象一个长者,时时抚摩我的头,拍拍我的肩,命令我:“宇飞去洗脸……宇飞去做作业……宇飞换掉脏衣服……宇飞………”

“我不是你儿子!”

我讨厌她说话的语气,甚至讨厌她穿着睡衣,晃来晃去,象在极力模仿我的母亲。

我时常装着无心的样子碰翻碗,撞掉杯子,让她捡,让她打扫,我才开心。但她却没有怀疑。我让奶奶给我们做一些乡下饭菜,象烙小油饼之类的,我特别爱吃,看的出她也爱吃,不断地讨好奶奶:“妈,你做的真好吃,我小时候,我奶奶也常做这样的饼子”。她不管我们喜不喜欢听,就讲述她小时候的事情,父亲总是听的津津有味,有一点点让我幸灾乐祸的是,她说她7岁就没有了父亲。

一天晚上,父亲在工厂没有回来,半夜,奶奶捂着胸口呻吟,大概心脏病犯了,小姨慌忙找药,喂水,打急救电话。奶奶虽然没有出现什么危险,但在医院住了半个多月,小姨跑前跑后伺候的紧,那段日子,她明显消瘦了,我也不好意思再无理取闹了。

半年过去了,姐姐一直没有回家,有时会偷偷打来电话询问小姨的情况,问对我好不好,我说还不错。

秋收的时(中国名人故事)候,奶奶回乡下了,少了一个人,家里显得清冷了许多,一次晚饭的时候,小姨对父亲说:“东方,劝小婷回家住吧,学校条件不好……”

我暗笑她叫父亲的名字象我母亲那样,父亲竟然听从了她的话。终于把姐姐接回了家。不管怎样,姐姐回来总是一件好事情。小姨对姐姐也格外照顾。但仍有我不忍睹的事情,小姨穿着宽大的衣服,在无人的时候,爱在父亲面前撒娇,有一次我撞见她坐在父亲的怀里,我把门弄出很大的动静,他们才分开。我不知道我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态。

新学期的生理卫生课,让我突然之间长大了许多,小姨说志开始长个子了,要加营养,她把早餐的奶量和蛋量增加了一倍,她做起这些活来已经得心应手,偶尔,我和姐姐也帮她做一些,我曾讨厌她穿肥大的衣服,现在却暗暗希望她穿,她弯腰的时候,通过宽大的领空,我可以看到的花边内衣,这个秘密虽然使我常常脸红,但让我又更加渴慕,有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醒来,大汉淋漓,我看看内裤的污渍,心砰砰直跳,第二天,我坚持不让小姨洗我内裤。

小姨看起来是个很安分的女人,她平时除了在家做家务,很少外出的,有一次例外,父亲要带她参加有一个什么聚会之类的,她把长发盘起,一袭黑色长裙,显的修长而高贵,我第一次见她原来也这么漂亮。

晚上回来,看的出她和父亲都很有兴致,他们关上门在卧室里嬉笑,然后又听到小姨时大时小似乎快乐的呻吟,我一方面感到好奇,另一方面又感到心烦意乱。

我16岁了,小姨来我家也整整一年了,我和姐姐也渐渐从母亲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姐姐也常和小姨有说有笑,象一对好朋友,但有一天,父亲铁青着脸,朝小姨大发雷霆,他把一封信摔在小姨面前,任小姨百般申辩,也无济于事。事后,我在姐姐的房间里发现一封写给小姨的匿名草稿,也就明白了事情的根源。

从此,小姨沉默了很多,有时她会整整一个晚上在房间弹琴,她弹琴的样子,很静,很美,很孤独。让我常常想起一副油画。父亲工厂的规模扩大了,应酬也多了,他常常喝的烂醉回来,喷着酒气大喊小姨的名字,小姨会急急忙忙离开琴房,给他去倒水,打扫他的呕吐物,我无法容忍的是那次他们敞着门,父亲象一个野兽,把小姨按在沙发上,撕去她的衣服,啃她的胸,撞击她的身体,他起伏的臀部制造的只是他个人的欢悦,小姨流着泪,穿上睡衣,那一刻,我的血液直冲脑门。

从此,我抹不去每个晚上的幻觉,第一次见到裸体的女人,竟然是我的小姨。我开始嫉妒我的父亲,暗嘲笑他的秃发,微驮的背,他凭什么要拥有这些?

小姨仍然习惯在晚上弹琴,她说宇飞你也可以练练,练练手指,休息休息大脑。

“我试试”。

我坐在她身边看她灵活的指尖,她把我的手按在键盘上指导我,我的心直跳,不知所措。她说慢慢练练就好了,她起身去拿果汁,衣裙带过一阵馨香,我傻傻地停留在刚才温暖柔软的手掌里。

一些念头与日俱增,放学我就迫不及待地回家,看她重复繁忙的家务,听她弹琴,偶尔哼曲,我甚至希望父亲每天喝醉不回家,我一个人呼吸她留在房间里的味道,令我懊恼的是每次在她面前,她都把我看成一个孩子。

同学翼飞过生日时,我们在酒吧喝了一点酒,回家时已经11点多了,小姨正在焦急地等着,她垂肩的长发在灯下闪着柔光,她责怪我不应这么晚回来还喝那么多酒,我一头倒在沙发上,我不知道那晚为什么父亲和姐姐都不在家,小姨给我倒了一杯果汁,她宽大的衣服是金色的,也许我真的喝多的缘故,我从没有见过她这件衣服,她娇小的轮廓在耀眼的金色里凹凸可见,我突然想起那个晚上她呈现的每个部位以及父亲投入的样子。

我眼前仿佛一堆火焰,我想扑灭它,我跳过去……

她恐惧地被我压在身下……

“小姨,让我死去……”

她是静的,无望的,象黑夜里一朵带露的玫瑰,在风中散落着……

醒来,我才知道我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小姨第二天就离开了我们家,她没说有一个字。

我在琴前流着泪,跪了两天两夜,父亲喊我。

我说,宇飞死了。


推荐阅读: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