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大姨子与老婆同床的激情故事

我老婆小慧是办公室的白领,平时上班,都是一身的职业装,深兰色的套群,加上诱人的丝袜,尖尖的皮鞋。说实在的,当初要不是看制服的片子多了,我也不会找这样的女人当老婆的,没有安全感觉啊!经常和老婆一起感觉有点腻了,而老婆满足不了我的强大需求,总想换换口味,于是我就和老婆说了我的心事,没想到老婆说:“你想找谁都可以,就是不要传染什么病菌。”

可能是平时她很忙总是没有多少时间和我在一起的缘故吧。

我壮胆子对老婆说:

“我想操我的大姨子?”

老婆一口答应帮忙!春萍是老婆的大姐,平时没有事情总是在一起,就是逛商场也是一块去。我们也总在一起吃饭。大姨子春萍1.65的身高,又长有直的大腿,高耸的奶子。我敢保证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想干她,包括我在内。其实我最想做的是用JJ在她那圆圆的屁股上狠狠的来两下子。

这个周末,老婆约春萍大姐来我家就吃饭,大姨子春萍来的时候老婆在厨房忙着做饭,大姐说要去帮忙,老婆说不用,叫我陪她新色界看电视。(我心里明白是老婆给我接近的机会)我们就天南地北的聊起来。交谈的时候我故意把话题往男女关系方面扯,而大姨子春萍也不避讳的和我聊,有时候我们还开点荤的笑话。

聊了两个多小时,老婆才把饭菜端上来。我提议大家应该喝点酒,没有人反对,于是我们边喝酒边吃饭。等到饭吃完了,酒也没有了。她们两个说有点晕,躺一会,我就把平时我和老婆睡觉的床让给我们,一个人去收拾碗筷。等我收拾完了,一进屋,我被眼前的惊呆了:

只见老婆和大姨子春萍都只穿一个小内裤,带乳罩,躺在床上新色界。

老婆说要我也上床躺一会,说喝酒之后应该好好的休息,要不然会生病的。我看看大姨子春萍,她也没有反对的意思,我想可能是在我家不好说什么的缘故吧。于是我也上床躺了下来,我老婆在中间我和大姨子春萍在两边,我一躺下,老婆就不停的弄我的JJ,说她想操了,我被她弄的难受,也开始摸她,不一会我们就抱在了一起。

就这样我们当这大姨子春萍的面,开始了爱爱,可是我一点一动一动的配合着。

干了将近40分钟,大姨子春萍开始受不了了,一直不停的喊:

“好哥哥,快点啊,使劲,我快来了……”

我更加的更加的兴奋,再用力干了几十下之后,我喷出了我最宝贵的东西,而大姨子春萍早已经没有了声音,剩下的只有沉重的呼吸。片刻的休息,大姨子春萍说要去洗洗,在她站起来去洗澡的瞬间,我看见她的嫩屄向外不停的流着我们刚才射出来的东西,沿着她白白嫩嫩的大腿一直流着。

几个月后“你姐夫出差未归,家里水龙头坏了,泛滥成灾,速来!”

这个大姨子真是有趣,家里水龙头坏了可以叫佣人修理嘛,还发什么短信过来,好象很急的样子,人家吉池明步的《淫语》正看一半,手枪还没搞定呢?这个女人,有机会一定要替表姐夫狠狠“修理”她一顿。今晚的天空很清朗,夜色中闪着点点淫光。这样的月色真是TMD爽啊,淫色的月光下,男女特别容易思春发情。难道大姨子也~~~嘿嘿~~~我骚骚地想着。

进了别墅,发现屋里特别的安静?难道用人都走光了?这大姨子~~有意思,我喜欢。上楼刚刚爬完楼梯,大姨子已经站在楼梯口上,身上穿着迷你泳装,看得我鼻血都差点出来了。靠,真的是泛滥成灾,要在家里游泳?女人要是发起浪来,十个男人也会被吞下去了。看我呆在那里,眼睛一直在她身上流转,脱掉上衣,一抚肩上修发,嗲声道:

“还不快过来,水龙头走水地很厉害。”

靠!那样子说有多骚就有多骚。我狠狠吸进快要滴下的口水,上前四处找看道:“没有啊,你家里很干啊,哪里的水龙头坏了?”

