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新欢开奔驰600

A

爱上了我的房客

我是19岁时跟的林朗。那年我正在这个中原的城市里读大二,周末的时候,我会去姑姑家,她是我在这个城市里唯一的亲人。

林郎是一家公司的地区销售主管,标准的白领一族。工资还算可以,但公司方面只管餐饮,住宿却不提供。这对于身处异乡的林朗来说,无疑是一道难题。 

偶然的机会,林朗遇见了我。那个星期天,我正在姑姑家看电视,就听见有人敲门。他问,这里有房子出租吗?我是看了报纸上的广告才来的。

站在门外的林朗穿着一件米色的休闲T恤,(世界名人故事)轮廓分明的面孔,看起来分外俊朗。我向他报了价格,他一口应允,当天晚上就搬了进去。   

我是一个月以后去代收房租时爱上林朗的。我没有想到一个男孩子居然可以把房间收拾得那么整洁有序。茶几上、窗台上一尘不染,床铺整洁而清爽。粗糙的陶瓶里,一把白色的苇花风姿曼妙。我喜欢干净的男孩子,就这样爱上了林朗,而且是那样的一塌糊涂。   

我请林朗吃饭,说算是尽地主之谊,其实是想跟他套近乎。林朗也没拒绝,然后又回请了我几次,气氛良好。在一次喝多了酒之后,我对林朗说,我喜欢你!林朗淡定从容地一笑,其实,我也是。

我问他,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他说,第一眼,从你打开门的那一刻起。你就像一只小兔子,很乖很无辜的眼神,一下子打动了我。

B

一所房子,一个家

林朗是我的初恋情人,也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每天下班他都过来看我,我们一起共进晚餐,有时在学校食堂,有时在路边餐馆。很小的餐馆,很简单的菜肴,我们却吃得津津有味,活色生香。晚上十点半之前,林朗送我回学校。

间或,林朗会被派去出差,从青海和西藏给我带回来腕饰、靴帽什么的,每次都有。他说,霜儿,我要把世界上最好、最美的东西都给你,我要让你做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我幸福得直想哭。我说,林朗,我不要这样偷偷摸摸地在租来的房子里跟你谈恋爱,我想有个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家。林朗笑着摸我的头发,你对我的期望也太低了吧?

到了大三,林朗渐渐来学校少了些。我问他,这段时间为何不来看我?或者,你在家等我,我马上就去。林朗说,霜儿,我实在很忙,没时间,为了我们的将来,我必须努力工作赚钱,为了我们将来的幸福,暂时忍受一下现在的分离,好吗?他的声音温婉多情,不容拒绝。这让我不知所措。他是为了我们的将来,我又如何能怨他?

我偷偷地跑去他们的公司,从透明的玻璃窗子往里望,林朗果然忙得不亦乐乎。我不觉有些欣慰,这样的男人,实在是无可挑剔。我在对面的电话亭拨他的电话。看见林朗从衣袋里摸出手机,喂,你好,哪位?我说我是你的客户,想请你共进晚餐。林朗就笑了,霜儿,别装了,你的声音我还听不出来呀!我说,那你知不知道我就站在你的对面? 

林朗怔了一下,抬起头,望见我,挥挥手,跑了出来。出门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撞到一个人,一个年轻妖娆的女人。林朗弯下腰来,很恭敬地做抱歉状。那女人摆了摆手,进去了。  

吃饭的时候,我问林朗为什么对那名女子如此毕恭毕敬,林朗说,你不知道吧,她可是我们公司的副总经理,也是董事长的助理。我头一扬,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一个助理吗?林朗扑哧一笑,不再做声。   

此后,林朗一直忙得厉害。偶尔他会把电话打到学校,并无太多话语,甚至,连问候都省了。只说,霜儿,我的奖金多了很多呢!霜儿,这个月的提成,哇,又可以买一平方米(房子)了。

C

一句善意的谎言

那个礼拜天,同室的女孩拉我上街“扫荡”,偶尔经过林朗的公司,我心里还想,会不会遇见林朗?也就在一刹那,林朗和那位助理谈笑风生地走了出来。阳光下的女子,妖娆,妩媚,巧笑嫣然。我突然有些自卑,蹲下身来装作系鞋带。上车的那一瞬,女子忽然停了下来,很仔细地弹去了林朗肩头的一片头皮屑。那动作那么熟练。而林朗就微笑着看着她,那是我再熟悉不过的温柔。

奔驰600绝尘而去。我突然觉得有一种惶恐在心间纠结,蔓延。   

打电话给林朗,问他,林朗,你在公司忙吗?林朗居然很镇定地说,是啊,忙得我焦头烂额呢!我回头打给你好吧?听着他一如既往温柔的声音,我的眼泪一粒一粒地跌落下来。  

想了两天,我决定和林朗好好地谈一谈。终于把他约出来,我说,林朗,其实那天给你打电话,我看见了你和那位女上司亲亲热热的场面,故意问你在不在公司的,可是你,居然骗了我。

林朗不以为然,霜儿,有时候一句善意的谎言并不能代表欺骗,你说是吗?