大姨子走到我身前,将身上仅有的泳裤脱了下来,模样楚楚地道:“看,这里的水龙头坏了,人家这里可是一直都在流水的。”

把伸进那里的手拿出来,上面水泽光亮,果然是“水龙头”出问题了。“人家在房间等你进来修理哦。”

说完嘻嘻一笑,摆了个天真可爱的POSE.天啊,偏偏这样的"天真"是最容易引起男人遐思的。圆滚的胸部挺立着青春的气息,两个乳晕象新剥鸡头一样。双手叉腰,长发披肩,模样清丽而笑容淫荡,满含挑逗。

这姐夫也真是的,留着这么个骚包放在家里,存心要给自己搞顶绿帽嘛!不过话说回来,这么好的资源不好好地开发利用,这叫暴殄天物啊,那可真是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啊,现在社会不是提倡节约反对浪费么?他今天出远门,我这个做表弟的只好免为其难替他开垦开垦这片良田了。不过先说明哦,我是很正直很纯洁的,至少是没有你们想的那么龌蹙哦。这次纯粹是义务劳动,义务的哦。

我的下身早早就很“不争气”地挺立起来,哎土包子就是土包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一辈子没见过美女呢。嘴上却答道:

“干要到房间里修理啊,在这里修不是很好么?优秀的水管工是不会在意维修的环境的,不管怎么恶劣的环境,他总会很出色地完成任务的。”

管怎么样,牛皮总得吹吹先。

“真的,这么厉害?”

走到跟前,蹲下,解开我的腰带道,“先让我看看你的工具先,是不是真的象你说的,有这样的厉害。”

我的三枪内裤被她“赤”地一声扒下来。呜呜~~男人被女人扒裤子,耻辱啊!更让我汗颜的是那个不争气的家伙,"突"地一下跳了出来,还骄傲地挺立着闪着乌黑的光泽。这时候还这么拽,要不是有外人在,老子,老子早就揍你个稀巴烂了。

“哇!”她赞道,“你果然没有吹牛。”

我嘿嘿地笑了一下道:

“我这个人向来都是很诚实的,从来不会说假话。”

大姨子看着乌黑的龟头,马口隐隐有滴液体,双手握住尘柄,用舌尖舔了一下,抬头看着我,双眼隐含水雾,有说不出的挑人心魄,腻声道:

“龟头色泽沉淀深厚,最近一定勤于耕耘了。”

天大的冤枉啊,最近连根女人的毛都没摸到,还耕耘个屁啊。唯一的对手只有左右手了。(儿童故事)色素黑泽是天生的。倒是龟头被她一舔一阵舒麻直传大脑,双肾精关大开,心中一紧,奶奶的“舌劲!”啊。收摄精神,调节呼吸。幸好本公子曾经御女无数,精通各种采补之道。这个漂亮的大姨子竟然精通千古不传之密的《采女势》。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我叹口气道:“天大的冤枉啊,最近连根女人的毛都没摸到,你看我这些工具上的泥垢多厚啊,一看就知道是很久没有用过的了。”

她啐了口气,吃吃笑道:

“小样!让我先为你清理清理农具吧。”

说完,把我的整根阴茎含入口中,啧啧有声地吞吐几了下,不会儿,又在龟头处喳了起来。我酥麻难耐,不觉呼了出声,双手紧紧抱住她的头。她吐出了淫根,淫根经过她口水的"洗礼"更加地粗黑,这时已是青筋毕现。她嗲声道:农具清理地还满意么?

满意,当然满意了,这么好的口技,没有出去服务广大淫民大众真是浪费啊。不等我回音,又含住龟头,口齿不清道:“要来厉害的咯。”

来就来吧,这女人,还说什么话啊,喽~喽~喽~我怎么浑身爽得发抖啊。她用舌尖不停挑柔我的龟头,龟头就象虚空中漂浮的球体,来回旋转,不时碰到她温暖的脸颊和上鄂肉壁。时而感觉清凉,时而感觉温暖,竟有冰火的效果,又有漫游的舒泰,似是而又不是。感觉很是奇特。我知道,这定是传说中的"顶珠势".还好我精练了十年的"锁精术", 牛皮可不是吹的,要不然在她这样的"舌劲"攻击下,早就精关不守,一泻如注了。

各位狼友可能对这《采女势》不是很了解,先给你们介绍一下。这《采女势》相传创于数千年之前,原创者早已无可考证。只是依附于《素女经》之中,其内容晦涩难解,后有考古者在汉马王堆出土的典籍里发现这样的一段记录:"世人只知世有《素女经》而不知另有《采女势》。有采女者,妙得道术。爱精养神,服食众药,得长生。创男女相成,天地相生之术。天地得交会之道,无终竟之限。"(关于《采女势》相关故事,详见正在连载的拙作〈清风引〉嘿嘿~~打个广告)莫奈用顶珠势挑了会龟头,通过阴茎的脉动发觉精关没有开启的迹象,脸中出现了惊异的神色。接着用双唇温暖地含住龟头根部,舌面在龟头面上"贴"一圈,突然后缩。我龟头前面顿觉真空,突又有一凌厉劲风从马口传进来,我打了一个颤抖,立时精关大松,犹如滔滔大水一发不可收拾。精液到了阴茎茎部发觉竟被堵住。

也不想射进我的老婆的里面,我心理面想的是大姨子春萍啊!我想操大姨子春萍,想把我的精液射进大姨子春萍的里面。操了一会,老婆到了高潮,出去冲洗去了,屋子里面只有我和大姨子春萍两个人,我感觉到全身血液开始沸腾起来,我翻身抱住大姨子春萍就开始吻她的脖子,而大姨子春萍一边喊我老婆的名字,一边推打我。我脑子想,既然已经这样了,就不能放弃,于是我加大了力气,死死的抱住她,同时把我的舌头伸进她的嘴里,胡乱的搅动,我们的皮肤紧紧的压在一起,慢慢的,大姨子春萍不反抗了,过了一会,她开始用手摸我的皮肤,嘴里断断续续的哼着“恩……哦……恩恩恩恩……”

老婆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上了我们的床,开始辅助我们,时尔亲亲大姨子春萍的奶子,时尔揉揉我的JJ,本来我就血液沸腾,经老婆这样一弄,我更加的兴奋了。

我把JJ对准大姨子春萍的嫩屄口,大姨子春萍屄里早已经是春水泛滥。这时我看着大姨子春萍,她的表情简直骚到了极点,简直就和发情的母狗没有什么区别,葱白一样的小手,摸不到我的身体就开始摸她自己,奶子、脖子、耳朵……我再也受不了了,挺起我的JJ,对准嫩屄用力的肏了进去。

“啊……”

长长的一声尖叫在我耳边想起。她的屄好紧啊,屄里面热热的,我开始有节奏忙活起来,大姨子春萍随着我的节奏,原来是她用舌尖顶住了马口。我心中暗叹:“原来她竟练成了舌劲中最难最高的灵虚劲。”

她松了马口,精液源源地流进了她的口中,我整个人立马有种虚脱的感觉。哎,原来是过来修理水龙头的没想到自己的水龙头倒先坏了。丢人啊。她笑了笑道:

“你这工具看来也不怎么样啊。”

我老脸一红,不服气地道:“《采女势》也不是什么天下无敌的绝学。”

大姨子听了我的话,脸色微变:“你知道《采女势》?”

靠!当然清楚了,没有两把刷子还敢在江湖上混么?不过刚才的表现的确是差了点。哎,这也是我战争史上的一次污点啊,连人家的毛都没碰到,就被缴了械。下不为例哦。叹了口气道:“你表姐夫其实是被我吓跑的。说是出差,其实是躲避。我们认识了这么久,从相识,相恋到结婚,他至今还没得到过我的身体。”

不会吧!表姐夫简直是男人的耻辱啊。

“我好爱他啊,但我又好寂寞啊。我好想要男人啊。”

嘿嘿,这女人要是发起骚来杀伤力真是比原子弹还强。哎,谁叫我心软呢?心软就是我最大的缺点。表姐夫啊,今晚兄弟也够仁义的了,为了大姨子的性福生活,时刻准备精尽人亡了。我抱起大姨子,让她坐在楼梯的扶手上,我蹲下身,这样她的整个洞口就在我的眼前了,用双手扒开穴口,一股腥燥味迎面扑来。

靠!什么骚B啊,这么臭。真是人骚,B更骚啊。为了姐夫,为了千千万万的男人的尊严,为了一洗雪耻。再骚的B也要上。舌根直探密洞,大姨子浑身象触电一样颤抖了起来,淫水滋滋直流。我是满嘴的“农夫山泉”啊,不过这味~~呵呵,好象微量元素的含量高了一点,稍微有点咸。我舌根曲成棍状,在洞口直进直出,有时进去时,舌片趟成片状。变化刺激了阴道膜壁,搞得大姨子颤声叫个不停。大姨子抱着我的头直颤声,那声音真可以迷死十头发情的公牛。 “弟弟,你这舌~舌头,好~咿呀~好~咿呀~厉害啊。啊~死了。”