可是,可是我看见你们亲热得有些过分。我委屈地说。

没有的事,怎么会呢?林朗依旧平静地说,放心吧,霜儿,我对你百分之百的忠心。他用手抚摩着我的头发,小傻瓜,我还要为我们的房子和将来奋斗呢,你可要相信我。 

我相信了他,可是,我仍然放心不下。坐在教室里上着课便走神,晚上睡觉也尽是做些噩梦。我梦见那个助理在和我抢林朗,我抢不过她,眼睁睁看着她将林朗从我身边拉走。醒来时,身上已是汗涔涔的,泪流满面。   

我请了三天病假,回到了姑姑家。我没有告诉林朗,我想看看他每天都是如何一平方米一平方米挣来我们的房子的。他的辛苦和努力,我应该知道、接受,并且铭记于心。

D

我是来收房租的

我在姑姑家的客厅里安静地坐着。半夜12点,我终于听到楼下有了声音,趴到窗口,我就看见那辆奔驰600轻车熟路地停在了姑姑房子附近的街道旁。车上走下林朗,还有另一个女人,妖娆风情的女子,很熟悉,就是出现在我噩梦里的那个女人。他们径直走近那扇门,掏出钥匙,很熟练地打开。 

五分钟之后,我敲开了那扇门,房子里满是那女子的香水味,浓烈而妖娆,让我几近窒息。衣冠不整的林朗看见我,脸色一下变得苍白,霜儿,你不是在学校吗?怎么……是你…… 你听我说……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居然那样的冷漠和平静,我说我是来收房租的。   

多少钱?那女人一边说着,一边从皮夹里掏出几张人民币来。她并不知道我是谁。我当然没去接她的钱,我是向林朗收房租,而不是她。接过林朗递过来的钱,我转身走了。  

拿着收来的房租,我在学校门口的小饭馆里买了两瓶廉价的酒,一个人喝着,一边喝一边流泪。泪水滴在酒杯里,一朵接着一朵,涟漪般地盛开,酒变得酸楚而苦涩。   

那天晚上,林朗到学校找到了我。林朗说,对不起,霜儿,公司马上要提升一批业务骨干扩充到部门经理的位子上去,她在公司里位高权重,我的成败得失全指望她。   

我没做声,继续喝酒。   

霜儿,别这样好不好,这也是为了我们的将来。我知道你很想要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如果我当上部门经理之后,我们的房子也就近在咫尺了。要知道,我是多么爱你,我这样做也全是为了你。  

我依然没理他,只往酒杯里不住地倒酒和眼泪,然后把它们一同吞进胃里。

E

即使以爱的名义

毕业的那一天,远远地就看见林朗站在学校门口,一副异常欣喜的样子。看见我,他跑了过来,并递给我一个大号的信封,霜儿,这是送给你的毕业礼物。我拆开信封,是一个暗红色的房屋产权证。140平方米,地段超好。   

我对他微微一笑,谢谢!然后把暗红的本子塞进信封,还给他。林朗没接,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许久,我说,对不起,这是你的,却不是我的。

霜儿,你相信我爱你吗?林朗用他略带沙哑的声音问我。我点点头。我当然相信林朗百分之百地爱我,要不然,房产证上不会写着我的名字。可是我不能说服自己去接受这一切。

我回到了家乡,那座南方的水城。我换了手机号,在父母的介绍下做一份不高不低的工作,过着平实的日子。

两年后的某一个夜晚,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居然是林朗。霜儿,我是那么爱你,我一直都那么爱你,你相信吗?电话里是他沙哑的声音,他说,两年过去了,我还是想知道,你能原谅我吗?

我说我相信,百分之百地相信,只是,霜儿是一个小女人,需要被人温暖地疼爱。她需要一套自己的房子,和一个真正的家。只是她要的爱,是纯正的,真诚的,不染沙粒,不沾尘埃。没有人会容忍和接受这样一份爱情,即使你是以爱的名义背叛。


推荐阅读: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