废话,这可是我的绝技“灵舌棍法”,不搞死你,我还有面子么?大姨子抓我头的手越来越紧,不停的往她跨下塞。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急。见她身子一挺,“咿呀”一声,突然停顿下来。

“哧~”我被喷了一脸的水。

晕!水龙头好象更坏掉了。大姨子软趴在肩上,喘着香气。腻声道:“你这死鬼,还真有两把刷子。咿呀~你,你干什么?”

嘿嘿,终于扳回一局了,老子怎么可能会留给你喘息的机会?抱着她的身子往卧室走去,嘿嘿两声跟她道:

“夜深了,有点凉,咱到屋里修水龙头去。”

今年农历年前,我的姐姐素玫,除夕前五天便先下来南部,并住在我的家。在第二天晚上,姐姐叫老婆到她房间,两个女人在姐姐房间谈了很久,偶尔还传出笑声,似乎谈得很高兴的样子,接连两天都这样。我看她们姐妹两人相谈甚欢,相处得非常融洽,也非常高兴。

一会儿大姨姐说:「要不要来个颠鸾倒凤的招式!」我转个一百八十度的方向,让自己的阴茎对着大姨姐的嘴巴,同时也对着大姨姐的阴户开始吸吮,而且不时伸出舌头往大姨姐的阴户里搅动。没多久大姨姐身体开始扭动,并不时地发出低声的呻吟,这时我看大姨姐的淫水直流,觉得是插进去的时候了,于是转过身来问大姨姐:「要不要戴保阴套?」

大姨姐回答说:「我己经结扎了,你放心地插进来吧!」然后将双腿张开,于是我握着自己的阴茎,对准大姨姐的阴门慢慢地插入,大姨姐的阴道比老婆稍宽,再加上淫液四溢,显得非常滑溜,因此我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刺激而能更为持久。

我大概抽插了五十下后,双手扶起大姨姐,变成大姨姐面对面地坐在我的阴茎上,这样使两人的下体更为紧密,然后阿双手抱着大姨姐屁股,让大姨姐做上下运动,约莫做了二十下,我感觉到大姨姐的淫液分泌的更多了。

又做了十几下后,大姨姐要我躺下,然后跨坐在我的阴茎上,上下地套弄我阴茎,我也用双手搓柔着大姨姐的双乳。受到大姨姐阴道的刺激,我忍不住抱着大姨姐,同时抬起臀部配合大姨姐的上下运动抽插,这时大姨姐也开始低声呻吟。听到了大姨姐的淫声,我更加快抽插的速度,而大姨姐的淫叫声,也由低声的「嗯……!」变成「哦……!哦……!快,我快丢了……」没多久,我用力往最深处一顶,接着精液全射在大姨姐阴道深处,然后紧抱着大姨姐享受着馀韵。

再此之后,我们就经常3个人一起玩,有时候我一个人主动干她们两个,有时候她们两个轮奸我一个人......

晚上我好奇地问老婆:「你跟姐姐都谈些什么?」老婆轻描淡写地回答:「都是一些女人的话题,不便跟你这个大男人说。」然后便开始挑逗我(当然免不了一场雨水之欢)。

隔天晚上,老婆跟我说:「今晚我想去逛xx百货公司,你不用陪我,你陪大姨姐在家好了。」我好奇地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体贴?!」老婆笑而不答地带着小孩出门。大姨姐弄好了晚餐便叫我吃饭,我看大姨姐穿着百褶裙在做家事,就起了淫念,好想看百褶裙内的风光,我心想:「老婆不在家,刚好!」于是就把当年在玲玉阿姨家的那一套再拿出来用。

我假装不小心把筷子掉到地上,然后弯腰下去捡,藉机看看姐姐今天穿什么样子的内裤。

「哇!果然是成熟的女人,穿的是前面缕空的米白色蕾丝三角裤,连黑色阴毛的部位都看到了」我心中赞叹,这时我的下面也立刻起了反应。大姨姐替我添饭时,似乎有意无意地露出衣襟内的风光,雪白细嫩的肌肤及迷人的乳沟,着实让我好想伸手去抓。

吃完饭后,我和大姨姐坐在客厅看电视,我一直想和大姨姐讲话,可是却想不出话题,没料到大姨姐先出声了:「和老婆婚姻生活好吗?」我回答:「很好啊。」大姨姐又说:「我,老婆今晚出去,叫你陪我在家,是要我跟你谈一件事,而她不在场比较不会尴尬。」我好奇地问:「什么事」大姨姐转向我,同时将双腿的开口向着我,然后说:「这件事我已经和老婆谈妥了,她没意见。」我笑着回答:「只要老婆答应就可以了啦。」大姨姐说:「不,还须要你同意。」

大姨姐看我一脸狐疑,便接着说:「你有没有听过多P游戏!?」我似乎有点明白的说:「有啊!网路上还好多人谈论呢,我还下载了一些文章。」大姨姐见我并不排斥,于是直接问我:「那你想不想试试看?」我以开玩笑的语气回答「跟谁啊!」大姨姐立即回答:「跟我!」我对这突如其来的回答不知该如何回应,但心里却很高兴:「我可以和大姨姐上床了!」约莫沉寂了半分钟,大姨姐又说:

「你放心,一切都已安排好了,就等着你点头。」我又怀疑地问:「老婆愿意吗?」大姨姐回答:

「我跟她说了两天,并且保证不会让她难堪,她同意了,就看你了,反正肥水也没漏到外人,都是自家人。」

大姨姐还没等我开口便接着说,「你怕吃亏啊!」说着便将腿翘起来,在我面前交叉着,同时将百褶裙往上拉,故意露出大腿给我看,并伸出手抓着我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说:「那就这么说定了,日子就在除夕晚上。」晚上睡觉时,老婆换了一件粉红色低胸长度到膝盖的半透明睡衣,胸前的一对乳晕依稀可见,下面穿的红色低腰三角裤更是明显,看得我的RB顶得半天高。

老婆微笑着对我说:「今天晚上买的,好不好看?!」我不禁上前抱住老婆回答说:「你摸摸你的宝贝就知道了!」老婆伸手握住我的阴茎,边柔边在我的耳根轻轻地说:「你的弟弟好像很喜欢哦!」我拥吻着老婆,双双倒在床上,我边吻着老婆边伸手隔着老婆的三角裤轻轻地按摩她的玉门。

老婆被我这样挑逗,两腿不自主相互摩擦,淫水也慢慢地流出来。不一会儿,老婆声音低沉地说:吸我的。我便掀起老婆的睡衣,翻身俯卧在老婆的上面,吸老婆的乳房,同时用我的硬挻的RB子隔着老婆的三角裤不停地顶她的阴道口。不久我用手搓柔着老婆的双乳,嘴巴慢慢地往下吸吮,双手也抚摸着老婆的全身。

当吻到了老婆的三角裤时,我看到老婆的内裤底已被她的淫液浸湿了,知道老婆阴道已经很湿了,便帮老婆把睡衣脱了,然后边吸老婆的三角地带,边慢慢地将老婆的内裤往大腿褪,每往下褪一点,我就下一点吸吮,当老婆的耻部完全裸露出来时,我的脸疯逛地在老婆的阴毛上摩擦。接着我便把老婆的三角裤整条褪去,然后伸出舌头黏吸老婆的淫水,搞得老婆忍不住嗔声地说。

「嗯~人家要,快给人家!」我再度俯卧在老婆的身上,吻着老婆的耳根、脖子,老婆也用手握着我的阴茎使其插入她已泛滥的蜜穴中,插进去后我也慢慢抽插,然后逐渐加快。大概插了五、六十下时,我拔了出来,正在享受的老婆有如被浇了一盆冷水,娇嗔地说:「讨厌,人家还没到!」我说:「我快射了,我戴保险套。」「不用啦,人家还在安全期啦!」老婆有点腼腆地说。

我于是又压在老婆上面,老婆也很快捉住我的那一根,插进她那仍在性饥渴的蜜穴,我继续抽插,还不到五分钟就把精液射在老婆的阴道中了,我没有抽出来,我让我的阴茎留在老婆的阴道中,享受着老婆的阴道一缩一缩地吸我的阴茎,我最喜欢这种吸吮的感觉。

休息了一会儿后,老婆用把玩着我阴茎,然后问我:「今天晚上姐姐有没跟你说些什么?」我用手抚摸老婆的阴唇,然后俏皮地说:「说你有不同口味的热狗可以吃喽!」老婆娇羞地说:「讨厌!」「你答应了!?」老婆接说。我说:「反正又不吃亏,而且光想就够刺了,是很想试一试。」只想到这里,我的阴茎又勃起了,我继续说:「不过在除夕前,我要先把你爽个够,免得给人家占便宜了。」刚要插的时候,我突然想到老婆的安全期问题,于是问老婆:「除夕那一天,你还是安全期吗?」老婆回答:「这个我有跟姐姐讲过,姐姐说可用保险套,叫我放心,如果还不放心,除夕两天前就可以先吃避孕药,避孕药今天已经买了,明天我就开始吃了。」

我故意逗老婆说:「那从今天起到除夕我都不必戴保险套喽!」老婆连忙解释说:「不行,还是要戴,避孕药只是多一层保障!」我笑着说:「好啦,知道啦,不过在除夕前我先要把爽个够。」接着我贴近老婆的耳朵小声的说:「要不要吃的热狗。」老婆用食指压一下我的鼻子,然后转了个方向(跟我刚好呈六九姿势),面向着我的肉捧子开始吃了起来,我看着老婆的耻丘在眼晃呀晃,忍不住地凑上去黏吮。

只听到老婆轻轻一声「哦!」,便将双腿微张,我看到老婆的淫水混着刚刚射的精液从老婆的阴道口流了出来,赶紧凑上去吸吮,这是人间的圣品。再玩了这一次后夫妻两都累得马上睡觉了。

那天晚上(即小年夜),我为了养足精神及体力,还不到十点多就上床睡了,也没有跟老婆行房。

不过躺在床上是左翻右翻都睡不觉,到了深夜一点,我起来上厕所,经过大姨姐睡的房间,好像听到大姨姐的声音,我想听清楚些,于是蹑手蹑脚地来到房门边,将耳朵贴在房门上,「果然是大姨姐的呻吟声!」我心想,我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想到明天晚上也可以和大姨姐做那档事,下面也不自主地胀了起来,又不好叫老婆起来。

一个念头闪过了我的脑海:「大姨姐的内裤!」于是又蹑手蹑脚地来到后阳台,果然看到一件不属于老婆的三角裤晒在衣架上,还湿湿的,我先欣赏一下子是一件浅肤色,正面有一斜线,斜线下边是缕空的蕾丝,还绣了一朵花;斜线上边则是不透明的,上面也绣了一只蝴蝶。

我欣赏后便拿下来,套在阴茎上开始自慰起来,不到五分钟就射了,精液全射在大姨姐内裤上,我也没冲水直接挂回去,因为是在三角裤内侧,挂在衣架上并不明显。

我泄欲之便回房睡觉,经过姐姐房间侧耳倾听,己安静无声,到房间躺在床上倒头就睡了。

隔天我睡到九点半多才起床,问老婆他们起来了没,老婆告诉早起来了,刚刚才下楼到妈那边(注:我的母亲住同一栋楼的二楼)。

我梳洗完,吃过早餐,便带着老婆到母亲那里。晚上吃过丰盛的年夜饭后,大伙依习俗分发红包,同时看电视特别节目。到十点时,大姨姐依先前计划,藉口要通宵打牌,怕影响到小孩睡觉,并且催促小孩赶快去睡觉。

姐姐也哄着小孩:「早点睡,明天才要带你们去百货公司玩。」然后四个人就回我家。

进门后,姐姐便催促我夫妻先去洗澡。我对着老婆说:「你先洗好了。」大姨姐听到便催促我说:「哎呀,这样一个一个洗,要洗到什么时候?都老夫老妻了,还害臊啊!」说着便推着我和老婆一起洗。姐姐看老婆睡衣外面还罩睡袍走出来,便对着老婆耳朵说悄悄话,然后对着我你们在房间等我们,说完便拿着换洗内衣裤,和大哥进浴室。

进到房间,我问老婆:「大姨姐刚刚跟你说什么?」「大姨姐刚刚要我脱掉睡袍,只穿内衣裤和睡衣就好了」老婆边说,边脱去睡袍。老婆紧紧抱着我躺在床上,并跟我说:

「人家好紧张哦!」「大姨姐怎么说服你的?」我也紧紧抱着老婆问说。老婆就把姐姐告诉她的经历说给我听,我听完后说:「原来姐姐己经参加过两次换妻聚会了哦,难怪这么大方,而且一点也都不紧张。」一会儿姐姐和大哥分别穿着睡衣和内衣来到我的房间(现在两个女的都是穿着内衣裤再加一件睡衣,两个男则只穿内衣裤),为缓和气氛,姐姐又折回她房间拿了一付扑克牌来,并提议说:「我们先来玩桥牌,输的人脱一件。」

还没等大姨姐说完老婆便地说:「我不会玩桥牌。」我转向老婆说:「我们蜜月时我不是有教你玩过了吗!」老婆小声地说:「我忘记了。」「没关系,那我们玩检红点。」姐姐说完看看老婆,然后接着说:「输的人,不管输几分,只要输分,就脱一件,只要有人脱光就结束,并由那个人选择房间,好不好?」姐姐看看大家没意见,就放好牌要大家抽大小,结果大姨姐抽的牌最大,大姨姐当尾家,妈妈当头家发牌,结果这一局下来,我和老婆都输了,我和老婆(由其是老婆)羞涩地各脱了一件,我看老婆脱下睡衣后,秀出内衣裤时,下面就立刻站了起来。

下一局是我当头家,这期间老婆不时偷瞄的我那个地方,是鼓鼓的,结果这一局大姨姐和老婆输了,两人都各脱一件。当老婆脱下胸罩,露出高挺、富有弹性而且还算丰满的双乳时,我偷瞄,看到老婆只剩一件三角裤(虽然不是很性感),更是感到吃亏极了,心里滴咕着老婆怎么老输牌。

第三局换到老婆当头家,这一局我也不时的打量大姨姐,大姨姐虽然身材比老婆稍微胖一点,不过也是一付爽起来很棒的样子,但当焦点移到大姨姐所穿的内裤时,心中失望道:「这不是昨天晚上我自慰的那一件吗?!怎么不是那一件前面缕空的米白色蕾丝三角裤。」结果这一局,老婆和大姨姐赢大哥,我则刚好不多不少。现在只有姐姐还有两件,其馀的都只剩一件,第四局可能就是最后一局了。

第四局,我一看牌,心里暗道:「这一局脱定了。」甘脆打快一点,免得老婆只穿内裤秀那么久。结果这一局姐姐一吃三。我很乾脆的将内裤脱掉,顾不得自己那一根己经翘得半天高了,眼睛瞄向大哥那边,大哥那一根果然已经挺得直直的了,再看向老婆那边,老婆脱掉内裤后,露出黑黑阴毛的三角地带,看着老婆那个地方马上要被她对面的那一根插,百感交集及而且不舍。姐姐看着大家脱完后说:

「有人脱光了,那牌局就结束了,现在就请脱光的女士选择房间。」老婆低头小声的说:

「我要在这里!」等老婆说完,姐姐便牵着我说:

「我们也去我们的地方」。

我有点犹预,但随即被大姨姐拉出房间。来到大姨姐房间,大姨姐让我坐在床上,开始在我面前慢慢胸罩脱下,大姨姐的胸部比老婆丰满,乳形也相当漂亮。接着大姨姐走到我面前,我伸出双手轻抚大姨姐的乳房,然后大姨姐也伸手扶着阿的头,我便将嘴凑上去吸吮大姨姐的乳头,同时两手开始她身上四处抚摸。

没多久我双手慢慢往下抚摸,当隔着三角裤抚摸着大姨姐的圆臀时,便把嫂抱近并搓揉着她的臀部,然后便开始慢慢将大姨姐的内裤往下脱,大姨姐也配合着扭腰摆臀。当大姨姐露出三角地带的阴毛时,我便抱着大姨姐,让大姨姐躺下来,自己也翻身伏卧在大姨姐的下半身,然后继续将大姨姐的内裤往下脱,就跟老婆一样,边脱边亲吻,耻丘→鼠蹊部→大腿→小腿,直到完全脱去,然后再回头将脸埋在大姨姐的阴毛里磨磳。


推荐阅读:
·主妇口述:我在第三者的家里干的那些事(04-29)
·被他审视着我最秘密的粉裂缝,我感觉到那里有液体流出,他突然的(05-27)
·我和两个深爱我的男人的性爱故事(10-20)
·口述:剩到最后我嫁了个离异男(05-03)
·非诚勿扰女嘉宾薛璐裸照清晰版曝光 闫凤娇后继有人(06-14)

看其他故事